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感悟 >

在这场人与人的战争里,我除了爱你一事无成

时间 : 2018-01-18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昔央   点击:
1.

作为一个一腔热血型的生物学工科女,我整个学生时代唯一和艺术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无非就是学校的各大晚会。我写写不入流的剧本,演演不入流的戏,大家看个乐呵。

因为和大家一样,从小看着某个综艺节目长大,于是毕业了就想来C市闯荡。我下飞机刚打上车那天,司机扶了扶眼镜一副了然的微笑,“小姑娘是特意过来看明星的吧”?我不以为意。

C市有着全国最优秀的传媒资源,这里汇集了国内一线综艺节目制作团队。每年夏天,无数对传媒行业怀有虔诚信仰的人穿过大半个中国,来这里实习,削尖了脑袋只为谋求一个转正的名额。

我当时生存的环境说简单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在香水四溢的会议室里,大家通过观察你衣服鞋子的logo来判断你属于关系户还是实力派,再根据你的好掌控程度来决定是不是要和你站在同一阵营。 内容来自dedecms

这是一个月薪6000却人人过得像年薪百万的圈子。大家每天在跟各种一线明星打交道,被尊称为某老师某导演某编剧,实际上除了总导演,其他人不过是一个微乎其微的“电视民工”。

总之,这里没有共同的敌人,只有绝对的利益。同事与同事之间的关系微妙且不可描述,白天和你讨论奢侈品品牌和小鲜肉男星的姑娘,晚上可以在酒桌上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上司摸大腿,她端着酒杯扭着细腰言笑晏晏迈着小碎步过来,走到上司跟前作势踉跄一下,假装没看到手足无措的你。

陆子毅是这环境中的一股清流,他接受艺人的烟从不会点头哈腰,至多不卑不亢淡淡地说上一句谢谢。

没人敢在他面前耍小心思,也没人敢跟他开不着边际的玩笑。即便大家暗地里看不起他,也不会在他面前表现出一分一毫。

毕竟,台里哪个员工会将一把仿真玩具枪踹兜里来上班?开会间隙还不时掏出来把玩一下,眼神里满是轻蔑。 织梦好,好织梦

虽然枪是假的,但起到的威慑作用还真不小。熟悉以后他还在我面前得意洋洋地说,“愚蠢的人类呵,都贪生怕死极了”。

我们时常要一起对接工作,所以我有他的微信,粗略翻一翻他的朋友圈,不是在骂哪个明星耍大牌,就是在暗讽那些为了上位曲意逢迎的同行。

总之,他活得气哼哼的,像个不把世界放在眼里的rock man,还动不动就把打打杀杀和生死挂在嘴边。

我总要禁不住怀疑,他发朋友圈肯定是分了组的,全台没有一个人敢像他这么“嚣张”,何况他也不是管理层,和我们一样是员工。

就这样,我对他充满了好奇。

2.

人存活在这样高压的环境下,都需要一些自我安慰。每当我卸下一身疲惫回到家里,把高跟鞋往不到10平米空间的地板上一甩,再把自己整个身体抛到床上,我就会想,拖着这箱行李滚回北方吧,像个loser那样落荒而逃。 copyright dedecms

可是第二天闹铃一响起来,我就又会对镜子比划着手势,告诫自己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要穿上最得体的衣服,雄赳赳气昂昂出门去,要把虚伪的人类都斗垮。

我每天都在日记本里告诫自己,一定要当个好人。虽然没有钱没有自由没有爱情。但至少我像个人,有正直的思想、正义的头脑、正常的七情六欲。

陆子毅在录影棚捡到了我的日记本,于是我在他面前变成一个透明人。

我想恐吓他不准告诉别人,结果发现我根本不具备威胁他的资质和条件,于是很快颓唐地败下阵来。

我像个杀了人却不敢收拾尸体的小孩那样,小心翼翼地跟在他屁股后边,亦步亦趋,生怕他一个高兴或不高兴就把我的日记内容放在大会上朗读。

他被我跟得莫名其妙,眼神一挑,“你到底想干嘛”?我伸伸手指努努嘴,“能不能把这个还给我,还有,替我保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像飞飞碟那样把本子飞过来,满身的痞气,然后转身钻进了导播间。那一刻我多么希望我的鼻子是假的,这样被他砸塌了的话,我就好以此作为条件来要挟他了。

如果说“这个人好奇怪啊”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那我对他的第二印象就是“这个人真暴力,而且没有风度”!

那晚凌晨三四点,各个技术工种的老师都回酒店休息了,我回录影棚拿落下的钢笔,路过舞台,看到他坐在舞台通往观众席的台阶上抽烟,手边是一打啤酒。

孤零零的顶光洒在他周身,他身上有着和我一样的落寞和颓丧。我鬼使神差走过去,他像变戏法般从背包里掏出一罐菠萝啤递给我,说“小孩子喝这个”。

那夜我们坐了整整两小时,沉默相对,四顾无言。离开棚里之前,他冲我高深莫测地笑,半晌过后,他戏谑地说了一句,你真有意思。 copyright dedecms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你真有意思”,等于“你跟这里的人真不一样,别人都在削尖了脑袋往上挤,你却还顾及人该不该善良,善良顶什么用”?

“我跟别人不一样”,是我和陆子毅这段交往里,他对我最大最无用的谬赞。

我多希望这是整个世界对我的一种误解。这样我就能成为一个八面玲珑、如鱼得水的“圈内人”,永远留在他身边。

3.

陆子毅的小半生过得苦哈哈的,小时候被同学欺负,长大了在外面像个小混混般飘荡,没少尝到生活的真滋味。按道理来说应该最懂得察言观色乃至攀炎附势的,却依旧负隅顽抗。

只是他的确比以前温柔了,听说以前有女孩子冲他笑,他会直接叫人家去死,炎热的夏天身边有人打死一只蚊子,他为此也要跟人大打出手。他的妈妈经常接到各式各样的恐吓电话,内容全是关于说他儿子有病,需要好好治疗的。 织梦好,好织梦

他妈知道源头在哪,这个世界没善待过他,他想报复。

他的上司也是我的上司,把他拉进现在这个工作环境里。上司改造了他,挖掘了他的潜能,让大家知道他在创作方面天赋异禀,让他变得更温柔。

所以,很多时候,陆子毅即便知道上司有时候是在利用他,他却还是欣然接受,接受吃亏。从来没有人对他好过,突然有人对他好了,他一定是比别的人更懂得知恩图报的。

他写台本的时候,东西有时候也会被删掉,他心里怨声载道,但从不表现出来。不得已的时候,才会随口提上那么一两句。他被别人否定,他只会先心高气傲地在心里暗暗嗤之以鼻,然后整夜整夜把自己关在房间自己琢磨。

他从不主动攀附别人,包括他的领导,但每次对待工作,他总是最认真的那一个。别人开会都爱迟到,他从不迟到,并且还会在心里生气,觉得不守时的人是在浪费大家时间。 织梦好,好织梦

这些都是我自己观察到的,偶尔也从半夜收工后和他交流的只言片语里得到。我的记忆力非常差,只好每夜回去以后将这一切细枝末节记在日记本上。

关于他停留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两个点,都源自工作。

一次大家一起改编一个歌舞剧,组里擅长写歌的人寥寥无几,只好一帮人聚在一起死磕。

中途老大江郎才尽,突然cue了一下陆子毅。他其实完全不懂得看五线谱,但也只好硬着头皮上。我别的不会,对这个正好略知一二。

我凑过去准备问他要不要帮忙的时候,我看到他默不作声地坐到电脑前,冥思苦想了一会,打开电脑桌面上的音乐播放器,拿出纸笔,用画小木棍的方式代替一个个音符,再用数数字的方式一字一句把词填进去,争取做到音符和词一一对应。

若不是在那样的情境下,看到三十好几的大男人用如此愚笨的方式来工作,我一定毫不留情地嘲笑他。但他不一样,他就是一个做每件事都很较真,生活得极其用力的人。

内容来自dedecms



做常规的综艺节目,在台前,如果你想要客串一个角色,你只需要当好一名憨态可掬的宠物就算合格。这个宠物负责逗人发笑。

在幕后,你是饲养宠物的饲养员,负责把他们的憨态可掬包装出来,发挥到极致。每个挑灯夜战写台本的人都希望,台本最终呈现出来,自己能博得一个客串角色。

为此大家都沦为了一名合格的宠物,只有他像个人。

一次他要充当“背景板”,饰演一只鸵鸟。节目组的导演嫌他演得太过用力,导致那只鸵鸟过于悲伤,在观众看来并不讨喜。于是建议他换个戏路。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鸵鸟带着头套,穿着笨重的道具服,观众除了肢体根本看不到他的脸色,甚至连眼神,如果不细细捕捉,也是难以觉察的。大概就是平时他太过张狂,别人终于逮到了为难他的机会。 织梦好,好织梦

午饭间隙,所有工种的人拥堵在餐厅吃饭,他扒了寥寥几口就独自走出去。追出去的时候我发现他蹲在餐厅门口反复练习那仅有的两句台词。他比划着手脚,努力调整自己说话的神情。

他看起来专注又敬业,那一刻烈日当空,我感觉他额头上的汗都闪着光。

节目正式录制的那天晚上,情景剧的最后一幕,是他扮演的鸵鸟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独自面对死亡,他仰望苍穹,看到一线希望。

他躺在地板上,眼睛坚持着一眨不眨,我在侧台看着他,他眼里有泪花,也许是眼睛瞪大太过用力,也许是那一刻他变成了那只鸵鸟,当大屏素材里的树木倒下时,他感到由衷的难过。

其实,没有人会去在意他是否会真的睁大双眼吧,摄像师傅也不会特意给他一个镜头,但他自己非常在意。

就是在那个瞬间,我确信我爱上了他。不,与其说我爱他,不如说我喜欢那个状态下的我:不计较不算计不钻营,不急功近利,甚至毫无欲望不求结果。

本文来自织梦



因为,我连跟他上床的欲望都没有。我也并没有多么希望他知晓,我正爱着他。

4.

从那以后我每天工作都充满动力,甚至会早起一会儿,在他办公的地方放一份早餐。他从来没在意过是谁放的,拿起来就吃。也许他知道是我,谁知道呢。

我也会开始努力表现自己了,更多的不是为了证明自己,而是为了得到他的认可。如果我的东西交上去,他也满意地点头,我就能偷偷开心一整天。真奇怪,我只希望在他面前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我也会开始化好妆,去一些饭局。我学着打王者荣耀,为了跟同事们更有共同话题。三个月以后,我顺利地转正了。但是薪资很低。我还是没能换一个好一些的住所。

一个季度的节目结束后,很快我就因为肆意熬夜透支身体而病倒了。医保没能如期报销,从牙缝里攒出来的钱,一下子献给了医院。我当然不敢告诉父母我生病了,他们本来也不赞成我做这份工作,而且是跑这么远。

dedecms.com



我换了一个更便宜的房子。中途我爸爸无数次给我打电话,劝我顺从他们打好的关系,去当地的一家生物环境工程研究所。

工作又变得不顺心起来,这是一个不容许你打盹的圈子,即便是身体垮掉了,除了礼貌客气的问候,也没人会真的在意你。你倒下了,同事少了一个人跟他争宠,下级有了表现自己的机会,上级去挖掘新的更有能力的人了。

何况,我当时在这个行业,能力并不突出。我开始设法赚外快,在这样一个新的环境,人脉几乎为零,我能做点什么呢?

我浏览各大招聘网站,捕捉兼职信息。我看到一条招网文写手的帖子,

上面明确写着不需要文笔、字数多就行。我加编辑微信,他给我发样文,的确不太需要文笔,是网文中非常low的那一种,通篇流水账,植入了大量的“软色情”。

那段时间听来的黄段子终于派上了用场。夜里我拉上窗帘关掉灯,匍匐在小电脑桌前写完了一本又一本500块200万字的“低俗小说”,白天再若无其事地去上班。当时我写了些什么,至今早已记不清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我又在这座城市多挨了几个月,尽管我仍旧没找到热爱它的理由,重新寻找热爱它的道路又很难走,但每天白天能看到陆子毅,心里倒也挺美。

他不经意间对我开的一个小玩笑,我能乐呵好几天。

可惜啊,我最终还是没能进入这个行业,因为我爸突然打电话来,说我妈妈的眼睛出了一些小问题,起初我不以为意,我觉得兴许是他们太想让我回老家了。后来跟我表姐聊天,我表姐说我妈妈的眼睛很快会慢慢看不见。

“也许她是想抓紧一切时间多看你几眼吧”,这句话很快让我溃不成军。

我辞职了,办离职手续的那天是周五,路过办公室,我看到他斜靠在沙发上聊新项目。我把日记本留在了他办公桌上。

5.

回去以后我如家里人所愿进入生物环境工程研究院,那里的同事们都埋头做研究写报告,开发新项目,大家一派和气。我时常想起陆子毅的脸,以及和他息息相关的那段生活。
内容来自dedecms


他大概已经知道了,我曾像研究动物园极具观赏性的猴子那样仔仔细细研究过他。但那都不重要了。总之,我就像个跑错电影场次的观众,看了一场花花绿绿充满新奇的好戏,却不是我原本想看的那个。

到底是慢慢长大了,需要通过一些社会价值来衡量自己,我很害怕成为别人眼里“混得不好的人”。所以后来我还一直在想,在那段有限的时间里,我的确混得很不好,几乎没有得到什么,不论是职业的晋升,还是爱人温暖的拥抱。

挺失败对吧。罢了罢了,我也只好接受,全部的失败,全部的空酒瓶子和空空的钱夹子,接受在这场人和人的战争里,我除了爱他一无所得。

上一篇:比起“我爱你”,这些才是最高级的情话

下一篇:十句温暖情话,夜深人静,说与谁听?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