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心情日志 > 崖

时间 : 2020-02-08 18:44:11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老游湖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崖)
四月今天休息。
  四月在塆子附近的一家工厂上班,收入也不错。
  四月今年二十四岁,本已到了婚配的年纪,可惜,相处了几处,却都不如意,婚事也就这样拖下来了。四月也不急,反正自己的年纪也不大,还可慢慢来寻找。
  吃过早饭,四月抹了把脸,站起身,抬腿跨过板凳,走去了房中。
  站在穿衣镜前,看着身上的衣服,四月皱起了眉头,伸手抹了把镜面,四月拉开柜门,一阵翻检,终于找出了一件久已不穿的衣服,四月的脸上,漾起了一丝笑容。
  关上柜门,看着镜中的自己,四月展开衣服,套在了身上。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一点都不假。望着镜中那帅气十足的自己,四月豪气地仰头哈哈大笑。
  笑声,开始在房屋内回荡!
  房外的母亲听见了,诧异地问道,这喜?
  四月赶紧捂住了嘴巴。

copyright verywen.com


  又瞟了眼镜中的自己,四月抻了抻衣角,转身走出了房间。
  如此帅哥,藏入家中,岂不浪费?
  正在收拾碗筷的母亲,听见脚步声,转头一看,竟一下子也愣怔住了,神思也有那么一丝的恍惚,摇一摇头,稳定心神,望着人高马大的四月,母亲暗自叹息一声,好快,都这大了!
  四月看了眼母亲,不好意思地抠了下脑壳,讪笑道,今天,休息!
  也不待母亲回答,四月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远去的四月,母亲还是紧叮一句,别惹事!
  说完,转过头,又继续收拾去了。
  站在屋门口,上下望了望,四月的心内,一时有了惆怅,到哪里去消磨呢?
  茫然中,眼睛望向了天空,“阿嚏”,重重地打了个喷嚏,眼泪犹如泄闸的洪水,刷刷地直往下流,眼前,还金星直晃。
  原来,四月没留神,双眼被阳光刺激了一下,引起一连串的反应。

copyright verywen.com


  无奈,四月只得返身,走进家中,拿起毛巾,擦拭了一番,又在镜中看了看,这才又走出了家门。
  站在大门口,望着不远处一条似长龙样的大堤,四月的心中,有了主意,迈步朝那条长龙走去。
  心中,还在懊悔自己刚才的犹豫!
  说起来,大堤离四月家并不远,也就两三百米远的距离。
  平时,四月没事时,经常到大堤上走动。
  站在大堤上,向南眺望,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
  当地人管这里叫外滩。
  其实,这里以前,也是有人家居住的,不然,又哪有那多的地名出现呢?从西向东,有灞港、吴家芦沟、旦坮、阳明、五湖。只是,随着历史的变迁,这些地方,只有灞港、阳明至今尚有人家居住。其它,也只存了地名。
  外滩这里,夏、秋两季,有水光顾时,烟波浩渺,恍如人间仙境!
  水盛时,也只有阳明尚有人家。
verywen.com

  放眼望去,犹如一叶扁舟,显得那么的孤独、无助!
  说来也是叫人难以置信,看似无助的那叶扁舟,硬是抗下了洪水的浸蚀,如同一只打不死的小强,直到水退!
  每到夜幕降临,从那屹立的房屋中,竟还能看到点点灯火在闪烁!
  阳明这里,竟还牵上了电!
  水竭时,一马平川,青草、绿树,仿如跌落凡尘的乐园!
  这里,若干年后,竟被辟为“沙湖湿地公园”!
  当然,这是后话了。
  正当四月思绪在遐想时,从远处,走来一位女郎。
  女郎袅娜娉婷,一袭白衣,恍如画中仙子落凡尘!
  四月一时竟看得呆愣住了。
  随着女郎的走近,四月的呼吸,一时竟急促了起来,身上的热血,也开始了澎湃,身体的某个部位,也有了躁动!
  女郎走到四月的跟前,冲着四月灿然一笑,又迈着轻盈的步子,继续向前走去。 verywen.com
  望着走远的女郎,鬼使神差的,四月竟莫名地跑动了起来,五指也已张开,做着随时准备抓捕的姿势!
  脚步声,竟是那样的响亮,传入耳中,犹如打鼓!
  说来也巧,女郎却并未受到影响,依然不紧不慢,继续朝前走!
  近了,近了,却不知为何,四月竟猛地刹住了脚,站在那儿,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浑身上下,竟已透湿!
  四月甩了甩头,暗呼一声,好险!
  又望了一眼女郎,四月一咬牙,毅然转过头去,又继续去观赏美景去了。
  四月今天休息!
  
  2019年5月25日作于东西湖新烟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永别了,猫咪

下一篇:大钱饺子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