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心情日志 > 葛朗台

葛朗台

时间 : 2020-02-09 20:40:0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惘忆    点击:Tags标签: 葛朗台
(原标题:葛朗台)

  今天,秀云心里一直有点小不快乐,闷闷的。
  让秀云不快乐,甚至感到心闷的不是眼前正在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而是村西头的“葛朗台”。秀云所在的村庄叫宋家湾,地处偏远,因交通闭塞而被人称为“小香港”、“小台湾”,是个平时只有人出少有人进的偏僻村庄。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无情扩散,使宋家湾一直劣质的地理位置突然有了优越的感觉。这里没有外来人口随意进入,少有几个在外谋生的乡邻都在疫情刚生之前就已回到家了,潜伏期早已安全度过。后来疫情开始大面积爆发时,村口有人找来一辆拖拉机当路一横,不说外面的人进不来,就是宋家湾里面的人想出去也不成,宋家湾真的成了堪比西藏还干净的“小台湾”。宋家湾人在“台湾岛”一边密切关注疫情发展,一边悠闲地度着春节。秀云也是这样子的,并且心情一直不错。
  但今天秀云的心情被“葛朗台”弄得不大好了,闷闷的。今天中午,秀云正在门前禾场听一群人闲聊,“葛朗台”自村西而来,微微弯曲的脊背好象挺直了些,特别是经过秀云身边时,脑袋故意扬得高高的,大声大气地与众乡邻打着招呼,问谁有闲时间去帮他上几卡车白菜,一个小时二十元。众人有的说没时间,有的在犹豫,说看看情况。秀云不屑地扫了“葛朗台”一眼,心里纳闷,这个在她面前一直低头走路的男人今年怎么不低头了?难道真是挣着钱啦,人也“噌”高了?想到这,秀云心情不好了,闷闷的。 非常美文
  其实“葛朗台”不叫“葛朗台”,叫德生,是老队长的大儿子,“葛朗台”是秀云替他取的名字。葛朗台不是一直在秀云面前低头走路的,他本和她没有交集点,但自从那次赖了秀云家二亩地后,秀云找他辩理,他自知理亏,索性在秀云面前来了个“徐庶进曹营一一一言不发”,无论秀云怎样动之以理,晓之以据,帮他恢复记忆,说明那二亩地确实是他找秀云借的,还是讽刺挖苦他是无赖,他就是不退还田地,一口咬定那二亩地是当年在会计手里拿的,不是秀云家的地,与秀云无关,因此秀云没权利收回。费了半天功夫无果,秀云只好放弃,只是在以后冤家狭路相逢时,她就拿一双眼睛刀子似地盯住他看,起初德生还试图与她对视,然而终究心里发虚,低下头去。再后来的日子里,德生碰上与秀云狭路相逢时,他干脆放弃抵抗,低着头像夹着尾巴的狗匆匆逃离,或者望见秀云后干脆提前远远绕开,这让秀云的气多少平了点。 verywen.com
  二亩地的事情是这样的。德生不生德,一点也没遗传老队长的正直无私的好品行,反而尽干些揩油抹食占尽便宜的巧活儿,并且特别抠。邻人自不必说了,大家偶有被他占了便宜的,看在老队长面上也不点破,但德生还以为人家傻,努力挺直不到一米六还有点弯的脊梁背儿忤在那儿说大方话,乡邻听了只能嘴里对着他哈哈干笑两声,眼睛却望向别处去了。等德生乐滋滋地走后,几个人便心照不宣地互看一眼,然后扭头:“哦呸!”那一年秀云俩口子打算出去做点小买卖,不想种地了,打算把地暂借给乡邻使用。德生听到消息后来到秀云家,要秀云把地借给他。鉴于以往听到德生的品行,秀云不想把地借给德生,害怕这地一借会给借没了,便一口回绝。德生好说歹说,甚至搬出他父亲老队长说事,秀云只好答应了,不过和他约法两章:一,地只是借给德生使用,德生若不种了无权转借他人。二,秀云家可随便在哪一年都收回地,只是时间要在秋收之后。德生满口答应,因为乡里乡亲之间一般不会立字据,那样会疏了情份,所以秀云与德生自然是口头协议。几年后国家出台新政策,农民种地不仅不交田款,反而种地会享受到国家补贴,一时间农民种地积极性大大提高,在外务工的农民纷纷回家捡起了被丢弃的田地,甚至出价求租田地,土地又成了香饽饽。那年春节回家后,秀云找到德生,说明打算收回田地再出租,如果德生继续种也可以,租金一定优惠于别人。德生一听这话黑了脸,问秀云有什么凭据说那二亩地是她的?明明是他在老会计手里接的地,不信问问老会计。秀云一听这话傻了眼,宋家湾里的乡亲之间即使借数目很大的钱都没人会立字据,这二亩地谁会想到去立个字据?更何况秀云家种了那么多年的一大块地忤在那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这还用得着立个字据吗?况且老会计刚在六月份因脑溢血偏瘫了,别说沒门子的事没记忆,就是有根有据的事他也记不住了,德生让老会计做证,这不摆明了想赖下那二亩地吗?秀云气得大骂问德生还是不是男人,说话像放屁。德生站在那儿不急不躁,只说好男不和女斗,你秀云骂便骂了,但要想那二亩地你就得拿出字据来。秀云骂累了,见无甚结果,便改变策略,帮助德生回忆当初借田情景。秀云好话说尽,且言语情深理长,连秀云自己都感动得眼眶泛潮,但德生硬是充耳不闻,一言不发。一番争执未果,秀云肚子也饿了,丢下狠话,这事没完,明天继续!德生听了鄙夷地朝她“嗤”了一声,也兀自回家去。望着德生有点佝偻的背影,秀云差点没按捺住跑上去踹他两脚的冲动。 www.verywen.com
  但第二天发生的一场变故让秀云放弃了那二亩地,并给德生起了个“葛朗台”的绰号,而且这个绰号在后来慢慢地代替了“德生”这个本名。第二天秀云在家吃早饭,冬腊月人闲日子短,农村人在这时节一天都只吃两顿饭的,上午十多点是早饭,下午四五点钟是晚饭,所以秀云吃早饭时已是上午十多点,她端着饭碗刚跨出堂屋门槛,发现德生驾驶着他家的手扶拖拉机轰隆隆地急急驶过,车厢后面用被子捂着一个人,德生妈坐在一角一边掖被子一边呼天抢地地哭嚎着“我的娇儿宝贝啊……”
  禾场里有一堆人惊魂未定,脸色个个煞白,激动地在议论着什么。秀云很是诧异,端碗向人群走去。从大家的纷纷议论中,秀云了解到刚才手扶拖拉机载的是德生媳妇儿,喝农药了!原因是媳妇儿昨天去镇上买了双高跟长统靴子,德生骂媳妇儿败家娘们儿,再骂媳妇儿想作妖,最后骂媳妇儿骚慌了想用他的血汗钱去勾野男人,媳妇儿气得只是哭,饭也不吃了,绝食。德生说不吃饭正好,把买靴子的钱抵平了再吃饭,一夜没管老婆死活。今天一大早,饿得有气无力的媳妇儿伤心绝望地说你不想省饭钱吗我帮你把后半生的饭钱全省了!然后拿出床底下的农药拧开盖子就喝……大家一片唏嘘,都说德生抠得不成样子,这些年他家地种得多,赶上国家政策好,赚了不少钱,但即使这样,他也舍不得让老婆轻易换件新衣服,老婆换新衣服总是要等一件衣服旧得不能穿了才能在街边摊随便买一件。说起德生老婆,秀云没多大印象,因为秀云家住村东头,德生家住村西头,秀云常年在外,很少呆在家里,所以很少与德生媳妇儿碰面。即使有时碰上了,两人也仅仅是乡邻之间的点头微笑,没有交流。在秀云的印象里,德生媳妇儿长得娇小玲珑,一身衣服虽然总是过时,却也收拾得干干净净。媳妇儿不爱说话,与人碰面只是羞涩地点头微笑,众人聚堆时,她也总是安静地呆在一旁,看着其他女人们比较着衣服靴子的各种牌子,安静地艳羡着。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禾场上的议论突然转到秀云借给德生的二亩地,大家取笑着秀云,为什么那么好的沙质田地给谁不好非要给德生不可呢?若给了别人说不定别人每年都会送两斤腊肉给你,给了德生那就成了肉包子打狗喽!秀云丧气地说那年头不是刚嫁过来吗,谁又知道他是个地道的乡村“葛朗台”呢!
  大家听了哄堂大笑。经德生媳妇儿的一瓶农药水一喝之后,秀云自然也放弃了那二亩地的争执,但德生的洋绰号“葛朗台”却传开出去,慢慢代替了本名。自打德生从别人的调笑中知道是秀云给他取的洋绰号后,每次碰到秀云时,面对秀云不依不饶的刀子般的鄙视,他总是低头匆匆逃过。这样的曰子一晃数年,秀云也习惯了,但今天德生突然在她面前不仅站住了,还有点趾高气昂的样子,秀云一下子有点不适应,脸上有点不自然。
  德生的趾高气昂没有得到禾场上的乡邻们回应,有点讪讪的,转而又大摇大摆地朝新队长家走去。不一会儿,新队长向禾场走来,远远地笑喝道:“政府三令五申不许扎堆不许扎堆,你们的耳朵不管事啦?”

verywen.com


  “咱这不是台湾岛吗不归政府管的!”有乡邻笑怼道,人群听了这话哄笑起来。
  说话间队长已走到跟前来,正色道:“但是万事小心为妙才好。哦对了,我这里宣布一个事儿。”
  “队长有啥事广播就可以了,这样聚众开会可是违反政策的哦!”一小青年立马堵道。
  “小家伙整天不正干专整妖蛾子,看我不打你!”队子笑骂小青年,并伸手佯装要打人的样子,小青年一个叽溜从他身边匆匆逃开,人群又是一阵哄笑。队长也笑着放过小青年,转过身来,向众人正色道:“咱武汉这回不遭难了吗?据说各种物资短缺,葛朗台,不,是德生,德生寻思着把他那二亩地的白菜砍了捐献出去,已经联系了,明天上车差人,谁有时间去帮忙一下?也不白帮忙,德生说了,一个小时二十块钱。大春节的,闲着也是闲着,大家去帮下忙吧?”说到最后,队长几乎在求人了。 非常美文
  禾场一片寂静,大家都没答话。
  “葛朗台都这么先进了,咱们还会为那二十块工钱落后?!明天我去!”村东头老吴头不屑地说道。
  “对!‘葛朗台’都不‘葛朗台’了,咱还能比他落后?我也去!”村邻小钱笑嘻嘻地说道。
  小钱的话引起众人的哄笑,“对对对!我去!”
  “我也去!”
  “还差人不?我也去!不要钱的!”……
  一刹时,闲散的禾场变成了征集志愿者的会场,人们纷纷报名。队长掏出手机,确定了五六个男人,和大家约定了时间后大手一挥:“散了散了!大家散了吧哈?非常时期,不许出门,不许扎堆呵……”
  “这不是说变脸就变脸吗?事情一完,就要宣传政策啦?”人群嘻嘻哈哈地反驳道,不过说归说,大家也都各自散开回家了。
  虽然知道了葛朗台在她面前重新站直腰杆的原因,秀云心里还是有点闷。葛朗台捐献的白菜,正旺盛地生长在秀云家的那二亩沙地上呢!不过与当前疫情相比,秀云觉得再纠结这二亩地真的没多大意思,何况葛朗台也不是葛朗台了,不如就此放过吧。

verywen.com


  只是,她是不是得替葛朗台正正名儿了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踏雪无酒人应笑

下一篇:杨老二(微小说)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