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我的外婆

我的外婆

时间 : 2019-01-11 19:43:3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浅陌人   点击:Tags标签: 我的外婆
随着时间的冲刷,记忆的面纱有些随风飘荡,时光的流逝,慢慢地清洗着记忆的照片。脑海中一段段往昔,有很多感动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埋藏在心灵深处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泪水也会跟着充盈在眼中。儿时的记忆,最念不过是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犹如胶性画作,挥之不去。这种思念的距离是种伤痛,更是一种永久的怀念。
   ——题记
  
   和往常一样走在上班的路上,泉城广场上晨练的人非常多,放眼望去,上了年纪的这些人正沉浸在自己的娱乐之中,或太极,或歌舞,或乐器笙箫,或立景拍照,又或是让旁人看不出什么的艺术,偶有几个旅游的过路客;总而言之,每个无雨的清晨,广场上可谓是一片晚秋繁华,相当热闹。每日的清晨,我都会提早一站下公交车,漫步于这片繁华的大道。和往常不同的是,今日的我多了许多感触,每一处的风景都让我禁不住驻足而赏。看了看时间,尚早,便寻一幽静之处,席地而坐,眺望着不远处正练太极剑的老人。慢慢地,我陷入了沉思,脑海里浮现出儿时的记忆,那是一段美好的光景。脑海中,我看到了精神奕奕、满面微笑的外婆,从记忆云雾里向我飘来,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自然,那么清晰。我激动得很想把这一刻用相机拍摄停留,很想写一段文字记住……但我清晰地知道,总有一天,这些记忆会随着时间越来越模糊,外婆总会朝着天国遥远飘去…… www.verywen.com
   外婆走时,我曾在无数次的梦幻里,呼喊外婆、思念外婆。思绪乱麻万千,泪水宛如断线的珠子。我知道,外婆不会再回来了。我与外婆最后的一面,是外公离世时,她坐在床上,我正为外公带孝,望着床上的外婆,慈祥的面容依旧是那般清晰……
   又是一个枯叶凋零的深秋,十月,站在猎猎的秋风里,举目远眺,在遥远的天地间,染上一层灰灰的色彩,那是悲哀的色彩、思念的色彩、哭泣的色彩。随着清秋季节的来临,寒意也倾入身体。总有些时日,绵绵的秋雨和我的泪水一同飘洒,似乎也在倾诉无限的思念。
   外婆去世多少年,世事的快节奏全然让我记不清了,依稀记得那时的我还在读初中。随着时间慢慢地推移,外婆的身影、儿时的记忆却时时在我心中萦绕。一直很想写一篇回忆外婆的文字,迟迟没有提笔。是因为害怕触及深处的记忆泪雨滂沱,心痛得写不下去;还是因为世俗繁华,人们快节奏的脚步一次次让我再等等,等有时间再好好下笔?还好,时间有了。今天,我欣然执笔,为外婆谱一曲旋律,唱一首挽歌,写一篇回忆。 verywen.com
   犹记音容慈祥在,浮沉追忆祖孙情;
   缕缕思念寄秋月,泪眼朦胧两世隔。
   外婆生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她的一生坎坷艰苦,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困苦。丧子,丧夫,为了生活,为了养大我母亲和大姨,再婚,饱尝辛酸。在那个艰苦年代,和我外公把我母亲兄妹九人养大成人。
   外婆很疼我,听母亲说,我是在外婆家长大,直到明事之年。而我,便喝外婆的玉米粥成长的。记忆中,和外婆的相处,外婆总是把我叫做小文,其实我的乳名是小万。我想她是不认得这两个字的区别,又或是她希望我将来能文及天下,读书学习好是我那时的优点,也是我那时必须具备的特点。和外婆相处的每一次,是最温暖的阳光。刚上学那会,我时常往外婆家跑不愿回家。只知道,去外婆家可以吃到好吃香喷喷的饭菜,可以吃到外公从山野带来的野味,可以不用干活,甚至可以想干嘛就干嘛!年幼时的我身体不好,经常生病。记得每次去看完病母亲都会带我去外婆家,享受最幸福的时光。有一次从外婆家离开时,已经走出了很远,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叫我的名字,背耳一听,是外婆。外婆匆忙地赶到,从腋下拿出一只小母鸡,给母亲说:“这个拿回去给小文养。”我虽年幼,却也明白,那是外婆家所剩无几养来下蛋的。那时的我没有眼泪,只知道,真好。回到家,弟弟妹妹的羡慕让我自豪,从此我也是有财产的人了。后来,不知后来那只鸡去了哪里?我记不清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外婆经常去我家,年幼时,家境贫寒。父母更是常年在外打工,自然外婆就会经常来陪伴我们兄妹度过无数的日夜。而每一次,外婆的到来,总是会给我们兄妹几个带来不一样的惊喜,有时是月亮糖,有时是方便面,有时是她自己做的好吃的;无论是哪一次哪一样,都是我们感觉最幸福和最快乐的。每次得知外婆到来,我们都会跑去村外迎接,就像是给她最好的欢迎仪式了。其实是想到外婆到来时带来的好事,就如同我们之间的约定,而每一次外婆都未失约。
   我是一个不爱吃肉的,什么肉都不愿意吃,感觉那是最痛苦的事。但却不是一个真正的素食主义,关于荤类的东西还是挑着让身体吸收的,比如说我不吃猪肉,却也食用猪油做的饭菜,不吃牛羊肉,却也吃所谓的牛羊肉粉,管它什么肉都不吃,却也会偶尔吃些鱼肉,吃肉掺着做的火锅里面的菜。不知为何,自己有了这一病态,只知道,肉质一旦放入口中变回生理反应吐出……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外婆来我家陪我们过夜,弟弟不知是从房屋楼上的何处寻得几条猪的大肠,想是年节时,杀过年猪放着的,时间久了,父母也经常不在家,忘记了。一般这个猪大肠家里是不吃的,是捣碎了给小猫咪煮饭吃。但那时候的弟弟妹妹,想必是很久没有开荤了,口水有些止不住。外婆似乎看出了这一名堂,说拿来我做给你们吃。弟弟和妹妹一听,可高兴了,赶紧跟随着外婆走出走进地忙着。到了晚间开饭之时,最让弟弟妹妹期待的菜肴无疑就是那道猪大肠了。怎么做我不知道,只是闻着,味道蛮不错。她们也劝我吃,但我始终拒绝,可笑的是我没能经得住她们花言巧语勾搭,在最后所剩不多的盘里,我鼓足勇气夹起一块,放在嘴里,嚼着,没感觉到恶心,也没有生理反应地吐掉,而是欣然接受吃了,还很好吃,待我再准备夹第二次时,没了。她们笑了,我也委屈地说,好好吃。那个味道,一直伴随着我,什么味道?说不上来,只知道很好吃,这一生再也不会再出现第二次了。

verywen.com


   我这一生,很感恩我的外婆,不仅仅是从父母亲口中得知,我从小是在外婆家长大的,还有我在外婆那里得到了我童年时失去的幸福和快乐。我记不清有多少事是在外婆家认知的,但心里却总有那一丝丝的温暖牵绊着我与外婆之间的祖孙情。在我朦胧明事之年,父母亲不知是何缘由与外婆有了一丝隔阂。记得有一次,大舅母来我家做客。因为时间很晚了,母亲便让我送舅母回家,说是送,其实是让我陪着舅母一起,撞个胆。舅母与外婆家虽说分家,两家人房子却也挨着。因为第二天还要上学,我是背着书包一起去的,到舅母家时已经很晚了。但依稀记得还是和舅母拉常了一些关于父母亲与外婆的事,问题所在,事具多少,我也记不清了。第二天早上起床洗脸,我还是很害怕撞见外婆,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从小最疼爱我的婆婆。但最可怕的还是发生了,在我背上书包上学离开时,走到外婆屋外的窗扇,外婆开了后门叫住我:“小文,你来怎么不走婆婆家来呢?哎,你们现在不愿意理婆婆了。”此时,我不知该怎么说,语无伦次的我,支支吾吾半时。外婆低声细语地说了几句我没听见,只见她边说边看我,眼里的那一丝慈祥,变得有些可怜。最后我见她关上了后门,我也走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外婆的一生,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甚至不知道她的背是从几时开始驼的,瘦小的身材,干枯的面容,粗糙的手掌,是我对她外表的形容。外婆的一生我说不上来是什么,是忙碌的一生?是与人为善、通情达理,有着吃苦耐劳和勤俭节约的精神,有着刚强不屈和达观向上的个性?还是一生曲折离奇,命运多舛、苦若黄莲不足为过?所谓人生之大悲事:丧夫、丧子她都经历过的,是人间疾苦,是命运捉弄,她从来不向命运低头,而是选择了乐观、坚强地去面对。
   外婆的第一婚外公去世后,那时候的艰难困苦,实在是没办法把我母亲和大姨养大。加上丧夫丧子的痛苦,无人能够分担,没办法外婆只能带着母亲和大姨再次改嫁。后来又生下几个孩子,与后来的外公共同执手把几个孩子养大成人。她也把之前的痛苦转化成无人知晓的结局。感情全部寄托在几个子女身上,用柔弱的肩膀和外公承担起家庭重担。在那个缺衣少穿的年代,她们用辛劳的双手把十几口人的大家庭撑了起来。或许无数个深夜,孩子们都睡了,外婆一个人在昏黄的煤油灯下,给孩子们做鞋或者缝补衣服。凌乱的头发飘在疲惫的脸上,长满老茧的双手在密密的针脚里穿梭。因过于劳累,外婆的背上多了一个坚实的肉瘤,在灯光下显得有些佝偻。记得外婆也会时常让我替她挠背,只是那时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记忆中的童年,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因为在外婆家长大的,外婆给予我的,是一生都无法忘怀的情怀,她给予的点点滴滴的关怀,足以温暖我的一生!记不得多少个炎炎夏日,偎依在外婆怀里,是外婆用手中的蒲扇,为我摇来凉风习习;也记不得多少个寒冬,是外婆深夜为我缝制棉衣、棉鞋,把浓浓的亲情一针针缝在我身上,为我御寒;更记不得多少次生病,是外婆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当年的我,现在已经异地他乡参加工作,有了自己的人生。在世时那一双灰白无神的眼珠深深陷入眼眶,核桃皮般的深深皱纹印记着生活的艰辛和岁月的磨砺。而现在外婆也早已历尽岁月沧桑,走完了时光的尽头,从此她与我之间便是两世重隔,“外婆”的呼唤之声也随着她的离去而永远藏在我的心里,永远不会再随口呼出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这些年的他乡游学,让我对于家的思念从未有过减少。每逢春节之季,我都会回到家中,每次坐车经过年幼时的地方。虽早已看不见当初的风景,那条小道,那栋石房,也看不见那鸡鸣犬吠、猪喧牛闹的繁华景象,但心中却每每思念。很想每一年的祭祖都能到外婆的坟前,但听母亲说,要想去祭奠,必须先得到舅母他们都答应,这是规矩,是礼貌。所以也很少去到,只是心里总是风起想念,无可奈何。
   外婆去世时,我没能去给她守孝,一天也没有,这是我最后悔的。因为去世时,我忙于读书,下课后,也只能直奔家里,把家务活做了。外婆去世,一家人都去帮忙,去守孝;家里自然有很多事需要做,放学回到家,正好是给猪、牛喂食的时间,之后是鸡鸭;那时的我也是家里农活的小半边天,弟弟妹妹还小。这种事他们自然要去玩的,哥哥们外出打工,也是为了祭奠守孝外婆而回来,自然不会留在家里。最好的规划就是我了。而从小的我,不仅是要学习好,而且还要做事好。因为我身体不好,只有这样,我的人生才会走得更好,这是父母亲给我说的,却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所以我没能去给外婆守孝,当时的我虽有几分懊恼和委屈,却也明白这是无可奈何。现在想来,后悔也只能后悔,若是再有一次机会,想必也终究一样。每念于此,心里除了难受,还有不甘和无奈!有那么几次,我终究忍不住,心里总是忍不住悲伤,脑海里浮现记忆中外婆的点滴。想起曾经的温暖,蹉跎了岁月变成一个冰块,倾刺着我此刻的心,冰冷着,冰冷着。我有过大声呼喊,可云海中外婆为什么没有一点反应,她不认得我了吗?其实我知道,外婆去的天国太远,风声太大,她听不清而已……子欲孝而亲不在,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 www.verywen.com
   外婆真的走了,任何的挽留也无法阻止她的离去。外婆真的走了,离开了这个她深深眷恋的世界,到遥远的天国和两个外公和那个我从未见过的舅舅团聚了。或许这一天,他们彼此都等了好久好久;或许这一天,外婆会在心里对我说:“小文,加油!好好儿活,生活给了你黑暗,但你要学会给自己找光明!”或许这一天,外婆对世俗的这份感情,变得平淡而凄美,却也诠释了她欣然接受的最高境界!
   如今外婆已经离开我们已经很多年了,然而外婆慈祥的笑容依然存我心中,外婆温柔的声音依稀伴我耳边。外婆,您在那边还好吗?感谢您给予我生命里的那道阳光。
   我也更想对外婆说:外婆,无论倾负了多少个来生,无论尘缘了多少个去世,我都愿意再做您的外孙……

上一篇:感悟生命,让生命绽放光彩

下一篇:西安美味,蕴蓄人生哲思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