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离别,不需要眼泪

离别,不需要眼泪

时间 : 2019-01-13 14:30:2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山城弦月   点击:Tags标签:
离别,没有眼泪……
   聚餐,拍照,终究要是结束了。
   刚进校时,便被告知进了和尚庙,果然在分班时,前四十多个都是汉子,和旁边的同学聊天,说可能是要被剃光头了,所幸上天垂怜,最后我们的丹姐还是来了,缘分有时真是一件奇妙的东西,一个女孩子五十个个汉子的班级便由此应运而生了。
   四年,在整个人生的历程中也不算短,尤其在我们这个过渡的年龄,这段岁月更显得弥足珍贵。
   军训,大学生活的开始。遇到了学长学姐,真的是很幸运,从各个方面照顾我们,带我们走出了刚开始的那段好奇又拘谨的岁月。去年和学姐吃饭,聊起过往,她眼圈红了,不经意间,当时安慰学姐,转瞬之间,毕业,于我们已是从话题变成了现实。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第一次晚点名,老胡走进了我们的生活。平时感觉一大特点便是啰嗦,安全,卫生,学习,每次晚点名都因为这些问题留我们到最后,不顾我们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前天晚上在聚餐时,他唱了《忘情水》,后边在KTV唱了《同桌的你》,曾经的他也和我们一样有过青春少年时。除了父母,以后,谁还会把我们当做孩子,一件事情啰嗦很多遍。
   大一的时候,五十一个人,后来,范德鹏,付海辉,朱万祥,刘涛同学在大一结束后转专业了,付海辉去了浔东,在某一次考英语的时候遇到了一次,他还是像以前那样未语先笑,我们互相打了招呼,因为各自有事便匆匆而别。朱万祥在主校区,还是经常见到,今天拍毕业照也来了,确实是意外的惊喜。刘涛还住在这边的宿舍,自是经常碰到。唯有范德鹏,我喜欢叫他范德堡的男孩,后来便再也没能相逢了,有的人便是如此,在你的生命中匆匆经过。后来,思远,迪哥来了,我们这个班级又完整了。转走的那几个同学,渐渐的也从我们某些人的生活中淡了下去。 verywen.com
   丹姐,老蒋,咪咪,洪导,凡哥,豪哥,爽爷,大神,学妈,土著,土豪……随着时间在指缝间溜走,彼此的称呼也由刚开始由姓名变成了绰号、代号。这些称呼,在这四年结束以后,有的便会被岁月尘封,可能不会再有人叫了。
   一直以来不够理智,容易情绪化,在班上的事务性做的差强人意,在有时还传播了负能量,心存愧怍。在大二第一学期的某段时间,由于个人问题,做出了一些不理智的事情,让大家担心。记得那天我回到宿舍中时,好多同学都涌到了宿舍,非常感动。谢谢盯着电脑屏幕看了一天监控,眼睛生疼的史哥、小赖、老蒋,还有关心我的伙伴们,后来找我聊天,开导我的学长、学姐,心里一直想说的两个字,迟了两年。
   丹姐,四年时间,从一号整理到最后一个学号,这个流程重复了有多少次,已是难以计量了,各种繁琐的小事也是认真执行,“丹姐,作业是什么?”“丹姐,老师说啥时候考试?”“丹姐……”
verywen.com

   丹姐,一个家常的称呼,一个美丽的女孩,在我们的班级生活中勾画出了一幅幅美丽的画卷。
   万一当时真的被剃了光头,那该是多么遗憾的事!
   竞选班干时洪导唱了一首《你的眼神》,第一次和老蒋去南山公园因为一个湖(他方言读fu)字的纠结,中秋晚会凡哥唱的英文歌,去农家乐时平远辉炒的菜,和厚斌,老怪,大神一一起去浪,在隔壁宿舍喝过的酒,和钟荣昌等去过的共青城,我们骑自行车驶过八里湖,一不小心,便是整个青春。
   路有南北,人将西东,莫能强求,记忆温热,离别已至,感谢四年有你们的陪伴。但愿在以后你们不论何时,想开黑时有人陪,想吃饭时有人带,寂寞时有人找,吹牛时有人听,愿你们的生命中每天盛开一朵花。离别不需要眼泪,假如数年后我们再次相遇,可以拍着肩膀说,我给你说啊……就像一直在一起一样!

上一篇:彭城楚都,徐州半日 ——荡桨历史长河的兰舟

下一篇:目睹睹城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