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紧

时间 : 2019-01-13 14:31:3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老游湖    点击:Tags标签:
张老七在外玩得正得意时,他的大侄儿跑来说,七叔,游湖的二叔带信来了,说要你郎快些去,说婆婆病了。
   张老七听了,不舍地扫了圈狐朋狗友,还是拔腿离开了。
   此时,张老七在这里,已玩三天三夜了。
   说玩,也没玩出个么花椒乌龟来,无论就是搞些鸡呀鸭呀顺些菜呀搞熟了胡吃海喝。喝就好好喝吧,不,嫌关在屋里闷,搬了那些锅碗瓢盆,就在别家大门口,山呼海啸,搞得塆子里乌烟瘴气。搅扰得塆子里人不甚烦恼,却也不敢出面指斥。有个老人,颤巍巍,拄了拐杖,走来刚说道:“年青人,莫搞,昔日东洋鬼子来都没得你们这般闹法……”话还没说完,早有一人上去一巴掌,打得老人一个嘴啃泥。爬起来,满嘴都是血。老人儿子媳妇见了,慌慌搀回老人。心中虽有气,却也不敢朝这伙人出。满以为事情了了,从此太平了。哪知,那个打了老人的人,还纠集一伙人,去到老人家家里,砸东砸西,大吵大闹,说是搅扰了他们的好兴致,高低要这家人拿东西出来补偿。 copyright verywen.com
   其实,这伙人早就瞅上这家的一笼好鸡子了,都来几次了,只因这家人看守得太紧,几次都没得手。现见老人出来搅局,自然就是磕睡遇到了枕头,求之不得了,却又不便明说。说了,岂不低了架子?
   老人的儿子见了,几次拍刀想冲上去较个高下,无奈家人拚死劝阻,也只有气得在一旁直喘粗气。
   这时,本塆一个好人踱步走出来了,实则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份子。好人先是喝斥了几句,说你们在我的地盘闹事,也太不把我放眼里了,这打狗还要看主人嘚。
   这伙人听了,也就熄火了。过了会儿,那个打了老人的人说,总要搞点补偿嘚,要不然,不白来一趟了?以后,兄弟们出去还么混啦?!
   好人听了,自是一笑,说,那是自然。兄弟们在我的地盘上受了气,我这做主人的自要给兄弟们个交待。不然,兄弟们以后也不敢到我这来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说完,好人一转身,搓着手,看了那家人一眼,为难地说,你看,兄弟们给我面子,也不闹了。可你们也总得给我个面子,搞点么家,打发我这些兄弟们吧?说要你们上街去买点么家,也不现实。这黑灯瞎火的我也不忍。这样,我看你家有几只鸡子,干脆,把它拿出来,顾兄弟们个饥寒。你看,好是不好?
   围观的人一听,也都明白了。塆子里也只这家才有鸡子。其他家,不要说鸡子,连狗子都没得了。围观的人为了塆子平安,又为了心中那口不平气,也就是一有都有,一没得都没得,纷纷开口劝慰。也叫赊才免灾了。不得已,献出了那笼鸡子。
   从此,再也没得人出来阻止了。
   从此,这伙人闹腾得更加欢实了。
   张老七几天不回家,家人自是担心。后来听到人们这一说,家人愈发担心了。这时,张老七的老娘不在家里,去了游湖张老二家。张老二家离老家有十多里吔。又不便车,又不便船,全靠步行了。老娘去时,还是张老七骑了侄儿子的自行车送去的。家里只有大哥大嫂和几个侄儿子。 非常美文
   张老七家离这儿也不远,也就里把路,来去也蛮方便。
   先是张老大自己来了一趟。不管自家兄弟在不听话,毕竟是上同奶母,下同衣袍的亲兄弟,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哩。张老大见了,叫了几声,也说了几句,张老七却毫不理采。张老大摇摇头,走了。心说不再管了,却还是硬不起那个心肠来。为这事,张老大都一夜没有睡磕睡。
   第二天清晨,张老六来拿东西,见张老大双眼象红萝卜,问大哥。张老大才说出了原故。张老六听了,说,我也晓得。可我和你都管不住他,只有去游湖找老二,老七最怕老二了。张老大一听,拍着后脑壳,说,我么忘了老二?于是,张老大叫起还在熟睡的儿子,说了原委。儿子听了,二话不说,骑上自行车去了。
   儿子下午回来,告诉了父亲,六叔,这才走去,叫回了张老七。
   张老七回到家里,见大哥、六哥都在大奇家,张老七打着酒嗝,问,你们么还不去?

copyright verywen.com


   张老大、张老六对望一眼,张老大说,等你。
   张老六也附和道,等你。
   张老七端起桌上的茶壶,咕噜咕噜灌了几口,说,走嘚,还紧坐倒打鬼吔!
   张老六咳了声,说,老二说了,说你腿快些,年青些,跑得也快些,叫你快些去看老娘。我和老大就在家里准备准备。毕竟老娘都已七八十了,走也是顺条路。说完,已滴下眼泪来了。
   一旁的儿子见了,“哧”的一声,差点笑出声来了。
   张老大见了,大喝一声,还在这立洋桩?去帮你姆妈做事去。
   好在此时张老七已晕糊了,也觉察不出这一反常举动。也就不以为意了。
   儿子这才忍住笑,转身走了。走进厨房,大笑起来。姆妈见了,赶紧制止,莫叫你七叔听到了。儿子赶紧捂紧嘴巴,不让笑声传出来。可那双肩,却还止不住地直颤抖。
   张老七听了,也没深想,转身进房,换了身衣服,骑上儿子的自行车,叮叮叮走了。
verywen.com

   此时,夕阳才刚西下,正在天边热烈哩。
   张老大、张老六看着远去的张老七,不禁长出口气。期望这一去,能紧出个人样出来。要不然,后果难料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心经”音得

下一篇:必须隔离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