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上帝,神佛,大仙儿

上帝,神佛,大仙儿

时间 : 2019-02-13 07:44:1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浅念一夕   点击:Tags标签:
我的一位朋友是信基督的,每次去她店里,随意地问起最近生意怎样?她第一句总是千篇一律:感谢主吧!然后才是:挺好的。也常常不厌其烦地向我传输耶稣基督的教义,上帝是无处不在的,极力地要拉我信教,拯救我出水火,在她看来,没有上帝的爱是悲惨的,信仰上帝也就有了依靠。
   她们的教里人互称兄弟姊妹,其感情绝不容忽视,想当年以我跟她多年的交情竟抵不过她教里姊妹的一句话,虽然说那是一件及其小的事,不足以令我难过,可由此可见上帝的凝聚力太强了,他以一个无上的精神载体存在于教众的心里,居然能轻易击败友情。
   用她们的话说,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天使和魔鬼,当人心向恶的时候魔鬼就占了上风,上帝告悈他的教子把魔鬼从心里赶出来,这样看来,上帝是仁慈的果然不假。也挺喜欢《圣经》的,有思想有内涵,有许多的哲理性东西,闲暇的时候一读会受益匪浅的。 www.verywen.com
   当我在琢磨外国神仙和中国神仙到底谁的能量大时,她很不以为然的向我解释,菩萨神仙是万能的,而上帝是全能的。她的一个教友(有名有姓)没入教前是得了很严重的病,好像是癌之类的,多家医院都去了,什么药都吃了,结果医生的答复是回家等死之类的话,在接受了上帝的爱抚之后居然一点点地好转了,后来恢复的很好。我是半信半疑的,如果是那样,有病的人都去信仰上帝就不用去医院了。她说的有根有据的,我也且听着。
   去年冬天,我遇到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王姐,她也是个基督教徒,谈及她老公,我就又对这个上帝能不能救人的能量有所怀疑了。
   王姐是南方女人,人很好,全家迁移此地,在我们这里安家有20多年了,王姐文化不高,当年她看《圣经》时有些个字不认识还问过我。她家老公高高大大,相貌堂堂,就是标准话不太顺溜,平时也不怎么爱说话。前年的时候我就听别人说起过他身体不太好了,去大医院检查是脑癌,这两年一直医院家里两头跑,时好时坏,可去年秋天我看到他时,并没有看出来什么特别之处,以为是好了,没想到冬天的时候还是去世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去年冬天遇到王姐时,正是她老公去世十来天。当时我们在外面相遇,气温很低,我穿得少,直觉不能说太多话,简单说两句话就要走。 王姐拉着我的手却一直不放,跟我说她老公的事,我就安慰了几句要她别难过,她开始说起上帝来,我忍不住就说,你怎么不求上帝把他留下?你平时都那么虔诚,真正需要上帝给你排忧解难时,那个上帝在哪里呢?她就说,他去的时候是后半夜,按理说他那个病应该很疼的,但他并没有什么痛苦,无声无息就死去了。当时她握着他的手,感觉手越来越凉,她就不停地祷告,问上帝,不是说死了会上天堂吗?怎么肉体会变?不是还有灵魂吗?然后就慢慢感觉手不凉了,似乎有了温度。而且身体过了挺长时间一直不僵硬,就像睡着了一样。我一副不相信的表情说,一定是你自己的感官出了毛病,自己以为是那样的,其实并没有变化。她说,她开始也以为是,可后来她小姑子过来,碰到她哥的身体也觉得不凉。我说,这可真是怪了。她说这是真的,她老公这样子看来就是上天堂了,会过上好日子的,她并不太难过。 www.verywen.com
   我想:这上帝还是不能救人命的,但忽悠人的本事还是有的,即使不能挽留住人的生命也能让人信服。不过王姐能这样理解也挺好,毕竟人已经死了,悲伤也解决不了问题,能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总是好的。可是,人死了身体不僵硬不凉这事还是有些玄妙的,真不知要作何解释。
   至于入教嘛,我扒拉着手指头数下来:中国传统的民俗都不能做,过年不能贴对联,家里不能供奉(这个我倒赞同可老人不能同意啊)要总去教堂做礼拜(我这自由惯了的人受不得拘束),做错了什么还要去忏悔,可有什么用呢?(看《教父》里人杀完了人,再去教堂忏悔,虚伪的不行),还不能吃血肠(管的真宽)......教律多了去了,我怎么适应,可饶了我吧。
   另一个朋友信佛,每年都要去庙会进香,一年好几次,正月里也不闲着。还要磕头,很虔诚的样子,每月初一、十五都给供着的菩萨上香,上供品,太麻烦了,像我这样健忘的人总忘的话,神仙会怪罪的。那个世界不是我能探知的,可是我能意会,也感觉冥冥之中会有神仙也说不定,有些事情科学是解释不了的。
非常美文

   好像做生意的人都很迷信,在店里都供养着财神爷。生意做的越大越相信,有的老板每到农历新年前一天还特意坐飞机去普陀寺或者灵隐寺去进香,好保佑一年的好运。常常要早些订票,订晚了都买不到。以前不知道,那财神爷居然是关公,关公不是五虎大将吗?怎么会被人奉为财神了呢,这个自然是不懂了。
   我以前的老板也很信这个,曾经一个初一的早上,他有事要去外地不能来换供品,打电话要我去买,还必须是单数的,并且要替他拜拜财神爷。最后犹豫了一下说,我问你个事你别想歪了。我奇怪,什么事啊。他说,你来那个了吗?如果来了就不能拜了。哦,哦,原来还有这个讲究,真是无语了。
   那天跟堂妹去逛街,在商场遇到她的一个认识的叫二嫂的,此人才上神儿不久,据说很准,市里教育局的人都找她看。她一看我妹就说,你孩子怎么又病了,哎呀,怎么这样瘦,都营养不良了,这孩子是庙门里抱的,七、八岁才能扎根.....我妹一听,脑子轰一声就炸了,说的真准啊,这次从外地回来,孩子本来就是顶着高烧回来的,确实是瘦了,大夫给看的结果是偏瘦,下一步就营养不良了,什么,庙门里抱的不好养活,这可怎么办?我妹急了,二嫂说不要紧,认个亲妈就行了,然后告诉这个人的年龄、模样、家庭的方位,对象的工作什么的细节问题,好照着条件找,又说这里太吵,不静,等给她打电话再说。说的有模有样,我在旁听得惊奇不已,上神儿不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吗,不是要抽烟的吗?怎么站在这里看一眼就可以了呢?难道是此行也与时俱进,不断地在改进技术提高效率? verywen.com
   出来的时候我们都没心思逛了,妹妹说,二嫂给的这个认亲妈的信息真的是有这个人,怎么这么准呢?一点不差。怎么办呢?我安慰她,给她讲以前一同事我们叫大姑的,她儿子也瘦的很,小时候也说是庙门里抱的,那个大姑是信这个的,认了亲妈,现在看来,儿子依然瘦,也没大问题,从医学的角度看应该是胃肠不好,不易吸收。后来我总结了一下,大姑就是太信这个了,结果被鬼神看中,五十多岁就成仙得道去了。她曾经神秘兮兮的对我嘴唇下一颗小黑痣预言,你这个痣长得好,是有福痣。如今的我也没看出来哪里有福了,或者还不到时候?
   话题扯远了,言归正传。我问堂妹,你觉得你能去给孩子认个亲妈吗?且不说麻烦与否,如果人家不愿意呢,这个事还是不要轻易去做的好,问问如果不认亲妈可不可以补救。回去商场里找人人已经走了。妹妹想去她家找,却害怕独自面对(现在她的眼中已经看不到二嫂了,是个大神),要我跟她一起去,我也有些胆怯,不过为了给她壮胆就说好。 非常美文
   堂妹从来没让大神儿算过命,顶多就算过易经八卦之类的。我很多年以前有个朋友爱去看这个,拉我去算过一回。那女大神不停地抽烟,一支接一支,良久,身体开始抖,隐约有骨关节交错的声音,一种很痛苦的表情,然后声音就变了,口音也变了,大仙儿附体了,我又紧张又害怕,面对一位不知是狐仙还是黄仙的,不知该是敬畏还是虔诚,问的什么说的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只是这位大仙好像不是一个仙家附体,还另有一个男的声音。看来是众仙家集思广益呢。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不禁想,好神奇啊。
   我正跟妹妹研究现在的情况,她忽然大惊说,我们现在说的这些话二嫂是不是都知道了?我也感觉毛骨悚然,嘴里说不会的,心里却想,不知她道行高到何种地步?
   先打个电话问问可不可以不认亲,自己好好调理。电话打过去了,人家说这根本是两个概念,不是说好好照顾,上点心就会好的事,不过也没什么,就是总爱闹病,没有生命危险。这一说,妹妹放宽心不少,没有生命危险啊,孩子三岁半了,再有个三四年就好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几年前,我一个同学的老公遇到车祸,腿伤得很严重。医生说,恐怕保不住了,要截肢。同学彷徨难过的不知怎么办好,后来别人介绍她去看个大神,去了什么也没说,只说问病。大神给了个时间,说这个日子出事了吧。当时,我同学没反应过来,后来才想起正是车祸的日子。她又问,会不会有问题,能治好吗?那大神干脆地说,没问题,又给指了个方位要他们去那个方向的医院看看。后来,她老公的腿保住了,到现在已经好几年了,刚开始不能干累活,不能走的久,一点点的恢复的很好。每年的正月有事无事他们都去那个大神家算一命,逐渐成了一种习惯了。
   我有个毛病,就是意志不坚定,比方买衣服,两件穿着都好看,难以取舍时就照单全收,一下买两个的时候常有。选择对我来说是痛苦的,如果两个都选,估计基督也好,菩萨神佛也好,都不会保佑我这样脚踏两只船的人吧,选择我这样的似信非信冥顽不灵丢三落四的人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有很大的压力吧。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依然跟我的信基督的朋友和拜菩萨的朋友交好,丝毫也不排斥她们的信仰,但是我,还是我自己,不愿意被一种观念所束缚,但求心的自由。人生一世,若凡事做到向善心安,信仰不信仰的,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形式,何必强求?
  
  

上一篇:《红楼梦》之:不离不弃 芳龄永继

下一篇:别说,来世不分手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