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甲午、甲午

甲午、甲午

时间 : 2019-02-13 08:48:2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楚慎言    点击:Tags标签: 甲午、甲午
公元1894年7月25日,这个注定让世世代代中国人铭记于心的日子。120年前的这一天正是拉开了甲午战争的序幕,从此将中国与日本两个同一肤色的两个国家和民族推到了历史的风口浪尖。一场决定双方命运和前途的较量,注定如同石破惊天般卷起滔天巨浪。
   回顾那段历史,国人总是不禁唏嘘和感叹。泱泱中华、亿万厮民,如何不敌一个东瀛小国?堂堂华夏,天朝上邦,又如何会丧权辱国而一败涂地?翻开这段尘封的过去,不由心情沉重。“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作为一个明智的中国人,这是段在心头永远也绕不过去的苦难与记忆。
   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比我们中国更热爱历史。从司马迁到司马光,从史记到清史稿,几千年来我们半真半假的基本上完整的记录下来我们这个民族的进程。我绝对相信历史是胜利者来书写的,所以才敢大言不惭的用了“半真半假”这个词来形容我们的故事。随着历史的发展,科学的进步,有些真相再也无法掩盖,如何自欺欺人,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便是落后就要挨打!

非常美文


   我们应该很庆幸生活在这样一个和平安定的时代,我们很幸运的遇到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我们的荣幸正好反证了祖先们的不幸,在那样一个水深火热的时代,我们只不过是一只任人鱼肉,待宰的羔羊。
   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说句不怕得罪的话,当时的中国输得叫活该。现如今网络上流传着一个词叫“潜规则”。其实这个词非但不是新兴产物,而是自古使然且流毒无穷。
   公布一段数据,大家一目了然。
   根据清廷官方统计甲午开战时,清朝陆军总兵力达96万人,而日军总兵力为24万人,清军与日军的兵力之比达到4:1;然而,清军一线战场实际参战部队主要以淮军为主,只有十余万人(有说法是最多20万人),实际参战兵力可能还不如日军(17万人)。 www.verywen.com
   为何会出现如此匪夷所思的差距?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军队贪腐成风,吃空饷、喝兵血,在那个时代已经不再是什么鲜为人知的秘密。
   邓世昌,我们的民族英雄,他的事迹我们如数家珍,不胜枚举。他驾舰全速撞向日本主力舰“吉野”号,决意与敌同归于尽,气吞山河的壮举更是感动了一代代有良知的中华儿女。当我们冷静下来查阅史料却惊奇的发现,原来害死我们英雄的罪魁祸首居然是我们的同胞,这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想搞清楚这件事,首先得从一位英国人“琅威理”说起。
   琅威理(Lang William M),1843年1月19日出生于英国,1906年12月15日去世于英国。英国海军军官,光绪初年,李鸿章奉命创建北洋水师,战舰多购自外国,且海军人才缺乏,不得不借才异域。光绪五年(1879年),琅威理受雇率清政府第二次在英国订购的蚊子船四艘(“镇东”、“镇南”、“镇西”、“镇北”)来华,于十月初六日抵达大沽口,李鸿章对其极为赏识,意欲将其留用。
www.verywen.com

   同年,李鸿章委托驻英公使曾纪泽(晚晴重臣曾国藩长子)向英国海军部访觅顾问时,曾纪泽便推荐说,琅威理新近将送炮船来华,此人“诚实和平,堪以留用”。这年9月,英国海军上将古德路过天津时,李鸿章与他谈到择派兵船熟手,古德也说琅威理明练可靠。11月,琅氏护送四艘“镇”字号舰抵津,李鸿章与他晤谈数次,又看他调阅操演,甚为满意,便当面延聘,月薪白银600两。
   当即琅威理表示,他来华任职,第一,须有调派弁勇之权;第二,须向英国海军部请假并获允准;第三,中国方面须与英国海军部商妥,将他在华服务年限作为海上服役年资,不能影响他在英国海军中的升迁。李鸿章请曾纪泽与英国海军部洽商,但海军部犹豫不决,一则是不愿其现役军官为中国训练军队;二则琅威理既为中国所聘,应该留职停薪,海上年资亦当暂停计算。此事陷入僵局。直到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及海关官员赫德、金登干等人出面活动,才使事情有了转机。 www.verywen.com
   经过三年的交涉,1882年秋天,琅威理来中国任职,头衔是副提督衔(英语:The Brevet Rank of Vice Admiral,名誉中将衔)北洋海军总查(他在英国的军衔是中校),负责北洋海军的组织、操演、教育和训练。琅威理治军严格,办事勤快,认真按照英国海军的条令训练,为海军官佐所敬惮。由于陆军出身的提督丁汝昌不懂海战,实际上琅威理肩负起北洋海军日常训练的全部事宜。他治军严明,办事勤勉,在舰队官兵中灌输英国海军的条令,风纪严肃。琅威理对北洋海军的操练倾注了大量心血,表现出很强的职业操守和责任感。而丁汝昌本人也认为:“洋员之在水师最得实益者,琅总查为第一”。而当时北洋水师内部也流行着一段“不怕丁军门,只怕琅副将”的传言,可见琅威理在中国海军官兵中的威望。
   而一件意想不到的撤旗事件却彻底中断了琅威理的中国梦。 verywen.com
   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初,北洋舰队南下避冻。2月24日,丁汝昌率"致远"、"济远"、"经远"、"来远"四舰至南海一带操巡,预定3月10日左右返回。琅威理、林泰曾、刘步蟾督带"定远"、"镇远"、"超勇"、"扬威"在香港维修。3月6日,右翼总兵兼定远舰管带刘步蟾命令降提督旗升总兵旗,表明自己是舰上的最高长官琅威理以“丁去我固在也,何得蘧升镇旗?”因此与刘步蟾发生争执,刘步蟾答:"按海军惯例应当如此。"这就是著名的撤旗事件。北洋海军提督旗图形为黄灰黑蓝红五色,角上饰以团龙形,用于提督座船悬挂,而总兵旗为黑、绿、红三色。
   事件发生后,3月7日,李鸿章致电北洋海军第二号人物,左翼总兵林泰曾:"琅威理昨电请示应升何旗,《章程》内未载,似可酌制四色长方旗,与海军提督有别。"制四色旗自然是调和折衷之语。但李鸿章的电报,明确表明了北洋海军只有一个提督。6月初,丁汝昌、琅威理率舰队远航西贡、新加坡、马尼拉,25日返回威海。丁、琅一同赴津,与李鸿章面谈撤旗事件。李鸿章认为“北洋海军官制只一提督、二总兵,提督去,自应总兵带”,琅威理于是愤然去职。这一事件也充分表明,外籍雇员同清政府仅仅是雇佣关系,他们没有获得更多的权利。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中国作为一个落后国家,在向近代化转化的艰难征途上,如何一面进行反控制的斗争,一面又努力汲取西方先进技术和管理方法,始终是一个更为重要又长期没有很好解决的课题。刘步蟾与琅威理的矛盾,除了指挥权之争外,从某种程度上也曲折反映了北洋海军内部对于严格管理的厌烦情绪。
   尤为糟糕的是,琅威理走后,北洋海军的训练和军纪日益松懈,操练尽弛。军官争挈眷陆居,军士去船以嬉。每当北洋封冻,海军例巡南洋,率淫赌于香港、上海,更显得撤旗事件像是一场悲剧的开端。赫德(英国人,28岁担任大清海关总税务司,掌权长达45年,被清廷视为客卿,在衰朽的旧帝国制度中创造出唯一廉洁不贪腐的高效衙门)后来幸灾乐祸地对金登干(清代海关外籍官员。英国苏格兰人。)说:“琅威理走后,中国人自己把海军搞得一团糟。琅威理在中国的时候,中国人也没有能好好利用他。”这不能不说是中国近代海军发展史上的一个惨痛教训。随之而来的中日甲午战争,也进一步了证明中国海军训练长期废弛的教训。(此段史料摘录与百度百科)

verywen.com


   随着军纪的涣散,接踵而来的便是贪腐之风大行其道。中国人对吃回扣这个传统从来都是无师自通,但是回扣吃到炮弹这个份上,中国人倒是独一份。有人为此事鸣不平,还特意查阅资料,做了详细的考证。辩解说那装了沙子的炮弹其实很正常,当时全球海军都有这类炮弹,此乃教练弹也,既要和实弹重量相符,又不能炸响,所以就把火药换成比重相同的沙土,这和当今航空教练弹里装进水泥是一个道理。
   可是有些事情经不住推敲。那邓世昌、刘步蟾等人又不是傻子,明明知道黄海海战将与日本会是一场恶战,哪里有放在好好的炮弹不带,却带着教练弹的道理。邓世昌在最关键的炮战时刻,哑弹、臭弹,后来干脆连这些都没有的时候,唯有撞击吉野也实属无奈之举。由此可见,琅威理走后北洋水师迅速的堕落才是邓世昌必死的诱因。
   1894年11月9日,是慈禧太后六十大寿的纪念日。颐和园内张灯结彩,彻夜通明。园内的各个戏台之上,正上演着慈禧太后百看不厌的各种好戏。就在这时,北洋水师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依然无法打搅这位资深戏迷的雅兴。国家社稷在这位尚未脱离低级趣味的最高统治者眼里只不过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累赘,大多时候她宁愿装一装鸵鸟,沉浸在替古人担忧的世界中自我阿Q一把。
www.verywen.com

   事情总要解决,最后还是得找个替罪羊来向国人和强盗进行一个交代。太后和皇帝既然无须负重,重担自然而然落到了倒霉蛋李鸿章的身上,这便引出了甲午闹剧中最后一幕“泣血春帆楼”的上演。
   1895年3月14日72岁高龄的李鸿章带着李经方等人前往目的地马关,3月19日和谈团抵达马关。第二天李鸿章等人上了岸前往日方安排的和谈地点春帆楼。
   这次的谈判是那么的艰难,我方的密码密电全被日方所知晓,我方的底牌是什么,他们亦是比我方只晓得还要早。无论李鸿章如何与他们讨价还价,早已知晓我方底牌的日方谈判代表伊藤博文始终不答应。在第三次谈判后,李鸿章踏出春帆楼,在回住处的路上遇刺,一声枪响打破了这场僵局。一个武士打扮的日本人从人群里穿出,对准李鸿章的头部,啪的就一枪。李鸿章左脸中弹,血流满面,当场就昏死过去了。伊藤博文咆哮说宁将自己枪击,也不能加害中国使臣,日本天皇也为此担心甚至日本皇后都亲至以示慰问。他们真的就这么担心李鸿章的伤势吗?其实他们真正担心的是《马关条约》到底能不能签的成。因为李鸿章如果因伤势就这么回国了,然后在怂恿西方列强进行干涉,那么《马关条约》就不是后来的样子了,甚至连《马关条约》都不存在了,日方因此在和谈条件上稍加收敛。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鸿章伤稍愈,双方进行了第四次谈判,日方对中国赔款2亿两白银(原本是3亿两),割让辽东半岛及台湾澎湖等要求表示不再让步。日方和谈代表伊藤博文谓,李鸿章面前“但有允与不允两句话而已”。事后日方继以增兵再战进行恫吓。李鸿章等连发电报请示,光绪皇帝同意签约,命令“即遵前旨与之定约”。
   面对日方提出的苛刻条件,中方只有“允”和“不允”两种选择,而丝毫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李公一直磨到点灯时分,口干舌燥地要求再削减五千万两,实在达不目的了,又说减少二千万两也行。最后甚至满眼含泪向伊藤博文哀求,看在我这把老骨头的面子上,多少减一点儿,算送给我回国的路费吧。可以说他是忠实地执行了清廷的电旨:“争得一分有一分之益”,但人家根本不为所动。
   老人家何等可怜!日方更以中方代表能否安全回国相要挟,李氏父子只得无可奈何的在《马关条约》上签了字。 李鸿章所签订的这些条约,都是皇帝所签订的,他不过是皇帝手中的一支笔,他无权答应他方的要求,而他却要和那些人进行讨价还价,以求减少。李鸿章在签订这些条约时,受到了屈辱,这对他是何其不公。他不是卖国贼,不是汉奸,他只是清政府中的一名臣子,一名必须听从皇帝旨意的臣子。曾几何时有人说:“它是以一人之力在抵抗一个民族的侵略。”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也曾视其为“大清帝国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强一争长短之人。”(摘录自《燃烧的甲午——李鸿章泣血春帆楼》一书) 非常美文
   七律·自强
   回首百年多国耻,狼烟甲午将臣亡。
   不堪往事东瀛恨,勿忘驰年北海伤。
   壮士横戈求社稷,英雄泣血慰乾纲。
   如今只恐清谈误,屹立还须我自强。
  
   闲来无事鄙人写得七律一首,以缅怀那些在甲午战争中牺牲的先烈们!
  
   此七律尚欠工整,遣词也较为流俗,但我个人还是夹杂了些许寓意其中,为自己这首诗提升点格调。
   恕我狂妄,我个人觉得诗词是写给人来品读的。既然如此,所谓的景啊,情啊都要立足于一个“意”字。再华丽的文章和辞藻,言之无物也是枉然。网络上那些自诩诗人、大师的人要么引经据典,遣词生涩难懂,要么语言粗俗直白,打油哗众取宠。我并非文人相轻,只不过很难看到几首寓意深刻,回味无穷的好诗词而已。
   我这首七律,关键并非在于颈联和颔联的对仗,而是最后尾联处的思想。有人误解了“如今只恐清谈误”此句的寓意,我便在这啰嗦几句。 copyright verywen.com
   中国从来就不缺闲人,以魏晋时期的清谈派为最为著名。所谓清谈派乃是魏晋六朝时期崇尚虚无﹑空谈名理的一种思想流派,他们多用老庄思想解释儒家经义,摈弃世务,专谈玄理,以阮籍﹑嵇康﹑山涛﹑王戎﹑向秀﹑刘伶﹑阮咸竹林七贤为其代表。这些人要么喜好打铁、弹琴,以嵇康为代表,要么无酒不欢、烂醉如泥,又以刘伶为代表,终日无所事事,闲聊扯淡。虽很多闲人雅士对七贤心存向往,推崇备至,但毕竟于生活,于工作都毫无益处。
   现如今恰逢甲午120周年之际,网络上铺天盖地的一片指责叫嚣之声。仔细想来,此类空谈又有何用?何不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埋头苦干,方是真正的爱国之心。让我们团结在习大大的周围,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干些实事。这样才不愧做个有用的中国人。也只有这样国家才会强大,才不会重蹈晚清的覆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失意与失忆

下一篇:促销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