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张基祥

张基祥

时间 : 2019-02-13 09:03:08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榆社王跃东   点击:Tags标签: 张基祥
8月23日,晋鸿、巧儿和我到左权参加晋中文联举办的笔会,其间有幸认识张基祥老人,甚是欣喜。可惜仅仅是初识。
   张基祥,左权人,现年68岁。其身材矮小,骨瘦如柴,满头白发,却十分干练,是个闲不住的人,这就是给我的第一印象。我的性格,向来寡言,总是把热情埋于心中,用冷眼看着世界。所以,我常常是默默的站立一旁,不言语。而张基祥老人恰恰相反,他是个很健谈之人。当我知道左权作协成立仅两天,他就是受命于艰难的作协主席时,不禁由衷地敬佩。说起来,我对世外了解的很少,也极少走动,有点井底之蛙的感觉,多数是只能面对无知的世界。或许是物欲横流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对人的不信任感,让我彷徨而惶惶不可终日。即便是涂鸦的几点文字,也惹得狼狗咬出一身的血污,能不迷茫?更痛苦的是故友疏远,使我被迫包于蚕茧之中而不能自拔,这种性格注定悲哀、凄凉、沉默,有时期待爆发,却十分渺茫。就是这种心态,远离沟通与交流,却让我认识了这位乐观而又孜孜不倦地致力于散记情趣的老人。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是在晚餐时间,我依旧在一边独饮。在酒足饭饱之际,略有肚涨之感。这时,张基祥老人端着半杯白酒坐在了我身边。按规定,此次笔会不允许席上喝酒,老人自己掏腰包买了白酒。我嗜酒如命的毛病,没能抵住诱惑,老人几乎把半杯酒全倒进了我的杯中。我看得出来,老人似乎喝多了。所以,尽管肚有点涨,还是硬撑着边喝酒边与老人闲聊。也许是老人健忘,也许是醉了,我说爱写词,他总是说我是写小说的,而写小说正是我的愿望。在谈话中,老人谈到了对儿子的骄傲,正是儿子为其书《漫游散记》写了序;谈到了酷爱写作的志趣与儿子的支持;谈到了从小丧母,自幼嗜好烟酒等等诸多事情,一时全记不下来。最后,老人慷慨地签名赠书。在老人的追索下,自卑的我向老人留下了我同学的手机号,因为那里放着我的十几本书,算是回赠,就此初识。分手后,我回到了客房,心中则想,真是杯酒知己,但愿继续交往。
非常美文

   翌日,我们参观荷花、八路军总部及莲花岩。老人是组织者之一,自然跑在前头。他精神矍铄,热情好动,全然不以为老。其多年好友说,若再年轻几岁,他会手舞足蹈的,真是个闲不住的人。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麻田瞻仰八路军总部。解说员讲解时,他不时的提醒着,总是嫌讲解员没有讲到八路军与左权县的传奇故事相联系起来;他不时的插上几句,讲左权县的战役、开会地址、鲁艺文化在左权等等,生怕讲不清与左权县的关连。这下苦了讲解员,是组织者给了她限定的时间。同时让我感到,老人对左权县是那么的熟悉、挚爱。左权县能有这样的文化驱导者,真是骄傲,令人敬佩而羡慕不已。由此,我当刮目相看,本以为原本就不识的老人,初识之后或许会昙花一现。现在却一心想了解这位敬重的老人。于是,一有空我就拿起《漫游散记》,认认真真的读了起来。我越读越爱不释手,其文笔的优美、极富内涵的情感,深深的吸引了我,不禁让我竖起了拇指。还有他对父亲的那分爱以及对祖国的那分情,都涓涓地从笔下,流进了人的灵魂。我不管他过去怎么样,单就他现在对文学的那种精神,以及他对江山与故乡的那分爱,就值得我敬重。我仿佛觉得,我们是忘年交,是知音,更是知己。他的坎坷,与之相比,我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但其坚韧精神,是我的楷模。我现在的笔峰,也偏向于游记散记,偏向于尘外。因而总是喜欢在休息日,到办公室安静的书写灵魂,并一直坚持着。细想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而且每条路都不是好走的。只有与灵魂共鸣,无论走到哪里,哪里也是幸福的。由此我想,凭着老人无限的热忱,他定能与同仁把左权的文化点旺并发扬光大,这也正是我们要学习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忽然,一种灵光好像从眼前闪过。我想,但愿这次初识,不是终点,只是开始。

上一篇:挑战自我

下一篇:想念母亲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