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不会背“黄河之水天上来”便不能当作家吗?

不会背“黄河之水天上来”便不能当作家吗?

时间 : 2019-02-13 10:37:11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金陵叟    点击:Tags标签:
湖北某美女作家在一档电视娱乐节目中,想不起来主持人问的“黄河之水天上来”下句是什么,胡乱地答了一句“一江春水向东流”。观众为此哄堂大笑,并蔓延到网上,遭到了更多的人冷嘲热讽,大意是说这样的人也配当作家?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不会背诵“黄河之水天上来”便不能当作家吗?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两点:一个是,什么是作家?或者说成为一个作家其资质是什么?另一个是,今人对古人的作品尤其是所谓的优秀作品该采取怎样的态度?
   什么是作家?字典上解释说:“从事文学创作有成就的人”。至于什么叫“有成就”,其实是个模糊概念,主观性很强。好在那位女作家的娘家,湖北省作家协会对“成就”给出了一个量化指标,加入湖北作协成为其会员,须在媒体上发表20万字以上的作品。这点,那个女作家做到了,她已经出版了两部长篇小说(恕我忘记了书名),字数是够了。除此之外,湖北作协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入会需要两名老会员推荐(不知道最初的两名会员是怎么进去的?这是题外话)。这一点,她也做到了。当今社会,找人办事还是比较容易的,除了做官不好找人以外,别的差不多都行,像结婚找两个伴娘,做生意找两个干爹,看病找熟人不用排队,都不是问题。相对而言,入作协找保人还要轻易些,因为,这毕竟是高雅、成人之美、为自己长脸的事情。所以,这位美女作家是货真价实的,不是赝品,是配得上作家称号的。 www.verywen.com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见诸文字的历史就有4000多年,最近又有学者考证出已有7000多年了。这几千年流传下来的文学作品可真是罄竹难书了,如果每天看一篇,估计这一生就废了,别的什么事也做不了,更别说小小年纪就写完20多万字了。我不知道古人要做一个作家是否也需要先写出20万字再加两个保人?但古人确实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如唐诗宋词之类的。然而这是古人的事情,他们因为高兴或者忧伤;或一半是高兴一半是忧伤;或既不高兴也不忧伤,总之是有感而发,形成文字,这便是文学作品。这些事情其实与我们无关,他们把自己的心情写出来,就完了,他们没有非叫后人铭记不可的遗愿,我们更没有重塑古人心境的义务。如果有人愿意聆听古人的心语,并沾沾自喜,也未尝不可,但不应该成为衡量别人优劣的标准。我手写我心,今天的我们,就应该写出自己的心里话,写出对于生命、对于社会、对于世界的感悟,而不必跟古人后面鹦鹉学语。虽然那位女作家把“黄河之水天上来”与“一江春水向东流”嫁接到一块了,但这并不影响她那20万字的心灵记述,并不影响她成为一个作家,甚至是一个优秀作家。
www.verywen.com

   想必李太白之前的文学家们是不会背“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但这不影响他们创作出那么多的优秀作品。《诗经》里的作者,我怀疑他有些不识字的,但依然创作出美妙的诗章。想必许多外国作家不知道李白是何许人也,自然更不会背诵“黄河之水天上来”,但他们不也写出了灿若星河的文学名著吗?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中没有一个是把“黄河之水天上来”倒背如流的中国人(这句话是错误的,莫言因为“丰乳肥臀”而得了诺奖----作者2年后注。)。这些都说明,成为一个作家,成为一个优秀作家,与知道不知道黄河水是从哪儿来的没有本质的联系。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要对只记得“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女作家嗤之以鼻呢?
   常常看到幼儿园的小朋友摇头晃脑的背诵“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什么的,真为他们悲哀,小小的年纪就承担起传承、光大国粹的重任。与其让他们有口无心的折腾,不如带他们看看真实的窗前明月光,看看池塘里游弋的小鹅、小鸭,乃至池塘边的青草、蚂蚱。虽然他们的父母、老师不一定指望他们今后成为作家,或避免成为作家因为背不出古诗名句而遭人耻笑,但他们肯定认为,会背诵这些便是有学问的表现,是有利于他们成长的,真应了那句“不学诗无以言”的古语。其实,自由的心灵比僵硬的古董更重要,离开古人的藩篱,或许我们能看到更加精彩的世界。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质,我们真的无需刻舟求剑。 www.verywen.com
   事情到此并没结束,那位女作家并没有把别人的嘲讽化为刻苦学习的动力,也没有向网友们说明黄河之水阻挡不了她成为一个优秀作家的道理,而是恼羞成怒、杏眼圆睁在微博上与网友动了粗口。这下惹恼了更多的网友,如果说“黄河之水一江向东流”还是才学问题,那么粗口骂人则是人品问题,与一个作家的应具备的修养相离更远了,自然而然,嘲笑讥讽来的就更猛烈了。然而,对此我却持相反的看法,我以为因为她的骂人,她更像一个作家了,乃至是向优秀作家迈进了一步。须知道,骂人实在是中国文人的光荣传统,在中国文人的骨子里就有骂人的基因。前有《邶风---新台》把国王比作丑陋无比的癞蛤蟆;后有《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将教授比作瘦骨伶仃的丧家之犬;汉有名士击鼓骂丞相而招致杀身之祸的祢衡;明有秀才大骂酒保而招致破相的徐文长;前一阵子,红透大江南北著有名著《青楼文化》的孔庆东教授,在公开场合大骂三声“妈的”,被人雅称为“三妈教授”,诸如此类,都是文人应该骂人的佐证。我推测,当初那位美女作家在聚光灯下接不上“黄河之水天上来”可能是因为怯场,而不是孤陋寡闻,从她粗口骂人中,我怀疑她很是踏踏实实看过几本中国古书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2012--5--17

上一篇:王小胖减肥记(二) ——生活拾趣

下一篇:李白诗歌中的水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