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稿费

稿费

时间 : 2019-08-29 09:50:4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侯秋水    点击:Tags标签: 稿费
(原标题:稿费)
一、稿费
   一日上网,无事把自己网上的托名侯秋水搜一搜,赫然发现自己网上的文章《感激伤害》出现在杂志《高中生之友》上了。给杂志编辑部打电话过去,编辑部的同志很客气,说文章是转载过去的。我提出寄杂志及稿费,编辑部同志说寄杂志可以,但稿费已寄到什么出版局了,出版局会把稿费寄给我的。
   以前也给杂志投过稿,但均石牛入海,渺无音信。现在可好,不用投稿,文章就发表了,并且还付给稿费,不用说心情很激动。心情当时激动之余,又有些忐忑,我这文章用的是托名,学校会不会承认呢!要知道每发表一篇文学作品,学校奖励一百元呢。正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杂志没到手,我已开始憧憬学校的一百元奖励了。
   在家里等啊等啊!一天,两天,七八天过去了,估计杂志该到了,到学校收发室查查看吧,没有。没有,那就打电话再问问吧。这次接电话的换了另一位,询问杂志寄了没有,对方一头雾水。等我把事情讲清,对方说杂志可以寄,不过稿费需要自己向中国知识产权局领取。产权局就产权局吧,只要有人负责这事就成。打开电脑,网上一查,没有中国知识产权局,倒有个中国知识产权网,可能是对方说错了一个字,估计是它。电话打过去,对方哈哈大笑,言本单位管的是专利,不管稿费。既然对方不管稿费,那再到杂志编辑部那边问问吧。一问,管稿费的换成了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这次网上一搜,确实有这么个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并且人家网站上还有个稿酬快速查询通道。我按照网站的提示把文章题目打上去,搜,结果空白,把文章的作者打上去,搜,结果还是空白。空白空白吧!所幸人家有联系电话。电话打过去,对方说给查一下,属实的话,会把稿费寄来。 非常美文
   等吧!杂志需要等,稿费也需要等。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七天八天,估计杂志该来了,到学校再辛苦一趟吧。哎,这次不虚此行,杂志果真到了。杂志到了,拿给学校看看,能不能给点奖励呢,说不定还能在在职称评定上烧把火呢。“不是你的名字不行,你说侯秋水是你,他说侯秋水是他,这怎么好定论呢,最好你让杂志社给你开个证明。至于职称,你是教数学的,估计它不起作用。”管作品奖励的领导如是说。证明可以开,但留在以后吧!我还有稿费呢,稿费不是证明吗!至于评职称,我对它也没抱多大希望,我哼着哈着,自以为把后路考虑周全了。
   等吧!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那天上午我果然接了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的电话,要我填一个稿费伸领表,外带着把身份证复印件一同发过去。激动,第二次激动,网上涂鸦了几年,终于要领到稿费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等吧!我的稿费,等吧,慢慢地等吧!等了一个多月了,还在乎这几天。
   外面下着蒙蒙细雨,门铃响了,我的心情一激动,还没等我答话,外面嚷开了,“侯秋水,侯秋水。”哎,我边答边冲下楼。到了楼下,我接过汇款单。
   蒙蒙细雨中,汇款单上一组数字映入我的眼帘,42.50。
   42.50是元还是角呢,是角够我的电话费吗!再说附言“报刊转载”也不能证明我就是《感激伤害》的作者啊!42.50折腾了我一个多月,那学校一百元奖励还不知道折腾到驴年马月呢!
   哎!早知如此,我打什么电话呀!有工夫睡上一觉呢!阿弥陀佛!
  
  
   二、感激伤害
   如果有人问你,你愿意被伤害吗?我想你一定会回答不愿意。的确,现实生活中有人说他愿意被伤害,那在大众眼里,这个人不是疯子,也得是傻子。不过,我在这里要说,我愿意得到伤害,不过我说的这种伤害不是断胳膊、卸褪或者割头的那种,而是刺激了你的神经,使你知耻而后勇的那种。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上小学二年级,学到乘法,我还想把以前的考试成绩零分记录继续保持下去。可新到任的老师让背会乘法口诀的去院里玩耍,不会背诵的呆在教室里继续用功,伤害了我,但伤害不深。我呆在教室虽然努力想抚平这种伤害,但以前懒惰惯了,心思仍不能专心在乘法口诀上。到乘法测验考试,乘法口诀就写在后面的黑板上,可老师规定谁也不许往后看。我坐在第一排,正对老师。老虎还有瞌睡打盹的时候,我就不信你老注意我。我装模作样,称老师不备,扭过头,可惜还没看见后面黑板一个字,老师的木棍啪的一声落到我头上。那木棍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向后飞去,而我头上火辣辣地起了个大包。
   伤害,刻骨铭心的伤害,然而,我感激这种伤害,因为乘法口诀,再过两天我竟然背会了。我感激这种伤害,若非这种伤害,我或许和小伙伴陈琳一样,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
非常美文

   到了初中,学语文、数学就够头疼的了,然而,老师又把蝌蚪似的外文摆在了我们面前。两星期下来,你不会,我也不会,大家都不会,谁也别笑话谁,可老师偏偏上课的时候把我提了出来。“侯秋水同学,你把这段课文读一读。”老师微笑着说。读,天书怎么读,我站在那里左右摇晃,低头不语。“你看你站在那里那个傻样,大家说是不是象他婶子家的傻秋冬啊?”老师依旧微笑着说。
   伤害,刻骨铭心的伤害,当时,我恨不能钻到桌子底下去,然而,我感激这种伤害,因为,再过两天,那蝌蚪似的外文我全会了。我感激这种伤害,若非这种伤害,我或许和同桌京堂一样,初中不毕业就辍学了,自然,吴家庄的村史上也就少了一名大学生了。
   伤害,人的一生无时不在,有无意的伤害,有有意的伤害,有朋友的伤害,有敌对的伤害。面对伤害,多一点辩证的思考,少一点情绪的宣泄,对己对他人都有好处。 www.verywen.com
   我感激伤害,它是我人生路上前进的动力;我感激伤害,它是我走向成功的阶梯,我感激伤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喂,眼 镜”

下一篇:秋来了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