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后路

后路

时间 : 2019-08-30 16:17:2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孙鹤    点击:Tags标签: 后路
(原标题:后路)
就在昨天,直管我们保安队伍的幼儿园后勤领导韩老师上班的时候见我正好值前岗,便上前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并跟我说,“准备什么时候走啊?大鹤。”
   我呆了呆,心想着是谁嘴巴这么快,把我之决定跟韩老师讲了。我记得这件事我只跟新任郑大队长,以及同为幼儿园保安的班长老韩、老李、老董讲过,除此之外,再没有跟任何人讲过,韩老师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不问亦知,定是班长老韩跟韩老师讲的。
   我不想隐瞒什么,我始终认为过多的隐瞒既是对自己之人格莫大的侮辱,亦是对脑袋莫大的伤害,便如实跟韩老师讲了,“最晚九月十号。”
   “怎么这么快?怎么又打算走了?是不是有了更好的工作了?”
   这一连三问,并没有问住我,对于一个不愿隐瞒的人来说,任何问题都算不上问题,知道就和盘托出,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便是了。但我觉得,韩老师这三个问题,其实并不该问,尤其最后一个问题,就更不该问了,因为跳槽也好,更换工作也罢,貌似只有找到更好,更适合自己的工作这么一个原因,总不会是因厌世而选择离开吧,真若那样,离开的地方也不应该只是工作单位,而是人世,心存此等执念者,是断然不会走正常的渠道和路子的,一边跟甲方领导开诚布公,提出辞职申请,一边还要跟乙方领导提前表明,打好预防针,直接干脆一个纵身,跳楼或跳河也就是了,为何还要如此麻烦呢。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啊,该走的总归要走,难道不是嘛。”我淡淡地说。
   “话是没错,可就是心里面难受不是。去年你一走,我就挺难受的,好不容易今年把你盼回来了,还以为你能多干些年头呢,没想到,这么快你又要走。”
   韩老师那副本属于男人特有的身材与容貌与气质,在这一刻不免显得惆怅了些,小女人了些。
   其实我也舍不得离开这里,无论这里的人事关系,还是这里的生活条件和工作环境,我是极为欣赏,极为融入的,不然我也不可能“二进宫”再度回来。可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始终如一于一个地方,不动不摇,该走的务必得走,该撤的务必得撤,毕竟每个人的追求是不一样的。他有他的想法,这我能理解,首先我在这儿干了有些年头,人际关系也好,工作流程也罢,不敢说了如指掌,也差不多,再换个新人,还要重新熟悉,重新适应,重新调教,无论时间还是精力,都是一份劳累,一份耕耘。但与此同时,我也要有我的抉择,我的抉择或许在他看来显得尤为自私,但当仔细想过,谁的抉择不自私呢?谁又不是在为自己认为好,认为对的生活精打细算呢?谁又能够从不为自己着想,只为他人或大局考量呢?倘真如此,束缚某人,对方难道就不算自私了吗?

www.verywen.com


   我跟韩老师讲了一番掏心窝子的话,没有上述那么文艺,亦无上述那么激烈,连我自己听起来都觉得俗不可耐,连我自己都觉得心平气和,但是这份庸俗正是道理的延伸,自我的奔放。至于这份心平气和嘛,又何尝不是社会教给我的世故与圆滑呢?
   “看样子,跟去年一样,我是劝不动你了。”韩老师略显伤感地说。
   “不用劝我,韩老师,你也应该知道,有时候劝别人真的很管用,但有时候劝别人一点儿用都没有。并非我不吃劝,实在是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
   其实我还想说“如果每个人想要的东西都能够得到满足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也就不需要上帝,不需要领导,不需要警察,不需要军队,不需要老师了”,但是这话,我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同样久历浊世,且比我年纪还要大上近一轮的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再有,这一番话无疑于废话一摊。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好吧,我不劝了,就像你说的,劝不动,为什么还要劝呢 我只能祝你一路顺风了。”韩老师说。
   “谢谢。”我诚恳地道了声谢,因我知他的心意同样是诚恳的。
   “但是,大鹤,我这里随时都欢迎你回来,无论是你再来北京游玩,还是再回来工作,我都热烈欢迎。如果还像去年似的,觉得回到家找的工作不如意,不舒服,还想要回来,找你韩哥我,幼儿园保安一定有你的位置。”
   “谢谢,谢谢。”我再一次诚恳地向韩老师道了声谢,比第一次还要诚恳。
   为什么?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普通人,我觉得我在为人处世这一块还算可以,起码能够得到人家的赏识与青睐,这对于一个普通百姓来说,该是何等之荣耀啊。再者,韩老师既然能够如此说,且不说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的工作,我的生活如何,起码我有了一条足以养活自己的后路,正如韩老师讲的,实在不行我再回来,虽然工资卑微,虽然生活枯燥,但好歹能够满足一个人自给自足的生活所需这一条基本原则。 verywen.com
   后路本不该太过铺张,太过奢华,太过舒坦,太过光鲜,后路的宗旨其实只有一个,安稳地活下去。很多人认为安稳地活下去是遥不可及的痴梦,但于我,这竟是一条只需做好转身动作便可行走的后路,又何尝不是一份欣然与餍足呢。
   其实不止于韩老师,其他保安同事也都不希望我辞职回家,为此,我们在开支之后经常互请,或请吃饭店,或自买自做自餐,按照他们的话说,只是为了给我饯行。
   当然了,我吃了为我饯行之人的饭菜,自然也要掏钱请为我饯行之人吃饭,在这方面,我是绝不会差事的,否则又怎么能够令他们主动请我呢?
   其中老李大哥在今天早上跟我在园门口一边抽烟,一边闲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我之辞职离开的话茬上。他问我,具体什么时候走。我回他,得等郑大队长什么时候开条,郑大队长要是这个月月末开条,我就这个月月末走,郑大队长要是下个月月初开条,我就下个月月初走。 非常美文
   老李大哥笑了笑,说,“现在公司缺人可严重了,别是老郑再拖你些日子吧。”
   “可拉倒吧,千万别拖,我已经跟他提前打好招呼了,他要是再拖我,我可就直接找公司了。”
   “其实要我说呀,你不至于走这么快,等你家那边的事儿办得差不多了,你再回去也不迟啊,省着回到家就是一天到晚吃喝玩乐,反而会影响你对于接下来的工作的适应力。”
   “我的大哥啊,我的大爷啊,你到底是风光过啊,这话到你嘴里,听上去就是不一样,舒服,舒服极了。不过呢,你的意思我太了解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这些话讲再多,也阻止不了我离开。甭管你怎么说,我还是得走,你也好,老韩也好,郑大队长也好,谁都拖不住我。但有一样,无论我去哪儿,我们还是朋友。”
   “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老李大哥晓得劝不动我,也就不再劝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三种情谊 ——《射雕英雄传》读后有感

下一篇:朋友圈营销文案合集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