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一个样

一个样

时间 : 2019-09-08 14:08:1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孙鹤    点击:Tags标签: 一个样
(原标题:一个样)

   讲心里话,人这种动物自与人口中所谓之动物其区别还是蛮大的,普通意义上的动物,或弱或强,或喜或怒,或哭或笑,是形于色的。但人却不同,一张比变色龙之皮肤还要适应周遭态势、环境、情况的脸皮,其变化没有千万,也得有二三百变吧,比起孙行者来那可多多了,亦远胜于川剧变脸之技艺,那技艺还需要浓妆上色,再粉墨登场,而这技艺却无需诸多花销,诸多功夫,真真更省,更真,更幻,更厉害。
   基于此,我这人素不搞他人那般对某某极度痴狂的敬仰,甚或崇拜,因为我懂得一个极简单,却又极易令人迷茫的道理——无论对方是谁,当自己与他陌生时,他往往宛若天神,占据自己心中绝对的核心位置。倘使与他认识了,熟悉了,竟恍惚间他天神之地位碎为齑粉,再难复原。
   我对新任郑大队长的印象还算不错,这份不错基于两点,一个是他迅速地同意了我向他口头阐述的辞职申请。另外一个则是他直言非常欣赏我,即便是在我讲了辞职申请之后,他还要对我进行一番再一番在我看来还算稍微有点儿吸引力的规劝,规劝的理由无非认定我是嫌弃在幼儿园项目干保安每个月的工资少得可怜,他声称可以帮我涨工资,但前提是把我调到他的据点,海淀区中关村软件园项目去。
非常美文

   其实我也搞不懂自己究竟有何德何能,令他如此抬爱,是因为年轻?还是因为身板?是因为敢于跟任何人直视讲话的勇气?还是一副众生皆卑的孤高气质?应该都有些吧,毕竟单一的所谓优点根本就算不上优点,这道理我是知道的。
   但他却并不了解我这个人的本质,我并非是因为工资低微而选择离开的,早在张队管辖时,我本可以去管控项目挣高工资的,但我却不愿意去,因为我更喜欢在看守岗位的同时,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份孤独与安逸。所以,我婉言拒绝了郑队的好意,为了彻底打消他对我的念头,我甚至还附加了一句话,“我说郑队,九月初我会给你打电话,到时候你可千万别忘了给我开条啊,别到时候我去公司办理离职手续,公司再因为你没有给我开条再扣我点儿,那我可就亏大发喽。”
   没有大队长开条,也是可以办理离职的,只是不免会给公司领导一个我为人不佳的印象,从这张小小的条上能够窥测出直管领导对我的肯定,这就是条的价值和意义。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郑队看上去还蛮好说话的,一口便应承了下来。
   上述所写即是我对郑队的一些认识与了解,也只有这么多,所以根本就谈不上对他有何更深层的看法。我这个人对一些人的看法其实很浅,很简单,他只要对我还可以,那么我就认定他真的还可以。
   但是呢,老李大哥不是调到中关村软件园去了嘛,在前一阵子的某一天里,老李大哥带着一个姓付的老哥回到幼儿园,为此,老董买了些食物,自己兄弟(我、班长老韩、老李大哥、老董,还有老付大哥)搭起炉灶做了几样菜,再搭配上现买的冰镇啤酒,以及从幼儿园葡萄架上摘的十几串葡萄,小酌畅谈起来。我不善饮酒,甚至有好长时间连一滴酒都不喝,但我却非常喜欢跟朋友聊天(除了酒醉状态下的夹杂怨恨与惆怅的车轱辘话之外),甭管是老朋友还是新朋友,我自始至终有句警言与自己,“只要不是敌人,通通都是朋友”。 www.verywen.com
   他们哥几个负责推杯换盏,我只管负责吃就是了,这恰是我为人的本质,生命的继续才是最重要的。
   在他们举杯畅饮,话题倏然切入之际,便聊到了新任郑大队长,话题是由老付大哥引起的,因为我们之中唯有老付跟郑大队长的交集最深,毕竟他跟郑大队长干了有差不多一年光景,而我们哥几个都是跟原张大队长干的,对郑大队长自然没那么深的了解。
   老付跟我们说,老李大哥之所以会被调到中关村软件园的项目去,乃缘于他已经跟郑大队长申请辞职了,过几天就会离开,而这两天他只管负责帮带老李大哥熟悉工作责任和工作特性。虽然保安行业通常大同小异,无非看门守岗,但由于项目的不同,岗位特性的不同,细则也是不同的,这一点,我们这哥五个自然心知肚明。
   聊着聊着,老付便聊起了他之所以申请辞职的原因,除了工资待遇等方面的微薄,还有就是对郑大队长的一些做法极为气愤和不满,其中最领他恼火与恼怒的当属工资问题。

www.verywen.com


   我记得我在之前的某一篇文章里讲过一则关于工资的事情,即领导对员工的口头协议。原张大队长就经常这么干,口头答应一些员工涨上二三百,三五百的工资,可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到公司财务部找会计更正该员工的工资基数,以致在张大队长倒掉之后,很多员工因为此事猛找公司,却全都被公司领导的有理有据给驳回了,“你们与原张队的口头协议全都不算数,那是他答应你们的,你们若是觉得不公,请你们去找他要,我们公司是正规的公司,我们只管按照合同说话,你们每个月多少工资,合同上写得明明白白,不会少给你们一分,当然了,也不会平白无故多给你们一分。”
   就这样,很多人吃了领导之口头承诺的亏,却也只能打碎门牙,咽进肚子里去。
   我以为只有原张大队长会干出此等事,却不想郑大队长也如法炮制。听老付大哥讲,郑大队长早在年后(阴历年后)就答应每个月给他涨二百块钱工资,可现在都八月份了,近半年的工资按月按时发放,二百块钱的额外奖励却迟迟不见踪影。老付杯酒下肚,气鼓鼓、恶狠狠地说,“找老郑一回,老郑就说给涨,叫我放心,下个月给我补上,两回,三回,回回这么说,把我气坏了。我一寻思,干脆,你也别蒙我了,我呢,也不在你这儿干了,人品有问题的领导,让我这小保安怎么干,撤,撤了最好。” 非常美文
   我们哥几个面面相觑,想必心里面都会不舒服,却不会嘲笑老付,因为我们都属于弱势群体,同为弱势群体中的一员,又怎么可能嘲笑彼此呢?只恨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公正到分辨人心,审判灵魂的上帝或神灵,如有,我相信这个世界一定会轻松许多。
   他们都在喝酒,貌似酒这种东西真的可以浇去愁苦。但我还是没有喝,并非我不给他们面子,而是当醉倒梦乡,一觉醒来之后呢?愁苦仍然得不到解决,反而损害了身体。
   饱餐一顿,冲个热水澡,在面对镜子刮着胡须的时候,我竟然发现自己额头上的皱纹与十年前无异,还是那么宽,那么深,可能丰富的阅历让我早已懂得了处世之淡然,了解了宇宙之奥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南国有佳木

下一篇:念想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