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久违的强哥

久违的强哥

时间 : 2019-09-17 19:53:1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孙鹤    点击:Tags标签: 久违的强哥
(原标题:久违的强哥)
昨天中午,偶遇老朋友强哥,他没有我岁数大,但我还是习惯称呼他为“强哥”,就跟他习惯称呼我为“鹤总”是一个道理,这样既显得亲切,更显得诙谐。
   他原在幼儿园当厨师,但是从新学期开始,我就再没见过他的人影了。当我见到仍在幼儿园任后厨班长的姐姐,并询问她一番,才晓得敢情后厨人员走了有好几个了,不然幼儿园也不至于在暑假期间招聘来五个新的后厨人员。
   我不是在游玩或闲逛的途中邂逅强哥的,我更像是守株待兔的懒货,等着他撞上来。还别说,他还真就撞上来了。开开玩笑,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来到幼儿园,在我看岗期间,他拎着一大袋子食物来到大门口,像极了送外卖的。我抬头一看,竟然是他,自然少不了一番热情的问候,而他对我的态度也算非常热情了。
   我忙开门迎接,并且与他一同站在大门口吸烟,我边吸烟边问他,“你现在做什么呢?不会是送外卖吧?”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丝毫没有瞧不起送外卖的,一切自力更生的人,我都无比钦佩,因为他们正在以自己微薄的力量撑起一个贵重的家庭。
   “啥眼神啊,鹤总,你家送外卖的溜达来呀,那一天下来能挣几个钱,还不够买双鞋的呢。”孙强冷冷地回了我一句。
   “我听人家说,你不也打算自己干买卖嘛,说是什么肉夹馍之类的,是不是啊。”
   “啊,没错。”
   “干得怎么样了?”
   “还没干呢。”
   “还没干呢?怎么个情况。”
   “我一会儿再跟你说啊。”说话间,孙强正在打电话,“喂,你的东西我拿来了,诶,我知道,我这就进去。什么?用不用跟门卫说一声,让不让我进……”说到这里,孙强瞧了我一眼。
   我则笑呵呵地说,“你强哥要进,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在我这儿,放行!”
   “不用你出来了,我能进去。对,他没拦我,好,我知道了。” verywen.com
   待孙强挂断电话,我忙问,“给谁打电话呢?”
   “值班老师。”
   “我听着糊里糊涂的,你们之间有什么事儿吗?”我取笑说。
   “别胡说八道的,我跟她之间什么事儿都没有,她就是让我帮她拿一下外卖。”孙强一边解释说,一边提了提手里的袋装食物。也好让我看得清楚,里面的食物是由数个塑料餐具装着的。
   “哦,你住那么远,还特意回幼儿园给她拿外卖?这份感情,可是够深的呀。”
   “什么跟什么呀,我来这儿是为了拿回我的身份证,我身份证在她手上呢。”
   “啊?行了,我知道了,你啥也别说了,啊,强哥,啥也别说了,你这么一说,我都不敢接着往下问了。你赶紧进去忙你的事,啊,放心,有我看门,你尽管放心。”
   “你净他妈胡说八道,本来啥事也没有,你偏偏往歪了想,真他妈服了你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伴着我一直未歇的古怪异常的笑意,强哥掐灭香烟,进了幼儿园。
   而我,也不禁掐灭香烟,回到门岗室。一屁股坐在靠背椅上,忽然感觉自己像极了古时候的三姑六婆,现如今的八婆,怎么满脑子都是如此这般五行八卦似的东西呢。
   不长时间,强哥出来了,我没有继续开玩笑似的讲出“我都跟你说过了,有我看着大门呢,你随便干,你怎么这么快就完事了呢”的话,我怕会惹他厌烦,惹他生气,甚至惹他发怒。我很清楚,凡是玩笑,理应适可而止,不宜过分。
   “我之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强哥。”我见他来到大门口,遂问。
   “什么问题?”强哥反问说。
   “我说强哥,跟哥们装傻可就不好了。你不是说准备自己干买卖吗,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干呢?”
   “你说得轻松,现在这世道,什么买卖都不好干。不瞒你说,地方我都选好了,而且我还找好了搞装修的朋友,他答应我只要我下决心干,提前给他打电话,他带着人保证一个礼拜就能把我的店铺装修好。” www.verywen.com
   “那你还在等什么呢?”
   “不得考察考察,调查调查市场啊,不得看看哪个街道客流量大,那个市场同行少吗,你以为说干就干啊,有多少个赔了的。”
   “你说的也是。对了,就你一个人干吗?”
   “对呀,咋了。”
   “没事,我还以为你是跟朋友合伙干呢。我听冀姐(后厨班长)说,飞哥(跟强哥一样,之前也是幼儿园厨师)现在在家当老板呢,自己开了个饭店。”
   “你听她说,可拉倒吧。我前两天还跟大飞聊天了呢,他现在跟我一样,回家呆了好长时间,我们都有做买卖的想法,可直到现在都还没干起来呢。”
   “合着冀姐诓我。”
   “也不能说诓你,毕竟大飞是她小舅子,怎么着她也得给大飞吹吹牛,充充门面不是。其实呀,谁都想做买卖,可买卖真就不好做,尤其是像咱这样的小老百姓,撸胳膊挽袖子,辛苦猛干倒还可以,关键做买卖不光是干活就行,你做得再多,卖不出去,不得赔个底儿朝天啊,这一赔呀,恐怕就很再难起来了,家底薄不是。” 非常美文
   “那你为什么不想好了再辞职呢?”
   “嘿,你这话说的,你还好意思说我。那我问你,你为什么之前辞职了,然后又回来了呢?”
   听他这么一说,竟使得我无话可回。
   “行了,不聊了,我也该走了,回家还有事儿呢。”
   “你的买卖打算在哪里干?这附近吗?”
   “没钱,这地方房租太贵了,租不起。我就准备在家那边干。”
   “顺义?”
   “对,顺义。”顿了一顿,他又说,“不聊了,车来了,我得走了。鹤总,有时间咱哥俩再聊。”
   “好嘞,微信,电话,你随意。”
   我望着他坐上出租车,心里面竟是从未有过的空虚,从未有过的惆怅。使我空虚,是我惆怅的当然不是朋友的分别,而是我们姑且还算年轻人的生活轨迹,生活经历,生活困扰的极其相似。他选择了跳槽,自主创业,独自撑起他自认为晴朗的一片天。我呢,也曾多次跳槽,可至今仍在社会基层,社会底层苦苦寻觅属于自己头上的一片晴朗的天。 非常美文
   说到跳槽,我不得不承认,他反击我的话其实并没有错,没有几个人的跳槽是早有预谋的,大多人只是不想被现在的合同当成卖身契一般,禁锢自己,便急切渴望拥有诗歌般的纯粹自由。然而当自由常伴自己时,却又不自觉地感受到了这份自由并不纯粹,且愈发体会到了自己的无能,自己的无力,名义上的自由,反而成为了束缚自己的枷锁,使自己变得更加毫无价值,甚至愈发看不起自己,这种感觉,比跟公司签了合同吃苦受累还要痛。
   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按我说,这就好比一头野兽在原始森林中独自行走却不能以其野性逮住猎物吃肉喝血,只能啃食树皮,咀嚼腐肉,痛饮浑水,因为它不敢触犯大自然颁布的天规。但是呢,它若被人抓住,当作宠物来养,它就能吃香喝辣。前者是自由的干枯,后者则是束缚的富足。
   我们这类人,似乎都在如此这般选择生活,面对生活。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月圆中秋,情浓十五

下一篇:杆秤的奥秘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