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老董的心眼

老董的心眼

时间 : 2019-09-20 18:33:5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孙鹤    点击:Tags标签: 老董的心眼
(原标题:老董的心眼)
老董今天早上来到幼儿园,取回他的被褥。之所以用“来”这个字,而非用“回”这个字,是因为我十分清楚,他再也回不来这里了,除非他甘愿自降工资。但想想,这又怎么可能呢,又有谁会心甘情愿自降工资,只为贪图一份稍微的,并不重要的清闲时光呢。
   关于幼儿园这个项目的变迁,等我有工夫,且在查阅近期的日记之后,一定要把它写出来,不是以小说的形式,也不是以剧本的形式,仍然要以随笔的形式写出来,但却并非只有一篇,而是一个独立的系列。至于现在嘛,也只能先写简单且容易的喽。
   我记得清清楚楚,老董之前曾被郑大队长调到海淀区软件园那边的一个叫作亚信的项目帮忙,不过他只在那边待了两天还不三天时间,就跑回来了,并且还跟我们讲了那个项目,那里的工作性质跟幼儿园比起来就如同一个是天堂,一个则是人间炼狱,一个是轻轻松松揣钱,一个则是辛辛苦苦赚钱,差距就是这么大。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作为一介听者,自然没有说什么,况且我之前也曾跟被调走多日的小巩作为帮工去亚信干了一天,虽然是特殊情况下的借调,并非分配到某岗位坚守,但或多或少也跟那边的守岗之保安聊了些,从他们口中也得知了一些关于岗位之规章,之要求之类的东西,一个字,严。瞧着他们讲话时撅着的嘴,全无一丝之笑意,再听着他们在讲话时偶尔便会喘出来的叹息之声,我就知道他们那份安保工作实在是不怎么样。当然了,还是有一样比幼儿园可取的地方,那就是工资,据说那边的工资最少都要一个月三千三百块钱,多的还有一个月四千块钱的呢。这是必然的,如果他们那边的工资跟幼儿园项目的工资一样的话,谁还会去那边干呢,强逼着员工去干,还不得造起反来呀。
   我晓得老董的心思,只希望以他现在的工资继续在幼儿园项目苟混,如此一来,既然能够挣到足够多的工资,同时还不致消耗太多的精力与体力,岂非两全其美。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不得不说,他的想法的确很高明,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的这份高明未免显得幼稚可笑了些,保安公司的高层自然不会对他这种情况视而不见,赔钱的生意又有哪个老板会去干呢?所以我说,他从幼儿园被调离出去乃情理之中,意料之内,否则便要像之前来幼儿园帮忙的同样高工资的小胖一样,要么甘心接受被调去的岗位,要么就只能选择去公司办理离职手续。高薪挣着,低劳混着,换任何人当老板,都绝不容许有此类情况出现。
   只在亚信干了一宿的老董便要想方设法逃离那个鬼地方,从他口中得知他竟一宿没睡,始终在岗亭里端坐就能猜到,守岗只不过是引子,想办法才是真心。诚然,他心里面非常清楚,再想要以他现在的工资回到幼儿园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了,他只能寻觅另外一条路作为出路。于是乎,他想出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回原岗位,管控大队去。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老董很早就跟我说过,他签合同的时候,定的岗位就是管控项目,不然工资也不会这么高,可喜可贺的是,他居然以管控项目的工资来幼儿园干了将近半年。不得不说,这都是原张大队长留下来的烂摊子中的一处。
   现在再没有可喜可贺了,只有可恶可悲,老董只能给掌管亚信项目的大队长打去电话,讲自己应该按照签定的合同回到管控大队去。但亚信项目的大队长却说什么也不放他,毕竟现在亚信项目急缺人手,而管控大队则早已满员。可饶是如此,老董还是气愤异常,说我希望领导们能够按照合同办事。
   大队长有办法,只能软语相告于老董,暂且麻烦他再在亚信项目盯三个夜班,三天之后,一定准许老董回管控项目。
   既然人家领导都这么说了,老董还能怎么着呢?唯有答应下来,总不鞥撕破脸皮吧,那就甭想在这家保安公司继续干下去了。 verywen.com
   之所以说人家大队长有办法,并非单单压住了老董的怒火,让老董继续留在手下值岗,另一方面也在着手跟管控项目的大队长协商,哥俩杯酒下肚,自然事半功倍。
   三天之后,老董迫不及待回到管控项目,除了跟一些熟悉的嘴脸打招呼问好,还能在他再熟悉不过的床铺上睡一个午觉。然而当他在午梦中醒来,下午两点左右的时候就被管控领导找去谈话,话题的内容只有一个,“由于亚信缺人,你暂且去亚信那边帮忙。”
   “……我签的合同,岗位在管控啊。”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老董啊,你被借调幼儿园的时候怎么不说你的岗位在管控呢?现在才说,分明是不喜欢亚信那边的工作,我说得没错吧。”
   “……”
   “你要是乐意继续在这儿干呢,一会儿就去亚信帮忙,还跟之前一样,值夜班。你要是不乐意继续在这儿干呢,随时可以去公司离职,我给你开条。”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
   敢情老董之所以一大清早来幼儿园取回行李,乃是在亚信那边刚刚下班。
   “听你这么说,你被人玩了啊。”我说。
   “他妈的,玩得可明白了。三天之后是把我调回管控了,可谁成想,管控那边却又把我给踢出来了。”老董恨恨地说。
   “大队长跟大队长之间没点儿关系怎么行呢,你说是不。”
   “要不怎么说他们玩得明白呢。”
   “其实你玩的也挺明白的。”
   “啥意思?”
   “装啥呀,老董,人家管控领导说得没错,你去亚信,就跟领导讲合同,讲定岗。你来幼儿园怎么不跟领导讲合同,讲定岗呢。”
   “你小子说的不是废话嘛,哦,你见过有谁得了好拼命拒绝的,那不有病吗。”
   “你没病,但人家也没病,所以事情也就变成现在这个样了。不过呢,你也别生气,你的工资在这儿摆着呢,干也是应该的。再者说了,就北京这地界儿,保安满大街都是,到那儿都不愁工作,实在不喜欢,换一个就是了,何必为难自己呢。” www.verywen.com
   “这话没错,大不了我也跟小胖学,去公司办离职,然后再去别的保安公司找一个就行了。”
   说话间,他装上被褥,骑着免费的共享单车,向我们摆了摆手,随即扬长而去。
   我望着老董的背影,不禁想起了一句在NBA联盟里十分流行的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我不想为此解释太多,因为解释权在每一个人心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投篮

下一篇:做聪明的善良人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