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腰芽儿

腰芽儿

时间 : 2019-09-24 20:52:1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孙鹤    点击:Tags标签: 腰芽儿
(原标题:腰芽儿)
讲心里话,我可不是一个记仇的人,或缘于心大,或缘于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谁与我有我认定的深仇大恨,故我与谁都没有仇,只是会偶尔产生些气来。
   但是呢,我却十分相信“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说法,尤其是当这句话同我文章开头讲的记仇一说在某一时刻存在着某种奇妙的关联时,真的仿佛老天开眼,神灵在世。
   我常常会在站岗或干零散杂活的时候讲我的腰有病,或自言自语,或与人闲谈。我这可不是为了逃避工作,我只是希望借此实言能够免去一些除本职工作外的其它琐屑繁复。我深知无论何病何痛,除非病得不行,痛得不行,向领导请假或去医院治疗,或回家静养,否则本职工作是一定要完成的,不然但凡员工都声称自己有病,都能拿出一两张三年前的病历本来,或者近期因感冒咳嗽而引起的由医院某科室诊断的急性炎症的诊断书,岂不都成了借引子泡病号白赚钱的人渣了嘛。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可不是人渣,我晓得挣钱的不易,也晓得花钱雇人干活的不易,所以该干的活儿还是得干,只是不该干的活儿嘛,就真的不想再干了,犯不着因为某些情分而把自己累着。
   诚然,令我奇怪的是,在我讲了我腰有毛病的话之后,众听者非但没有一个人认为我讲的是实话,反而全都连讥带刺,连贬带损,连笑带嘲地反驳我,“行了兄弟,你这体格还腰有毛病呢?别扯了,我看呐,除了肥胖引起的并发症以外,其它啥事儿都没有。”、“就是,还腰有毛病,咱们哥几个里面,就你能下腰(往前下腰,双腿绷直,双掌按于地面那种),你再看看别人,谁能下得去腰,能下腰的人腰还能有毛病?要是腰疼得不行,又怎么能下得去腰呢?”、“兄弟啊,人呐,七十岁才长腰芽儿呢,你才多大,三十岁刚过,还小屁孩一个呢,哪儿有腰啊,真能闹。”、“你小子是不是在想方设法逃避工作啊,告诉你,门儿都没有。我劝你啊,甭想蒙混过关,谁不知道你这体格啊,杠杠的,五十斤东西拎着就走了,还腰疼,糊弄傻子呢吧。” www.verywen.com
   类似的话还有很多,一句两句我可能会认为是对我的调侃,可十句八句下来,又怎么可能只是调侃呢,除了对我的冷嘲热讽,再想不出其它措辞为他们辩解了。也许他们并不需要我为他们辩解什么,这本就是他们的心声。
   我很想跟他们明说我腰间的毛病算得上是旧病了,已经有些年头了,是在十年前家乡抚顺建龙新钢铁有限公司炼钢厂累出来的,一线、重体力、高温、高危、高粉尘,每天接触这些东西,还想要一辈子不得病,那得是怎样的天赋异禀,怎样的后天滋补啊。以至于一两年间,病历本也好,X光片也好,都有,腰间盘突出,腰间盘膨出,腰间盘脱出,三样关于腰痛的病症都在。
   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说为好,毕竟现在手头上什么证据也没有。再者,即便我跟他们打赌我腰有病,甚至不惜给老家的母亲打电话把证据寄过来,他们也断不敢赌,哪怕赌资只有百八十块,或者一盘烤鱼,两样荤菜,他们也不敢赌。有些人就是这样,别看平常嘴巴其臭无比,满嘴跑火车,一旦遇到茬子,见了真章,嘿,立马儿比哑巴还要哑巴,甭说讲话了,连屁都不敢崩出一声来。哑巴好歹敢于手舞足蹈,证明自己理直气长,他们呢,四肢所能做的唯有颤抖觳觫,重者甚至水当尿裤。 verywen.com
   我自然没有闲情逸致为了证实自己的腰痛跟他们喋喋不休,没完没了,太不值得了。一些零散杂活,我若想干,大可以帮忙干干,我若不想干,对不起,谁都给我滚蛋,老子没挣那份钱,也没义务挨那个累。
   要说苍天有眼,神灵在世,我原本是不信的,我打小就是个无神论者。我觉得有神论者首先应该会做梦,梦天,梦地,梦神,梦龙,梦死去的亲朋好友。但我却从不做梦,或许跟我的生日有关,既是鬼节晚上降生的,自然区别于俗人的肉眼凡胎。常常颐指气使的人,自然对手中权力没那么兴奋;常常花天酒地的人,自然对手里的金钱不那么重视;常常与鬼神打交道的人,自然不觉得鬼神有何伟大、高超、神秘之处。只有缺失、不足非常严重的人才会一惊一乍,所谓少见多怪,便是此意。
   直到前天周五,我才突然相信了苍天有眼,神灵在世的迷信说法。当天我从早上六点到下午六点一直坚守在前岗,期间上午九点多,一个园里的老师龇牙咧嘴,疼痛难当,左手扶腰,慢慢腾腾来到大门口,还有另外一个老师在搀扶着他。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见状,这个老师不就是之前那个熟读传统文化,悉知老旧思想的,嘲笑我,并跟我讲出为人七十岁才长腰芽儿的家伙吗,他这是怎么了?
   我上下打量着他,瞧着好不难受,好不痛苦,遂关切地问,“你这是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啊?”
   “腰。”
   他咬紧牙关回了我一句,看得出来,讲一个字已经累得他汗如泉涌,一瞬之间,满脸都是汗水。
   “腰?”
   他拼命似的稍稍点了一下头,再不言语一声。
   而就在这个时候,搀扶他一同出来的老师则回了我一句,“我亲眼看到的,他从二楼楼梯摔下来了,十多阶楼梯呢,可严重了。”
   “那赶紧去医院吧。”我说。
   “叫出租车了,可车还没来呢。”
   “那就等着吧。”
   我没有给他让座,因为我深知腰疼的人是万万坐不得的。我还见过真正腰疼的人的样子在疼痛难忍的时候像极了翻壳的王八,不是借机嘲讽或谩骂于谁,实在是亲眼见过,听人说过,只有如翻壳的王八似的静静地待着,最好背部垫上一个枕头,腰部带来的疼痛感才能大大减少。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翘着二郎腿坐着,时而摆弄手机,时而瞧瞧他们俩,尤其是那个摔伤了腰,兀自龇牙咧嘴,大汗淋漓的家伙。我很想调侃他两句,“我说哥们,你之前不是跟我说过人七十岁才长腰芽儿吗?今儿这是咋了,没等长芽儿呢,就坏掉了?”
   不过,这话我并没有说出口,人家都已经现在这般模样了,我又何必再往他伤口处撒把盐呢。
   苍天的惩罚也好,神灵的制裁也好,让他明白嘲笑别人终将会被人家嘲笑这个道理就好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浅论诗词语言

下一篇:山楂又红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