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新年笔记

新年笔记

时间 : 2020-02-08 18:55:2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易辞    点击:Tags标签: 新年笔记
(原标题:新年笔记)
今年回家过年,堂哥堂嫂便早早要我去深圳,到时候可以一起回老家。
  腊月二十六,天还没有亮,窗外仍旧黑压压的一片;那时的新型肺炎还是很平稳,武汉还没封城。拖着行李箱,背着包前往高铁站,今年的春节,多了份寒意,高铁站人来人往。
  腊月二十七下午,我们启程出发回老家过春节。一年回去一次,成了在外游子有一份归家的心,见见父母,和朋友叙叙旧。可是,原本以为和往年一样的短暂想法,却被这次新型肺炎给打乱了。
  为了响应国家号召,不举办大型活动,以免病毒有机可乘。所以,每年传统正月初一的打锣鼓,初八的游神会都纷纷被取消了。在网上流传的一句话:“终于到了啥也不干在家躺着就能给社会做贡献的时候了,珍惜吧!”这话说来不假,为了防护疫情,我们应当响应号召,不止是为自己的安全,更是为了他人的健康。

copyright verywen.com


  一回老家,与许久未见的朋友匆匆一见,寥寥几语。更多的,还是在微信上交流,网络发达便利,也是一种乐趣。
  可是,让我放心不下的是母亲,母亲年前动了手术,还没去看她。正月初二,便启程发出来到母亲这,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少了许多,纷纷戴上了口罩,顿时才发现我没有戴口罩。如今网络发达,在农村也能知道祖国,乃至世界的实时新闻。车辆跌跌撞撞,行驶在崎岖的山路上,来到另一个村落,幸亏路程不远。
  一到站,叔早已在等着我了,坐上摩托车往家的方向开去。下了车,一进门,母亲坐在床头,走近一看,蓬松的发丝,黝黑的脸色,少了点血色,瞳孔下松弛的皮肤,多了一层暗淡。
  母亲见我来了,便露出笑容,母亲站了起来,我示意让她坐下。也许年龄到了,身体的机能恢复也就慢了下来。没过多久,从母亲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对这次手术,依旧心有余悸。母亲的话语,总是伴有“哎”的叹气声,顿时说起了父亲,说父亲就是因为不及时动手术才会病逝的,还说生了和父亲的病一样,母亲也许这样一想,更加害怕了。泪光,在眼里打转,还时不时轻微地晃了晃头,我连忙笑着对母亲说道:“妈,不是的。您这是妇科病,只有女性才会得的妇科病,我爸那是肺积水,是不一样的。”母亲听我这么一说,心情稍稍舒缓了下来。母亲何尝懂这些呢?只是,她和所有人一样,人的正常心理,谁又何尝不怕死亡的到来呢?我擦去母亲眼角的泪,再次安慰母亲。

verywen.com


  今年的春节,到处都是静悄悄地,只有在家陪着母亲,看着电视,只见疫情人数一天一天地在增加。一群群穿着防护服的白衣天使,在病房里穿梭,看着他们脱下脸上的口罩,被口罩边印出深深的印痕,有的还压出血印来。新闻主播说,他们为了能够花更多的时间待在病房,几乎不喝水,一天都不脱下防护服……听完,心里莫名地难过,泪光在眼角打转;但又不得不敬佩他们抗战一线的“白衣英雄”们,他们是伟大的。看得有些入了神,母亲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母亲不识字,不懂看新闻,更不知道这次新型肺炎肆虐。母亲手术不久,我又怕她感染就不好了,耐心地讲解一下这次新型肺炎的前因后果,也嘱咐母亲不要轻易出门。
  对于孩提时的我们,总是呆萌的听母亲的谆谆教导;而当我们长大后,母亲却成了老小孩那般乖巧地聆听。孩子与父母,这也许就是亲情最好的替换。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夜晚的风,在窗外直吹着,只听见“咻咻”地风声;躺在床上久久才能睡去。
  隔天一大早,要去外婆家拜年。路程不远,就我和叔去而已,母亲不好出门,也不能受风。来到外婆家,不见舅舅,只见舅妈和弟弟妹妹们在家,还有外婆。外婆仍旧是那个模样,岁月对外婆很好。一番询问过后,我坐在外婆身边,与外婆聊起天来。当外婆说道:“你妈饮食方面要注意一下,医生说她有点轻微高血压,你回去多和她说说,你妈比较听你们姐弟俩的话。”外婆一说,心里顿时揪心了一下;又想起那年婶婶就是因为突发高血压离世的,那种害怕的心理只能隐忍,再通过眼角,泛着泪光。我假装侍弄一下眼睛,其实是借机不让眼泪流下……
  在外婆家过了一夜,隔天就回了家;趁着春节假期长,想着能多陪伴母亲,便待到了正月初七。母亲想让我带一些吃的走,我没拿,主要是嫌麻烦。可是,一看母亲那祈求的眼神,我也就拿了一些。我知道这次由于疫情,假期延长了,我何尝不想多陪伴母亲呢?可自己又无可奈何,在回去时对母亲说:“妈,清明节可能会放多几天假,到时候再回来看您。还有,您有轻微高血压,要注意低盐、低油,多吃清淡食物。到时候回来,我买个血压仪回来,放家里可以给您测量。”我笑着和母亲说道,其实内心早已泪流成河了,说不舍是假的,只是为了母亲能够放心。

www.verywen.com


  母亲没有回应我,看着母亲眼角的泪光,是那么清晰,母亲站在门口,我让母亲不用送我。也许,这就是分开时的不舍,而我只能头也不回的往车站走去,我怕我再停留一会,便会更加不舍。
  坐在回去的车上,这一年里的新春,随着车辆在行驶中逐渐在脑海里放映;每一年有多少次和家人团聚的时间呢?时光在各自的眼眸里戛然而过,而唯一希望的,就是能够有更多的时间,陪伴慢慢老去的父母。
  在新的一年里,我仍旧是那个最初的祝愿,父亲不在了,只能祝福母亲能够健康、快乐地过好每一天,便是我此生最大的祝愿!
  
  (原创首发江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庚子新春战疫: 所谓火神,不过是吾人燃烧的大爱

下一篇:柳条穿鱼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