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感恩的心

感恩的心

时间 : 2020-02-08 18:55:2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斯琴    点击:Tags标签: 感恩的心
(原标题:感恩的心)

  光阴荏苒,岁月如流,不知不觉中,我竟到了惶恐的中年。尽管我紧拽住时间,犹如捏紧手中的钞票一样紧省着花,一年还是过去了。此刻,遥远的祖国正值隆冬,我的家乡银装素裹,色彩单一,与骄阳似火,花团锦簇,瓜(木瓜)果飘香的大西洋畔正好相反。
  家乡有一句老话:金旮旯银旮旯不如自己的穷旮旯。大西洋畔固然妖娆,却难锁思乡情愫。离开塞北有很多年了,经历过的事情总是忘不了。置身他乡异地,每每想家,总要把经历过的事情在脑海中播放一遍,有喜有悲,有苦有乐,有爱有恨。
  小时候,村子西边是沙漠,乡人称作西沙窝。翻过西沙窝,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戈壁滩。滩上寸草不生,有一座庙像一位弱不禁风的老人,孤零零地杵在那里。这座庙叫宝圪岱庙,喇嘛叫金巴。金巴靠化布施为生,平时也给人们算卦,谁家牛马丢了,朝那个方向走的,根据闺女小伙子的属相、生辰八字掐算婚配,预测孕妇生男生女。金巴算得准不准不要紧,关键看你信不信,因为最终的解释权还是在金巴。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戈壁以庙为中心,方圆几公里四季如冬,灰黄、苍凉、寂寥,似乎是亘古不变的色调。庙是两间土坯房,没有围墙,坐北向南。经过风雨摧残,外墙的泥皮薄的像纸一样,能把墙上土坯数的清清楚楚。
  西沙窝是去庙里拜佛烧香的必经之路,再调皮的小孩,没有大人陪着,私自不敢去庙里。因为西沙窝是死人的归宿,晚上,常有“灯勒儿鬼”出现。
  男人们倒不怕,捡柴、放羊的时候,都想进庙里坐坐,喝口水,抽袋烟,冬天取暖避风,夏天喝水纳凉。佛门是清净之地,金巴不喜欢扯闲淡的人去抽烟,更不喜欢小孩去吵闹。他经常以化布施为由躲着村里人,有时候躺在家里,把门反锁着。
  金巴不讨厌我和父亲,他爱逗我,爱抱我,因为金巴是我的保爹。
  我小时候得了一场大病,差点要了命。父亲让金巴算算,看有命没?金巴说:扎一针,看造化吧。一根银针扎进去,我活了。当地有一种说法,爱生病的小孩寄养给外姓人能长命百岁。父亲怕我再生病,就把我寄养给金巴。金巴给我栓了长命锁,并且抱着我在佛前念了经上了香许了愿。父亲每年给他一些贡品,给到我十二岁生日开了锁为止。 www.verywen.com
  平时我们去了庙里,遇到保爹不在,我们就在庙的墙角下坐一会,冷天晒晒太阳,热天凉一会。保爹要在,我就闹着要喝水。
  那时候人都穷,保爹更穷。庙里边靠后墙有一尊佛,佛是泥塑的,佛前有个放贡品、放香炉的泥台,台子下面是蒲草编的垫子。炕脚在东墙边,炕头挨着窗户,灶火通炕,所以灶台挨着炕头稍微比炕矮一点。炕上有一张草席,草席上有一卷铺盖。门后有一个能盛一担水的水瓮,水瓮多半时间是干的,偶尔有水,也得把瓮倾斜一下,用水瓢慢慢地撇,撇出来的水再沉淀一下才能喝。
   保爹的水瓮里还养过泥鳅。泥鳅是从井里吊上来的。庙离村子远,挑水费劲,保爹不杀生,他怕把泥鳅渴死,让父亲带走。父亲说:你放生吧,哪来哪去。保爹又把泥鳅放到井里。
  村里人常讥笑保爹。说他饿得撑不住才去拾柴,嗓子干得冒烟才去挑水,院子里唯一家当就是裸在墙脚的夜壶,除此之外再连一根草根都看不到。 www.verywen.com
  没多久,墙角的夜壶换成了瓦盆……
  我上了学之后,再没去过庙里,倒是保爹来过几次。十二岁开锁的时候,保爹已经去世。于是那座小庙随即颓废,融化于苍茫之中。
  按理说,保爹去世,我的长命锁应该找他的家人代开,可保爹是喇嘛,众所周知,喇嘛是没有后人的。
  有人说,保爹有后,某某家的儿子和保爹长得一模一样,可父亲不敢贸然上门挨骂。到了开锁那天,母亲一直嘟哝,嫌父亲不去找保爹的家人。母亲在家上了香,摆了贡品,父亲给我开了锁,我和父亲母亲都磕了头。过后,母亲还疑惑了很多年。
  正如母亲所忧,我前半生际遇惨淡,命运多舛,母亲一直怀疑长命锁锁没开。为此,她多次去庙里求神卜算。就在我三十六岁那年,母亲又打电话让我回去开锁。母亲说:喇嘛算过了,你的灾难花三五百块钱就免除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说我的锁不是爸给开了吗?
  母亲说你爸是个凡人,他不会念经不会算命,怎么能开锁呢?
  我反驳道,喇嘛是神?喇嘛要会算命,保爹怎么没算出自己的寿命?
   母亲哑然无语。
  那时候,灾难总是接连不断,不管我怎么努力都躲不过逃不脱,因此,心情特别糟糕,冲母亲煞气是常有的事。
  我忍让那些给我痛苦的人,那些人逼我退步,我退一步,他们进十步,我无底线的退,他们无止境的逼。我整夜整夜睡不着,黑暗中,无数次呐喊:啥时候到头?
  我选择逃,2016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我记得很清楚,年底,我搭老乡的顺车从重庆逃回蒙古高原。母亲上了年纪,不幸事情没必要告诉她,可外表的落魄和内心的无助是无法掩饰的。
  母亲又责怪我犟。
  我心想,与长命锁有啥关系,当初保的是长命百岁,我现在活得好好的,身体没病,人家没保错么!可是,这样活着有啥意思?还不如早点结束。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宝圪岱庙在原址上重建快二十年了。母亲说:现在的政策真好,喇嘛有政府支助富得流油呢。想想你保爹那会没吃没喝,真是可怜。现在庙里上香的人可多呢,每年还举办庙会、那达慕大会,喇嘛是从五台山来的。
  一连几天,母亲都在为我难过,她不说话,目光呆呆的,盯着一个地方半天不动。我能猜透母亲的心事,她在自责,在纠结。
  腊月二十七那天,吃过早饭,我怀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心情,跟母亲说:我去庙里。
  我穿上大衣,戴上口罩帽子,揣了五百元钱。母亲的眼睛瞬间闪出希望之光,她赶紧撂下抹布,转身开了柜子,取出八百元钱说:你多布施,功德无量,这钱一定要花。我给你二舅打电话,让他陪着你。
  我赶紧我有钱,别给我二舅打电话,我自己去。
  母亲送我出门,还在叮咛:虔诚点磕头,静心听经。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沿着村里的柏油马路一直向西,西沙窝里已是一片参天的白杨林,庙周围的戈壁滩全是秋收过的玉米、葵花茬子。沙漠的遗址没有了,戈壁的痕迹消失了,庙也不是原来的庙。
  庙有了围墙,并排着还有一处院子。我进了院,一位身着喇嘛服装的人正在喂羊羔。院子里满满当当的,有大卡车、四轮车、脱粒机,金灿灿的玉米棒子像一道山岭地横亘在院子中间。我绕过玉米堆走到门口,大红公鸡耷拉着膀子像狗一样咕咕咕地往我身上扑。一个女人从屋里出来,抡起门口立着的羊鞭照大公鸡抽。大白鹅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曲动着脖子冲着公鸡嘎嘎叫,似乎在说:活该,谁让你多管闲事。狗很有礼貌地汪了几声,意思是:嗨!朋友,我在这儿,欢迎您!
  接着,屋里窜出两个小孩,一个喊爷爷,一个喊姥姥。这分明是农家小院,哪有庙的样子?喇嘛脱掉外衣不就是个普通人吗?女人问:你是哪的? www.verywen.com
  我指指东边的庙。喇嘛立即问:上香吗?
  看他俩一副俗不可耐的样子,我对拜佛的热情早就云消雾散。于是回答道:不,去我二舅家路过看看。我指指二舅家的方向。
  奥,白音德力格尔是你二舅?我们俩是好朋友,你回家坐,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喝酒。喇嘛切换蒙语说。
  喇嘛正要拨电话,女人手搭在额角指着远处的人影说:那是白音德力格尔吧?
  远处的人影赶着一群羊正往这边走。
  是他。喇嘛拿操起门口的羊鞭,疾步走到羊圈打开圈门,羊像决了堤的水,呼啦一下涌出来。喇嘛回头吩咐女人:猪肉勾鸡哇,早点温两瓶酒……
  重新修建的庙非常漂亮,我转了一圈,由衷的感叹,新时代农牧民的生活真幸福,家家粮满仓,户户畜满圈,喇嘛还用化布施嘛?可惜保爹没赶上好时代。我从庙的门缝往里瞄了一眼,似乎看到了以前那尊佛。可保爹在时的香炉、钵盂都不在了。我想保爹的死因不是穷困潦倒、饥寒交迫,就是懒惰,孤独,无助。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女人炖了肉,温了酒。
  羊群撒落在旷野上,喇嘛和二舅一前一后进了门,二舅到炉子边烤了烤手,对我说:在我这过年吧,我跟你妈说好了。
  喇嘛开了两瓶酒,放在饭桌上,说:吃了饭给你念经。女人接过话茬:赶阳婆(太阳)落就念完了。
  我心里呵呵,酒肉乃是佛门大忌,保爹一生不喝酒不吃肉不贪恋女色,他恪守规矩,一心向佛,还没修成正果。眼前的喇嘛明明是个凡夫俗子,还要装作自己是普度众生脱离转世之苦的佛陀。谁信?
  我忽然想起保爹墙角的瓦盆,也想起有人说保爹有后代,难道保爹也是平头百姓?
  不管怎样,保爹的困顿不会重演,百姓奔小康梦想已经实现,佛门弟子的生活与普通百姓没啥区别,可以勤劳致富、喝酒吃肉、儿孙绕膝。
  我二舅说:念经不要钱,都是朋友。
  我心想,那就更不用念了。再说两瓶酒喝下去,念的还是经吗?我还不如回去母亲听唠叨呢。 www.verywen.com
  趁阳婆还高,我执意要回。到家,我给母亲说,喇嘛掐算过了,说我从明年起,运势极好,到老都是“福星”和“华盖”相伴终身,财旺人旺,仕途平顺,步步高升。母亲笑了,她胸口堵悬着的石头似乎落了地,没想到我的信口胡言却变为现实。
  以前,一直认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生存能力,不打破固化思维,不努力尽其所能,就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年后,回到西安,在政府帮扶下开始了新的生活。
  我做梦都没有想过我能出国工作,2019年春天,我被中铁二十局海外项目聘用,只身来到大西洋畔,在这里登上了人生的巅峰,实现了自身价值。年底,我包揽了集团公司媒体宣传的所有奖项。
  步入2020年,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感谢,万分感谢,感谢项目领导,感谢同事们,你们才是我平安幸福的保护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柳条穿鱼

下一篇:武汉,加油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