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落花时节又逢君

落花时节又逢君

时间 : 2020-03-04 10:31:3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小泓冰    点击:Tags标签: 落花时节又逢君
(原标题:落花时节又逢君)

  几年后,涓生偶然间竟又遇到“子君”。那是一个阴翳的霏霏细雨的四月末,一样布的有条纹的衫子、玄色的裙,一样苍白的瘦的臂膊,一样苍白的圆脸,却模糊的看不清笑涡。擎着一柄油伞,沿着街边匆匆走过,一样的皮鞋的高底尖触着砖路,却听不到清响,在那样的距离和嘈杂。站在行驶中的电车上望着窗外的涓生,像被雷劈般惊呆,就这样与“子君”相逢、交错、远去……
  自从离开了吉兆胡同,靠给报社翻译和写小品文,涓生不能维持生计。最后总算厚着面皮,在那个老世交拔贡的睥睨的帮助下,安插进一个小衙门,作抄写的文书。虽收入依旧菲薄,总算勉强糊口,竟也不敢再“自由的,寻找新的生路……”时间久了,每每想起子君,虽依然绞痛,但那痛终久缓了下来。仿佛溺在洪水中抓住一块浮木,虽依然随着急流往下冲,不至于即刻溺亡,载浮载沉的被裹挟着去往未知的前方。直到再遇“子君”…… 非常美文
  然涓生究竟没有跳下,缓慢叮当着的电车,任由“子君”匆匆地远去。许是自己看错了,在这阴翳的雨中、伞下,子君已经离世几年了,只存活于自己心里隐隐的偏僻的一隅。涓生茫然地希望那相逢真的是“子君”,自己听说的只是一个谎言,无论善意还是恶意。但即便真是“子君”,相见了,又能怎样呢?又能说什么呢?涓生没有勇气想。尽管涓生曾经无数遍的想像,子君被她父亲带离吉兆胡同时的情景。大抵是没有伤心、没有怨恨,甚而没有绝望。有的只是麻木吧?那一定是浮木漂在身边也不想去抓住的麻木。
  分开是一种解脱,离世是不是另一种解脱呢?涓生懦弱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知道自己的解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在哪里下车,就这样一站站的站在车窗边,望着窗外斜落的雨,在石板路的积水中,打出一个套着一个的圈圈点点,恍惚地经过着街巷、店铺、时光、岁月……
非常美文

  涓生事后记不起,自己在哪里下的车,只记得那街巷有点像吉兆胡同,但没看见阿随。街口一棵高大的桃树,连绵的雨打落一地桃花,在略显污浊的积水中,缓慢凋残。
  涓生截了一辆匆匆跑过的黄包车,回到会馆那间破了窗子的老屋,那个当初期待皮鞋的高底尖触着砖路的清响,橐橐地逐渐临近地方。只是看不到布的有条纹的衫子,玄色的裙,苍白的瘦的臂膊,带着笑涡的苍白的圆脸,永远,永远……
  
  小泓冰写于2020年2月28日
  注:此文可作为读鲁迅《伤逝》后的一段后记或感怀,不敢亵渎伟人巨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小饼干儿

下一篇:以史为镜 呵护健康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