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人间失格》狂想曲

《人间失格》狂想曲

时间 : 2020-03-06 15:36:58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萧翰    点击:Tags标签: 《人间失格》狂想曲
(原标题:《人间失格》狂想曲)
站在自习室外,我静静点了一根黄鹤楼,深深吐了口烟出来,却没有烟圈的行状。
  就着漫无边际的夜色,和着自习室散发出的非自然光,我在想——我究竟是什么时候长大的。
  真的,好像就是走出饭馆大门,服务员赶忙堆起微笑拉开门,叫出“先生慢走”的那一瞬间;就是跨进网吧,掏出身份证大喝“老板包夜”的那一刹那。每当这种时候,我总是不露声色、理所应当地享受着作为一名成年人的快感,心里荡漾着小小的得意。
  那么,我是长大了?——每个月按时进入支付宝的生活费告诉我,没,你没长大,你呀,只是活得更久了点。
  低下头看见手上的香烟不知何时已经燃了一半,我弹了两下,伸到了嘴边。看着一点点靠近我嘴巴的红色火光,我突然想到了吸烟这个东西。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
  在想到这个问题之后,“太宰治”这个作家的名字突然从某个头皮屑中窜到了脑海里,孤零零地霸占着我思考的空间。
  众所不一定周知,太宰治是个小白脸——至少有时候我是这样去看待他的——一个很会写东西的日本人,在我的认知里,他有三大爱好——抽烟,喝酒和自杀,还好,我只占了吸烟这一样。可往细了一想,不仅不再庆幸,反而有点遗憾的意味出来了——倘若我也三样都占了,岂不是第二个太宰治?
  衡量再三,我发狠了般又对着烟嘴吸了一口,下了狠心:干嘛要当太宰治,英年早逝划不来……英年早逝,诶,又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挤到脑子里了。
  去年金庸先生去世的时候,某电子书网站的热销第一名就是金庸老先生的《天龙八部》,等到二月河院长西归当天,热销top1又变成了《康熙大帝》,这莫名给了我一个错觉:好像作家一生有两个“火”的时候,一是成名之作问世之时——此乃“小火”,另一便是西归之际——可谓“大火”,真可算得上赢得生前身后名,古人诚不我欺,早已看破红尘。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烟灭了,我恍惚间有点不知所措,有些分不清楚自己在哪儿,等到眼睛仁儿可算聚焦之后方才恍然大悟——哦,这儿是北核,接着我又抽出一根来点上,续着刚才那当又想了下去。
  那我读文学院的意义在哪儿呢?
  诶,这个问题有意思了,也伤脑筋了,我撇着嘴吸了一口烟,顺便换了个站姿——左腿有点麻了。
  记得上学期出去帮一个来郑州暂住的朋友问问附近哪儿有出租房子的,我碰到过这样一个女孩,不,叫妇人更好,算了,还是未成年妈妈更贴切……得,我就直接叫“她”好了。
  她家房子本来就住在郑大新校区周围,是个小村庄,郑大一来,村子拆迁,好家伙,按宅基地算要补给他们一层楼。这年头哪儿还有什么宗法观念,一听说足有一层楼,撒愣跑一边,叫好地看着别人拆他家房,你要不拆他还跟你急——凭什么拆别人的不拆我的,诸位别不信,还真有这号人。 非常美文
  她家被拆了之后,还没赶上过两天舒畅日子,他爸他妈就出车祸了,救护车一到,医护人员当场就给“判了死刑”,她呢,当时刚十四的年级就有了一层楼。
  我问,你这房子你亲戚都没人眼红?
  她听懂了我的言外之意,瞥了我一眼,慢条斯理地说,“之前穷,家人没给上户口,出事儿那天爸妈刚被送医院我就去找人补办了户口,上面年龄登的19。”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面无表情,好像只是在说一个她不熟悉的人的故事罢了,冷血到没一点感情,反正我记得那是个出着大日头的三伏天,我平白无故出了一身冷汗,也忘了追问怎么会想到补办户口、又找的谁帮忙。
  也许我俩挺投缘,正事问完后又聊了很久。反正我从她那里第一次知道钱居然那样容易赚,她很坦荡地和我聊她的老公、她的孩子。我极煞风景地插了一句,“没上过学不觉得遗憾吗?”我也理所应当地收到一个白眼,“上学干嘛?我现在淡季一个月房租一两万,旺季三四万,废那功夫事儿。”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她这句话一说完,我讪着个脸就告辞了,她的优越感在我这个大学生面前开得是那样生机盎然、姹紫嫣红,她对我的态度是可怜,是同情,也有疑惑——疑惑我上大学有什么用,我竟然也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无地自容,至少在那一刻是这样的。
  现在看,我仍然很羡慕那种来之极易的收入,可已经谈不上彷徨,我自认为我的大学给了我不一样的人生,至少我获得了很多我以前从未体验过的快乐。苏秦有句话,使我有洛阳二顷田,安能佩六国相印。若是我也有那一层“拆迁楼”,也许我也就没有了我的大学,我的以前没有过的快乐。
  而这种快乐,是我有随时随地都有权利说“一加一等于二”的快乐,是现在酣畅淋漓地抽完一根烟的快乐。
  第二根烟也尽了,我摆了摆头准备转身回自习室。 非常美文
  突然,我想到了那个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我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呢?
  唉,又不快乐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酒店的猫和老鼠

下一篇:只要心存善良意 闲言杂语也关情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