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树之缘

树之缘

时间 : 2020-03-06 15:37:08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林科    点击:Tags标签: 树之缘
(原标题:树之缘)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草木吐蕊,生生不息。记得春天一到,父亲就忙碌起来了,说这是栽树的最好时节,莫要错过!
  四十年前,家的庭院没有围墙,北边是三间茅草屋,南边是三间土坷垃瓦房,靠东紧挨着一条南北走向的土塄。因为风吹雨淋的缘故,塄畔上的崖土常常突然间就垮塌下来了。父亲就去荒坡里,挖了些野生的刺槐苗子,说塄畔上栽植洋槐树,是护塄最好的办法。刺槐又叫“洋槐”,枝杆长满尖硬的刺,排列有序,密密麻麻。家乡属于浅山地貌,土地贫瘠,沟壑纵横,到处都生长着耐寒耐寒的刺槐。
  父亲栽洋槐,他先用枝剪去掉苗子的顶,这样栽下的树容易成活,还要把每棵苗子的根系检查一遍,凡挖断的、虫咬的、畸形的须取掉。苗根系不大,却把栽植坑掏得很很深,坑大土松,益于盘根。
  
  父亲栽树很仔细,一定要把苗子的根须理得清清楚楚,铺得平平展展,然后一层一层地覆土。对每株苗子都是经过琢磨的,树木看似无灵,实则蕴藉乾坤,树皮泛绿的那面就是树苗在野坡里朝阳生的那面,挪栽一定要按照其先天的生长规律。凡事遵循自然,便会顺畅无恙,栽树是这样,做人做事亦然。蓦然回首,几十年已过,岁月流觞,唯这句话铭记于心!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有苗不愁长,栽时像筷子一样粗的小树苗,没过几年便长成棒槌粗了!主杆撑起了枝繁叶茂的树冠,密密匝匝,郁郁葱葱,犹如一道天然屏障,把小院落包裹得严严实实。初夏的阳光朝晖满地,蔚蓝的天看不到边,刺槐树枝头一片雪白。嗡嗡叫的蜜蜂一波又一波,舞动成千万颗飘动的花朵,和煦的风挟裹着醉人的香甜。这是洋槐花盛开的季节,农家人的日子像画,像诗,又像歌。
  
  唯有春风应最惜,一年一度又归来。槐花是大自然的馈赠,乡里人不失时机地要做一顿“槐花麦饭”。母亲拿着用树枝做成的小“勾褡”,把繁密的洋槐花勾下来,捋一笼即将开放的花朵提回家,淘净,拌上小麦磨的面粉,铺排在笼屉里。上锅蒸半个小时,麦饭熟了,厨房里热气氤氲,清香扑鼻!那是百吃不厌的人间珍馐,香甜的滋味深入骨髓,伴我成长。岁月催人老,世事多纷扰。历久弥新,如今,想再吃一顿当年的槐花麦饭,不成想却成为难以实现的奢望。父母耄耋,步履蹒跚,树亦沧桑,枝枯叶疏!
copyright verywen.com

  小时候的我喜欢爬高,什么树都能爬到顶端,刺槐也不例外。刺槐主杆有特点,树皮粗糙,纹路纵横,利于攀爬。没想到上面的刺很大,是那种木质化的大刺,扎到身上像锥子锥得一样疼,吓得我猫着腰站在树枝上不敢动弹。最后强忍着疼痛,顺着主杆“哧溜哧溜”地爬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肚皮、腿上、胳膊肘到处都是伤,甚至有根刺还在肉里扎着呢。
  幼时爬树,纯属童趣,没有任何功利目的,乐此不疲,伤疤好了,疼就忘了。父亲栽下的那些刺槐,是我们童年时代的乐园,承载着生命成长的智慧和力量,彰显着时代变迁的记忆与沧桑。……
  
  似水流年,时代已变。如今的乡村,道路宽敞,民房恢弘。生长在乡村的树种有了变化,百日红、马尾松、法国桐、速生白杨等等俨然成了绿化的“宠儿”,刺槐很难再觅踪迹。
  成人后为了生计,我常年在外,在院落也没种下什么绿植,诺大的庭院荒凉而寂寥。父亲年过八旬,没有了去挖野生刺槐的力气,前年给房前屋后栽上了一绺核桃树,主杆已有擀面杖那么粗细。去年秋上,有棵还结了几枚圆圆的核桃,明媚的阳光下,生机无限,色如翡翠,铃铛一般。 verywen.com
  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苏。植树是老农人深入灵魂深处的生命情结,更是对黄土地的赤心相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食物链限制了我们的善良

下一篇:时蔬之趣——苦瓜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