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偏执人性下的不完美

偏执人性下的不完美

时间 : 2020-10-16 08:34:26来源 :     作者:上官欢儿    点击:Tags标签: 偏执人性下的不完美
(原标题:偏执人性下的不完美)
《舞者》是我无意中看到的丁香文学社团作者徐鸿儒老师的一篇原创小说,看完之后,许久不能平静。小说中的主人公“老丁”的形象一直盘桓在脑海里,无论我怎样努力地想要把他从我的记忆中彻底删除,他都如影随形一般,随时随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梦境里,甚至现实生活中,也经常会有他的影子,让我猝不及防,却又挥之不去。
  《舞者》的故事并不复杂。《舞者》的主人公老丁只是中国十亿农民中微不足道的一个,但他又是最与众不同,最特立独行的一个。父母含辛茹苦将他养大,原指望他可以成家立业,出人头地。可是已经壮年的他,虽然养得白白胖胖的,却从没想过要承担起一个男人的责任,一个为人夫,为人父,为人子的责任,而是整天痴迷于舞蹈,不羞于满身的赘肉,不惧于世俗的眼光。
  我个人认为,《舞者》没有获得江山精品组老师的认可,没有被评为江山精品,更多原因来自于主题的偏差,来自于主人公老丁的生活态度,对家人对社会的责任和担当的缺失,而对作品本身而言,在艺术层面来说,《舞者》仍然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copyright dedecms
  
  一、老丁的人物塑造
  徐鸿儒老师是位非常优秀的作者,具有深厚的文学写作功底,这从他的小说《偷米》和《云堆起来的城》都获得了江山的精品,可见一斑。而他的这篇《舞者》单从人物形象的塑造来说,仍然是可圈可点,值得我们学习的。我相信,看过《舞者》之后,很多人都会跟欢同感,会对老丁这个人念念不忘。
  老丁虽然是作品中的主要人物,但很多时候并不是直接出场的,而是通过作者“我”的视角,用“我”的所见,所闻,所感来描摹老丁。老丁的第一次出场,就是通过“我”的讲述,是两年后再见老丁跳舞的场景。那时候,“老丁不知道从哪弄了一套男性芭蕾的服饰,白色的长袜被他撑到快要裂开,那又长又密的腿毛终于看不见了,可是上衣的纽扣还是被肚子给撑开,露出一截赘肉。”这一段,虽然没有具体指明老丁的年龄,但一个老字,足以说明老丁并不年轻了,至少该在中年以上的年纪。这个年龄段的舞者并不少见,尤其被广大中老年人喜闻乐见的广场舞盛行以来,更是屡见不鲜,但如果这个年龄还跳芭蕾,就很少见了。而更加让人意外的是老丁虽然穿着男性的芭蕾服饰,但并没有芭蕾舞者的挺拔身姿,而是白色的长袜被他撑到快要裂开,一个“撑”字,形象地描摹出老丁的粗壮,那又长又密的腿毛虽然看不见了,却也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他上衣的纽扣被肚子给撑开了,露出一截赘肉,这一个“撑”字的再次出现,不但逼真地再现了老丁大腹便便的样子,更是刻意地深化了读者的印象。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粗壮的小腿,又长又密的腿毛,圆滚滚的肚子,这就是徐鸿儒老师为我们铺陈的老丁的第一印象。这样的一个人要跳舞,还是跳芭蕾,他能行吗?疑问不由自主地产生。可是徐鸿儒老师接下来并没有直接去解答这个疑问,而是将我们带到了两年前,“我”第一次见到老丁的时候。
  那是在一家不大不小的舞蹈室,老丁也像“家长会”其他成员一样坐在那里,但他又明显不同于别的家长会成员。他总是“正襟危坐的,手搭在膝盖上,腰板挺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每个学生的动作。”这样的老丁,其实还是有些像家长的,只不过比一般的家长更加认真和专注。那是一种只有懂得和热爱的人才会有的认真和专注。这时候的老丁已经五十多岁了,如果不是他半秃的脑袋和肥腻得似乎要淌下来的肚子,说他是舞蹈室的老师,恐怕有人也会深信不疑。特别是一个雨天,老丁和“我”的那番交流,虽然言辞闪烁,但话里话外俱透露出一种讯息,老丁不仅学过,而且真正用心用情去练过。

内容来自dedecms


  以后有半年的时间,“我”忘记了老丁的存在。再次想起他来,是因为女朋友的提起。第一次,女朋友说,舞蹈课上来了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我”立即想起有着又长又密腿毛的老丁;第二次,女朋友说老丁是个神人,爵士舞课上,所有同学都跳不好的几个动作,只有老丁跳的最好,“我”登时想到,走着猫步,腰一扭一扭的老丁,扬起秃顶的脑袋,用小眼睛盯着前方,心里不禁一阵恶寒;第三次,仍然是女朋友的转述,说老丁被抓了,不是被警察,而是被一个自称是他妻子的农妇和几个壮汉给抓走了。通过那位农妇的哭诉,众人才知道,老丁为了跳舞,竟然不顾家庭,不顾老婆孩子,不顾老娘,更加不管地里的农活。
  至此,女朋友作为一种人物的过渡,或者换句话说,女朋友作为引导老丁出场的一个道具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是一年后,“我”与老丁的再次相见。那时候女朋友的舞蹈课早已经结束,而有些东西还遗留在那里,需要“我”去拿回来。也就是这一次让“我”更近距离地接触了老丁和老丁的舞蹈。那时的老丁依然是碗口粗的小腿和浓密的腿毛,只不过与以往又有些微的不同。你看,“他正把住练舞室的一根柱子,两手抓住屋顶印下来的丝绳,时而腾空,时而缠绕,动作真地(的)像极了舞台上的女郎。他灵巧地攀上柱子,借助丝绳做旋转的动作,忽然头向后仰,大家都以为他要摔下来,伸手作势要扶,他却轻巧地倒立在上面,紧接着全身竭力伸展开,仿佛像众人展示他的身姿。”单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们很容易就被老丁的舞蹈所吸引,恍然以为他是一位成功的舞者,可是当我们将这些文字试图转换成画面的时候,我们眼前立刻又出现了“老丁穿着舞裙,上身是女人一样的运动内衣,全身的肥肉一览无余”的怪异样子。
copyright dedecms

  面对这样的老丁,旁边有人打趣道:“老丁,你这么大岁数了,这个体重,跳得这么骚不害羞吗?”这个疑问,我相信读过《舞者》的人,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所以作者徐鸿儒老师借助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让老丁从正面十分严肃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舞蹈是美的,我向往的也是美的,你为什么只看到我的样子,却不欣赏我的美?”这句话非常符合老丁的人物性格,也是这篇小说的一个亮点。很多时候,我们确实太容易关注生活中的不完美,而忽略了更多的美好。这句话其实并不单纯是老丁对旁观者的反诘,而是作者徐鸿儒老师借助老丁之口对所有读者的一个警醒,生活永远不可能是完美的,我们应该把目光或者说精力更多地关注在那些美的事物上。发现美,认知美,追求美。

copyright dedecms


  当“我”第三次见到老丁,便是文章开头提到的两年后了,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老丁。这一次的见面给“我”的感觉是震惊和震撼的。此时的老丁虽然依旧身材臃肿,可是已经没有了那些浓密的腿毛。这无疑在视觉上让人舒服了很多。这时的老丁“竟然像只小鸟一样轻快,灵动,那身肥肉在跳舞的过程中竟然慢慢消减,在他旋转的时候,我眼前出现了一位真正的身材标致的舞者。
  ……他的一举一动,一张一弛,不由自主勾地起我的心绪,……我跟随他的身体,一起飘扬,一起游荡,一起体味人生冷暖。
  他舞到天空都变暗了,他就是昏暗天空中透过乌云的那道霞光。
  他是舞的魂,是舞的灵!
  终于,他舞到空中,在霞光中舒展自己的身体,消失在远处的天际线上……”

copyright dedecms


  文章至此戛然而止,留给读者的除了错愕,震惊还有一声叹息和深深的思索。徐鸿儒老师并没有明确地指出舞者老丁的最后去向,这种留白给了读者很多的想象空间。至少作为一名普通读者,欢曾经设想过老丁的N种结局,然想象到最后,每一种似乎都是悲剧。
  
  二、老丁悲剧的根源
  毫无疑问,《舞者》中的老丁是个不折不扣的悲剧人物。虽然文章的开篇给我们的感觉是轻松的,甚至带着点诙谐的闲适,可是越往后看心情越发的沉重起来,及至看到最后,看到老丁在霞光中尽情地飞扬,最后消失,心里不由地一震,老丁,终究是逃不过命运的劫难。
  我们不得不说,老丁对舞蹈的热爱是痴迷的,这种痴迷让他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包括亲人,包括尊严,也包括责任和道义。老丁原本可以有一个幸福的家。从老丁和他妻子的简短对话中,我们不难看出,老丁有一位非常爱他的妈妈。像中国万千母亲一样,丁妈妈也希望老丁健康成长,希望他出人头地,希望他成家立业,希望他传宗接代……然而丁妈妈又是一位传统的农家妇女,不太懂得如何教育子女,更遑论为他(老丁)灌输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了。所以在这种家庭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老丁,从小就酷爱舞蹈,并随着年龄的增长,将这种对舞蹈的爱发挥到了极致。虽然在丁妈妈的要挟下,老丁也娶了妻子,生了娃,但在老丁的心里,舞蹈仍然是占据第一位的,无可替代。
本文来自织梦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童年,少年甚至成年,可能都有过这样那样的兴趣爱好,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家庭和学校教育的介入,随着对社会认知的逐步加深,我们会把这种兴趣爱好变成生活的一部分,用来陶冶情操,修养身心,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会学有专长,将这份兴趣爱好最终发展成自己的职业或者说是终身事业。但很显然,老丁缺乏这种系统的专业教育和极其严格的自律精神,所以,老丁的爱好最终只能变成这种让人无法理解和认同的不务正业,既不能养家糊口,更不能出人头地。那么他的这份热爱,无疑变成了一种枷锁,一种禁锢着老丁在偏执的路上越走越远的枷锁,这是不符合传统道德和伦理观念的,也就注定了老丁的人生必然是悲剧的人生。
  
  三、主题的偏差与改善
  欢在阅读《舞者》的时候,也很认真地看到了文后各位老师与作者徐鸿儒老师的交流,欢非常赞同沙漠孤月清老师的那句话,他说,“但就这部小说来说,艺术上是成功的,主题上却令人扼腕。”欢相信江山精品组的老师也是因为看到了这个不足,才没有给文章加精的。那么,面对这样一篇在艺术上比较优秀的作品,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换句话说,我们该如何改善这个不足,让这篇在艺术上熠熠生辉的文章,有一个比较深刻的主题,从而得到江山精品组老师们的青睐,得到更多文学爱好者的喜欢和认同呢?

dedecms.com


  这些天,欢一直在反复思量,如果是欢,该如何处理这样的一篇作品?老丁的悲剧在于他没有摆正生存和爱好的关系,对于一个没有生存能力,没有丝毫社会责任感的人来说,老丁是违背传统道德,不被我们这个社会所认可的。所以,即便老丁最后舞的再好,徐鸿儒老师将老丁这一形象塑造的再真实细腻,也无法改变老丁失败的命运。也正是基于这一点,欢这些天一直在努力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一个既可以让老丁不背负任何社会责任,又能让他将自己的所爱发挥到极致的点。
  很幸运的,欢在一次出差的途中听到邻座的人提到了五院。五院在欢所在的城市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精神病院。欢瞬间顿悟,其实,我们可以把老丁设定成这样的一个精神病人。
  老丁从小爱舞,但是因为某种原因却无法控制体重。这就像一篇缺失了灵魂的文学作品,没有了深刻的主题,即便堆砌了再多华丽的辞藻,也注定无法成为优秀的作品。这个致命的打击让老丁无所适从,最后的结果直接导致了他的人格分裂:一方面,在生存能力上,他像个婴孩一样需要别人的照顾;另一方面他又在个人喜好的舞蹈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当然,这种成绩只是作为一个业余的爱好者来说的,毕竟老丁的年龄和体重在那摆着,他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舞者,而只是一个痴迷于舞蹈的“舞疯子”。但不同于一般的疯子,老丁只是嗜舞成疯,他不具备任何攻击性,不会对社会和他人造成任何危害,所以他有机会出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特别是可以让他学习和展露才能的地方——舞蹈工作室。
本文来自织梦

  这样设定之后,舞疯子老丁就像未成年人一样,成了一个法律上的无行为能力人,自然也就不用背负任何社会责任和道义了。当然也就不可能成家立业了,那么也就不存在突兀地出现在舞蹈室中,自称是他妻子的农妇了,那突然闯进舞蹈室来抓他的人又是谁呢?假设老丁所在的城市也在进行“创优创卫”活动吧,那么像老丁这样虽然没有社会危害性,不会攻击别人,但毕竟在某种程度上也算病人,既然是病人是需要呆在医院里,不能随便出入的。所以就让精神病院的医护们来做这个“恶人”吧,为了城市的“文明”他们不得不一次次出来,把老丁抓回去,而老丁呢,他在医院外紧内松的监管下,在他念念不忘的舞蹈的召唤下,自然可以一次次成功地偷溜出去,去学舞,去跳舞,去做一切与舞蹈有关且只与舞蹈有关的事,因为他是舞的魂,他是舞的灵,他是一个真正的舞疯子!他虽然没有标致的身材,但他有一颗爱美的心,他在先天不足(无法控制自己体重)的情况下,依然有追求美的信心和勇气,而这正是我们很多自诩为正常的人所缺失的。 织梦好,好织梦
  
  后记:欢写这篇文字,并无他意。更多源于喜欢,喜欢徐鸿儒老师深厚的文学素养以及对老丁的这一偏执人物形象的刻画。欢对文章架构的处置也许并不是最好的,但欢还是想尽力将其表达清楚,希望可以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和思索,希望江山的作者可以相扶相携,在文学的路上可以一起走得更远,走到更高。
  丁香社团作者徐鸿儒老师的作品:【丁香•丁香花开】舞者(短篇小说)_江山文学网http://www.vsread.com/article-919725.html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祝酒辞的“前世今生”

下一篇:给X的一封信(杂文随笔)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