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潭湾摆龙门阵去

潭湾摆龙门阵去

时间 : 2020-10-16 15:47:35来源 :     作者:松阳云逸    点击:Tags标签: 潭湾摆龙门阵去
(原标题:潭湾摆龙门阵去)

  一、牮屋
  我是1974年辰溪初中毕业来到全家下放的潭湾三甲塘野猫洲边覃家人,我家在村边建有一栋三柱五瓜的木房子1981年底全家返城,也就是回到大路口造船厂,但房子留在那儿,卖不脱,父母把房子连同农具托黑婶照看,因为她家有6个儿女,只有两间小木房子,根本不够用,急要住房,所以满心欢喜地接收代管了。
  黑婶娘家是晓滩的,姓廖,人长得姱尚了,因为小时到她舅舅家张家溜学做炮竹,一次火药燃烧,脸上皮肤燂得黢黑,绰号“黑妞”,嫁给李三改,同辈人称她“黑婆”,我这一辈称“黑婶”。
  三改叔体力好,但是个驼子,他“根正苗红”,土改根子,大队老支委。她家人口多,三改叔只会管政事,家的里里外外全是黑婶。黑婶娘家往日是富户,她很小就识文断字,读书有一套,女红做的好。兴高考后,黑婶将她藏在神龛后的四书五经拿来让孩子们背,竟然起了大作用,她的儿女们很早过了古文和作文关,全部考上了大中专学校,现在比村里人都搞得好些。2010年秋,黑婶家建了一栋四层洋楼,就把木房子退给我们了,她还经常帮忙打理,逢年过节,替我们在神龛前烧纸上香,奠酒奠茶。 内容来自dedecms
  我父母还做得时,忍不住跑到那住了几年,说那空气好,野猫洲风景好,是个养老的好地方,还在那改造了茅厕,制了不少东西,犁耙斛桶锄头牛綯甚至斛水的菶,舂糍粑的碓,簑衣斗笠都不肯丢脱。
  我其实不想要那屋,乡里缺点是懒人多,越懒越穷的人越惎轧,奓口就要借钱、鞭贶,稍不如意就褫驱,做毒事,不好相处。兄弟姐妹成家后,他们不要这屋,折价归我。
  我“老僮”认为,相比较而言,乡里好人还是占多数。嘱咐我不要卖那房,留个纪念。
  这几年,父母做不得了,我把他们接到了海利山庄养老。
  前天,黑婶打电话说我们那屋有点樛了,不牮怕大风吹要倒。
  我急忙在同学群里呼叫,有“七仙”响应,“酒仙”刘旭明,“厨仙”蒋门神,“话仙”李玉彬,“酉仙”唐民伟,“辣仙”黄飘飘,“法仙”谢九华,“谈仙”徐辰喜,加上我自称“药仙”,凑成“八仙”。先托“酒仙”买来15根牚子,请来专门牮屋的万师傅,10月1日正好天晴,我买些酒菜,给黑婶顺便驮些糖果,与万师傅牮屋的四人一起,早上8点半,我们“八仙”趸也邀齐了,有车四台,一濮人迤逦而行,奔向覃家人,10分钟就到了。名为牮屋,其实是:潭湾嗨克。

copyright dedecms


  车过潭湾老街衖子,虽是水泥路,但路面很小。过了国王庙,本想看看这个稀有的庙,路上到处都有鸡鸭鹅和牛屙的粪便,菐邋死了。大家没有下车的想法了。
  蒋门神见村边路上如此菐邋,大呼,今天上当了,喝酒肯定没胃口,想把菜撂脱起。那“六仙”也有想到酉庄吃中饭的意思,那里好玩些。我认为,先牮屋再说,吃饭是小事,反正是嗨。
  我那屋就在村边,现在路修通了,正好在公路边,屋边又有人修了晒谷坪,可以停车。
  车停下后,房前屋后已打扫得干干净净,我知道,这是黑婶家帮的。
  万师傅一行急忙打牚子,溜涮地套钢缆,装电机;我找来锄头,在堂屋门口焚纸、烧香、奠酒,先祭祀山神土地,然后,用锄头跺地三下,掐诀请鲁班神,念咒语,启水抬煞,以求平安。
  “七仙”笑我是象仙娘子了。这东西信则有,需把神灵念在心中;不信则无。我认为这是神圣的。

织梦好,好织梦


  一直在旁边看的老弹匠“五娃”叔对我说,你在外跑了多年,老本还没有丢。
  他当年帮人起猪栏,回家后,肚子钻心胀气的痛,医院硬查不出原因,我帮他启水抬煞打扮一番后,当时病痛犹如拿脱。至今说来,仍然是件怪事,没几人信,“五娃”叔一直视为神事。
  我直夸“五娃”叔好晁健,85了还身板硬朗如年轻人。他说,颜刊木看到你们都是伢儿,转眼你们都做爷爷奶奶了,我哪会不老啊。
  “五娃”叔还嘱咐我,你这个神东西不能失传。我表示赞成,但这个就是几句咒语和一个手诀,饮食上必忌“五厌”,信者少,肯学肯问的更是寥寥无几。且这东西不能乱传。寒喧几句,他就牵着重孙走了。
  万师傅理手,一小时就把屋牮正了,又将一些地方用剒子凿了眼,上了木楔,门路做的扎实。
  我留他们吃中饭,顺便搞几手麻将。他们说还有门路,收拾完工具,我给了1200元工钱,万师傅接钱时,按惯例封荐“祝你万事顺遂,大吉大利,家发人兴”,抱拳一揖,他们就开车走了。 dedecms.com
  这要是在过去请人工牮屋,至少要15个劳动力忙一天,现在好撇脱。
  却说附近的人看见我在牮屋,来了十来个老老少少看热闹,我一边递烟,一边搬出两张桌子,摆上两副麻将、瓜子花生糖果,“拐爷”、胡姨,雷公,五斤,四人凑成一桌,开始了10元一炮转转麻将。
  这时又来了四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小孩们对糖果一点也不感兴趣。他们相约摔跤,其中一小个子会放靽脚,屡屡获胜,引来阵阵喝彩。
  有几人看完热闹,借口孙子夤人、把小的毬(辰溪方言读“奇”,这个字方言发音,字典找不到,辰阳镇颜家人村猪槽溪有羊毬庵,非常古老,毬发音为“奇”,是包裹的意思)尿片,抓了点瓜子磕着走了。我就笑他们不能太惯贳伢儿,累了自个,两不讨好。
  刘旭明打开一瓶酒,滗了一茶杯,渳了几口酒,就开始与三位“女仙”剪螺丝屁股,做唆螺,择菜,洗菜;我与三“男仙”打扫掉下的瓦渣和垃圾,不一会儿就收拾干净了。开始准备饭菜。 织梦好,好织梦
  女仙们歌声轻扬,温馨弥漫。
  我给黑婶送去礼物,她满86岁了,耳不聋,眼不花,还能敹衣服,此时正在幏布壳子,准备给读大二的晚孙子绱双布鞋。她很高兴收了礼,给我送来了自个抏的酸菜,盦萝卜,韭菜,辣椒,才擎来的小白菜,昨天才漉来的虾米,着实给我们惊喜。这些是我们喜爱的食材。
  
  二、往事回味
  今天来的这些人,个个都有龙门阵。
  刘旭明是条诡人,他当年是从雪峰机械厂下放来的,本来1980年就收回了,他不肯返城。因为他从小玩狗玩斗鸡,会相狗训狗,相鸡训鸡。他从潭湾市场上选好小狗,到蒋家人选斗鸡苗,在野猫洲训狗训斗鸡,每训一次10多只,专选黄毛狗,用作尨山狗,卖给黄溪口、修溪、田湾山区的猎人,每四月训一批,每批狗价都是肉狗的10倍以上,品相好的能卖2000多。他训狗的秘诀就是给生肉吃,保持狗的野性,他以狗养狗,狗速度快,每当夏、秋天一天能在洲上叼得好几斤野生团鱼,秋天还能咬到青兕,这些野味当年都很贵,换钱用来贴补养狗养鸡开销还有笔收入。 本文来自织梦
  他在野猫洲训的斗鸡因为争啄野食,野性足,善斗,据他私下给我讲,洲上有野蜈蚣,斗鸡吃了蜈蚣后,更加爱斗好胜。
  他的斗鸡主要销怀、辰、沅、泸、溆、麻各县,供不应求。
  他训出的狗,嗅觉灵,勇猛有力且灵活善变,能与主人默契,历来不愁销路。刘旭明不是舍不得农村,他是舍不得野猫洲,那是他的天然演兵场。
  最近,国家禁猎,尨山狗没市场了;近年时兴旅游,玩斗鸡的人也少了。但刘旭明赚足了。别人只能养一个孩子,他躲计划生育,生了二子一女,如今个个大学毕业。当90年代进城知青成了下岗工人,他已成为无岗无业的百万富翁。我说他是个游手好闲的能干人,是我佩服的典型诡人。
  他赚钱了很低调,逢人三分笑,还是遭人眼红。有一次他的鸡在洲上被人放了甲胺磷拌谷,当时死了8只,我用硫酸阿托品救活了10多只。但救活的鸡体力不行,不能作斗鸡,全报废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回城后,曾托关系在潭湾当了两年合同制民警,当年刘旭明背300元钱去潭湾场上买狗儿,被豁贼子盯上了。潭湾的豁贼子就是麻儿那伙人,有四五个,他们的作案手法是先来几个打掩护,张三得手递李四,李四递王五,王五到手就远远地跑了,等你意识到被偷,什么证据也找不到,白怄气。
  我那时跟李所长学到一招,就是穿身烂衣服、低头戴个棕斗笠,开场时先在场上转几圈,对那几个结伙空脚撂手,眼睛老是朝人群梭来梭去的,做到心中有数。然后,跟着这些人后面,在场外远观望,一旦他们动手了,我看的清清楚楚。当他们动手时,我上去二话不说,给他们头儿戴上手铐。
  拉到派出所,我把他们作案过程讲的明明白白,他们听我细节讲得清楚,也不敢抵赖,乖乖退赃,接受拘留,这几个烂恚子、娼婆嬎的算是被我治服了。我在潭湾那两年他们不敢乱动毛手。
dedecms.com

  但对会毹的贼派出所历来毫无办法,牛场上曾发生过几次,牛客的巨款不翼而飞,刘旭明的钱也曾不翼而飞。我接受破案任务后,照例打扮成叫花子,在场上仔细走访观察,连续三次赶场,见穿得清清爽爽的外号“愍脑壳”,每次上场并不担东西卖脱,也不乱转悠,开场时在牛场边转转,回到饭店喝一会酒,然后买肉买酒回家,显得富有阔绰。
  我知道,这是个最难对付的主,意识到他会毹,本事不一般。他当然认识我,因为他干那行的,道行很深了。
  但我知道,毹就是一种邪法,能远距离意念盗窃,再深的邪法同样可以制服的。明干肯定不行。我几次主动给“愍脑壳”递烟、陪笑,一来二往,也就成了熟人。他知道我对他奈何不得,没把我放在心上。
  我却计上心来,特意要蒋门神这几个酒鬼,混熟“愍脑壳”后,买了好几斤土茯苓酒,酒中放了蜂糖、桂花,在“如意饭店”订了一桌菜,点上了“愍脑壳”爱吃的炖缸牛肉片。嘱咐老板先上一小碗。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泡制的酒又香又软和,特别好上口。人到齐了,每人一碗。酒过三巡时,炖缸牛肉片吃完了,我要求老板再上一碗大的,这碗牛肉其实多半是狗肉,加上香料炖,分不清牛肉狗肉了。狗肉落肚,“愍脑壳”的毹法从此就窳了,再也毹不到了。后来再未见到牛客无故失窃的报案,刘旭明也没丢过钱了。
  我知道铜山瓦匠头子谢申和、欧江武道法高,会摧窳,我先给他们打了招呼,要他莫帮人害人,他当然明白。听说“愍脑壳”曾带香纸刀头大红包去找他们,谢申和、欧江武以什么都不会为由婉拒了。
  当年底,我们派出所里从上面来的挂职两个月干警评了先进立了功领了奖。
  我重操旧业,成了“王木匠”,刘旭明倒成了无话不谈,聚得最多的兄弟。
  蒋门神本名蒋德欢,他14岁就登罡了,力大无穷,水性特好,能从野猫洲这边一沕子钻到潭湾码头,有用不完的劲,队上时经常中午在野猫洲边帮麻阳棑古佬瀌滩,挣外款;当年掐龙船,他在潭湾盖潭,没有对手,我最佩服。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也吃得,三四斤的一条囵鸡,他一人用半瓶酒就可兑完。读书那会儿,他爱给女同学荷花飞纸条,男同学送他浑名“蒋门神”。他是柳树湾唐四海亲戚,自幼学得一手好厨艺,回城后在新市街开了“辰阳食府”,以炒鹅肉闻名,号称辰阳第一菜,长期食客盈门,是辰溪最早扬名的万元户,他得名“厨仙”。
  刘旭明的钱是嗨来的,“厨仙”的钱是扎扎实实做来的,赚钱手段其实还有点逊色。我则笑谈,门神得了名,旭明骇死人。
  却说那胡姨当年是村里的厉害角色,她娘家是麻阳兰里人,本名胡爱莲,是苗族,能做能哭能骂能唱。
  胡姨嫁过来,丈夫“牛脑壳”是个懒鬼,好吃懒做不说,还爱打牌。胡姨却惯着他,并说他命好,自已命苦。胡姨控制他,每月只给他一点点零花钱,自已当家作主,盘了两女一子,全凭一双手做,2000年就建了一栋二层楼房,儿女全部成了家,日子过得好。
内容来自dedecms

  队上出集体工那时,胡姨常以优美的歌声歌词给大家鼓劲。歌词是现场自编的,唱的很贴切感人。
  据老辈子人讲,当年娶亲时,听到胡姨声情并茂哭嫁,感动得长辈落泪;前年她婆母过世,胡姨哭得撕心裂肺,伤心欲绝,闻者无不动容,夸她好孝心。她哭的言辞如果整理成篇,绝对是好文章。这样的好女人是难找了。
  但她也惹不得,你惹她了,就爱骂。你伤害她的利益,她会无休止地骂,且骂得很毒辣,含蓄不点名的明明白白骂,让旁听得清楚,挨骂的心知肚明;那骂声悠长,犹如高亢的山歌,有吸引力,可传十里八乡。挨骂的没有人敢接腔,根本不是对手。
  队上那时,她在自家猪栏边种了三蓬南瓜。瓜结满了,不知被谁偷走了几个大的,估计是偷到场上卖脱了。
  事有碰巧,那年夏天涨水过后,蒋门神偷偷地在野猫洲前面二里约20亩的小荒洲上种了几十蓬南瓜和西瓜,竟然得收了。有次晚上他担一担南瓜回来,被胡姨撞见了,以为自家猪栏顶上南瓜是他偷的。于是发挥她的特长,搬来板凳,捧一钵荆芥茶,坐在村口路上,那尖利的嗓音刺破长空,骂开了:你们大家听着,有个剁脑壳的,彖脑壳的,割胫根的,锯胫根的,嫪毐悖时的,爱饷亿,想饷亿,把我猪栏顶上的南瓜偷去了,吃了不得好死,死了变狗拏,变牛叫,养儿不生屁眼。看起来像条黄牯,有力气不走正路,看起来姱尚了,其实是条贼。现在起,我要天天骂,骂到他讨不到堂客,曋起眼珠看他不得好死…… 织梦好,好织梦
  一、牮屋
  我是1974年辰溪初中毕业来到全家下放的潭湾三甲塘野猫洲边覃家人,我家在村边建有一栋三柱五瓜的木房子1981年底全家返城,也就是回到大路口造船厂,但房子留在那儿,卖不脱,父母把房子连同农具托黑婶照看,因为她家有6个儿女,只有两间小木房子,根本不够用,急要住房,所以满心欢喜地接收代管了。
  黑婶娘家是晓滩的,姓廖,人长得姱尚了,因为小时到她舅舅家张家溜学做炮竹,一次火药燃烧,脸上皮肤燂得黢黑,绰号“黑妞”,嫁给李三改,同辈人称她“黑婆”,我这一辈称“黑婶”。
  三改叔体力好,但是个驼子,他“根正苗红”,土改根子,大队老支委。她家人口多,三改叔只会管政事,家的里里外外全是黑婶。黑婶娘家往日是富户,她很小就识文断字,读书有一套,女红做的好。兴高考后,黑婶将她藏在神龛后的四书五经拿来让孩子们背,竟然起了大作用,她的儿女们很早过了古文和作文关,全部考上了大中专学校,现在比村里人都搞得好些。2010年秋,黑婶家建了一栋四层洋楼,就把木房子退给我们了,她还经常帮忙打理,逢年过节,替我们在神龛前烧纸上香,奠酒奠茶。 dedecms.com
  我父母还做得时,忍不住跑到那住了几年,说那空气好,野猫洲风景好,是个养老的好地方,还在那改造了茅厕,制了不少东西,犁耙斛桶锄头牛綯甚至斛水的菶,舂糍粑的碓,簑衣斗笠都不肯丢脱。
  我其实不想要那屋,乡里缺点是懒人多,越懒越穷的人越惎轧,奓口就要借钱、鞭贶,稍不如意就褫驱,做毒事,不好相处。兄弟姐妹成家后,他们不要这屋,折价归我。
  我“老僮”认为,相比较而言,乡里好人还是占多数。嘱咐我不要卖那房,留个纪念。
  这几年,父母做不得了,我把他们接到了海利山庄养老。
  前天,黑婶打电话说我们那屋有点樛了,不牮怕大风吹要倒。
  我急忙在同学群里呼叫,有“七仙”响应,“酒仙”刘旭明,“厨仙”蒋门神,“话仙”李玉彬,“酉仙”唐民伟,“辣仙”黄飘飘,“法仙”谢九华,“谈仙”徐辰喜,加上我自称“药仙”,凑成“八仙”。先托“酒仙”买来15根牚子,请来专门牮屋的万师傅,10月1日正好天晴,我买些酒菜,给黑婶顺便驮些糖果,与万师傅牮屋的四人一起,早上8点半,我们“八仙”趸也邀齐了,有车四台,一濮人迤逦而行,奔向覃家人,10分钟就到了。名为牮屋,其实是:潭湾嗨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车过潭湾老街衖子,虽是水泥路,但路面很小。过了国王庙,本想看看这个稀有的庙,路上到处都有鸡鸭鹅和牛屙的粪便,菐邋死了。大家没有下车的想法了。
  蒋门神见村边路上如此菐邋,大呼,今天上当了,喝酒肯定没胃口,想把菜撂脱起。那“六仙”也有想到酉庄吃中饭的意思,那里好玩些。我认为,先牮屋再说,吃饭是小事,反正是嗨。
  我那屋就在村边,现在路修通了,正好在公路边,屋边又有人修了晒谷坪,可以停车。
  车停下后,房前屋后已打扫得干干净净,我知道,这是黑婶家帮的。
  万师傅一行急忙打牚子,溜涮地套钢缆,装电机;我找来锄头,在堂屋门口焚纸、烧香、奠酒,先祭祀山神土地,然后,用锄头跺地三下,掐诀请鲁班神,念咒语,启水抬煞,以求平安。
  “七仙”笑我是象仙娘子了。这东西信则有,需把神灵念在心中;不信则无。我认为这是神圣的。 dedecms.com
  一直在旁边看的老弹匠“五娃”叔对我说,你在外跑了多年,老本还没有丢。
  他当年帮人起猪栏,回家后,肚子钻心胀气的痛,医院硬查不出原因,我帮他启水抬煞打扮一番后,当时病痛犹如拿脱。至今说来,仍然是件怪事,没几人信,“五娃”叔一直视为神事。
  我直夸“五娃”叔好晁健,85了还身板硬朗如年轻人。他说,颜刊木看到你们都是伢儿,转眼你们都做爷爷奶奶了,我哪会不老啊。
  “五娃”叔还嘱咐我,你这个神东西不能失传。我表示赞成,但这个就是几句咒语和一个手诀,饮食上必忌“五厌”,信者少,肯学肯问的更是寥寥无几。且这东西不能乱传。寒喧几句,他就牵着重孙走了。
  万师傅理手,一小时就把屋牮正了,又将一些地方用剒子凿了眼,上了木楔,门路做的扎实。
  我留他们吃中饭,顺便搞几手麻将。他们说还有门路,收拾完工具,我给了1200元工钱,万师傅接钱时,按惯例封荐“祝你万事顺遂,大吉大利,家发人兴”,抱拳一揖,他们就开车走了。

织梦好,好织梦


  这要是在过去请人工牮屋,至少要15个劳动力忙一天,现在好撇脱。
  却说附近的人看见我在牮屋,来了十来个老老少少看热闹,我一边递烟,一边搬出两张桌子,摆上两副麻将、瓜子花生糖果,“拐爷”、胡姨,雷公,五斤,四人凑成一桌,开始了10元一炮转转麻将。
  这时又来了四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小孩们对糖果一点也不感兴趣。他们相约摔跤,其中一小个子会放靽脚,屡屡获胜,引来阵阵喝彩。
  有几人看完热闹,借口孙子夤人、把小的毬(辰溪方言读“奇”,这个字方言发音,字典找不到,辰阳镇颜家人村猪槽溪有羊毬庵,非常古老,毬发音为“奇”,是包裹的意思)尿片,抓了点瓜子磕着走了。我就笑他们不能太惯贳伢儿,累了自个,两不讨好。
  刘旭明打开一瓶酒,滗了一茶杯,渳了几口酒,就开始与三位“女仙”剪螺丝屁股,做唆螺,择菜,洗菜;我与三“男仙”打扫掉下的瓦渣和垃圾,不一会儿就收拾干净了。开始准备饭菜。

dedecms.com


  女仙们歌声轻扬,温馨弥漫。
  我给黑婶送去礼物,她满86岁了,耳不聋,眼不花,还能敹衣服,此时正在幏布壳子,准备给读大二的晚孙子绱双布鞋。她很高兴收了礼,给我送来了自个抏的酸菜,盦萝卜,韭菜,辣椒,才擎来的小白菜,昨天才漉来的虾米,着实给我们惊喜。这些是我们喜爱的食材。
  
  二、往事回味
  今天来的这些人,个个都有龙门阵。
  刘旭明是条诡人,他当年是从雪峰机械厂下放来的,本来1980年就收回了,他不肯返城。因为他从小玩狗玩斗鸡,会相狗训狗,相鸡训鸡。他从潭湾市场上选好小狗,到蒋家人选斗鸡苗,在野猫洲训狗训斗鸡,每训一次10多只,专选黄毛狗,用作尨山狗,卖给黄溪口、修溪、田湾山区的猎人,每四月训一批,每批狗价都是肉狗的10倍以上,品相好的能卖2000多。他训狗的秘诀就是给生肉吃,保持狗的野性,他以狗养狗,狗速度快,每当夏、秋天一天能在洲上叼得好几斤野生团鱼,秋天还能咬到青兕,这些野味当年都很贵,换钱用来贴补养狗养鸡开销还有笔收入。

本文来自织梦


  他在野猫洲训的斗鸡因为争啄野食,野性足,善斗,据他私下给我讲,洲上有野蜈蚣,斗鸡吃了蜈蚣后,更加爱斗好胜。
  他的斗鸡主要销怀、辰、沅、泸、溆、麻各县,供不应求。
  他训出的狗,嗅觉灵,勇猛有力且灵活善变,能与主人默契,历来不愁销路。刘旭明不是舍不得农村,他是舍不得野猫洲,那是他的天然演兵场。
  最近,国家禁猎,尨山狗没市场了;近年时兴旅游,玩斗鸡的人也少了。但刘旭明赚足了。别人只能养一个孩子,他躲计划生育,生了二子一女,如今个个大学毕业。当90年代进城知青成了下岗工人,他已成为无岗无业的百万富翁。我说他是个游手好闲的能干人,是我佩服的典型诡人。
  他赚钱了很低调,逢人三分笑,还是遭人眼红。有一次他的鸡在洲上被人放了甲胺磷拌谷,当时死了8只,我用硫酸阿托品救活了10多只。但救活的鸡体力不行,不能作斗鸡,全报废了。

dedecms.com


  我回城后,曾托关系在潭湾当了两年合同制民警,当年刘旭明背300元钱去潭湾场上买狗儿,被豁贼子盯上了。潭湾的豁贼子就是麻儿那伙人,有四五个,他们的作案手法是先来几个打掩护,张三得手递李四,李四递王五,王五到手就远远地跑了,等你意识到被偷,什么证据也找不到,白怄气。
  我那时跟李所长学到一招,就是穿身烂衣服、低头戴个棕斗笠,开场时先在场上转几圈,对那几个结伙空脚撂手,眼睛老是朝人群梭来梭去的,做到心中有数。然后,跟着这些人后面,在场外远观望,一旦他们动手了,我看的清清楚楚。当他们动手时,我上去二话不说,给他们头儿戴上手铐。
  拉到派出所,我把他们作案过程讲的明明白白,他们听我细节讲得清楚,也不敢抵赖,乖乖退赃,接受拘留,这几个烂恚子、娼婆嬎的算是被我治服了。我在潭湾那两年他们不敢乱动毛手。
copyright dedecms

  但对会毹的贼派出所历来毫无办法,牛场上曾发生过几次,牛客的巨款不翼而飞,刘旭明的钱也曾不翼而飞。我接受破案任务后,照例打扮成叫花子,在场上仔细走访观察,连续三次赶场,见穿得清清爽爽的外号“愍脑壳”,每次上场并不担东西卖脱,也不乱转悠,开场时在牛场边转转,回到饭店喝一会酒,然后买肉买酒回家,显得富有阔绰。
  我知道,这是个最难对付的主,意识到他会毹,本事不一般。他当然认识我,因为他干那行的,道行很深了。
  但我知道,毹就是一种邪法,能远距离意念盗窃,再深的邪法同样可以制服的。明干肯定不行。我几次主动给“愍脑壳”递烟、陪笑,一来二往,也就成了熟人。他知道我对他奈何不得,没把我放在心上。
  我却计上心来,特意要蒋门神这几个酒鬼,混熟“愍脑壳”后,买了好几斤土茯苓酒,酒中放了蜂糖、桂花,在“如意饭店”订了一桌菜,点上了“愍脑壳”爱吃的炖缸牛肉片。嘱咐老板先上一小碗。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泡制的酒又香又软和,特别好上口。人到齐了,每人一碗。酒过三巡时,炖缸牛肉片吃完了,我要求老板再上一碗大的,这碗牛肉其实多半是狗肉,加上香料炖,分不清牛肉狗肉了。狗肉落肚,“愍脑壳”的毹法从此就窳了,再也毹不到了。后来再未见到牛客无故失窃的报案,刘旭明也没丢过钱了。
  我知道铜山瓦匠头子谢申和、欧江武道法高,会摧窳,我先给他们打了招呼,要他莫帮人害人,他当然明白。听说“愍脑壳”曾带香纸刀头大红包去找他们,谢申和、欧江武以什么都不会为由婉拒了。
  当年底,我们派出所里从上面来的挂职两个月干警评了先进立了功领了奖。
  我重操旧业,成了“王木匠”,刘旭明倒成了无话不谈,聚得最多的兄弟。
  蒋门神本名蒋德欢,他14岁就登罡了,力大无穷,水性特好,能从野猫洲这边一沕子钻到潭湾码头,有用不完的劲,队上时经常中午在野猫洲边帮麻阳棑古佬瀌滩,挣外款;当年掐龙船,他在潭湾盖潭,没有对手,我最佩服。 织梦好,好织梦
  他也吃得,三四斤的一条囵鸡,他一人用半瓶酒就可兑完。读书那会儿,他爱给女同学荷花飞纸条,男同学送他浑名“蒋门神”。他是柳树湾唐四海亲戚,自幼学得一手好厨艺,回城后在新市街开了“辰阳食府”,以炒鹅肉闻名,号称辰阳第一菜,长期食客盈门,是辰溪最早扬名的万元户,他得名“厨仙”。
  刘旭明的钱是嗨来的,“厨仙”的钱是扎扎实实做来的,赚钱手段其实还有点逊色。我则笑谈,门神得了名,旭明骇死人。
  却说那胡姨当年是村里的厉害角色,她娘家是麻阳兰里人,本名胡爱莲,是苗族,能做能哭能骂能唱。
  胡姨嫁过来,丈夫“牛脑壳”是个懒鬼,好吃懒做不说,还爱打牌。胡姨却惯着他,并说他命好,自已命苦。胡姨控制他,每月只给他一点点零花钱,自已当家作主,盘了两女一子,全凭一双手做,2000年就建了一栋二层楼房,儿女全部成了家,日子过得好。 copyright dedecms
  队上出集体工那时,胡姨常以优美的歌声歌词给大家鼓劲。歌词是现场自编的,唱的很贴切感人。
  据老辈子人讲,当年娶亲时,听到胡姨声情并茂哭嫁,感动得长辈落泪;前年她婆母过世,胡姨哭得撕心裂肺,伤心欲绝,闻者无不动容,夸她好孝心。她哭的言辞如果整理成篇,绝对是好文章。这样的好女人是难找了。
  但她也惹不得,你惹她了,就爱骂。你伤害她的利益,她会无休止地骂,且骂得很毒辣,含蓄不点名的明明白白骂,让旁听得清楚,挨骂的心知肚明;那骂声悠长,犹如高亢的山歌,有吸引力,可传十里八乡。挨骂的没有人敢接腔,根本不是对手。
  队上那时,她在自家猪栏边种了三蓬南瓜。瓜结满了,不知被谁偷走了几个大的,估计是偷到场上卖脱了。
  事有碰巧,那年夏天涨水过后,蒋门神偷偷地在野猫洲前面二里约20亩的小荒洲上种了几十蓬南瓜和西瓜,竟然得收了。有次晚上他担一担南瓜回来,被胡姨撞见了,以为自家猪栏顶上南瓜是他偷的。于是发挥她的特长,搬来板凳,捧一钵荆芥茶,坐在村口路上,那尖利的嗓音刺破长空,骂开了:你们大家听着,有个剁脑壳的,彖脑壳的,割胫根的,锯胫根的,嫪毐悖时的,爱饷亿,想饷亿,把我猪栏顶上的南瓜偷去了,吃了不得好死,死了变狗拏,变牛叫,养儿不生屁眼。看起来像条黄牯,有力气不走正路,看起来姱尚了,其实是条贼。现在起,我要天天骂,骂到他讨不到堂客,曋起眼珠看他不得好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时乱种地属于自私行为,上级晓得了,要押到大会场挨揍挨批斗的。蒋门神当然不敢声张,气得要死,跑到我家里,说那个无庆应的泼妇,我在小洲上偷偷儿种了几十蓬南瓜西瓜,今儿趁黑担回来一担南瓜做菜、喂猪,关她家脔事,对我指桑骂槐,不就是在开我大会批我吗?!那硬是条人,没有法了,若是条畜牲,我要去把它粢死起。
  我劝他,你莫急,干脆趁天黑,她还在那骂,我陪你再去摘一担南瓜来,顺便把她驮条西瓜,看她怎么想。
  蒋门神依计而行,不一会儿,又担一担南瓜专门从胡姨面前过,我给她送了一条西瓜,说“门神”的姑给他家几担南瓜喂猪,白天队上出工没空,晚上担回来,他见你骂得太累了,顺带给你驮条西瓜给解渴。
  胡姨见状,西瓜不要了,搬起板凳,偃旗息鼓,灰溜溜地回去了。
  第二天晚上,蒋门神气不过,从我家借了把剒子,竟然是把胡姨家的猪栏顶上的两个大南瓜凿了个洞,各塞了大茄子。 织梦好,好织梦
  第三天吃完晚饭,胡姨嘶哑的嗓子又骂开了:人在做,天在看。哪个砍脑壳的,九枪子翻的,冷炮子打的,心业不好,把我的南瓜塞了大茄子,心毒要遭报应……
  “牛脑壳”那晚正在坪上田间管水,老远听见胡姨在骂自已南瓜被人塞了茄子,急忙赶来制止,把她骂回家。回家后,胡姨又被婆母娘讲了一顿。受尽委屈的胡姨晚上硬是哭晕了,第二天早上队上出工,见她眼胞是奅的。
  从此后,蒋门神再也不给胡姨的大女儿荷花打乜眼递纸条,荷花也不给蒋门神甩荷苞眼了。
  荷花后来当兵,在深圳成家,搞外贸,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就是不肯和原班男同学交往。
  咳,往事如烟哪,转眼成了笑谈。
  原来队上的主劳力现在都走了,“三改”叔、“牛脑壳”叔前年先后走了。
  江山如画,时光如洗。50年转瞬即逝。
  回想往事,岁月沧桑,快乐未央。

织梦好,好织梦


  
  三,人员简介
  黄飘飘爱吃辣椒,七姊妹辣子吃得落克一碗,对各种辣味颇有讲究,最善长选本地嫩辣椒炒糊糊辣子,加点芫荽大蒜,别有风味;她做的蜂儿辣椒、辣椒酱、油泼辣子、剁辣子、姜辣子,别有风味,所以得名“辣仙”。她在怀化学院教中文,主讲湘西民俗,前几年专门跟胡姨学习哭、骂、唱的功夫,硬是学到家了,表演了一回,把我们肚子笑痛了。
  谢九华是田湾溶里人,跟她外婆在辰溪读书与我们同学。她结婚后生了两个“嗣”,在界牌坳路边烧米酒,取名“清照酒厂”。煤矿红火那些年,她酒厂也红火多年,年过40自学法律取得本科文凭,后聘在司法局当司法员,开口闭口谈“法”,得名“法仙”;但她老公宋跃进开煤窑发财了,养了小三生了伢儿,在海南买房,她没法。煤窑封了后,他那个野家搬到海南了。
  七年前“法仙”退休了,工龄不到10年,退休金有1000多元,钱还是够用的,家却缺了,好在两个“嗣”和媳妇对她很孝顺。 dedecms.com
  李玉彬是市广播电台的播音员,我们喊她“话仙”,她退休后在网上配音,又在市里开办了声乐培训班,业余时间还写诗文挣稿费。她曾经下放在公社农场,任女青年突击队长,肩扛手拉,开发野猫洲。这次她是来看野猫洲又恢复成600亩粮田。本来她很少得空,我们常笑她“窎样子”,掸纨子,掸革,掸教授派头,借机要她唱两曲样板戏。
  唐民伟是一中长期教高三的语文老师,功夫了得,业余爱奢谈什么“大酉文化”,把善卷隐居、周穆王拜山、楚穆王辰陵之盟、屈原游览、王阳明讲学大酉书院讲得活龙活现,还说什么潭湾是最古老的集市,锦岩塔代表天策星,辰溪得名梵净山,樵云庵得名有浪漫色彩,源于屈原,把我听得乌里黄浑,常就胡搅蛮缠和他辨,他争得面红耳赤口水奜,把我们口都听奓了,他得名“酉仙”。
  我认为他这人是好,性格太樛了,我甚至喊他“樛脔”。

copyright dedecms


  徐辰喜怀化师专中文系毕业,分到县电视台搞编辑,对于文章他是有功夫也是认真的,历事又多,每侃侃而谈,不离文化典故,得名“谈仙”。
  我本名王老五,祖上是中医,识得些草药。文革时全家下放在潭湾,我留在爷爷身边在辰溪城里读书,那时流行读书无用,初中毕业到潭湾父母身边,从给队上当记工员、修犁耙打谷机开始,拜师学木匠,并不会木匠手艺。因底功不足,被人戏称“王木匠”,其实含意“黄龙木匠”,笑我功夫不行。
  我辞脱民警后,来到县木器社加班加点做了两年,从杠板子学起,刨凿锯削砍做得熟门熟路,被县二公司经理蒋传卫看上了,派到深圳为二公司打头站,我刚与深圳建华公司接头,蒋经理又因病去世。工程搞不成,总得谋生吧?
  我观察深圳开发讲求效率,很多人忙于工作而得了焦虑证、胃病,那时深圳医疗机构少,会治疑难杂症的医生也少。我托人搞了张假行医资格证,凭我熟记的20多首汤头,会给伢儿取骇,和治疗跌打损伤的水师功夫,先摆地摊,冒险行医。治焦虑最常用的逍遥散、治胃病小建中汤,随症加减,竟然灵验,不到半年就成了有名的“王医师”,聘在福田同仁堂药房坐诊,时常有医学院毕业毛头小子请教。我的门诊收费不贵,常收到治愈患者红包、锦旗,收入比做木匠强多了。还经常有香港、澳门、台湾人来就医。对于肿瘤患者,我在古方汤剂中酌加乌梅、麝香,每获良效。我边实践边买书学习,参阅名医医案,强记硬背,用药以轻灵安全为要。每日门诊五、六十人以上。收入稳定后,把老婆、孩子接到深圳。 copyright dedecms
  我早期赚了些钱,就乘便宜在那附近买了两亩地,后来李嘉诚在那开发,我买的地被征收了,换来两套房,我自已又买了一套房,那时房价只有几百块到千把块钱一平米,现在涨到6万多。房价涨得远比我行医收入多。
  真是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
  前几年抓非法行医,我怕中招,借口到了退休年龄,回辰溪当我的“王木匠”,不过,我是不会再做木匠了。先到社保局补交了养老金,连下放算起,得44年工龄,按月领到了3000多元退休金。感谢苍天照顾,这是我嗨得的额外收入。老婆按月给我一万元开销,我时不时和从前嗨的那濮人聚一聚,陪一陪年迈父母,跑深圳见见爱孙,和老婆“鹊桥会”,不亦乐乎?
  我确实喜欢中草药,也得益中草药,就自命“药仙”。那几个知情同学背地笑我是骗子,称我“药骗”。我辨解,我是救人的骗子,不是害人的骗子,这样行骗是光荣的。
织梦好,好织梦

  当然,这龙门阵圈外摆不得,摆不得。
  “拐爷”小时得了小儿麻痹症,右脚走路是拐的,右手也不方便。从前大人小孩都喊他拐子,队上那时,他评4分底,当保管员,他能做的活路很少,挣的工分养不活自已,靠养猪郎子勉强过日子。
  拐子那时心怕讨不到堂客,打扮得很时髦。那年他年过不成,公社把他评了困难户,给他发了5块钱,他舍不得用,到辰溪从摊子上花4块钱买了块烂手表,长期戴在手腕上,胸前长期插一枝钢笔,也是根烂笔,他赶猪郎子配种,显得很有派头。
  当你问他时间,他总是抬头一望,若是上午,“现在九点半左右”,若是下午,他就说“现在三点半左右”;你若要他写个证明,他总是说,今天出来急了,钢笔忘打水了。
  有一次5月份了,他去给别人猪配种,下穿了条烂裤,上穿件长衣服,裤子前面都补好了,后面没补,站在我前面,问我,今天这个打扮怎样?
dedecms.com

  我当时急于去犁田,看不出来什么,就说:好,好,好。他走到国王庙那,大队妇女主任谭月珍从公社开会回来,正好动了一阵大风,掀开他衣服,他烂裤子把一块屁股露出来了,谭主任告诉他要回去重新换条裤子。他后来一年不肯理我,怪我絮茅。
  分田到户后,他到县城张半仙那学会了看地、算命,跟有名的陈道人学会了立碑厌煞。
  技术到手,在中医院桥边开店了,生意好得很,手腕戴上了英格纳手表,娶了条罗子山那边的姱堂客,聪明能干会唱山歌,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他自已常说,不知哪辈子修得的福。我常笑他“惌现饭”生儿。他结婚时,请全组上200多人喝了三天喜酒,唱了三天坐堂戏,从此,“拐子”变成“拐爷”。
  黑婶的屋场就是他看的,黑婶家出了几个大中专学生时,他时常侃那个子午向顺风顺水,只有他看的准。从此后,找他看坟山屋场算命的人确实多。他曾吹牛,铜仁一家大企业老板接他看地基选日子,他罗盘一定,老板送来的红包有二斤多重,回家打开一数,是24888元。

copyright dedecms


  从他打麻将出手阔气,他老婆对他那么温顺,可以肯定,在他的行业里,他是成功人士。加上他的一儿一女,一个当护士,一个当老师,很不错的。
  “拐爷”的口头禅是让人佩服:“用脑壳做事,一只手捧脔,一只手吃肉。”打牌即使输了,也会笑眯眯地说:“今天还好,赢脱了几百块。”
  心里真大慨哪。
  雷公原来是大队长兼我队队长,语声如雷而得名。公社那会儿,每年冬季都要队上出劳力修水库、修铁路、修公路、修桥梁、修电站,他总是冲在前面,那大嗓门在县里出了门。他是烈士后代,现在每月领600多元抚恤金,儿子在贵州烧瓦赚了大钱,每月有2000多元寄来,日子过得海啦啦的。他说这是他几代人积德积来的。
  五斤是村里第一批抵职到食品站的,他父亲原是一名公社领导,抗美援朝受伤退伍的,抵职时认为食品站待遇好,谢绝组织上安排到公社这个清水衙门。五斤上班后,收入也高,食品站伙食又好,半年就成了胖子,能每周给家里驮三斤猪肉,令人羡慕。他当营业员时,别人买肉都喊他“领导”。我们那时油都没吃的,偶而抽“经济”牌烟,他天天抽的是“大前门”。 dedecms.com
  后来改制最早的就是食品站,食品站的人都成了农贸市场屠夫佬,五斤从“领导”变成了“唉”,因为卖肉态度不好,没有市场,加上又懒,眼高手低,葸懦,竟找不到其它职业,不得不改行修鸡。做门路厄戛厄业,毳毳毛修不干净,收入自然少,至今未婚。他父母健在那时,劝他莫伥心了,收房亲,他心硬在天上。后来不肯交社保,现在生活上还靠他姐姐管。
  他母亲在路边那三亩多山地征收了,赔得了10多万;他父亲浙江的战友20年前寄来30株红桂花,几年前被开发商2万多块钱一株买去了。村里人讲他,苕人自有苕福。他爱吃荤菜,爱喝啤酒,生活是过得好,但最近痛风越来越严重,手脚上都胀了包,就是不信我要他吃中药,怕我这个“药骗”。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的口头禅“穷人富了好轻贶,富人穷了好虩惋”。但牌桌上他从不肯拉稀,从来不肯向别人借钱,所以大家也喜欢他。
  农村人业余时间多,生活悠闲。现在耕作做什么都是机械化,水泥路修遍了田间地头,种稻种油菜都是机械完成,田里种菜理圳坑都用机械了。白天无事一般就打牌,晚上有打牌的,也有跳广场舞的、看电视的。看书的没有。每个人都很充实。
  
  四、吃饭喝酒
  我屋里餐具全能用,砧板稍洗一下就如新的一样,菜刀只要放磨刀石上稍微磨一下就可用。
  今天的饭是三位女仙煮的。三个女人一台戏,她们借口炒菜有油烟子,齁喉咙,把凳搬到屋外聊天,本来是难得大锅子煮神仙饭,蒋门神炖猪脚时,不在灶台上,一不注意,米汤潽出了一半,真感到可惜,怕锅巴不香。因为今天的米是特意买的新米,我自已筛,自已抟,想搞一餐好锅巴尝鲜。 织梦好,好织梦
  闷火的时候我亲自盯着,生怕焦锅。饭闷好了,特意在饭边边上淋了一圈猪油提香。
  炒菜全程由“厨仙”完成,但慢火煎糍粑鱼则是我的绝招,由我负责,“厨仙”用茶油炒秘制鹅,特配香料。出锅前,老远就能闻到香味,确实不一般。当最后的油麻酸菜出锅时,我就用饭箱装饭了。
  饭装到底时,见锅巴黄金了,香喷了,倒一碗油麻酸菜,闻到多年没闻的锅巴香味,大家朋拢来了,一动锅铲就张也搣,李也搣。本来计划下酒的,一会儿就惌完了。
  这年头,不缺食物,但缺美食。
  饭菜上桌,美酒来酌,感谢牌友和同学,为我牮屋朋热闹。
  吃饭时,我特意请黑婶,她借口感冒了,动不动擤鼻涕,讲话鼻孔齆齆戛,不肯来吃饭。于是,我特意送了饭菜以示谢意。
  我端起酒杯,宣布“开吃”,面对满桌菜肴,希望大家敞开吃,响应国家号召,不能浪费,讲究卫生,用公筷。同时,大家分别讲起从前的酒桌笑话,什么“吃饭的吃菜,喝酒的还要吃饭”,把炒好的猪肠故意撒点糠末,只有自已敢吃等等。大家先盛一碗唆螺,慢慢嗍,其它的对蔬菜、酸菜,虾米,酸萝卜感兴趣。男的喝酒邀对子搳拳、搳指(搳石头剪刀布),“拳舞颂,高声”一会儿就热闹起来了,个个称自已是神奇化妆师,能给对方打扮淡淡红。当然,这些人没一个是“酒仙”对手,不时发出“酒仙”挑战赛。“酒仙”越发牛皮,自称好酒不得醉,差酒不得饱,常年在酒坛上孤独求败。不服气的只有“蒋门神”,动不动就邀连来三杯。
内容来自dedecms

  女的边吃边聊,交流她们的心得,不时来一段清唱。
  酒战到酣处,拐爷要讲我这块屋场是上等富贵地,要我改成别墅。具体选日子,定向格,他免费;“酉仙”要我建民俗馆,配合何年可能的大酉山开发;“厨仙”要建联合养老馆,过两年做不动了,大家一起养老,他负责捞菜;其他几仙都要求保留柴火灶,至少每天能吃锅巴。最后,一致通过,达到他们建房要求,每人最低关二万元人情。
  大家都觉得今天的菜炒得到位,色香味俱全。菜肴中最畅销的是唆螺和虾米,酒过二轮,唆螺就剩労稀几颗了,荤菜却吃得少。
  女仙们吃好了,就在晒谷坪上交流广场舞,交流山歌;男仙们喝着喝着,开始侃茶了,说什么晒野贡茶赛红袍,鹰爪红茶赛百药。到两点多,雷公、拐爷等提出请我们吃晚饭,并提出给我们每人送两只自已喂的鸡鸭。胡姨说她那个麻园苦酸菜特香,一定请我们尝尝。
内容来自dedecms

  为了不打搅他们,我们收拾一下,不到三点钟就打道回府了。
  女三仙把今天的聚餐场面拍了视频发到同学群里,引起强烈反响,群里很快就飘起了红包雨,有20多个说现在有空了,要马上过来喝几杯……
  本文描述辰溪方言,参照《现代汉语辞典》《辞源》,字、词典中有很多吻合辰溪方言字、词,遗憾的是有些电脑字库里打不出。
  本人水平有限,难免谬误,欢迎批评指正。
  辰溪方言听起来很土,外地人听不懂,实际上都能与汉语文字对应,事实说明辰溪包括湘西地区,可能是古老的汉语文字发源地。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战友聚会赋

下一篇:仪式上的发言(随笔)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