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经典美文-唯美句子-美文摘抄-非常美文网

杂文随笔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杂文随笔 >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2021-07-01 22:01
来源:非常美文网 作者:月影荷韵 查看: TAG标签: 在水一方 所谓伊人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在漫长而又短暂的一生中,我们不知道谁会是谁的劫;不知道什么是福,什么是祸;不知道何时与何人相遇,又与何人别离;不知道与何人相知,又与何人错过;不知道哪一次回头会重逢,哪一次转身又是永别。
  小美之于林祥福,林祥福之于小美,不知该感谢上苍的眷顾,还是该诅咒命运的捉弄。如果没有那次相遇,林祥福会不会迎来普通但稳定的婚姻,借此平静地过完平淡的一生。无需苦苦追寻,无需颠沛流离,无需半生漂泊而惨死他乡。如果没有那次相遇,小美和阿强无论是前往京城艰难度日,还是返回溪镇重操旧业,小美的感情世界终究只有阿强一人,哪怕这个男人怯懦无能,哪怕这个男人没有担当,传统的小美恐怕也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认定这份上天的安排。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
  然而,这一切假设都在林祥福开门迎进小美和阿强的那一刻被打破了。
  看着家道殷实的林家,阿强——这个毫无担当的男人——决定将小美留下。朴实憨厚的林祥福,将自己、连同祖上传下的家底毫无保留地交于小美。小美也在日常的相处中渐渐爱上了林祥福。小美,这个十岁便被卖作童养媳,在婆婆严厉管教中战战兢兢生活的女子,最终在林祥福这里找到了安心踏实的感觉,得到了尊重与宠爱。
  当小美不告而别,林祥福有后悔,有气愤,但当小美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似乎所有的不满都烟消云散。不,是呵护有加!什么七根大金条、一根小金条,在林祥福眼中,这些都远不及一个小美。他重新与小美合了庚帖,并将庚帖置于灶头一个月,处处小心,生怕失去了与小美的缘分,又请裁缝缝制衣服,自己亲手改制花轿,再次体面地迎娶这位奉子的新娘。即便如此,他也终未能留住小美,小美还是抛下林祥福和刚满月的女儿。虽满心不舍,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与阿强回到了阔别两年的溪镇。 copyright verywen
  回到阿强身边的小美,却将心留在了那个北方的小院,留在了林祥福和女儿那里。小美不仅留下了思念和牵挂,还留下了一个名为“文城”的小镇。
  就这样,林祥福踏上了漫漫寻妻路。
  当林祥福边走边问,无人知“文城”时,他慢慢意识到这是个假地名,但他依然苦苦追寻;当他感觉小美所言“文城”貌似溪镇时,他深感无望,但依然心存侥幸地等待。
  不知小美为何会选择阿强,也许是童年时沈家的接济和阿强的帮助;也许是一纸婚约;也许是在小美被婆婆休回娘家时,阿强让她重拾了尊严……都不得而知。
  相较于林祥福,阿强真是一个没有责任、没有担当、懒惰成性的少爷。在花完了从家所带的盘缠时,他想起投靠京城从未谋面甚至连姓名也不知的姨夫。眼看投亲渺茫,看到殷实的林祥福,他便盘算着将小美留下。当小美带着金条去车站与之会合时,他居然沦为了乞丐!当小美带来金条,他又一次少爷病复发,吃穿用度不再凑合,又讲究了起来;凭着小美偷来的金条,他们回到溪镇坐吃等死。同是少爷,为何林祥福这般勤劳上进,而阿强却如此自甘堕落?为何林祥福这般坦荡磊落,而阿强却如此卑鄙猥琐?这样的阿强,为何小美会抛下林祥福和女儿去追随?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
  这也许就是无解的人生!
  所幸的是,在溪镇,林祥福遇到了陈永良。这对在漂泊中相遇的兄弟,在患难中相互扶持、肝胆相照,终成生死之交。
  他们的仁义几度让我落泪:当得知林百家被土匪绑票,而土匪会以非人之法折磨人质时,李美莲令长子陈耀武换回了林百家;当发现耀武和林百家暗生情愫,而林百家已与顾家有了婚约时,为顾全林百家的名声,陈永良决定回老家,后因林祥福劝阻,也为了在乱世互相有个照应,林祥福将万亩荡的200亩良田赠予陈永良,让他们在万亩荡安了家。分别时那种不舍,读来剜心割肉一般;当顾益民被张一斧绑票,溪镇乱作一团,顾家上下更是六神无主时,林祥福以一个外乡人的身份担起了赎回顾益民的责任。他放不下他的女儿林百家,但一想到如果陈永良在场,定会担起此事,林祥福便下定了决心,而他也深知,此去九死一生。安排好后事,他毅然赴死。这个铁骨铮铮的北方汉子,带着对女儿的牵挂和不舍,轰然倒在了异乡的土地上。那一刻,不知他心头是否掠过小美的身影? copyright verywen
  在陈永良为林祥福合上双眼时,也立下了报仇的誓言。他终在和尚的帮助下,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让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张一斧血债血偿。
  好久没有因为读一本书而流泪了。读《文城》,却让我屡屡泪流满面:
  感动于陈永良与林祥福的兄弟情谊。两人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他们的坦诚与仁义,不仅让他们生意兴隆,还为他们赢得了声望。两个外乡人与顾益民一起撑起了溪镇这座风雨飘摇的大厦。两人坦诚相待、肝胆相照,彼此毫无戒心,时时处处将对方看得比自己更重要。纵使寒夜漫漫,总有一把火将彼此温暖;纵使暗夜沉沉,总有一束光将彼此照亮。这种将利益置于身外,以命相交的兄弟情谊,何其可贵!
  感动于林祥福的淳朴善良。在林祥福的人生字典中,似乎从来没有收录过“欺骗”一词。小美和阿强的不期来访,阿强的只身离开,小美带着金条突然消失,小美的意外归来,直至再次不辞而别……在这么多的异常事件中,林祥福从来没有怀疑过小美,从来没有闪现过“欺骗”一词。他觉得是缘分在作祟,他认为小美有苦衷。而恰恰是小美和阿强随口谎称的“文城”,注定了林祥福要为此漂泊半生。

copyright verywen


  林祥福,不知“祥”否,“福”否?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活着》中的福贵,“福”哉?“贵”哉?那个在一次次送走亲人,伤口还未痊愈便又被撕裂的老人,“福贵”于他恐怕是一种奢望。而林祥福,也许是作者对他坦荡而又悲苦一生的一份期冀。他和陈永良一样,如他们这样的人,本该永远地过着吉祥幸福、美好富足的生活。
  百姓的悲苦,生之艰难也让我潸然泪下。
  生活在这样一个朝代更迭、军阀混战、土匪横行、民不聊生的时代,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前门赶走虎,后门进了狼。土匪是被逼无奈落草为寇,占据一方的地方势力,而军阀不过是带着武装与编制的游走的土匪。他们都是匪气十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百姓命如草芥,他们真真如戴望舒所言“像牲口一样活,蝼蚁一样死。”
  有像张一斧那样凶残成性,以人肝为下酒菜,所到之处杀人掠货,动辄屠村的土匪,但也有“和尚”这样只为生存而被迫落草之人。只抢货物,不伤无辜:在陈耀武被割耳朵时,他用筷子夹紧耳根,只为减轻耀武受刑时的一丝痛苦;他将耀武带回家养伤,母子二人精心照料;当张一斧在船上滥杀滥砍时,他将耀武推入水中,使耀武侥幸捡回一条命;他看不惯张一斧的残暴,最后倒戈与陈永良结拜,而终被张一斧杀害。
非常美文

  和尚曾言:“身处这乱世若想种田过日子,必遭土匪劫杀;若做上土匪,不抢劫又活不下去。”
  做土匪是和尚迫于生计的选择,但他从未滥杀过一个百姓。由于势单力薄,他需倚仗于“水上漂”、“豹子李”、张一斧这些人,但他与他们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保持着做人的底线,在尽可能的范围内,他不去伤害别人。不仅如此,若有可能,他还会施以援手。所以,陈耀武说他是土匪中的好人。
  在陈耀武被和尚背回家养伤的日子里,和尚的母亲悉心照顾,将红绳系于耀武手腕祈吉祥保平安。在和尚母子的照料下,耀武身体才得以快速痊愈。临走时,和尚母亲又煮了鸡蛋烙了饼,让耀武带在路上吃。土匪与绑票处成了一家人,这般情形,谁能相信是一个土匪所为?
  这个有着菩萨一般慈善心肠的母亲,这个坚守底线的和尚也让人心生敬佩。
  和尚身处浊世而不随波逐流,也不同流合污,最终弃暗投明,以鲜血洗刷了曾经的“污点”。“被砍下了左臂的‘和尚’仍然站立,他右手长刀撑地,不让自己倒下”,这是和尚与世界告别的最后姿态!至死也不愿倒下的和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血肉之躯雕刻成了永恒,那是一个巍然屹立的汉子,顶天立地的汉子!我们应该知道他的本名——小山。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小山是“和尚”的本名,也是他的本性。他有自己的坚守,他大概想成为一个如山一般的人吧。“和尚”该是他落草后的诨号,也是他在众匪头目中的显著特点——他有着和尚一般的慈悲与恻隐之心。“水上漂”和“豹子李”他们曾屡次取笑他“你是土匪,不是和尚,用不着菩萨心肠。”
  不止是小山,书中很多人名似乎都透着作者的深意。
  林祥福,这个名字寄托着作者余华的祈愿。如果没有小美,林祥福会不会既“祥”且“福”?毕竟他家道不错,虽然父母离世早,但他凭着自身的努力,木工活方圆闻名,也算个殷实的小康之家。小美的闯入,打破了林祥福原有的平静,也改变了林祥福的人生轨迹。像他这样的人,本该拥有一个吉祥幸福的人生!
  陈永良,相较于林祥福,他是幸福的。无论是家庭还是事业,都堪称圆满,而这一切,皆源于他的善良和真诚。永良,永远保持内心的善良,永远向善的人。 非常美文
  李美莲与纪小美,两人名字虽都含有“美”字,但差距不在“美”而在于“莲”。
  纪小美,“小”在何处?“小”在她没有“莲”一般洁净之心。小美留在林祥福家的初衷是难以启齿的,虽然林祥福的宽厚和爱打动了她,虽然她日久生情,虽然她离开时有纠结有不舍,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去,留下了仅满一月的女儿和那个痴爱她的人,还有注定漂泊的“文城”。
  李美莲则不同,她不仅貌美,更可贵之处在于她的心如莲一般洁净。她待林百家如亲生女儿一般无二,甚至将她的名声看得比自家孩子还重。难怪在她搬走后,林百家第一次向林祥福问起自己的母亲和身世。李美莲俨然一位大家闺秀,懂大理,识大体,温婉贤淑,坦荡磊落,她的美岂是纪小美能比?她如一块无瑕的美玉,照出了小美内心幽暗处不为人知的所在。
  顾益民,“益”者,“有益”、“好”也。作为商会会长,他还是为百姓做了一些好事的。城隍阁的乞天活动,组织团练护村民平安,料理阿强、小美的后事,收留像陈永良和林祥福这样的外乡人,并能将他们与本地村民一视同仁。在他带领下,溪镇百姓能在乱世中相对安宁地度日。顾益民,也算是一个有利于民众的会长。 内容来自verywen.com
  阿强,本名沈祖强,溪镇“沈家织补”的独子。作为织补铺子唯一的继承人。织补的家业本应在他手中发展壮大,然而,由于他生性好吃懒做,加之性格懦弱,没有担当,织铺在他手中不仅没有壮大,反而歇业倒闭了。于是,整日无所事事,靠着小美从林祥福那儿带回来的七根金条维持日常。这样的人,不就是祖辈强于自己吗?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无论身处和平年代还是生逢乱世,总有人会坚守自己内心的道德准则,而这种坚守,在乱世显得尤为可贵。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亦无法选择自己所处的时代,但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道德坚守和方向。身处浊世,我们依然可以心洁如莲!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文城”,住着那个飘忽迷离的“伊人”。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