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情感故事 > 千辛万苦慈母恩

千辛万苦慈母恩

时间 : 2019-10-10 22:35:4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吴建春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千辛万苦慈母恩)
  母苦儿未见,儿劳母不安。母亲的笑容,是世间最暖的春风;母亲的皱纹,是沧桑岁月的刻痕;母亲的白发,是含辛茹苦的见证;母亲的大爱,是永无止息的恩情。感恩母亲赐予我的一切!谨以此文,献给九十大寿的母亲!
一一一一题记
  韩剧《大长今》中有个感人谜题
长今给太后出了一道谜题:
请您猜猜看这个人到底是谁?
这个人自古以来就是一位食医
这个人虽然是家中的奴婢
却负责家中所有粗重的工作
但是
此人也是全家人最敬爱的老师
长今的答案:母亲。
做母亲的
要时时刻刻 照顾子女有没有生病

copyright verywen.com


吃饱穿暖或是有没睡好
所以母亲是子女最好的食医
母亲虽然受冻 却一心想着子女是否穿暖
母亲虽然挨饿 却一心念着子女是否吃饱
母亲虽然辛苦 却一心顾着子女是否平安
这么看来
身为母亲身受的折磨
比奴婢还要沉重
不过
如果没有母亲的照料与庇佑
做子女的
又怎么能按时吃饱
天冷不受寒呢
所以
母亲是家中最辛苦的奴婢
但是也是比任何人都伟大的老师
长今用伟大的母爱感召了太后
制止了一场皇室纷争
看《大长今》,想起了老母亲。我的母亲,正是谜语中的食医、奴婢和老师。 千辛万苦慈母恩

路 遇 贵 人 母亲王翠梅,一九三O年十月二十日出生于浙江省宣平县章湾村。 外公家是个旧式农家,外婆多产,生有十个子女,养活三子四女。 外婆头胎生了双胞胎,没养活,后连续生了三个女儿,为续香火,从亲戚家领养了一个儿子,而后接连又生了三个儿子二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夭折,母亲是老大。 在我的记忆里,外公穿着长布衫,清瘦修长,文质彬彬,满腹经纶,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小时候看他写过对联,听母亲讲外公是个教书先生。 外婆是个旧式农家女子,梳着头髻,慈眉善目,勤俭持家,因裹小足,步子迈不大,走路一阵风,一路小跑,含辛茹苦操持一大家生活起居。 千辛万苦慈母恩

(外公外婆合影像)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17年小舅舅七十岁生日时,兄弟姐妹合影,从左至右:三舅舅王光照、二舅舅王光明、母亲王翠梅、小姨王翠莲、小舅舅王光友。)   以前交通不好,到外公家全靠两条腿走二十来里山路,第一次去就走哭了,脚也走肿了,把外婆心痛得不行。 外公外婆都长寿,八十多岁作古。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母亲上过小学,出落得水灵灵,在十里八乡是个出名的大美女。
解放初,母亲遇上了一位贵人。新四军游击队的一名姓朱的指导员,路过章湾村,见母亲聪明伶俐,知书达理,就把母亲推荐到大溪口乡政府参加土改工作。 因刚解放,土改工作困难重重,干部缺乏,母亲聪明好学,又识字,很快就打开了工作局面,在乡政府担任了妇女主任,成为一名正式的国家干部。 之后通过参加丽水地区的干部培训,被分配到宣平县永丰区工作,任区团委青年干事。 在永丰区工作期间,遇上了当时在永丰区法院当法官的父亲,于1954年3月17日登记结婚成家。 一对新婚伉俪,正准备并肩携手为新中国建设大展宏图时,却横遭不测风云,一场政治风暴悄然而至。 千辛万苦慈母恩

(父母亲结婚证)

含 冤 受 屈 非常美文

1953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实行粮食的计划收购与计划供应的决议》,这就是当时的统购统销政策,由邓小平协助陈云起草。

解放后,城镇居民人口、工业用粮大幅增加,国家又停止了粮食进口,粮食供求矛盾加剧,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中央采纳了陈云的建议,出台了统购统销政策。

后来,统购统销的范围又继续扩大到棉花、纱布和食油。这一政策取消了原有的农业产品自由市场,初期有稳定粮价和保障供应的作用,后来变得僵化,严重地阻碍了农业经济的发展。80年代改革之后,该项政策被取消。

当时土地产量低,副食供应很少,吃不上油,吃不上肉,粮食是人们热量的主要来源,农民负担不起过重的购粮任务。

各级政府为了完成过高的统购任务,必须施以政治压力。有些地方,对没有完成任务的农民随便扣上种种“帽子”进行斗争。

噩运很快降临到母亲身上。

外公祖上家境较好,供外公念书,后外公就成了教书先生。外公家里置有几亩薄地,因忙于教书,家里人口众多,田地里忙不过来,就雇请了一名长工。解放初土改时,因家里雇有长工,按照政策,成分被划成了富农。

1954年统购统销政策落实后,因交不出足额公粮,外公成了“斗争”对象,以破坏粮食统购统销罪,被抓去判刑坐牢。

公告要发全县各乡张贴,母亲当时已在永丰区团委担任青年干事,贴公告也是日常工作内容。

一次,母亲到汤山村贴公告,因母亲个子不高,就搬了张凳子站上去贴,公告上有外公的名字,该村的民兵连长就去告黑状,说母亲包庇外公,故意把公告贴高,让别人看不清。

就因这么无意中不起眼的一件小事,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影响了母亲的前半生。

母亲被开除公职,下放到父亲的老家柳城乡县前大队第六生产队务农。

母亲出事期间,宣平县委已向金华地委呈报审批父亲任县府办秘书(即现在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与宣平县人民法院审判长,金华地委已向宣平县委下发了任命批文,当时的宣平县委书记宋希图,要求父亲与母亲离婚,划亲界线,父亲断然拒绝,宋希图就扣压金华地委的任命批文,不予公布,导致父亲一生蒙受不公平的待遇,再无提拔机会。

父亲晚年也曾向金华市委提出申请,希望组织上能纠正历史错误,但一直到他去年去逝,也未能了却这桩心愿,带着遗憾离开人世。

母亲青年时代的美好时光,非常短暂,也就二年时间,尤如昙花一现,只为韦陀,而韦陀已忘却花神,父亲却不畏强权,不向命运低头,信守诺言,不离不弃,厮守到老。

千辛万苦慈母恩

(父母老照片) 千辛万苦慈母恩

(1993年我结婚时父母合影)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09年母亲八十大寿时父母合影)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15年春节父母合影)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17年春节在二姐家门口合影)   沧海桑田,见证了父母不屈不挠、坚贞不渝的爱情。任何艰难困苦的生活考验,不足以动摇父母生死相依的决心。

含 辛 茹 苦 1958年宣平县撤销后,原宣平县一部分并入丽水县,大部分并入武义县。 柳城,这个原宣平县城所在地,由县前、县后、丰产三个大队组成。空中俯瞰,尤如一个大大的聚宝盘,四面环山,东西两溪环绕,宛若两条巨龙盘踞,东有天师殿,南有巽峰塔、城皇殿,西有白泄下(白水脚),北有洞主殿、普照寺。 复旦大学历史系的大伯伯吴瑞武教授写的《柳城赋》这样描写道:“…地虽弹丸,实乃仙境。徽派民居,鳞次栉比,白墙青瓦,翘角飞檐,家家相依,户户相仿,夕阳欲暮,炊烟袅袅,牧童骑牛沿街归,农夫荷锄巷中走,鸡犬之声相闻,民众休戚相关,逢年节礼尚往来,不是桃源胜似桃源…”。 在大伯伯笔下宛如世外桃源般仙境的家乡,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却并非如此美丽,在母亲的脸上,并没有看到生活在仙境中的快乐,只看到母亲的脸上,总是写满深深的忧愁。 以前农村是靠挣工分养家糊口。下放后,母亲因带着我们兄弟姐妹四人,没时间上生产队挣工分,口粮就要靠父亲交生产队钱分粮食,其实也就跟买差不多。 为了多挣一点工分,母亲向生产队要了一头牛。给生产队养牛,一天可以挣2分工分,当时生产队干一天活,正劳力记10分,半劳力记5分。 家里养上一至两头猪,为的是过年杀猪有肉吃;养上五六只兔子,兔毛换些买酱油、盐钱;养上几只鸡,下蛋给孩子改善伙食。 小时候,最爱吃的就是早上的鸡蛋粥。为了给我们几个上学的孩子补充营养,早上母亲就在碗里打个鸡蛋,把蛋打碎,再把刚烧好的白米粥舀入碗中,滚烫的白米粥就把碎鸡蛋烫熟了,加点白糖,俗称蛋化粥。 每天放学后,我就牵上牛、挎上菜蓝,去野外放牛拔猪草、兔草,等到牛吃饱,一蓝子猪草也有了,天也黑了,就牵牛回家。 因家里缺少劳动力,常常会被生产队的干部欺负,每每生产队分粮食时,就是我母亲担惊受怕之时。 一到分粮,我就挑着空箩筐,跟着母亲后头,因我年龄小个子矮,农村的门槛又高,虽然挑的是空箩筐,也费不少劲。 母亲总是要比别人晚点去,因为早去了,在那排队,农村人五大三粗,说话口无遮拦,会挖苦说“你家又没人干活,没有粮食分给你家,你们回去吧”之类的话,母亲又不能跟他们理论,一理论准输,因为队长会向着他们,惹恼了队长就不给你分粮食,分不分粮食给你,全凭队长一句话。 在那个年代,队长就是土皇帝,一手遮天。那时我就暗暗发誓,别看你们现在得意,将来,我一定要过得比你们好,比你们有出息。 有时碰上队长心情好,可以顺利分到粮食,母亲脸上才会露出难得的笑容,如果碰到队长不高兴,常常是挑着空箩筐回家。 开始母亲会非常难受,悄悄流泪,后来次数多了,习惯了,母亲回家就默默干活。 生产队的经济保管员王叔叔,是个德高望重的大好人,有时家里没米了,母亲就会去求王叔叔,让王叔叔在队长面前说说好话,有时也会管用。 分粮食最怕的是分杂粮,象分蕃薯、萝卜、土豆之类的,常常就在山上的田地里分,离家远,又没劳动力,常常天已黑了,我还陪着母亲深一脚浅一脚摸黑往家担。 回到家,鸡已归笼,猪早已饿得扒在猪栏上嗷嗷叫了。等到母亲烧好晚饭,我却已趴在凳子上睡着了。等到母亲喂好猪,收拾好一切,已是半夜。睡不了几个小时,母亲就得起床烧饭,我们吃过早饭还得上学。 母亲生育了两儿两女。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父亲一直在大溪口乡工作,离家十多公里,以前公路是沙石路,骑自行车得一个小时,一周回家一趟,休息一天,回家也整天在自留地上干活。父亲与我们是聚少离多,家务活就全靠母亲一人。 为了节省开支,母亲一有时间就到自留地上干活,挑粪、施肥、种菜,什么活都干。 有一块自留地在前山,前山脚下就是西溪,要到地里干活,要么走下桥头的石桥,要么过西溪,走桥的话路很远,路上走上大半天,挑着肥还没到菜地就累得不行了,所以大家都会选择直接从西溪里过。 母亲会选择一个水深不深不浅的地方过,水太浅,挑着粪桶,水中石滑,有劲使不上,人易摔倒;水太深,粪桶浮在水面会翻,只有选择适当的水深,让粪桶半浮在水面上,借助水的浮力,既省力又不会翻。 到我上初中能挑得动粪桶时,我也会学着母亲的样,选择一个合适我个子的水面过西溪。 以前吃的水,早先在五洞坑挑。五洞坑的水是西溪引进来的,水质很好,可以看到小鱼在水中游来游去。白天大家都在水渠里洗东西,东家长西家短,洗着衣裳唠着嗑,很是热闹。晚上十点后到第二天早上五、六点钟,大家都已形成习惯不再去洗东西,这个时间段就是供大家挑水吃。 母亲就在这个时间段,先帮爷爷家挑满水缸,再自己家挑水。后来人口快速发展,人的自觉性也差去了,五洞坑的水已变质,不能再食用了,只能到很远的西溪挑水或者到柳城小学的水井挑水。 上初中后,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我就帮母亲分担了挑水的任务。一般我会选择到柳小挑水,因到西溪挑水要起早贪黑,要不然水不干净,柳小是水井,一天到晚都可以挑。挑着大半桶水,跌跌撞撞到家只剩下小半桶,直到上高中时,才能挑满担。 春去秋来,母亲用那瘦弱的身躯,坚韧的意志,含辛茹苦,把我们兄弟姐妹拉扯大。尽管当年物质匮乏,生活艰难,但母亲从未让我们兄弟姐妹挨饿受冻,总是千方百计、想方设法供我们吃穿。母亲所承受的压力和折磨,真是比奴婢还要沉重。 千辛万苦慈母恩

(母亲与二姐在西溪下桥头合影) 千辛万苦慈母恩

(母亲八十岁时全家人合影)

望 子 成 龙 母亲因受到不公正待遇,受尽了人世苦难,受尽了冷嘲热讽,受尽了万般委屈,母亲多么希望自己的子女个个有出息。 爷爷是个文盲,自己的名字都写不了,但他勒紧裤腰带,再苦再难,也千方百计供自己的孩子读书,结果除了大女儿从小送给别人家当童养媳外,其他三个子女,培养出了一个大学教授、一个小学校长、一个国家干部。 良好的家风家教深深地影响着母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母亲一直督促我们好好读书,尽管大哥大姐读书时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学的是打算盘、开拖拉机之类,但母亲也从未放弃过对我们学习的督促。 大姐高中毕业后,找到了一份民办教师的工作。学校在内河洋村,离家十来里山路,是个山沟沟,母亲不放心大姐一个人路上的安全,每次周日下午,就要让我送大姐到学校。周五,大姐就与学校的其他老师结伴回家,从不允许大姐一个人来回。 因大姐从小体弱,不能干农活,当民办教师也不是长久之计。当时正好国家有政策,国家干部退休,可以照顾一个子女参加工作,俗称顶班。于是母亲与父亲就反复做我思想工作,让我把这个指标让给大姐。当时,农民与居民的待遇,天差地别,农民一天到晚面朝黄土背朝天,居民就可以招工领工资发粮票。父亲退休,大姐顶班到大源乡当了一名乡镇干部。 学习最用功的数二姐,废寝忘食,成绩出类拔萃,每次考试,成绩总是排在年级前三。 二姐上高中时,正好赶上国家恢复高考,顺利考上师范。那时考大学很难,一个班就二三个,考上大学,就是鱼跃龙门,毕业包分配,农业户口就成居民户,是农村娃脱离苦海的主要途径,当时有句顺口溜,叫“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我因读书不用功,没能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大溪口乡广播站的合同工。工作了一年,遇到征兵,就报了名。 当时中越边境战事正紧,母亲因家里一直没有劳动力,吃尽苦头,好不容易把子女拉扯大,所以一直反对我离开家去当兵。 当得知我已报名时,母亲就偷偷去找算命先生算命,结果算命先生告诉母亲:此子要出去闯,只有出去闯才有出息。 等我体检合格后,母亲就高高兴兴让我参军去了。我当时很纳闷,为什么一直反对我参军的,怎么突然之间就想通了,不再阻拦,而且还很高兴的样子。后来等到我上军校放寒假回家时,奶妈悄悄告诉我真相后,才恍然大悟。 心有戚戚,每一个母亲的心中,永远装着子女的前途命运,总想着子女出人头地。只要子女好,义无反顾。尽管我是一个历史唯物主义者,不相信算命鬼神这一套,但对母亲这份虔诚的心,仍然心怀感激! 千辛万苦慈母恩

(1984年我应征参军时全家合影) 千辛万苦慈母恩   (1987年军校放暑假,参军后第一次回家,母亲很开心。) 千辛万苦慈母恩

  (1987年暑假陪母亲在金华双龙洞游玩) 千辛万苦慈母恩   (1995年与母亲带外孙女朱吴双在杭州游玩)

苦 尽 甘 来 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党中央进行了指导思想和各条战线的拨乱反正工作。 1981年6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邓小平主持起草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之后,各省出台了相关政策。 成也箫何,败也箫何,邓小平主持起草一个文件,母亲的人生跌入万丈深渊,邓小平又主持起草了一个文件,母亲迎来了平反昭雪的曙光。 我们姐弟曾戏谑道,要不是时代命运的捉弄,我们也会是高干子女,当然这是玩笑话。 母亲早出晚归,去找当年的同事开具证明材料。 此前,母亲从未到过武义县城,为了平反,为了还一个清白,小学文化的母亲,凭着执着,只身前往县委机关,向领导申诉。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母亲的多方奔走和不懈努力下,终于组织上组织人员对母亲的问题进行复查,1983年10月29日,中共武义县委发文,对母亲的问题进行平反,恢复母亲的干部身份,开始以退职安置,后来根据政策定为退休。组织上终于给了母亲一个说法。 苦尽甘来,酸甜苦辣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三十年,弹指一挥间,母亲从一个花季少女,变成了一个退休老太,期间的苦楚,只有母亲自己知道。真是造化弄人。 千辛万苦慈母恩

(母亲的退休证) 千辛万苦慈母恩

(退休证) 千辛万苦慈母恩   (1983年10月29日,中共武义县委恢复母亲干部身份的批复文件。) 千辛万苦慈母恩

(1993年我在老家结婚时的全家合影) 千辛万苦慈母恩   (1997年1月15日,柳城镇离退休干部合影,第二排右三为母亲、右四为父亲。)

菩 萨 心 肠 尽管母亲年纪轻轻就遭受了命运的不公,但母亲永远保持着一颗善良的心,没有怨天尤人,默默承受命运的磨难。 有父亲的同事或我们的同学来家里玩,母亲总是以最热情的心来招待。老家来客人,主人会烧碗点心给客人吃。点心有面条和米粉干,面条便宜,米粉干贵,一般家里都烧面条。 即便是日子不宽余的年代,母亲也会拿米去换一些米粉干在家备着,有客人来,母亲就会毫不犹豫拿出米粉干,没钱买肉,就煎上两个鸡蛋,不一会儿,一碗香喷喷的点心就会捧到客人面前。 每个客人对母亲的烧饭手艺都赞不绝口,把这份情这份心记在心里,有的记一辈子。 大姐一个中学同学,也是同一个生产队的社员。夫妻俩学医,都取得了行医资格证,他们家又是临街店面房,于是就开了一家私人诊所。 由于夫妻俩人热情、打针手艺好,所以诊所生意兴旺。有一次,出诊到一个村民家,挂瓶后就出了事。这下闯下大祸,夫妻俩吓坏了,六神无主。 夫妻俩除了配合相关部门调查外,呆若木鸡,竞然二三天没烧饭吃。母亲知道后,立马烧了一大碗面条送了过去。后来,夫妻俩说这碗面条,是他们这辈子吃到过的最好的美味。 从此以后,夫妻俩把母亲当亲娘孝敬,逢年过节,做糕、包粽子、清明稞等时,总要给母亲送一份过来。 当时邻居问母亲,你怎么就不怕受连累?别人避都怕来不及避。母亲说,没想这么多,看他们遭罪,心里着急,就做了。朴素的语言,蕴含着母亲慈悲为怀的菩萨心肠。 母亲心地善良,乐善好施,尤其是平反后,有了稳定的工资收入,亲朋好友、邻居有了困难,都会热情伸手相助,受过母亲恩惠的人,都会记着母亲的好。搬入县城后,也常常会有老朋友来看望母亲。 千辛万苦慈母恩   (1993年春节期制,在老家院子与父母亲合影留念。) 千辛万苦慈母恩

  (子女都已长大成人,成家立业,母亲很开心。) 千辛万苦慈母恩

(母亲与女儿、儿媳合影)

  一 心 为 人

下放三十年农村生活的磨练,母亲养成了吃苦耐劳的品性,凡事依靠自己解决,也养成了坚韧不拔的个性,有事自己扛,从不麻烦别人,就是自己的子女也一样,平时有个头痛脑热,从来都不声不响,怕影响我们工作,都是自己解决。 十年前的一天傍晚,突然接到母亲电话,说胸口疼。母亲的忍耐性很强,一般的疼痛决不会给我们打电话,我着急忙慌跑了过去,过不一会,二姐也赶到,我们马上将母亲送到附近的中医院,值班医生心电图做做也没发现什么毛病,就开了点药挂瓶,挂完瓶母亲见有明显好转,感觉不到疼了,在医院观察了一下就回家了,母亲怕影响我们第二天上班,就赶我们回去,我实在不放心,就坚持住下来陪母亲。 躺下刚睡个把小时,母亲又疼痛难忍,我赶紧叫二姐回来,把母亲送到县第一人民医院急珍,但医生仍检查不出什么原因。值班的医生也很负责任,每过一个小时就给母亲做一次心电图,直到早上六点,心电图显示不正常,医生判断心血管病,住院治疗。 住院半个月后,等病情稳定后,主治医生建议送杭州邵逸夫医院做支架按放手术。在邵逸夫医院住院一周,分二次手术,在心脏放了三只支架,出院回家。 现在医疗技术真是发达,母亲心脏血管,三处堵塞65%-75%,十分严重。医生说,要是没有这种技术,母亲就回天乏术了,在鬼门关转悠一圈又回来了。 母亲年龄大了以后,特别是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后,我们对母亲的身体十分担心,让她搬过来与我住或搬到二姐家住,母亲总是不肯,说万一哪天走了,会吓着小孩等等,我们拗不过母亲,就随母亲意。 母亲住在二姐家的旧房子里,那里离县第一人民医院近,走路也就十来分钟。定期到医院配药,都是自己一个人去,开始我不放心,约好第二天陪着一起去,结果晚上就打电话来说,明天有什么什么事,改天再去医院,等第二天晚上去看母亲,却说药已配回来了,埋怨母亲为什么不让陪着去,母亲却笑笑说,医院都熟门熟路了,医生也混熟了,让你们陪着去,还要向单位请假,耽误工作。 今年九十大寿,寿宴如何安排,征求母亲意见,母亲态度很坚决,尽量缩小宴请范围,只请母亲的兄弟姐妹这一层,不收受红包。 母亲有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方面,亲戚朋友在外地的较多,舟车劳顿让大家幸苦不应该;另一方面,我们姐弟三人都是有工作单位的人,上面都有要求,大办影响不好。 母亲总是这样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这就是一个老革命者的情怀。 千辛万苦慈母恩

(母亲七十岁生日宴) 千辛万苦慈母恩   (母亲七十岁生日时与三个弟弟一个妹妹合影)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18年春节,遂昌姑姑全家来武义看望母亲。)

幸 福 晚 年 母亲平反昭雪后,心情大为改观,有了退休工资收入,子女都已拉扯大,各自走上工作岗位。在母亲呕心沥血培养下,成就比肩爷爷,除了大哥早逝,姐弟三人,一个大学教授、一个中学校长、一个国家干部。

母亲腰杆子也挺直了,人前扬眉吐气,重新回到自信、乐观、开朗的性格。

那些处处为难、动不动就甩脸色给母亲看的生产队员,仍然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而我们一家,早已搬入县城生活,不再看人脸色、寄人篱下。也实现了当初许下的誓言——一定要过得比他们好。

曾经也问母亲,恨不恨那些伤害过你的人?母亲淡淡一笑,说:都是时代造成的,怨不得他们。多么宽广的心胸啊。

外孙出生后,母亲跟随大姐到石家庄铁道大学带外孙,时常帮着一些邻居带带小孩,邻居对母亲的热心非常感激,这些孩子长大后,即便漂洋过海在国外,也忘不了母亲的恩情。 千辛万苦慈母恩   (外孙出生,母亲来到石家庄铁道大学,此时大姐吴瑰丽已调入石家庄铁道大学教书。) 千辛万苦慈母恩

(母亲在石家庄带外孙吴喆华) 千辛万苦慈母恩

(在石家庄铁道大学家属院)   带大了外孙又回武义带外孙女。等到我小孩出生,又帮着照顾。小孩上小学的几年,每天下午放学,父亲就早早到校门口去接,母亲则在家烧好点心,小孩一进门,就会吃上奶奶端上香喷喷的点心。 千辛万苦慈母恩

(在武义带二姐女儿朱吴双) 千辛万苦慈母恩

(带孙女吴航琦)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10年5月2日,母亲与外孙女、孙女在壶山公园游玩)   外孙、外孙女、孙女,母亲把深深的爱都融进孩子们的心里,三个小孩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下,都十分乖巧懂事,明辨是非,都十分听母亲的话,也十分喜欢吃母亲烧的饭菜。 在北京工作的外孙,每次回来看望母亲,走时都要吃一碗母亲烧的面条,他说姥姥烧的面香、好吃。即使有朋友请吃饭,也要推掉,为的就是要吃姥姥烧的一碗面,这就是一份亲情,一份对母亲深深的眷恋。 如果没有母亲的细心照料和庇佑,我们又如何健康成长?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05年2月9日,父母与外孙、外孙女、孙女三个宝贝春节合影。) 千辛万苦慈母恩

(曾外孙又是母亲的心头肉) 千辛万苦慈母恩

(陪曾外孙玩很开心)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05年春节全家福)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09年八十岁的老母亲精神抖擞)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16年5月28日,到上海参加大伯伯外孙结婚宴时,与遂昌的姑姑、姑夫合影。) 千辛万苦慈母恩

(婚宴上女将们合影)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19年7月14日,外孙从北京带女朋友回武义看望母亲,母亲高兴得不得了。)   活到老,学到老。母亲带大了子孙,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闲时间,母亲不甘寂寞,又拿起了书本,走进了老年大学。母亲认真做着笔记,一节课不落,遨游在知识的海洋,既长了知识,又充实了老年生活。遇有什么新鲜事,就与我们分享。 千辛万苦慈母恩 千辛万苦慈母恩

母 在 家 在 家有一老,有如一宝。尽管母亲已有九十高龄,但仍头不昏、眼不花、耳不聋、背不驼,身板硬朗,走路不用拐杖。母亲身体硬朗,真是我们晚辈天大的福份。 母亲的记性也很好,晚辈的生日,母亲还一一记在心里,大事小情都要过问,总有操不完的心。四世同堂,其乐融融。 母亲在,家就在! 是啊!母亲在,兄弟姐妹是一家,母亲不在,兄弟姐妹是亲戚!过年过节,一家人聚聚,为的就是这份家的感觉! 平时忙于上班,不能守候在母亲身边尽孝道,只有在晚上忙完一天的杂事后,到母亲身边,陪母亲唠唠嗑、看看电视,坐上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这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这就是天伦之乐。 尽管母亲身体还硬朗,但我知道,母亲留给我们行孝的机会和日子真的不多了! 看着日渐衰老的母亲,有太多的不舍和心疼。我无力挽留时光匆匆的脚步,唯有以羔羊跪乳、乌鸦反哺之心感恩母亲,让母亲能开开心心安享晚年! 所以平时节假日,有时间就与二姐一起带母亲出去走走看看。 自从去年父亲去逝后,母亲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多,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已变成满头银丝。父亲的突然病逝,使得我们深深自责,尽管母亲极不愿意,但在我们姐弟的极力坚持下,请了保姆,为的是平时有人陪母亲说说话,不太孤单。 母亲有一个习惯,就是关心国家大事,关心政治,每天必看中央新闻联播,雷打不动。所以与母亲聊天下大事,她都清楚,中央领导、省、市、县主要领导名字都能如数家珍,我们有时还说不上。所以陪母亲看看新闻,也是接受教育的时间,母亲就是世上最伟大的老师! 歌词唱得好:有妈的孩子象块宝,没妈的孩子象根草。在母亲面前,我们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今天是农历八月廿九日,是母亲的生日,谨以此文献给慈祥的母亲,作为送给母亲九十大寿的生日礼物!

愿母亲长命百岁!

我想永远做母亲的宝!!

您养我长大,我陪您到老!!! 千辛万苦慈母恩

(八十八岁的老母亲还能上山摘杨梅) 千辛万苦慈母恩

(二女儿与儿媳陪母亲观灯)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17年春节大姐、二姐陪父母在武义长安桥游玩。) 千辛万苦慈母恩

(老小孩,老来乐。)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17年春节,陪父母在壶山公园。)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17年春节,大姐带儿子回武义看望父亲。) 千辛万苦慈母恩

(母亲在吴前村游玩) 千辛万苦慈母恩

(八十九岁生日) 千辛万苦慈母恩

  (八十九岁生日,与曾外孙一起吹生日蜡烛。)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18年10月7日,在武义孝里人家游玩。) 千辛万苦慈母恩

  (2019年5月12日,母亲节陪母亲在武义平头村游玩。) 千辛万苦慈母恩

(在平头村游玩时与二姐、二姐夫合影) 千辛万苦慈母恩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祝老母亲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千辛万苦慈母恩 千辛万苦慈母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45岁贾静雯首夺视后:10年前,我就“死”过一回了

下一篇:《共和国岁月.知青篇》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