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随笔 > 故人入梦来

故人入梦来

时间 : 2020-10-16 13:24:49来源 :     作者:吴宏萍    点击:Tags标签: 故人入梦来
(原标题:故人入梦来)
故人小海离世已经十几年了。
  多年来他常常入我梦,我一直想借着拙笔表达我对他的怀念。今日他又入我梦,那幽怨的眼神,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始终无言。以至于我半夜醒来再也无法入眠……
  我和小海同生一条街,同长一条街,他家在街西,我家住街东,从小并不认识。认识小海是在我四年级的时候,那时我们分到一个班。
  上课的时候,总有一同学,大声回答老师的提问,那声音简直就是声嘶力竭。有老师不适应,常常用教鞭敲着桌子呵斥:“小点声,回答问题用得着这么大声吗?”他不吱声,但一会又大声回答老师的问题。那天老师生气了,一定要他去办公室。奇怪的是,他上课的时候还是那样回答问题,老师也没有阻止,声音似乎小了点,但还是比一般同学声音大,好像不是那么声嘶力竭了,柔和了不少。后来听说他向老师解释说,他上课容易开小差,声音越大越显得突出,这样不容易走神。我们同学都鄙视他,这叫什么理由?大家都认为他想出风头想疯了。
织梦好,好织梦

  他就是小海。小海长的高高瘦瘦的,眼睛很大,脸长得太黑。很多同学都嘲笑他,说他前世是开煤炭公司。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小海的舅舅们都死于肝癌,小海遗传了他的母亲一族的肝病,所以脸色很不正常。
  我小时候成绩很好,小海成绩很差。他常常求我给他抄作业。我根本不理他,他常常讨好我,看着他那祈求的眼光,有时候也给他抄。有一次他抄我的作文,被老师发现了,在班上批评了我们。老师说小海:“你连抄袭都不会,人家写错的字你也跟着一样错,以后眼睛睁大了抄!”老师也批评了我,:“你可以告诉同学如何写作业,不能全给他抄,帮助同学不是这样帮助的。”从那以后,小海也求过我很多次,但我就是不给他抄我的作业。
  我小时候脖子上长了个大瘤,那时候医疗条件不好,一时难以治愈。常常歪着脖子,街上一些小孩看我就像看怪物。我上学放学的路上,那些小孩总拿棍棒追着我。每天上学放学,我很害怕遇到这些小孩,从不敢走大路,一直走后街的小路。但尽管如此,还是常常遇到那些小孩的围堵。时间长了我发现,每次都有小海,当我被这些小孩欺负的时候,小海总是站出来打抱不平,很多时候小海会和他们打架,我就趁着他们打架的时候迅速跑走。
本文来自织梦

  我知道是小海在保护我。所以每次放学的时候我都会下意识的用目光寻找着小海,心里还是希望小海能送我回家,但我从没说出过口。
  四十多年前,大家都很穷。我恳求父母很长时间才在我十岁生日的时候,给我买了一本《新华字典》。我是爱不释手,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借给别人的。那天有一个同学再三再四的要借用,我很不情愿地借给他,结果他不小心给我撕坏了一页。当时那男孩就吓哭了,我也哭了。我一定要他赔。他答应赔我,十几天后他拿着一本新的《新华字典》给我。
  一天放学,小海对我说:“你这个人真没意思,心太狠,那撕坏的《新华字典》又不是不能用,非得要人家赔,一本《新华字典》七角三分钱,你知道人家卖了多少天鸡蛋吗?他家就两只鸡,本来鸡下的蛋给他生病的奶奶吃的,为了你这本《新华字典》,他被他父亲狠狠地打了一顿。”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小海的一番话说得我脸上冒火,一下子我的倔脾气就上来了:“关你什么事?我的事不要你管。我的《新华字典》我把它当宝贝,那是我十岁时我父亲给我的生日礼物,他弄坏了不应该赔吗?而且全班就我有这么一本《新华字典》。”
  小海听了我的话,也很生气,他一转身就走了。
  在以后的成长过程中,我也很自责过。一本《新华字典》,撕掉一页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十岁时候的我,是不是像小海说的那样,太没有人情味了?这件事虽然过去了几十年,但我一直记在心里。在这几十年中,但凡遇到类似的事情,我都会很好的处理,我不想再有人说我这人“没意思”了。
  经过这件事以后,我和小海渐渐疏远了。但在我放学的路上,还是经常看见小海的身影。我家在东,他家在西,他出现在我放学的路上,我知道他还是在保护我。 本文来自织梦
  小学毕业后,我去了东街的初中部上学,我和小海几乎没有见过面。
  上了高中,我们又在一个学校。但我们不同班。高中两年,我和小海并没有交集。毕业那一年我们都参加了高考,我们都落榜了。同学们大都走上社会了,只有我不甘心,我参加复读。可是第二年高考我依然落榜。
  我父亲是个裁缝,当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我父亲自己开了裁缝店。我高考落榜后就跟父亲学手艺。还没几天,小海就到我家做了我父亲的徒弟。我知道小海当时在单位里上班,薪水还可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到我家学手艺。
  我父亲的几个徒弟说小海看上了我父亲的一个女徒弟,准备一起学手艺以后一起开店。
  两个月后,高考补习班开学了,因为我的高考成绩还不错,县里的补习班通知我去继续复读。我去学校不久,听说小海也离开了我父亲的裁缝店另谋高就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上了大学,小海也到县城上班。听说小海的父母还为他买了定量户口,还在县城为他买了房子。
  那年我结婚了。我结婚前几天,小海因为曾做过我父亲的徒弟,来我家出礼。我们一起坐在外面乘凉。
  “一晃很多年过去了,我很清楚记得我们小时候的很多事情,特别记得你脖子上长着大瘤被小痞子追着跑的情形,为了护着你,我跟他们打过多少架啊!现在你都要结婚了。”小海对我说,“我一直在守望着你,为了接近你,我到你家跟你父亲学手艺,可你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我一次。”
  我非常的诧异,嗫嗫嚅嚅地说:“啊?你……你这……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来有这么一个人在注视着我、追随着我。真的真的,我从来没有留意过。
  那天晚上我们谈了很多,小海也直言不讳地说起他这些年的努力,他不惜重金买下城市户口,买了商品房,就是为了拉近和我的距离,尽可能的配得上我。但他没想到我这么快就结婚了。

copyright dedecms


  小海临走时说:“我真心地祝你幸福!我们到底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但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需要我的,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赶到。”
  小海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很惊讶,但并没有什么感动。因为在我心目中,从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小海去世后的好多年,我再回想起小海和我谈话的情景,我的心中会涌起无限的痛,我真切体会到,对小海来说,当时需要多大的勇气啊!我真想说:“小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的一往情深,如果我当时有先知先觉,我一定会安慰你几句。”可是那时我什么都没说。
  和小海再次相见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那时我们都四十多岁了。
  看到小海,我非常惊讶他的变化。小海出奇的瘦,眼睛格外的大,脸上依旧黑,没有正色。
  我们一起谈起各自的生活。我这才知道小海结婚很迟,女儿还很小。当我想介绍我自己的情况的时候,小海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你的情况我都知道。”我看了看小海,没想到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关注着我。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同学聚会不久,有天夜里我接到小海电话。小海说他在殡仪馆。他弟弟去世了。我听说后吓了一跳。他弟弟我是认识的,那个帅气可爱的小男孩,我们小街上人人都认识的调皮大王,这才36岁啊,怎么就……小海说他要崩溃了,面对悲痛欲绝的父母,面对才十岁的侄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做?说着,我就听到电话那头小海失声的痛哭声。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小海,只是默默地陪他流眼泪。
  在小海去世后的很多年,我每次想起小海的痛哭,想起小海的吼叫,心里非常的难受。小海在自己几经崩溃的时候想起了我,我怎么就那么无动于衷?我为什么就不能给小海一些体恤的安慰?我真的愧对小海的信任。
  有一天有同学告诉我,说小海得了重病,已经到上海去做手术了。我忙不迭的发了短信给小海,询问他的情况。小海回我信息:“一切都好,马上就要手术了,我会好好的。”两天后小海给我回信息说手术很成功,不日就出院回家。 copyright dedecms
  半个月后,听说小海回家了,我去探望病中的小海。我事先联系过他,说想去看看他。小海一直都说他很好,不麻烦我。但我还是去看他了。
  到他家的时候,看见小海穿戴整齐的坐在沙发上,除了脸色苍白之外,似乎不像病人。满头白发的小海母亲絮絮叨叨的说起小海的病,从她的话中听出她对儿子的担忧,同时对儿媳妇的不满。小海连连打岔,不让他母亲说话。
  从他母亲的言行举止来看,他的母亲似乎对我的到来不太欢迎。我木木然,不太明白她母亲的意思。小海一直都在说弟弟去世以后母亲就变得这样絮絮叨叨了。
  从小海家出来,我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似乎觉得小海病的很严重。但看到这么年轻的小海,绝对想不到他会和死亡有什么关系。
  那一年元旦,我放假在家,突然接到小海电话,说是他女儿要参加高考提前招生,想让我帮她参考一下志愿。不长时间,小海带着他爱人和女儿到我家。我和我爱人一起帮他们选好了志愿。我无意中看到小海看我的眼神,当时说不上来是什么意思,但似乎感觉是一种很悲凉、很无奈的眼神。 dedecms.com
  很多年以后,我常常想起小海那幽怨的眼神,不知道如何去解读。
  有一天,一个同学打电话给我,说小海去世了,同学们想一起去吊唁,问我去不去。听到这话,我一时愣住了。
  小海?去世?
  这怎么可能?
  这才几天啊?小海竟然……
  我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了小海在我家看我的眼神。小海啊,你是不是想对我说什么?
  来到殡仪馆,看到瘦的不像样子的小海的遗体,我似乎什么都明白了。看到小海满头白发的父母,我忍不住泪如雨下。
  小海啊!……
  一声疾呼,连我自己也感突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大声呼喊他,也许这一辈子就这么放肆地喊过他这一声。这一声包含了我对小海深深地歉意。
  看着这两位连失两个爱子的老人,我禁不住失声痛哭,小海啊!你就这么走了,你父母往后余生该怎么活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小海母亲拉着我哭啊!她告诉我,她两个儿子,一直患有肝病。这都是遗传她娘家舅舅的肝病,她对不起两个儿子。小海重病期间任何人都不见,他不想把自己生病的样子留给外人,小海一生都讲究,什么时候都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
  是啊,我所见过的小海,总是那么清爽,总是那么精神。
  小海就这么走了!
  小海真的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了!他的生命在他46岁时划上了句号。
  小海走了以后,不久小海妻子改嫁他人。他的父母皈依了佛门,常常住在寺院里,他们每天都在为儿子祈福。小海女儿考上了名牌大学。小海就像一缕青烟,消失于茫茫人海。
  小海走了,可小海的灵魂似乎没有离开我。他经常入我梦来,就那么幽怨地看着我,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说。
  我每次梦中醒来都无法入眠,在他离世后的许多年里,我常常觉得愧疚于他。 本文来自织梦
  小海啊,你常常入我梦里,是在向我追讨我的愧疚么?
  小海啊,你幽怨的眼神一直在我眼前晃动,你是不是想我对你说些什么?在时光的隧道里,我亦青丝已去,白发染头,经过红尘的渲染,我亦时常感悟自己的人生,你想听听我对你的倾诉吗?
  小海啊,你一直用你的心声诉说着永远,但青春早已遥遥远去,多少回魂牵梦绕,多少回黯然失色,都变成了永恒。往事如烟,沿途的风景,走失的风声,都合成了冰凉的诗行,你又何必介意。
  小海啊,相思谴绻,漫过昨天的三千繁华,走过一季又一季的葱茏和凋零,你要学会悠然出红尘,纵然历经沧桑,前尘往事,终究会尘埃落定的,那年翘首的等待,已经化作一股青烟,你得懂得放下,唯有放下,你才能活得潇洒。
  小海啊,那季柳絮倾城倾心,但总会在某一个不经意瞬间飘然而逝。我们不必伤感,来年她一定又回飘然而至。历经悲欢离合、缠绵悱恻,岁月蹉跎,不要太介意得失枯荣,不能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多一份美好,少一份幽怨,不是更好吗?

织梦好,好织梦


  小海啊,我们都是被上帝咬过的苹果,我们都有各自的缺口。原谅我的无知和自私,也原谅你的执着和执拗,放下你的心结。但愿天堂里的你没有病痛,没有烦恼,没有牵挂,只有快快乐乐的生活
  小海啊,如若你再入我的梦,你能不能一改你的幽怨,携一缕清风,一路芬芳,让我在明媚的嫣然里看到你英俊潇洒的容颜,听到你爽朗的笑声……
  小海啊,我等你再入我梦,我等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嫂子,你是一阵风

下一篇:争娃拉客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