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经典美文-唯美句子-美文摘抄-非常美文网

爱情随笔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随笔 > 初恋

初恋

2021-07-01 14:13
来源:非常美文网 作者:一生一世一凤凰 查看: TAG标签: 初恋


  把陈娟安顿下来,已经是后晌了。
  从医院脏兮兮的玻璃望出去,灰蓝色的天边漂浮着几团厚厚的白云,太阳逐渐靠近那座不知名的山尖。这个季节,草木繁盛,山体被绿色覆盖,中间夹杂着红的、黄的植物,构成了一副让人生愁的山水画。
  秀秀抬起左腕,看了看表,下午四点。校车已经出发半小时了,按照这个时间推算,张生半小时后就可以到达火车站,他买的是晚上八点半回安康的火车票,时间足够充裕。
  如果现在出去,打一辆的士到火车站,完全可以与张生来个面对面的告别,或许吃一顿告别的晚餐,晚餐后送他上车,应该拥抱一下吗?算是对三年同窗结束的一个不算隆重的仪式?
  谁知造物弄人,秀秀还纠结要不要去车站送张生,陈娟中午下楼梯就扭伤了脚。当时两人一起去食堂打饭,她不小心踩到了松开的鞋带,身体失重,踉踉跄跄摔倒在台阶上,瞬间痛地面目狰狞,秀秀忙跑去看脚腕处,已经肿起拳头大的包,根据学到的医学知识,判断是骨折,她二话没说就打了120直奔医院,然后就是各种检查、拍片,住院。 verywen.com
  正值毕业季,同学们都已经各奔东西。陈娟和秀秀原定第二天返程,她们签约了都江堰的一家连锁药店,准备从学校直接去药店上班。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谁知这个节骨眼上陈娟摔伤了。秀秀给陈娟父母去电话,说了受伤的情况,陈娟妈妈听说自己的女儿骨折需要做手术,立即哭泣连天,秀秀安慰了好一阵才挂了电话。
  病床上的陈娟紧紧攥着秀秀的手,秀秀把自己刚刚拿到的学金垫支了她手术费,她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谢意,眼泪顺着脸颊不断地滚落,秀秀看她流泪,立即紧紧回握了一下手,她点点头,这个时候,无言是最真挚的感谢。
  快晚上的时候,秀秀回了趟学校,先是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又帮陈娟收拾的时候,在她的枕下发现一封信,信封是新的,已经粘好但没有贴邮票,信封的中间大大地写着“张生”两个字,她一下愣住了,瞬间意识到这是陈娟写给张生的信,如果不出意外,这封信应该今天下午三点左右落在张生手里,但现在却孤孤单单躺在这里,她不由得想起了往日的点点滴滴,一帧帧镜头从脑海闪过的时候,仿佛陶渊明走过了桃花源的入口,一下就豁然开朗了——原来陈娟喜欢张生!
非常美文网

  秀秀拿着信,用手捏一捏,不算厚也不算薄,大约有三张稿纸那么厚,三张稿纸可以说多少?可以表达多少?陈娟对张生说了什么?她想撕开这份信看一看,到底,到底陈娟对张生说了什么?她其实很早就喜欢上张生了?而自己作为她的闺蜜,却一无所知。她心里瞬间产生一种被欺骗的感觉,闺蜜不是应该亲密无间,无话不谈吗?
  秀秀觉得心里堵得慌,索性走出宿舍,学校不大,宿舍出去就是操场,她坐在操场边的的台阶上,如果不是毕业,张生每天晚上会到操场跑步,他长相清秀,身形矫健,也许是卫生学校男女比例失调的缘故,他锻炼的时候,总会有女生在旁边评头品足,秀秀立在操场边,看落日的同时,默默地听,开心之余总会莫名生出几分醋意。
  对于张生,陈娟却从来没有提起过!从来没有!
  倒是秀秀,在一个周末的午后,把对张生的好感原原本本讲给陈娟,陈娟当时还鼓励她去勇敢追求。秀秀想到那时的情景,如鲠在喉,禁不住流下眼泪,不知是为喜欢的男生离开还是为闺蜜的讳莫如深。 verywen.com
  天黑的时候,秀秀拖着两个人的行李,回到医院,陈娟疼痛难忍,秀秀喂她服下医生开的止痛药,慢慢睡着了。秀秀坐在病床边盯着她看,她突然觉得这个与她朝夕相处的女孩子变得如此陌生,仿佛她们从未相识,她们之间隔了一面玻璃,能看到、感受到,却走不到对方心底。
  此时此刻,秀秀有些恨陈娟这个虚伪的朋友!自己倾注所有的感情与金钱维护着的纯真的友谊,没想到却是友谊的陷进。秀秀想走,但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一个声音阻止了。俗话说:好人做到底!她们今生的缘分或许只有这一晚了,过了今晚,明天陈娟父母到了,她将踏上未知的人生之路。至于陈娟,她今生不想再见!
  秀秀痛苦万分,她走到病房外的长椅上坐着,混混沌沌进入了梦想。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她打了一个激灵,来电显示张生。
  “张生?”她有些惊讶!心砰砰直跳。 copyright verywen
  “张生?有事吗?”秀秀按捺住激动的情绪,压低声音问。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你,到家了吗?”秀秀又追问。
  “刚到家,今天走的时候没有见到你。”电话那头终于传来张生久违的声音。
  张生是期盼见到自己吗?秀秀顿时欢快起来。
  “中午陈娟摔伤,脚骨折,下午做了手术。”她故作镇定地回答。
  “原来是这样。你今天很辛苦吧?”他没有关心陈娟的伤势,却关心秀秀是不是辛苦?这让秀秀心里泛起一丝暖意。
  “还好,刚才麻药过了,痛,服了止痛药,刚刚睡着。”秀秀有些紧张,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她有些手足无措。
  “你,今晚......”张生欲言又止。
  “我今晚会陪着她,她的父母明天就到了,你放心好了。”秀秀佯装大度,想起陈娟,她恨意未减。
  “哦!那,那我可以陪你吗?” 内容来自verywen.com
  “什么?”
  “我说我今晚陪你。”
  “你没有回安康?你现在在哪里?你怎么陪我?”秀秀一迭声地问。
  “傻丫头!”张生温柔似水。
  秀秀心颤了一下,“丫头?”他唤她丫头?这算是什么?宠爱?还是好感?她对所有的女生都这样吗?
  “你~”秀秀欲言又止。
  “我刚才回家喝了一杯酒。”
  “喝酒?”
  “嗯,喝了酒才有勇气打这一通电话。”
  秀秀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她很欢喜听到他这么说。
  “你难道真的感受不到我的心意?”张生问。
  “我知道陈娟喜欢你。”秀秀胸口答非所问。
  “不是陈娟,是我对你的心意。”
  空气突然凝固,心意?这是什么?表白吗?秀秀愣怔着。怎么回答?她能感受到他瞟她的眼神,有些羞涩,每次眼神遇到,他红涨着脸避开她的视线,这算是爱恋吗?即便是,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又能怎样?他远在陕西安康,而她在四川都江堰,各自有需要照顾的父母。况且人已经远离,说懂得又如何?
  “秀秀,你,在听吗?”张生柔声问。
  “嗯。”
  “你觉得我怎么样?”
  “挺好的。”
  “我想问你一句话。”
  “什么?”
  “三年来,你有没有感受到,感受到我喜欢你?”张生小心翼翼地问。
  “什么?”秀秀故意问。
  “我,喜欢你!”张生有力地说。
  “过去总怕打扰你,我不敢靠近你,今天离开的时候没有见到你,那种失落如万箭穿心。一路上,我的脑海全部被你占据,你的笑,你的冷漠,你的倔强,我完完全全沉浸在你的世界里。我突然害怕起来,我害怕再也看不到你,我害怕你被其他的男生抢走,我害怕这次就成了永别,我害怕我一个人无所适从!所以我无论如何要说出我的感受:秀秀,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陪你一直走下去,只要你同意,我明天立即返回你的身边。” copyright verywen
  这一通滚烫的告白让秀秀措手不及,她以为,她与张生之间就是两条相交的平行线,过了焦点之后就各奔东西。她以为这份还未萌发的感情会就此画上一个平淡的句号,从此渐行渐远。可是,怎么会是这样?
  “秀秀,请原谅我的冒昧。这些话憋在我心里很久了,今天我终于说出来了!我希望你也与我一样,有着共同的憧憬与幻想,如果你愿意,我明天就奔你而去,我会用一百二十万分的努力呵护你;如果你不愿意,我会非常难过,但我也尊重你的选择,我会送给你,送给我心爱的女孩最真挚的祝福。”
  秀秀听得动情,泪水止不住滑落,她拿开手机,手背揩揩眼泪,尽量不让张生听到落泪的声响,然后又把电话放在耳边。
  “秀秀,我有个请求。”
  “什么?”。
  “求你别挂电话,别急着拒绝我!如果电话欠费自动挂断之前,你没有说话,明天我就去办一张安康的电话卡,开启没有你的生活。我现在能送你的,就是卡里最后的四川话费。” copyright verywen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
  听到张生的表白,秀秀无法控制的抽泣起来。从来没有一个男孩子对他表白过,她没有漂亮的衣服,她需要在课余时间打工挣自己的学费,这个一直让她暗恋的男生在毕业的最后一天给她的这份表白,让她觉得幸福无比,原来他心中只有她,没有陈娟。
  “秀秀。”张生轻轻地唤。
  “嗯。”秀秀轻轻的应。
  “我爱你!”
  这三个字如同一道闪电,在秀秀体内炸裂开来,瞬间传递到身体的每个细胞。
  秀秀多想回应一句“我也爱你!”但她止住了。
  梦想与爱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总是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她的脑子飞快的旋转,她想找一个突破口,可以走向爱情甚至是婚姻的捷径,但想起家徒四壁的房子,年迈的爷爷奶奶以及憔悴的父母,她退却了。她不想给张生增添更多的负担,她无法想象相隔千里的两个人怎么凭借自己的双手创造期待的幸福。她宁愿一个人受苦也不愿拖累张生,她只要知道张生心里有她就足够了!还有那封信,那封可恶的信,始终如芒刺背,爱,容不得别人分享。

非常美文网


  秀秀多希望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让她好好享受初恋的味道。她没有说话,夜静得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嘟嘟嘟嘟~~”电话突然挂断,秀秀一惊,顿觉心口处有撕裂的疼痛,她这才意识到,一个学生能有多少可以挥霍的话费?她追悔莫及!“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眼泪里掺杂着一半刚刚萌发的爱情和一半刚刚亲手埋葬的爱情。
  她美好的、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的爱情如同电光石火般,瞬息即逝。
  那一夜,秀秀一夜未睡。第二天一大早陈娟的父母就赶到了医院,秀秀旋即起身离开,走的时候,只对陈娟说了一句“我走了!”,没有祝福,也没有约定。
  药店的日子,紧张忙碌,为了多挣些钱给父母更好的生活,她拼命工作。苍天不负有心人,四年后,因销售业绩突出,她从普通店员提拔成店长。陈娟没有到药店报到,一别之后再无消息。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张生也践行了自己的承诺,像鱼回归海洋,浩渺烟波下再也见不到彼此。
  有些遇见让人毫无防备。药店搞义诊活动的过程中遇到一个男人,那男人成熟稳重,博学多才,对秀秀关爱有加,秀秀孤军奋战很多年,无法抵抗久违的关心,她需要一个臂膀依靠,需要一个港湾停留。相处半年后,他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爷爷奶奶相继过世、为了生活,他们劝说父母离开都江堰,举家迁到成都。为生存而打拼的日子,白开水一般紧张平淡,每每夕阳西下,秀秀总会想起那个在操场上步履矫健的身影。经年累月,才发现那一刻景象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震惊全国,死伤无数,举国哀悼。
  5月20日,秀秀的手机响,显示是陕西安康。
  只是安康两个字,已经让她如中电一般颤抖不已。
  “是秀秀吗?”声音依旧。 copyright verywen
  “是我。”她压抑着胸口急促的呼吸。
  “你,还活着?受伤没有?”
  “我挺好的,现在在成都生活,没有受伤。”
  “感谢上天!知道你没有事就好。”她能感受到他的如释重负。
  这一通电话总共不到一分钟,听到他的声音,翻江倒海的从前扑面而来,硬生生激起心底的千层涟漪,久久无法宁静。
  谁呀?老公关切地问。
  同学。秀秀僵硬地答......
  多年以后,卫校同学聚会。秀秀犹豫再三后参会,遗憾未见张生。
  席间,陈娟换座到秀秀身边,举着酒杯感谢她,视若路人的闺蜜多年后再次坐在一起,陈娟先是感谢当年秀秀的帮助之恩,然后转身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正方形红色丝绒盒子,递给她,说是张生送她的。
  “张生?”秀秀疑惑。
  “是的,这是张生委托我送你的结婚礼物。地震那年,他发疯似的找你的电话,我也是辗转问了几个同学,才知道你去了成都,你结婚都没有通知我,我找你找得好辛苦。”陈娟淡淡地说。
非常美文网

  秀秀接过礼物,打开,是一个灰白色的玉镯。旋即盖上盒子,还给陈娟:“太贵重,我不能要。”
  “收下吧!这是他的心。”陈娟说。
  秀秀不语。
  “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一开始我对你的狭隘无法理解,随着岁月的流逝,对你的恨逐渐被时光冲淡,我一直盼望着有一天见到你,把一些情况告诉你,也了了我的一个心愿。”陈娟说。
  那年出院后,陈娟随父母回了家里养伤,身体完全康复后,她原本打算去都江堰的药店,可是秀秀临走时对她冷漠的态度让她改变了主意,她去了深圳一家私立医院工作,然后就遇到了现在的丈夫,结婚生子。
  至于那封信,完全是个误会。毕业那天,是张生交给陈娟一封没有写名字的信,让陈娟在张生走后交给秀秀,陈娟接过信,顺手在信封上写了张生的名字放在枕下。那天意外摔伤,把信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直到她回家后翻行李才看到,再联系秀秀,秀秀没有接电话。 非常美文
  在洪荒的记忆中,秀秀终于找到了当年的情景,是自己怨恨陈娟,一直没有接她的电话,后来索性就换了手机号,彻底将她隔离于自己的世界。
  那些消逝的青葱岁月,在陈娟的口里缓缓流出。末了,陈娟说,张生给我礼物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来电铃声是饶天亮唱的《忘了我忘不了你》。
  那曾经是秀秀最喜欢的歌。
  回到家,秀秀再次打开那个礼盒,她拿起那只灰白色的手镯,对着光,那一丝丝的白棉,仿佛那蚀骨的初恋,冻结在灰白色的玉体内,再也走不出来。
  在镯子下面,她翻到一张纸条,秀秀轻轻翻开:
  秀秀,你好!终于我们都不再是自己,那个惹人厌烦的我和那个被你嫌弃的我,比起往昔我更多了一些平和。我不会问你过得好不好,因为我信你会很好的。事实上,我好好像从未认识过你,想必你也如此。祝福你,最熟悉的陌生人。
copyright verywen

  陈娟问:如果你们再遇到,你将会以怎样的方式迎接他?
  秀秀想起拜伦的《春逝》里的诗句:
  若我会遇见你,
  事隔经年,
  我将以何贺你
  以泪流,以沉默

  把陈娟安顿下来,已经是后晌了。
  从医院脏兮兮的玻璃望出去,灰蓝色的天边漂浮着几团厚厚的白云,太阳逐渐靠近那座不知名的山尖。这个季节,草木繁盛,山体被绿色覆盖,中间夹杂着红的、黄的植物,构成了一副让人生愁的山水画。
  秀秀抬起左腕,看了看表,下午四点。校车已经出发半小时了,按照这个时间推算,张生半小时后就可以到达火车站,他买的是晚上八点半回安康的火车票,时间足够充裕。
  如果现在出去,打一辆的士到火车站,完全可以与张生来个面对面的告别,或许吃一顿告别的晚餐,晚餐后送他上车,应该拥抱一下吗?算是对三年同窗结束的一个不算隆重的仪式?

verywen.com


  谁知造物弄人,秀秀还纠结要不要去车站送张生,陈娟中午下楼梯就扭伤了脚。当时两人一起去食堂打饭,她不小心踩到了松开的鞋带,身体失重,踉踉跄跄摔倒在台阶上,瞬间痛地面目狰狞,秀秀忙跑去看脚腕处,已经肿起拳头大的包,根据学到的医学知识,判断是骨折,她二话没说就打了120直奔医院,然后就是各种检查、拍片,住院。
  正值毕业季,同学们都已经各奔东西。陈娟和秀秀原定第二天返程,她们签约了都江堰的一家连锁药店,准备从学校直接去药店上班。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谁知这个节骨眼上陈娟摔伤了。秀秀给陈娟父母去电话,说了受伤的情况,陈娟妈妈听说自己的女儿骨折需要做手术,立即哭泣连天,秀秀安慰了好一阵才挂了电话。
  病床上的陈娟紧紧攥着秀秀的手,秀秀把自己刚刚拿到的学金垫支了她手术费,她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谢意,眼泪顺着脸颊不断地滚落,秀秀看她流泪,立即紧紧回握了一下手,她点点头,这个时候,无言是最真挚的感谢。
非常美文网

  快晚上的时候,秀秀回了趟学校,先是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又帮陈娟收拾的时候,在她的枕下发现一封信,信封是新的,已经粘好但没有贴邮票,信封的中间大大地写着“张生”两个字,她一下愣住了,瞬间意识到这是陈娟写给张生的信,如果不出意外,这封信应该今天下午三点左右落在张生手里,但现在却孤孤单单躺在这里,她不由得想起了往日的点点滴滴,一帧帧镜头从脑海闪过的时候,仿佛陶渊明走过了桃花源的入口,一下就豁然开朗了——原来陈娟喜欢张生!
  秀秀拿着信,用手捏一捏,不算厚也不算薄,大约有三张稿纸那么厚,三张稿纸可以说多少?可以表达多少?陈娟对张生说了什么?她想撕开这份信看一看,到底,到底陈娟对张生说了什么?她其实很早就喜欢上张生了?而自己作为她的闺蜜,却一无所知。她心里瞬间产生一种被欺骗的感觉,闺蜜不是应该亲密无间,无话不谈吗? copyright verywen
  秀秀觉得心里堵得慌,索性走出宿舍,学校不大,宿舍出去就是操场,她坐在操场边的的台阶上,如果不是毕业,张生每天晚上会到操场跑步,他长相清秀,身形矫健,也许是卫生学校男女比例失调的缘故,他锻炼的时候,总会有女生在旁边评头品足,秀秀立在操场边,看落日的同时,默默地听,开心之余总会莫名生出几分醋意。
  对于张生,陈娟却从来没有提起过!从来没有!
  倒是秀秀,在一个周末的午后,把对张生的好感原原本本讲给陈娟,陈娟当时还鼓励她去勇敢追求。秀秀想到那时的情景,如鲠在喉,禁不住流下眼泪,不知是为喜欢的男生离开还是为闺蜜的讳莫如深。
  天黑的时候,秀秀拖着两个人的行李,回到医院,陈娟疼痛难忍,秀秀喂她服下医生开的止痛药,慢慢睡着了。秀秀坐在病床边盯着她看,她突然觉得这个与她朝夕相处的女孩子变得如此陌生,仿佛她们从未相识,她们之间隔了一面玻璃,能看到、感受到,却走不到对方心底。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


  此时此刻,秀秀有些恨陈娟这个虚伪的朋友!自己倾注所有的感情与金钱维护着的纯真的友谊,没想到却是友谊的陷进。秀秀想走,但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一个声音阻止了。俗话说:好人做到底!她们今生的缘分或许只有这一晚了,过了今晚,明天陈娟父母到了,她将踏上未知的人生之路。至于陈娟,她今生不想再见!
  秀秀痛苦万分,她走到病房外的长椅上坐着,混混沌沌进入了梦想。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她打了一个激灵,来电显示张生。
  “张生?”她有些惊讶!心砰砰直跳。
  “张生?有事吗?”秀秀按捺住激动的情绪,压低声音问。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你,到家了吗?”秀秀又追问。
  “刚到家,今天走的时候没有见到你。”电话那头终于传来张生久违的声音。
  张生是期盼见到自己吗?秀秀顿时欢快起来。

verywen.com


  “中午陈娟摔伤,脚骨折,下午做了手术。”她故作镇定地回答。
  “原来是这样。你今天很辛苦吧?”他没有关心陈娟的伤势,却关心秀秀是不是辛苦?这让秀秀心里泛起一丝暖意。
  “还好,刚才麻药过了,痛,服了止痛药,刚刚睡着。”秀秀有些紧张,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她有些手足无措。
  “你,今晚......”张生欲言又止。
  “我今晚会陪着她,她的父母明天就到了,你放心好了。”秀秀佯装大度,想起陈娟,她恨意未减。
  “哦!那,那我可以陪你吗?”
  “什么?”
  “我说我今晚陪你。”
  “你没有回安康?你现在在哪里?你怎么陪我?”秀秀一迭声地问。
  “傻丫头!”张生温柔似水。
  秀秀心颤了一下,“丫头?”他唤她丫头?这算是什么?宠爱?还是好感?她对所有的女生都这样吗? 非常美文网
  “你~”秀秀欲言又止。
  “我刚才回家喝了一杯酒。”
  “喝酒?”
  “嗯,喝了酒才有勇气打这一通电话。”
  秀秀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她很欢喜听到他这么说。
  “你难道真的感受不到我的心意?”张生问。
  “我知道陈娟喜欢你。”秀秀胸口答非所问。
  “不是陈娟,是我对你的心意。”
  空气突然凝固,心意?这是什么?表白吗?秀秀愣怔着。怎么回答?她能感受到他瞟她的眼神,有些羞涩,每次眼神遇到,他红涨着脸避开她的视线,这算是爱恋吗?即便是,
  又能怎样?他远在陕西安康,而她在四川都江堰,各自有需要照顾的父母。况且人已经远离,说懂得又如何?
  “秀秀,你,在听吗?”张生柔声问。
  “嗯。”
  “你觉得我怎么样?”
  “挺好的。”
  “我想问你一句话。”

内容来自verywen.com


  “什么?”
  “三年来,你有没有感受到,感受到我喜欢你?”张生小心翼翼地问。
  “什么?”秀秀故意问。
  “我,喜欢你!”张生有力地说。
  “过去总怕打扰你,我不敢靠近你,今天离开的时候没有见到你,那种失落如万箭穿心。一路上,我的脑海全部被你占据,你的笑,你的冷漠,你的倔强,我完完全全沉浸在你的世界里。我突然害怕起来,我害怕再也看不到你,我害怕你被其他的男生抢走,我害怕这次就成了永别,我害怕我一个人无所适从!所以我无论如何要说出我的感受:秀秀,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陪你一直走下去,只要你同意,我明天立即返回你的身边。”
  这一通滚烫的告白让秀秀措手不及,她以为,她与张生之间就是两条相交的平行线,过了焦点之后就各奔东西。她以为这份还未萌发的感情会就此画上一个平淡的句号,从此渐行渐远。可是,怎么会是这样? verywen.com
  “秀秀,请原谅我的冒昧。这些话憋在我心里很久了,今天我终于说出来了!我希望你也与我一样,有着共同的憧憬与幻想,如果你愿意,我明天就奔你而去,我会用一百二十万分的努力呵护你;如果你不愿意,我会非常难过,但我也尊重你的选择,我会送给你,送给我心爱的女孩最真挚的祝福。”
  秀秀听得动情,泪水止不住滑落,她拿开手机,手背揩揩眼泪,尽量不让张生听到落泪的声响,然后又把电话放在耳边。
  “秀秀,我有个请求。”
  “什么?”。
  “求你别挂电话,别急着拒绝我!如果电话欠费自动挂断之前,你没有说话,明天我就去办一张安康的电话卡,开启没有你的生活。我现在能送你的,就是卡里最后的四川话费。”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
  听到张生的表白,秀秀无法控制的抽泣起来。从来没有一个男孩子对他表白过,她没有漂亮的衣服,她需要在课余时间打工挣自己的学费,这个一直让她暗恋的男生在毕业的最后一天给她的这份表白,让她觉得幸福无比,原来他心中只有她,没有陈娟。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秀秀。”张生轻轻地唤。
  “嗯。”秀秀轻轻的应。
  “我爱你!”
  这三个字如同一道闪电,在秀秀体内炸裂开来,瞬间传递到身体的每个细胞。
  秀秀多想回应一句“我也爱你!”但她止住了。
  梦想与爱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总是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她的脑子飞快的旋转,她想找一个突破口,可以走向爱情甚至是婚姻的捷径,但想起家徒四壁的房子,年迈的爷爷奶奶以及憔悴的父母,她退却了。她不想给张生增添更多的负担,她无法想象相隔千里的两个人怎么凭借自己的双手创造期待的幸福。她宁愿一个人受苦也不愿拖累张生,她只要知道张生心里有她就足够了!还有那封信,那封可恶的信,始终如芒刺背,爱,容不得别人分享。
  秀秀多希望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让她好好享受初恋的味道。她没有说话,夜静得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非常美文网

  “嘟嘟嘟嘟~~”电话突然挂断,秀秀一惊,顿觉心口处有撕裂的疼痛,她这才意识到,一个学生能有多少可以挥霍的话费?她追悔莫及!“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眼泪里掺杂着一半刚刚萌发的爱情和一半刚刚亲手埋葬的爱情。
  她美好的、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的爱情如同电光石火般,瞬息即逝。
  那一夜,秀秀一夜未睡。第二天一大早陈娟的父母就赶到了医院,秀秀旋即起身离开,走的时候,只对陈娟说了一句“我走了!”,没有祝福,也没有约定。
  药店的日子,紧张忙碌,为了多挣些钱给父母更好的生活,她拼命工作。苍天不负有心人,四年后,因销售业绩突出,她从普通店员提拔成店长。陈娟没有到药店报到,一别之后再无消息。
  张生也践行了自己的承诺,像鱼回归海洋,浩渺烟波下再也见不到彼此。
  有些遇见让人毫无防备。药店搞义诊活动的过程中遇到一个男人,那男人成熟稳重,博学多才,对秀秀关爱有加,秀秀孤军奋战很多年,无法抵抗久违的关心,她需要一个臂膀依靠,需要一个港湾停留。相处半年后,他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内容来自verywen.com
  婚后,爷爷奶奶相继过世、为了生活,他们劝说父母离开都江堰,举家迁到成都。为生存而打拼的日子,白开水一般紧张平淡,每每夕阳西下,秀秀总会想起那个在操场上步履矫健的身影。经年累月,才发现那一刻景象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震惊全国,死伤无数,举国哀悼。
  5月20日,秀秀的手机响,显示是陕西安康。
  只是安康两个字,已经让她如中电一般颤抖不已。
  “是秀秀吗?”声音依旧。
  “是我。”她压抑着胸口急促的呼吸。
  “你,还活着?受伤没有?”
  “我挺好的,现在在成都生活,没有受伤。”
  “感谢上天!知道你没有事就好。”她能感受到他的如释重负。
  这一通电话总共不到一分钟,听到他的声音,翻江倒海的从前扑面而来,硬生生激起心底的千层涟漪,久久无法宁静。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谁呀?老公关切地问。
  同学。秀秀僵硬地答......
  多年以后,卫校同学聚会。秀秀犹豫再三后参会,遗憾未见张生。
  席间,陈娟换座到秀秀身边,举着酒杯感谢她,视若路人的闺蜜多年后再次坐在一起,陈娟先是感谢当年秀秀的帮助之恩,然后转身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正方形红色丝绒盒子,递给她,说是张生送她的。
  “张生?”秀秀疑惑。
  “是的,这是张生委托我送你的结婚礼物。地震那年,他发疯似的找你的电话,我也是辗转问了几个同学,才知道你去了成都,你结婚都没有通知我,我找你找得好辛苦。”陈娟淡淡地说。
  秀秀接过礼物,打开,是一个灰白色的玉镯。旋即盖上盒子,还给陈娟:“太贵重,我不能要。”
  “收下吧!这是他的心。”陈娟说。
  秀秀不语。
  “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一开始我对你的狭隘无法理解,随着岁月的流逝,对你的恨逐渐被时光冲淡,我一直盼望着有一天见到你,把一些情况告诉你,也了了我的一个心愿。”陈娟说。 非常美文
  那年出院后,陈娟随父母回了家里养伤,身体完全康复后,她原本打算去都江堰的药店,可是秀秀临走时对她冷漠的态度让她改变了主意,她去了深圳一家私立医院工作,然后就遇到了现在的丈夫,结婚生子。
  至于那封信,完全是个误会。毕业那天,是张生交给陈娟一封没有写名字的信,让陈娟在张生走后交给秀秀,陈娟接过信,顺手在信封上写了张生的名字放在枕下。那天意外摔伤,把信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直到她回家后翻行李才看到,再联系秀秀,秀秀没有接电话。
  在洪荒的记忆中,秀秀终于找到了当年的情景,是自己怨恨陈娟,一直没有接她的电话,后来索性就换了手机号,彻底将她隔离于自己的世界。
  那些消逝的青葱岁月,在陈娟的口里缓缓流出。末了,陈娟说,张生给我礼物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来电铃声是饶天亮唱的《忘了我忘不了你》。
非常美文

  那曾经是秀秀最喜欢的歌。
  回到家,秀秀再次打开那个礼盒,她拿起那只灰白色的手镯,对着光,那一丝丝的白棉,仿佛那蚀骨的初恋,冻结在灰白色的玉体内,再也走不出来。
  在镯子下面,她翻到一张纸条,秀秀轻轻翻开:
  秀秀,你好!终于我们都不再是自己,那个惹人厌烦的我和那个被你嫌弃的我,比起往昔我更多了一些平和。我不会问你过得好不好,因为我信你会很好的。事实上,我好好像从未认识过你,想必你也如此。祝福你,最熟悉的陌生人。
  陈娟问:如果你们再遇到,你将会以怎样的方式迎接他?
  秀秀想起拜伦的《春逝》里的诗句:
  若我会遇见你,
  事隔经年,
  我将以何贺你
  以泪流,以沉默
上一篇:巧遇 下一篇:从此不做痴心人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