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经典美文-唯美句子-美文摘抄-非常美文网

爱情随笔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随笔 > 女主播

女主播

2021-07-01 14:13
来源:非常美文网 作者:模琛 查看: TAG标签: 女主播


  三叶酒吧,是城里为数不多白天营业的酒吧之一。虽然是周末,因为刚过了中午,来消费的人并不多。在酒吧的一角,两个男子落座后,便要了一瓶法国红酒。这两位朋友看上去都有点久别重逢的兴奋。
  身材稍胖的叫陈柏林,今年三十六岁。一身名牌服装,脖子上挂着一条粗大的金项链,手腕上的“金劳”尤其显眼,看上去很有富家公子的派头。事实上他也曾经算得上是富二代。另一位个子较高,清瘦精爽,戴一副近视眼镜,斯斯文文,看上去似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他叫卢超,比柏林小一岁。
  其实他们的相识都是缘于彼此的妻子。柏林的妻子安乔跟卢超的妻子冰冰是非常要好的闺密。她们从小学到中学都是一个班的同学。高中时在校里住同一个宿舍,平时也总是形影不离。因为都长得非常漂亮,被誉为学校两朵最明艳的花。后来虽然考上了不同的大学,她们却从未中断过联系。安乔读的是工商管理,毕业后通过考试进入了当地的出口码头综合管理部工作;冰冰读的是时装设计,毕业后自己开了个服装店。即使是结婚那么重要的人生大事,她们也要选择同一个年头。为了免除摆酒宴请的烦恼,她们又相约一起旅行结婚,到了欧洲几国自由行,留下了人生中一段美好的记忆。开始的时候,他们俩家人几乎每个月都有聚会,后来各自有了孩子,工作上也各有各忙,便慢慢的疏远了。 copyright verywen
  今天柏林接纳了安乔的提议,带上六岁的女儿小月亮和三岁的儿子小星星,一家四口到了银河广场一家新开张的西餐厅吃饭,刚吃完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么巧便碰见了卢超。卢超是当地颇有名气的红酒经销商,那家西餐厅是他的客户,正好谈完业务。因为柏林往日最喜欢同卢超饮酒,他们酒量相当,正是棋逢对手。很久没有在一起饮酒了,现在听到卢超的邀请,当然喜出望外,哪里还管得妻子儿女!幸好安乔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自然懂得成人之美。
  
  二
  难得相聚,自然开怀畅饮。往事如烟,人生如梦。
  “听说你父亲是城里最早做红酒生意的,曾经在这一行业占了半壁江山,不知现在景况如何?”柏林忽然问道。
  “那是外面的传言,根本没有这回事。尤其酒类生意,竞争激烈,现在是微利时代了。”卢超当年读完本科,准备考研,父亲的生意越做越大,人手不足,他便听从父亲的劝告,放弃继续攻读的机会,接手了部分家族生意。 非常美文
  “恕我直言,以你今时今日的经济条件,那台老式奔驰也应该更新换代了。不是追求享受,出来拉业务也要讲究头面的啊。”柏林可算得上是汽车玩家,过几年又会更换新款的小车。刚才他是坐卢超的车过来的,没想到一个颇有成就的老板竟然开着那台老古董招摇过市,实在让他大跌眼镜。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呵。”卢超叹了口气:“本来嘛,我是想换车的,不过……”只见他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柏林见状,忙说:“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妨说出来,一场兄弟,只要能帮上忙,老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卢超拿起酒杯,呷了一口:“本来嘛,我手头也有几十万的私己钱,原来打算换新车的。可想不到啊,不到一年便花光了。”
  “你赌钱了?”
  “不,我从来不赌钱。”
  “包二奶?”
  “我连想都未想过。” copyright verywen
  “哪?”
  “不瞒你说,”他叹了口气:“一年前出于无聊,便下载了个软件,经常流连于直播间,被那些女主播迷得神魂颠倒,给她们刷礼物,刷啊刷啊,不知不觉,不到一年便把六七十万给刷掉了。”
  柏林闻言,不禁哈哈大笑:“哎哟哟,想不到啊,一向循规蹈矩的模范青年,居然也会迷上女主播!可喜,可贺!”
  卢超不觉满脸通红,又深感疑惑:“这有什么值得可喜可贺的?”
  “我是没想到,我们居然有此同好!”柏林又露出了诡谲的微笑:“来,为我找到了知音干杯!”他举起了酒杯,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卢超更是一脸惘然。
  这时候的柏林,已经有了几分酒意,说话也一如他平时的作风,口不择言了:“嘿嘿,我还以为你犯什么愁?区区几十万,看你心疼得象个婆娘似的!”接着又道,“别愁眉苦脸的。告诉你吧老弟,这三年间,我花在女主播身上的钱,超过350万!房子都卖掉两套了。”
verywen.com

  卢超闻言,不觉吃了一惊。“你说的可是真的?”
  “骗你是小狗。”柏林表情平淡。
  这一点卢超是相信的。柏林的父亲早年便注册了一家进出口公司,主要从事进口业务。那时候由于监管不严,代理进口利润可观,赚了不少的钱。据说当时置下了不少的物业,还买了一块地皮。这块地皮原本是打算跟人合作搞房地产的。却不料柏林到澳门豪赌,欠下大耳隆七百多万的赌债,人被扣着。他父亲只好通过香港的一个客户从中斡旋,最终是以那块地皮为代价赎了身。那块地皮,按当时的市值,不下一千万的呵。安乔也因此而闹过离婚。遭此打击,他父亲身体骤差,后来又查出是癌症晚期,不久便去世了。柏林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提起过母亲。因为在他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母亲跟一位香港商人好上,然后跟他父亲离婚,与那港商移居国外。他不认这个母亲。 verywen.com
  “你卖掉了两套房子,安乔一点也不知道吗?”卢超还是半信半疑。
  “卖第一套房的时候我是跟她商量过的。”柏林说,“老头子过身后,因为市道改变了,很多的进出口公司都纷纷倒闭了。你也知道,我本来就不是做生意的料,接掌公司不久便把它注销了。我游荡了半年,手头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于是听从一个长期炒股的同学的建议,跟他学炒股。但手头没有资金,只好卖掉了一套房子,将那150万全部打到在证交所新开的账户上。这事是安乔同意的。
  “炒股其实就如赌博,有赚有亏,出入不大,只在于消磨时间。后来我觉得无聊,便经常上网到那些直播间游逛。这真的是个花花世界!那些女主播青春靓丽,何等迷人。既然你有这个经历,这一点你也清楚了吧。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意思意思,给那些女主播刷点小礼物,逗逗她们开心。后来嘛,觉得不过瘾,出手愈来愈阔绰。无论哪个直播间,只要我一进入,那些自以为出手大方的小鬼便落荒而逃。在那个新潮火热的网络平台上,我自然成了土豪级人物。那个名号,比德国首都“柏林”还要响。

非常美文网


  “为了应付这些花消,我只好不断地卖掉手头那些股票套现,只一年多的时间,股票账户的余额便不足一万元了。就象吸毒一样,上了瘾便很难戒掉。于是,后来又背着安乔偷偷的把另一套房子买掉,得了200万元。可只过了两年多的时间,那200万元又花掉了。老头子死后,除了我们现在居住的那套房子,还留下另外三套房子和一个铺面。我卖掉两套房子之后,现在手头还有一套房子和一个铺面呢。”
  卢超听得瞠目结舌,柏林却轻松潇洒,甚至还有几分得意。
  “你卖房的事要是让安乔知道了,岂不……”卢超有点担心的问。
  “唉,她哪里会知道。”他很自信地说,“再说就算她知道了也能奈得我何?那几套房产都是我的名下,也是婚前财产,我有权任意支配。我还是佩服老头子,办事有远见,为免日后麻烦,所有物业都只上我的名字。”他有点儿沾沾自喜。
copyright verywen

  
  三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便到了晚上七八点了,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他们都有饿的感觉了。卢超便点了油炸黄金圈,奥尔良烤翅,啤酒龙虾,香煎法国鹅肝各一份。因业务需要,他偶尔也会到这儿消费,用不着看菜牌便在手机上下了单,然后征求柏林的意见。柏林表示非常满意。
  为了换换口味,他们又要了瓶干邑白兰地。
  柏林今天心情特别好,因为有人分享他那快乐的人生故事,更难得的是找到了同道中人。这时候,他又继续发表他那与众不同的人生观:“也许有人会觉得我们很傻,觉得我们中了那些平台和女主播织就的温柔圈套,让她们慢慢地掏空我们的钱包。但你也不想想,他们也有付出,他们绞尽脑汁的为你制造欢乐;她们为你献出了才艺,献出了感情,献出了青春,甚至献出了肉体;平台也常常组织一些活动,甚至免费提供一些与女主播互动的旅游套票,让你有帝王般的享受。你付钱不应该吗?你情我愿,这实在是一种有偿服务,根本不存在欺诈!与其将金钱存到银行去,让金钱变成了一串了无生命的数字,即使再多,又有何意义?对于钱财物业,我们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人不风流枉青年。如果一个男人不趁着年轻及时行乐,到老来的时候,即使送你一火车皮的美女,又有何用呢?因此,只要得到快乐,得到满足,又何必在乎那些金钱呢?” 内容来自verywen.com
  也许到了这个时候,卢超觉得自己与柏林相比,花掉的区区的几十万元真的算不了什么,只是小巫见大巫,内心得到了平衡便也放宽了心,并且对柏林的“演说”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和崇拜之情。
  “知道我的偶像是谁吗?”柏林忽然问道。
  这话不觉使卢超有点意外。
  “李嘉诚?”
  “NO。我又不是拜金主义。”他居然说了句英语。其实英语中他就只识得讲这个单词。记得当年他们旅行结婚到欧洲几国游玩时,他们几个都可以跟外国人说上几句英语,尤其卢超更是充当全程的翻译。只有他又聋又哑。
  “刘德华?”
  “NO,NO,我又不是追星族。”这回他一连说了两句英语。
  卢超这时便显得有点尴尬。
  “哈哈,给你‘贴士’。”他有点得意的说道,“看过《金瓶梅》吗?”
  卢超象抢答题一样:“是西门庆?”
copyright verywen

  “果然博学多才!算你猜对了。”他竖起了拇指。然后他们一齐哈哈大笑。只是卢超笑得夸张,柏林笑得淫邪。
  “我的手机里,收藏的尽是一堆性感尤物,可算得上是美女大全了。”柏林又在吹嘘,“其实西门庆算个鸟!他虽然被称为中国史上最淫最色的人物,但身边尽是些结过婚的妇人,有什么稀罕?哪象我搞的全是青春亮丽的美女?”
  卢超一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样子:“你当真称得起是美女收割机。”然后若有所思的问道,“可你曾遇到过让你产生过刻骨铭心感情的女主播?”
  “我只是花钱去享受一种新潮的网络文化服务,虽然是高消费,但我感受到一种无与伦比的人生乐趣,不过从来不会投入感情。”柏林一副洒脱的样子,忽然问道:,“莫非你遇到过让你动了真心的女主播?”
  “是啊。”卢超满怀感慨的说道:“我认识的一个女主播,她那气质,可说得上是万中无一。她曾使我神魂颠倒了好一段日子呢。” copyright verywen
  “想不到你是个多情种!”柏林摇了摇头,叹了一声。“那你把她搞到手了吗?”他禁不住也来了好奇心。
  “没有。”卢超说道,“可惜我是后来才认识她的,我那时的私己钱已经用光了。哪里还敢奢想?我可不象你那么幸运,老头子剩下那么多的物业让你变买,让你挥霍。我只曾经跟她吃过一次饭,但足以让我度过了多少个失眠的晚上。我没有因此而精神失常,已经是十分幸运的了。”
  “哎哟哟,看你把她说得天上有,地下无,莫非她是不吃人间烟火的神仙?太夸张了吧。”柏林不以为然。话虽不经意,但那色心却早已被挑逗,借着酒意说道,“虽然说君子不夺人所好,但既然老弟放弃了,那么,假如老兄我要得到她,有这个可能吗?”
  “你?”卢超拿起了酒杯,呷了一口:“当然有可能。她虽然现在只是偶尔才出现在直播间,听说她跟人合伙开了家健身室。但有钱自然能使鬼推磨。只是她出的价码,可能会把你吓着呢。” 非常美文网
  “什么也别说,干脆一点,多少钱包一个晚上?”
  “至少十万。”
  “什么?你以为她是电影明星?”
  “在我看来,她比电影明星更有吸引力。她摄人心魄之处,不仅在于其超高的颜值,更在于其与众不同的气质。”卢超然又换了口气说:“不过,我看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好了。”
  “什么意思?怕我消费不起?”柏林似乎有点儿被恼着了。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担心你得到了她,日后对其他女主播再不感兴趣了。就象品尝了天上的琼浆玉液,再喝凡间土炮--不是味儿。”卢超有点故弄玄虚。
  “你也太夸张了吧!告诉你,我从来不会只拜倒在一个女人的石榴裙下。能够把我的心拴住的女人还没出世呢。”话虽如此,他与生俱来的占有欲已经蠢蠢欲动了。
  “那你有她的照片吗?”他的心被卢超的话逗得痒痒的,却依然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当然有。不过只有几张侧面照。”卢超点开手机,把照片调了出来。
  柏林眯起眼睛端详起来。虽然他已醉眼矇眬,凭着他天生对异性的超凡鉴赏力,照片上的女人显然让他的双眼闪动着幽幽的色光。
  “嗯,这女子果然不错。虽然说不上很性感,但颇有气质。其实对于审美,各人有不同的标准。比如现代的男生,多数是喜欢那些眼大嘴细,胸大腰细的女生,因此那些女主播通常都以这种模型千篇一律地出现,个性轻浮而张扬,有时难免让人感觉审美疲劳。而庄重内敛的女生,反而更有品味。”他俨然是一位研究女性的专家,发表着权威的评论。然后端起了酒杯,呷了一口,慢悠悠道:“其实你也知道,对我来说十万元算不了什么。只是我现在手头没钱。这样吧,一场兄弟,你先把这笔钱借给我,迟点我一定还给你。”一
  三叶酒吧,是城里为数不多白天营业的酒吧之一。虽然是周末,因为刚过了中午,来消费的人并不多。在酒吧的一角,两个男子落座后,便要了一瓶法国红酒。这两位朋友看上去都有点久别重逢的兴奋。
非常美文

  身材稍胖的叫陈柏林,今年三十六岁。一身名牌服装,脖子上挂着一条粗大的金项链,手腕上的“金劳”尤其显眼,看上去很有富家公子的派头。事实上他也曾经算得上是富二代。另一位个子较高,清瘦精爽,戴一副近视眼镜,斯斯文文,看上去似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他叫卢超,比柏林小一岁。
  其实他们的相识都是缘于彼此的妻子。柏林的妻子安乔跟卢超的妻子冰冰是非常要好的闺密。她们从小学到中学都是一个班的同学。高中时在校里住同一个宿舍,平时也总是形影不离。因为都长得非常漂亮,被誉为学校两朵最明艳的花。后来虽然考上了不同的大学,她们却从未中断过联系。安乔读的是工商管理,毕业后通过考试进入了当地的出口码头综合管理部工作;冰冰读的是时装设计,毕业后自己开了个服装店。即使是结婚那么重要的人生大事,她们也要选择同一个年头。为了免除摆酒宴请的烦恼,她们又相约一起旅行结婚,到了欧洲几国自由行,留下了人生中一段美好的记忆。开始的时候,他们俩家人几乎每个月都有聚会,后来各自有了孩子,工作上也各有各忙,便慢慢的疏远了。
非常美文

  今天柏林接纳了安乔的提议,带上六岁的女儿小月亮和三岁的儿子小星星,一家四口到了银河广场一家新开张的西餐厅吃饭,刚吃完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么巧便碰见了卢超。卢超是当地颇有名气的红酒经销商,那家西餐厅是他的客户,正好谈完业务。因为柏林往日最喜欢同卢超饮酒,他们酒量相当,正是棋逢对手。很久没有在一起饮酒了,现在听到卢超的邀请,当然喜出望外,哪里还管得妻子儿女!幸好安乔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自然懂得成人之美。
  
  二
  难得相聚,自然开怀畅饮。往事如烟,人生如梦。
  “听说你父亲是城里最早做红酒生意的,曾经在这一行业占了半壁江山,不知现在景况如何?”柏林忽然问道。
  “那是外面的传言,根本没有这回事。尤其酒类生意,竞争激烈,现在是微利时代了。”卢超当年读完本科,准备考研,父亲的生意越做越大,人手不足,他便听从父亲的劝告,放弃继续攻读的机会,接手了部分家族生意。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恕我直言,以你今时今日的经济条件,那台老式奔驰也应该更新换代了。不是追求享受,出来拉业务也要讲究头面的啊。”柏林可算得上是汽车玩家,过几年又会更换新款的小车。刚才他是坐卢超的车过来的,没想到一个颇有成就的老板竟然开着那台老古董招摇过市,实在让他大跌眼镜。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呵。”卢超叹了口气:“本来嘛,我是想换车的,不过……”只见他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柏林见状,忙说:“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妨说出来,一场兄弟,只要能帮上忙,老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卢超拿起酒杯,呷了一口:“本来嘛,我手头也有几十万的私己钱,原来打算换新车的。可想不到啊,不到一年便花光了。”
  “你赌钱了?”
  “不,我从来不赌钱。”
  “包二奶?”
  “我连想都未想过。”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
  “哪?”
  “不瞒你说,”他叹了口气:“一年前出于无聊,便下载了个软件,经常流连于直播间,被那些女主播迷得神魂颠倒,给她们刷礼物,刷啊刷啊,不知不觉,不到一年便把六七十万给刷掉了。”
  柏林闻言,不禁哈哈大笑:“哎哟哟,想不到啊,一向循规蹈矩的模范青年,居然也会迷上女主播!可喜,可贺!”
  卢超不觉满脸通红,又深感疑惑:“这有什么值得可喜可贺的?”
  “我是没想到,我们居然有此同好!”柏林又露出了诡谲的微笑:“来,为我找到了知音干杯!”他举起了酒杯,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卢超更是一脸惘然。
  这时候的柏林,已经有了几分酒意,说话也一如他平时的作风,口不择言了:“嘿嘿,我还以为你犯什么愁?区区几十万,看你心疼得象个婆娘似的!”接着又道,“别愁眉苦脸的。告诉你吧老弟,这三年间,我花在女主播身上的钱,超过350万!房子都卖掉两套了。” 非常美文网
  卢超闻言,不觉吃了一惊。“你说的可是真的?”
  “骗你是小狗。”柏林表情平淡。
  这一点卢超是相信的。柏林的父亲早年便注册了一家进出口公司,主要从事进口业务。那时候由于监管不严,代理进口利润可观,赚了不少的钱。据说当时置下了不少的物业,还买了一块地皮。这块地皮原本是打算跟人合作搞房地产的。却不料柏林到澳门豪赌,欠下大耳隆七百多万的赌债,人被扣着。他父亲只好通过香港的一个客户从中斡旋,最终是以那块地皮为代价赎了身。那块地皮,按当时的市值,不下一千万的呵。安乔也因此而闹过离婚。遭此打击,他父亲身体骤差,后来又查出是癌症晚期,不久便去世了。柏林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提起过母亲。因为在他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母亲跟一位香港商人好上,然后跟他父亲离婚,与那港商移居国外。他不认这个母亲。
copyright verywen

  “你卖掉了两套房子,安乔一点也不知道吗?”卢超还是半信半疑。
  “卖第一套房的时候我是跟她商量过的。”柏林说,“老头子过身后,因为市道改变了,很多的进出口公司都纷纷倒闭了。你也知道,我本来就不是做生意的料,接掌公司不久便把它注销了。我游荡了半年,手头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于是听从一个长期炒股的同学的建议,跟他学炒股。但手头没有资金,只好卖掉了一套房子,将那150万全部打到在证交所新开的账户上。这事是安乔同意的。
  “炒股其实就如赌博,有赚有亏,出入不大,只在于消磨时间。后来我觉得无聊,便经常上网到那些直播间游逛。这真的是个花花世界!那些女主播青春靓丽,何等迷人。既然你有这个经历,这一点你也清楚了吧。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意思意思,给那些女主播刷点小礼物,逗逗她们开心。后来嘛,觉得不过瘾,出手愈来愈阔绰。无论哪个直播间,只要我一进入,那些自以为出手大方的小鬼便落荒而逃。在那个新潮火热的网络平台上,我自然成了土豪级人物。那个名号,比德国首都“柏林”还要响。 内容来自verywen.com
  “为了应付这些花消,我只好不断地卖掉手头那些股票套现,只一年多的时间,股票账户的余额便不足一万元了。就象吸毒一样,上了瘾便很难戒掉。于是,后来又背着安乔偷偷的把另一套房子买掉,得了200万元。可只过了两年多的时间,那200万元又花掉了。老头子死后,除了我们现在居住的那套房子,还留下另外三套房子和一个铺面。我卖掉两套房子之后,现在手头还有一套房子和一个铺面呢。”
  卢超听得瞠目结舌,柏林却轻松潇洒,甚至还有几分得意。
  “你卖房的事要是让安乔知道了,岂不……”卢超有点担心的问。
  “唉,她哪里会知道。”他很自信地说,“再说就算她知道了也能奈得我何?那几套房产都是我的名下,也是婚前财产,我有权任意支配。我还是佩服老头子,办事有远见,为免日后麻烦,所有物业都只上我的名字。”他有点儿沾沾自喜。

verywen.com


  
  三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便到了晚上七八点了,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他们都有饿的感觉了。卢超便点了油炸黄金圈,奥尔良烤翅,啤酒龙虾,香煎法国鹅肝各一份。因业务需要,他偶尔也会到这儿消费,用不着看菜牌便在手机上下了单,然后征求柏林的意见。柏林表示非常满意。
  为了换换口味,他们又要了瓶干邑白兰地。
  柏林今天心情特别好,因为有人分享他那快乐的人生故事,更难得的是找到了同道中人。这时候,他又继续发表他那与众不同的人生观:“也许有人会觉得我们很傻,觉得我们中了那些平台和女主播织就的温柔圈套,让她们慢慢地掏空我们的钱包。但你也不想想,他们也有付出,他们绞尽脑汁的为你制造欢乐;她们为你献出了才艺,献出了感情,献出了青春,甚至献出了肉体;平台也常常组织一些活动,甚至免费提供一些与女主播互动的旅游套票,让你有帝王般的享受。你付钱不应该吗?你情我愿,这实在是一种有偿服务,根本不存在欺诈!与其将金钱存到银行去,让金钱变成了一串了无生命的数字,即使再多,又有何意义?对于钱财物业,我们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人不风流枉青年。如果一个男人不趁着年轻及时行乐,到老来的时候,即使送你一火车皮的美女,又有何用呢?因此,只要得到快乐,得到满足,又何必在乎那些金钱呢?” 内容来自verywen.com
  也许到了这个时候,卢超觉得自己与柏林相比,花掉的区区的几十万元真的算不了什么,只是小巫见大巫,内心得到了平衡便也放宽了心,并且对柏林的“演说”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和崇拜之情。
  “知道我的偶像是谁吗?”柏林忽然问道。
  这话不觉使卢超有点意外。
  “李嘉诚?”
  “NO。我又不是拜金主义。”他居然说了句英语。其实英语中他就只识得讲这个单词。记得当年他们旅行结婚到欧洲几国游玩时,他们几个都可以跟外国人说上几句英语,尤其卢超更是充当全程的翻译。只有他又聋又哑。
  “刘德华?”
  “NO,NO,我又不是追星族。”这回他一连说了两句英语。
  卢超这时便显得有点尴尬。
  “哈哈,给你‘贴士’。”他有点得意的说道,“看过《金瓶梅》吗?”
  卢超象抢答题一样:“是西门庆?”
非常美文

  “果然博学多才!算你猜对了。”他竖起了拇指。然后他们一齐哈哈大笑。只是卢超笑得夸张,柏林笑得淫邪。
  “我的手机里,收藏的尽是一堆性感尤物,可算得上是美女大全了。”柏林又在吹嘘,“其实西门庆算个鸟!他虽然被称为中国史上最淫最色的人物,但身边尽是些结过婚的妇人,有什么稀罕?哪象我搞的全是青春亮丽的美女?”
  卢超一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样子:“你当真称得起是美女收割机。”然后若有所思的问道,“可你曾遇到过让你产生过刻骨铭心感情的女主播?”
  “我只是花钱去享受一种新潮的网络文化服务,虽然是高消费,但我感受到一种无与伦比的人生乐趣,不过从来不会投入感情。”柏林一副洒脱的样子,忽然问道:,“莫非你遇到过让你动了真心的女主播?”
  “是啊。”卢超满怀感慨的说道:“我认识的一个女主播,她那气质,可说得上是万中无一。她曾使我神魂颠倒了好一段日子呢。”
copyright verywen

  “想不到你是个多情种!”柏林摇了摇头,叹了一声。“那你把她搞到手了吗?”他禁不住也来了好奇心。
  “没有。”卢超说道,“可惜我是后来才认识她的,我那时的私己钱已经用光了。哪里还敢奢想?我可不象你那么幸运,老头子剩下那么多的物业让你变买,让你挥霍。我只曾经跟她吃过一次饭,但足以让我度过了多少个失眠的晚上。我没有因此而精神失常,已经是十分幸运的了。”
  “哎哟哟,看你把她说得天上有,地下无,莫非她是不吃人间烟火的神仙?太夸张了吧。”柏林不以为然。话虽不经意,但那色心却早已被挑逗,借着酒意说道,“虽然说君子不夺人所好,但既然老弟放弃了,那么,假如老兄我要得到她,有这个可能吗?”
  “你?”卢超拿起了酒杯,呷了一口:“当然有可能。她虽然现在只是偶尔才出现在直播间,听说她跟人合伙开了家健身室。但有钱自然能使鬼推磨。只是她出的价码,可能会把你吓着呢。”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
  “什么也别说,干脆一点,多少钱包一个晚上?”
  “至少十万。”
  “什么?你以为她是电影明星?”
  “在我看来,她比电影明星更有吸引力。她摄人心魄之处,不仅在于其超高的颜值,更在于其与众不同的气质。”卢超然又换了口气说:“不过,我看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好了。”
  “什么意思?怕我消费不起?”柏林似乎有点儿被恼着了。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担心你得到了她,日后对其他女主播再不感兴趣了。就象品尝了天上的琼浆玉液,再喝凡间土炮--不是味儿。”卢超有点故弄玄虚。
  “你也太夸张了吧!告诉你,我从来不会只拜倒在一个女人的石榴裙下。能够把我的心拴住的女人还没出世呢。”话虽如此,他与生俱来的占有欲已经蠢蠢欲动了。
  “那你有她的照片吗?”他的心被卢超的话逗得痒痒的,却依然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当然有。不过只有几张侧面照。”卢超点开手机,把照片调了出来。
  柏林眯起眼睛端详起来。虽然他已醉眼矇眬,凭着他天生对异性的超凡鉴赏力,照片上的女人显然让他的双眼闪动着幽幽的色光。
  “嗯,这女子果然不错。虽然说不上很性感,但颇有气质。其实对于审美,各人有不同的标准。比如现代的男生,多数是喜欢那些眼大嘴细,胸大腰细的女生,因此那些女主播通常都以这种模型千篇一律地出现,个性轻浮而张扬,有时难免让人感觉审美疲劳。而庄重内敛的女生,反而更有品味。”他俨然是一位研究女性的专家,发表着权威的评论。然后端起了酒杯,呷了一口,慢悠悠道:“其实你也知道,对我来说十万元算不了什么。只是我现在手头没钱。这样吧,一场兄弟,你先把这笔钱借给我,迟点我一定还给你。”
  卢超难为情的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的私己钱已经用光了。而且冰冰最近似乎察觉到什么,经常到店里来,审计一样核我的帐。我实在是爱莫能助阿。” 非常美文网
  这话柏林相信,冰冰是个难以对付的婆娘。
  “这样吧,我也不想难为你。你有那么多生意上的朋友,看能不能做个担保,帮我借十万元。”
  卢超犹豫了一会。说:“看看吧,估计不成问题,但借的钱不能拖太久。”
  “你放心好了。我正准备卖掉另一套房子。只是在琢磨先卖掉房子还是先卖掉铺面。”柏林满不在乎的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我明天跟朋友说说。另外,这女子心高气傲,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应约,我还要花一番唇舌呢。”卢超说。
  “那就多多拜托老弟的了。希望这几天内如我所愿。”他举起酒杯:“为我们风流快活的人生干杯!”
  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他们一直饮到深夜二点多,才意犹未尽的结束这次久别的相聚。卢超让酒吧服务员打电话给代驾过来开车。
  
  四
  三天之后。下午六时左右,他们又相约到三叶酒吧见面。他们上午通了电话,柏林说妻子要携一对子女外出,家里正好没人。柏林也说已经跟朋友借了钱,并打到那女主播的账上,她也答应今晚赴约。卢超不忘提醒,按规矩办事,让柏林带上借据,希望他别介意。 非常美文网
  柏林打车到了的时候,卢超已经在上次的座位等候了。
  “今次真的有劳老弟了。”柏林客气的说。
  “什么话?举手之劳。”他又问道:“安乔她们去旅游,你怎么不一起去呢?”
  “她今次是趁着学校放假,休了年假带着那两孩子去上海探望她姑妈的。”他又解释道,“她也知道我最讨厌她姑妈。那老女人自恃有几个钱,对我从来都没好面色。还背地里说安乔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我发誓永远都不想见到她。”
  “你去送机了?”他随口问。
  “我本来要开车送她们到机场。但安乔说叫了网约车。其实这样也好,算起上来费用也差不多。你想想汽油费,高速费加起来也要百来二百元。这不跟网约车费差不多?”
  “这也是。”卢超心里颇有感触。这老兄够意思的!打赏女主播的时候,一万几千如过眼云烟,送家人到机场百来二百块钱也当回事。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


  柏林刚坐下,便打开了公文包,掏出了那张十万元的借据,递给了卢超:“朋友归朋友,规矩归规矩。”
  卢超略表歉意的接过借据,问道:“你真的想再卖掉房子?”
  “嗯。”他平静的答道,“我想过了,还是准备先卖掉房子。因为那个铺面现在每个月有二万元收入,我现在的使用全是靠那租金维持。再说,如果买掉铺面的话,安乔很可能会知道。我已经到中介问过,那套房子现在大概值250万。”
  “柏兄说得有道理,果然深谋远虑。”卢超似有感触地说,“同人不同命呀,老兄可算得上含着金锁匙出生。来,为你那美好的人生干杯!”
  柏林本来打算少喝点酒,免得误了今晚的好事。但以他那自制力,又如何经得起卢超的频频举杯呢?
  卢超叮嘱柏林,这女主播很有点与众不同,冷艳而高傲,等会儿见面的时候,要斯文一点,表现出有教养的绅士风度。这样才能达致最佳的化学反应,体验不一样的男欢女爱。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柏林却很不以为然:“老弟你大可放心。论如何泡妞,不是我夸口,在这世上,我认了第二,绝对没人敢认第一。”
  很不容易等到晚上九点。卢超的电话响了。他让一位可靠的哥们去接那位女主播,现在已经到了酒吧的门口了。
  柏林站起来的时候脚步有点踉跄,看来已有了七分酒意。卢超本来想过去搀扶一下,但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可以走出去。
  到了门口,柏林看到了还是那台“老爷车”,心里不免觉得有点扫兴。他本想走到小车二排座去拉车门,卢超忙走上前去把他扶到前面,让他坐到副驾的座位上:“你在前边带路吧,司机未到过你的家呢。”
  柏林趁着扣安全带的时候,借着车上微弱的灯光,向后排座瞟了一眼。果然看到后排座中,坐着一位戴着墨镜,一身时尚服装,气度不凡的女子,有点夸张的耳坠在微光下闪闪发亮,更透出一种高贵。在车的行进中,他几次想回过头去,但想起卢超的叮嘱,还是忍住了。
内容来自verywen.com

  二十分钟的车程,柏林只感觉到如走了两个小时那样漫长。到了小区闸口,他按下车窗。门卫认得他,便让小车开了进去。
  柏林走下车的时候,真的有点腾云驾雾的感觉。卢超便上前搀扶着他。女主播隔着几步的距离跟随在后。
  走入电梯的时候,柏林想再一睹芳容,卢超却总有意无意的站在中间隔阻着。
  到了房门口,柏林掏出了锁匙,可老是插不进锁眼。卢超见状便上前协助。趁这时候,他小声问卢超刚才下车的时候,女主播跟他嘀咕了什么?卢超便小声回答她说等下进屋后想先到洗手间一下。
  “嗯嗯,明白,明白。”
  门打开了,屋里灯光明亮。
  原来柏林出门的时候已经将所有的灯都开着。他进门后便转过身来,向女主播做了个“请”的姿势,女子随即进到屋里去。
  卢超站在门口说:“柏兄,小弟告辞了。祝您有个愉快的晚上!”

非常美文网


  柏林便抱拳道:“多谢兄弟相送。请慢走,不送了。”随后关上了门。
  比着平时,美女当前,他早已按捺不住,象饿狼一样扑了上去。但这回他打算以不一样的方式去对待眼前这个猎物。
  “洗手间这边请。”他彬彬有礼的前面带路,走到洗手间前打开了门,微微躬身,作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很君子的退回大厅上。
  当听到关门声后,他便意识到是时候按预先准备好的计划行事了。哎呀,见鬼!第一步怎么来着?他后悔今晚酒喝多了,现在头脑一片空白,竟一时忘记了花了不少心思设计出来的新玩意。冷静,冷静!今天趁家里没人,已经预演过不止一次!他一时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情急之下,酒已醒了几分。对了,就是这样。终于想起来了!他暗自得意,自己不愧是现代西门庆:第一步,先将大灯熄灭,剩下射灯,以制造一种温馨的气氛;第二步,品尝红酒,他了解到这女主播只饮红酒,两只酒杯已做了记号,其中一只下了催情药;第三步放舞曲,先跳一下舞,等药物发作,让其欲火焚身的时候,他要把持住,直等到她跪地求饶,才把她领进卧室。里面已经准备好从网上购买全套的有点儿那个的“用具”,实践一下从成人影片里学来的招数;并且在隐蔽的地方安装了最先进,清晰度最高的摄像头,他要将整个过程全方位的拍摄下来留作日后慢慢的欣赏。他虽然身无特长,但在这方面却颇有天分。为此他足足花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他觉得这样才不辜负那10万元!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剌激情绪让他感觉浑身热血沸腾。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这时候,他听到洗手间的开门声,便连忙走过去伸手准备关灯。
  “不用关了!”身后传来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他不禁大吃一惊,忙转过身来,看到站在面前的竟是自己的妻子!
  “你……?”他一时语塞,“你不是去上海了吗?”那句话也说不出来。
  “发什么呆?还不快去找你的女主播。不然让她跑了可别后悔。”冒牌女主播说着便淡定的坐到沙发上。
  鬼使神差,他果然弱智的快步走进卧室,没看见,又每间房间寻了一遍,哪有女主播的身影?最后打开了洗手间的门,看到了一堆女主播刚才穿的衣服,才恍然大悟:那女主播原来是自己妻子装扮的。
  “陈公子,你好阔绰,10万元包一夜。”她冷冷道。
  到了这个时候,只有泼皮耍赖,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我今晚酒饮大了,不,不知你胡说什么。”他装出说话结巴的醉态。 copyright verywen
  她冷笑道:“别装糊涂了!看看这是什么?”然后把他写的那张10万元借条在他面前晃了一下。这借条是卢超在车上的那阵子交给她的。
  这时候他的酒也彻底的醒了。心里骂到:岂有此理!卢超这小子竟然出卖了我!不对,应该是他们串通起来算计他。对了,应该反戈一击。
  只见他气势汹汹的指着妻子说:“你是什么时候跟这小子勾搭上的,今天你若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勾搭?”她冷笑道,“别说得那么难听。也别太抬举卢超,他只是一个配角而已。真正的导演是冰冰呢。”
  一听到冰冰,他惊呆了。一直以来,他最忌惮的人是冰冰。冰冰向来都瞧不起他,有时甚至对他的作派冷嘲热讽,含沙射影,极尽揶揄之能事。两家人的关系渐渐疏远,这也是原因之一。冰冰是何等利害的女人!有她参与其中,自己必定是一败涂地了。想到这里,他如泄气的皮球,瘫坐在一张椅子上。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五
  原来,虽然她们两家人很少相聚,但安乔跟冰冰毕竟有很深的情谊。表面上不如从前那样关系密切,其实她们经常微信互动,或者在电话上聊天。
  冰冰向来喜欢研究服装,也设计了不少款式新颖的时装,她送去参赛的作品还获过奖呢。到她服装店来帮衬的大多数是比较富裕的群体,所以生意愈来愈好,门店也越开越大。后来还开了一家婚庆公司。安乔偶尔也会到她的店里购买服装。有空的时候也会找她聊聊心事。
  安乔越来越觉得自己的丈夫不对劲,几间房子和铺面每月的租金不少,可他从来都是自己收取却老是说手头紧,不知他的钱到哪里去了?问急了,他就说钱都打到股市的帐上,凭着女性的敏感,安乔觉得这根本是借口。冰冰问是不是他的赌瘾又发作了?安乔说经那次豪赌事件之后,他已立誓戒赌,连麻将都不沾,也没去过澳门;是不是吸毒了?也不象,如果是沾上了毒品,就算多隐蔽,总会露出痕迹;会不会包二奶?这,这也似乎没有,我也暗中雇人跟踪过,还没发现他金屋藏娇。
verywen.com

  安乔又提到,近日她看到一则新闻:一女子在清理亡夫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丈夫生前给女主播刷礼物的帐单,两年内竟刷了250万元!丈夫将两套房子买掉,她们还以为他是用于公司的资金周转,以至现在一家几口(包括公公婆婆)都是住出租屋。于是一怒之下将该女主播及平台以“未经配偶同意私自赠与他人大额财产,损害夫妻共同财产”为由告上法庭,要求对方退回款项。但被告的律师认为该人士在主播直播的过程中打赏,不是赠与行为,而是一种网络文化娱乐服务消费行为,主播或平台均没有返还义务。官司正在进行中,谁胜谁负还很难说。安乔所担心的,是柏林会不会也如那位女士的丈夫一样,把钱都花费在那种“网络文化娱乐服务”上?看他常常玩手机玩得不亦乐乎,有时候简直是如醉如痴。她愈想愈觉得对上了号,她向来相信自己的预感。因此,她越想越怕,便希望冰冰可以帮她出出主意。
verywen.com

  冰冰十分同情安乔的处境。她清楚当初安乔肯嫁给柏林实属无奈。安乔父亲与柏林父亲原在同一个贸易公司,既是同事也是朋友。后来柏林父亲离开单位,自己注册公司做起进口贸易。并且赚了不少钱。而安乔父亲那家公司因连年亏损最后倒闭,他便成了下岗工人。屋漏偏逢连夜雨,安乔的弟弟因为车祸住院治疗欠下医院一大笔医疗费,一家子顿时陷入困境。柏林父亲当时下海的时候缺少资金,安乔父亲便倾囊相助。柏林父亲记了这份恩情,不单代其垫付全部医药费,还通过朋友关系为其找到了工作。柏林父亲所从事的进口业务又会经常与安乔所在部门打交道,因为有了父亲的那层关系,安乔也在职权范围内给予了适当的关照和方便。两家人的关系便变得更加密切。柏林早己对安乔垂涎三尺。而他并非她心仪对象。她非常清楚,他虽然也算得上是一表人材,但不学无术,喜欢夸夸其谈,虚有其表,绝不是可以托负终身的人。可柏林不死心,他不惜代价厚着脸皮游走于两家相识的那些叔伯之间,乞求各位长辈从中撺掇。千丝万缕机缘巧合阴差阳错之下便成就了这段姻缘。 内容来自verywen.com
  现在姐妹相求,她决不会坐视不理。回家后冰冰便将安乔的事跟卢超说了,但又没有真凭实据,如何帮得上忙?而且他们都对什么直播间女主播的事一无所知,于是各自上网去了解。
  后来冰冰经过深思熟虑后便构思了一个计划,让卢超扮演一个角色去剌探柏林的虚实。开始时卢超对充当“无间道”不大乐意。冰冰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安乔是她最好的姐妹,不能见死不救。如果柏林真的沾上了不管是黄赌毒,都会毁掉这个家庭。他们仗义相助,实在是功德无量。卢超最后便答应了。他虽然未当过演员,在正义感的驱使下,最终不辱使命。于是便有了“西餐厅偶遇”“酒吧聚旧”“重金包夜女主播”的情节,连那台“老爷车”也是跟朋友借来的道具。为了矇骗柏林,让安乔谎称带一对子女去上海探亲,把孩子暂时安置到安乔父母家里。为了让安乔扮演“女主播”,还出动了冰冰婚庆公司那位神奇化妆师。据说那位化妆师可以随便在街市找一位卖菜的妇人,化妆后便能变成一位天仙一样的美女,信不信由你。这出戏正是冰冰一手策划的。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六
  安乔从包里拿出了一沓复印件,放到茶几上。然后站了起来,对象条死狗一样瘫坐着的柏林说道:“真没想到,你的胆子也真够肥的,为了女主播竟然背着我把房子也卖掉。你还有半点人性吗?如果不是及时发现,你也许要将家产败光为止。我也不想跟你多说话。你同我好好的听着!现在有两条路你选择。第一条路:
  1、签订《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拈花惹草,不再招惹什么女主播。
  2、尽快去办理物业过户的相关手续,将那间房屋的产权过户到女儿的名下;将那个铺面过户到儿子的名下。
  3、剩下的那套房子及铺面每月的租金收入由我掌管。我每月只能给你3000元零用钱。
  4、从今以后不准踏入卧室半步,你收拾一下那间杂物房,以后搬到那边去住。
  至于第二条路嘛,想必你也清楚:签订离婚协议,一对子女归我抚养。你净身出户!我可以告诉你,这事我已咨询过律师。”
非常美文网

  本来,安乔认为柏林已经是无可救药的人,只有离婚才是明智的选择。但她不想自己的一对儿女从小便在单亲家庭里长大。柏林之所以那么没出息,也许是跟单亲家庭长大有关,她不想儿女步父亲的后尘。所以再给他一个机会。
  安乔走了过去打开他的公文包,取走车匙,丢下一句话:“所有资料在茶几上,你用心好好看,给你一个晚上考虑。”
  然后摔门而去。
上一篇:除却巫山不是云 下一篇:寒“孝”九泉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