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经典美文-唯美句子-美文摘抄-非常美文网

爱情随笔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随笔 > 找到生父

找到生父

2021-07-01 22:01
来源:非常美文网 作者:绿袖子的田园 查看: TAG标签: 找到生父

第三天,陈雨跟程念清、程叔叔、小麦阿姨辞行回清风舍。小麦坚持要送陈雨一程,念清由少楠陪着。
  一路上,小麦几次欲言又止,陈雨完全明白小麦忐忑的心情,他搂住小麦单薄的肩膀,一声声安慰她:“阿姨,我会处理得妥妥的,而且,不让任何人察觉。这件事就你知我知,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你就放宽心吧。”
  小麦感激地拉住陈雨的手:“可我怎么就如此不安呢。”
  陈雨故意嗔小麦:“那是你不信任我,还把我当孩子。阿姨,站在你面前的可是一个二十四的男子汉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二十岁,家里的大小事我父母就开始征求我意见了,而且一征求必采纳,不信你问我奶奶,奶奶说我比父亲年少时有主见多了。”
  陈雨的一番话,给了小麦安全感。可是,一回到病房,一看见少楠父女,小麦的心又忐忑不安。她的反常引起程少楠警觉。 内容来自verywen.com
  “你怎么啦?”
  “啊?没呀,没怎么。”
  “整天像掉了魂还没怎么?”
  “还不是担心你。”小麦倒打一耙。
  程少楠揽过小麦,歉疚地说:“亲爱的,这些天冷落你了。”
  “可不,你有多久没这么唤我了?人家好不习惯,以为你爱我变轻了。”
  “我不好宝贝,光顾自己情绪,忽略了你心情。”
  “你能说出这两字,我魂魄总算是归位了。”小麦踮起脚,在少楠脸上亲了亲,说道:“你再去问问你同学清儿的情况,然后回去睡一会,清儿我看着。”
  “我陪你一起。”程少楠不放开小麦。
  “听话,这几天你都没好好休息,清儿说你老了许多,心里肯定埋怨我没照顾好你。”小麦寻找着理由。
  “你也没好好休息,你也瘦了,我也没好好照顾好你。要不,我们坐这儿相互靠着休息,也好说说话。”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多浪费啊,我不要。今天你休息,明天我休息。”小麦执拗地说。
  其实,程少楠呆在这里时刻感受到心灵的煎熬,于是点头同意:“好吧,晚上带饭给你们。”
  程少楠一走,不安之色又浮上小麦脸庞,她是尽量把丈夫从她身边支开,这样陈雨来电就不会被他察觉,出了这样的大事少楠变得更敏感,在他面前想要隐藏,不是件容易的事。
  进去看看念清睡得正熟,小麦又坐回到走廊上,这样陈雨来电就不会惊扰到她。
  这时,小秋来电,问她念清情况,问她什么时候能回,小麦简单说了一番就挂机,她怕耽误接陈雨电话。
  陈雨回去已经有四天了,应该可以打听到了呀,难道正是?如果不是他会速度愉悦告诉她,除非是,让他难以启齿。
  “千万不要是,千万不要是啊,上帝,求求你别再为难我的爱人好不好?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我求你了。”小麦苦苦祈求。 非常美文网
  有短信来,小麦颤抖着点开:“阿姨,念清是我亲姐。”
  虽然已有心理准备,小麦还是眼前发黑,她瘫坐在那,力气尽失。
  陈雨没再发短信来,他肯定和她一样的心情。
  小麦忽然想起什么,忙把这条短信删除干净。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她想向晓光求助,无奈手指软得连手机都握不住。
  她就这样半坐半躺,陷入混沌状态-----直到念清醒来,来走廊找她。
  “妈,你怎么坐这?妈,你脸色很不好,累的吧?快进去躺会。”
  “妈-----妈刚才迷迷糊糊做了个梦,梦见你不理我,不肯跟我回去,我急死了,想追你又追不上。我追得好累,全身力气都追没了。”小麦胡乱找着借口,念清信也好不信也罢,她没力气也找不到更好的借口,只能这样搪塞她。
  念清把头伏在小麦膝上,心疼地说:“妈,对不起,这次真把你吓坏了。妈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小心更小心,不再让你们担心。”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


  小麦抚摸着念清的头,潸然泪下,她怕念清生疑,只得继续装下去:“好孩子,我们不做医生了好不好?”
  念清抬起头,却笑了:“妈,你怎么像个孩子,害怕蛇连黄鳝也怕,对了,我好像是没见你吃过黄鳝呢,就因为它长得像蛇?妈你好可爱。”
  “我,我------”小麦一时语塞。
  “好啦妈,我这不好好的?清儿向你保证,以后再不会发生让妈妈担心的事。”
  “不管什么都不可以。”
  “好,不管啥都不让妈妈担心。”
  小麦搂住念清,又泪流满面:“清儿啊,你不能再有任何事,一次就吓死爸妈了。”
  “我保证,我保证。”念清轻轻拍着母亲单薄的背,一叠声保证。
  “清儿,我的孩子,你就是妈的亲生女儿。”
  “早就是了呀,十年前就是了。”
  “妈是不是很贪心?妈就是想贪心,妈不想失去你,妈就是想占有你。”

verywen.com


  “妈,我也是。妈,十年前见你第一眼,我就觉得这么美丽的阿姨才是我的亲生母亲,所以,但凡学校开家长会,我必须你去参加,看到同学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我虚荣心膨胀得满天飞。”
  小麦搂住念清,百感交集。
  “妈,爸呢?”
  “你爸?对啊,你爸去哪了?”小麦紧张地四下张望。
  “是回宾馆了吗?”
  小麦一拍脑袋,“看我这记性,回了,回宾馆了,你爸回宾馆了。”
  念清心疼地抱住小麦:“妈,我们进去吧,你进去躺会,晚上你和爸都回去踏踏实实睡一觉,把你们累坏我不安啊。”
  “不坐在你跟前我不安。”
  “这里有护工。说实话妈,你和爸不在,我会睡得更好,你们在,我光想着和你们说话,反而休息得少。再说,爸抽了那么多血,到现在都没恢复过来,像老了十岁,你呢,这些天脸小了一圈,看得我心疼。”念清粘着小麦撒娇地说:“妈,你若不美了,我的虚荣心还怎么膨胀?你没听护士都夸我?说我有一个特别美的妈,特别帅的爸,说我的美原来是有出处的。” copyright verywen
  小麦听了却是心惊胆战,我的孩子,你的出处原来在你爸开发的清风舍,你的生父也是一个很帅的男人?是啊,看陈雨就知道了啊,仔细观摩观摩,清儿和陈雨的眉眼还真有几分相似。
  小麦都不敢往下想,怕少楠也观摩出来,俩人血型相同,本身就很蹊跷。不能再让陈雨在少楠跟前转悠了,更不能让他和清儿同时出现在少楠跟前,不然他定能看出端倪。
  念清见小麦默不作声,摇了摇她,问道:“妈,你怎么啦?感觉我这一受伤你和爸的反应明显不如以前,刺激真有这么大?”
  小麦回过神来,说道:“能不大吗,以后不能再刺激我们了,听见没?”
  念清立即调皮地向小麦发誓:“遵命,母亲大人。”
  小麦抚摸着念清的脸,感动地说:“真好,真好啊,能鲜龙活跳在我跟前撒娇真好啊。”
  “所以妈,我已经鲜龙活跳,今晚你和爸回去好好休养生息,我们一个个都鲜龙活跳,好不好?”

内容来自verywen.com


  “让你爸回去睡,我睡这里。”小麦坚持,她不敢单独和少楠相处,怕被他察觉这个秘密。
  “不行,都回宾馆,不然我生气了,真生气了,一生气我就睡不着,睡眠不好我还怎么恢复?”念清佯装生气。
  小麦舍不得惹女儿不高兴,只好答应:“好好好,听我女儿的,都回,都回。”
  母女俩回到病房,小麦又悄悄点开陈雨微信,确实刚才短信已删除,才稍安。
  念清一定要小麦躺下休息,心神不宁的小麦哪里躺得下来,“妈好了,看到你在妈身边,妈像睡了十天一样有精神。”
  念清乐了:“妈你好夸张。”
  “女儿啊,你是不知道你在我心里的份量有多重。”
  念清调皮地问:“比哥还重?”
  “重太多太多了。”
  念清幸福地依进小麦怀里:“那是你太爱太爱爸了,爱屋及乌说的就是我妈。”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

  小麦轻轻拍着念清的脸庞,嗔道:“乌什么乌,你是妈的小棉袄,妈要做你的防弹衣。”
  “防弹衣?”
  “我的女儿,妈会为你防风防雨防寒防晒防子弹防一切,让你生活得无忧无虑,快快乐乐。”
  “妈,有你真好,谢谢妈。”
  “妈也要谢谢你,自从有了你这件小棉袄,妈是清水港最幸福的女人,再不用去羡慕有女儿的你月姨和兰姨了。”
  “现在啊,是她们羡慕你,一下有俩,我和嫂子。”
  “对对对,我有俩女儿。”
  “对了妈,你和爸走了这么多天,清水港没啥事吧?”
  “放心,有你兰姨和王叔在啥事都没有。”
  “要不你和爸回去吧。”
  “那怎么行,不急,你田叔说过两天作个检查,如果没什么我们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念清开心地说:“妈,我想家了,我想爷爷奶奶了。”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清儿。”小麦困难地说:“你受伤一事我们没告诉爷爷奶奶。”
  “我知道,回去我不会说的,你都吓成这样,爷爷奶奶更不经吓。”
  “真乖。”
  “妈,你胆好小。”念清调皮地取笑母亲。
  “清儿,”小麦这次说得更困难:“要不,要不你打个电话给你妈,她也很担心你。”
  “她会担心?一个电话都没有。”
  “打过,打你爸了。”
  “养我这么大,她就没进入过母亲角色,哪怕扮演都没扮演过,整天吃喝玩乐,没钱了想起我了。”
  “可------”
  “妈,你才是我亲妈,才说一会,忘了?。”
  “可------”
  “妈你别可了,我知道,出院再说吧,出院我会发短信她。”
  “好,你想怎样就怎样,你开心就好。”小麦心疼地把念清搂进怀里,可怜的孩子啊,生母不疼,生父才搞清楚,以后,妈疼你,比以前疼你百倍千倍。
非常美文网

  晚上,小麦和少楠没倔过念清,俩人都回了宾馆。
  出来这么多天,程少楠天天为女儿的生命提心吊胆,没时间想别的,现在转危为安一切正常了,那些耻辱与愤怒又席卷而来。他不想让小麦看着心痛,努力地克制和掩饰,尽管走路都没有感知,仍装出以往的状态,但越装越失态,简直脚步踉跄。
  小麦看在眼里,但不敢表露出来,她倒了一杯水递给他:“坐下,喝点水。”
  “啊?哦,我坐,我喝。”程少楠接过来又放下,没坐也没喝。
  他的呆滞,他的错乱,令小麦心碎,小麦走向卫生间,到门口时回头看一眼程少楠,发现他正满屋子乱转,没有目的,且步态笨拙。
  小麦轻轻喊他:“亲爱的,我去给你放水,你一会就进来洗澡。”
  程少楠像是被惊醒般,忙说:“好好好,我一会就进来。”
  小麦放好水,等了好久不见他进来,又悄悄走出来,见程少楠还在转悠。 非常美文网
  小麦上前心痛地抱住他的腰,“亲爱的,你怎么啦?在找什么吗?”
  程少楠反应过来,说道:“找----找睡衣,我的睡衣怎么找不到了。”
  小麦看看床上他的睡衣,忍住眼泪,说道:“你先进去,我找到拿进来。”
  “好,好,我先进去,我先进去。”
  当小麦拿着他的睡衣进来时,程少楠把身子深深陷在浴缸里,双手捂着他的脸,脸上手上全是水,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浴缸里的水。
  小麦悄然出来,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但也就一会,她立即忍住,深深吸着气。
  等程少楠洗好澡出来,表情不再呆滞和错乱,对小麦说:“水给你放好了,你去洗吧。”
  小麦松了口气,好像恢复正常了,知道给她放水了。
  是的,在浴缸里流掉很多屈辱的眼泪后,程少楠窒息的灵魂放松了很多,眼神也不再呆滞。然而,当他倒在床上这一刻,心又被掏空,似跌落一片荒田,耕耘惆怅,咀嚼苦涩,吐纳悲伤-------他想问苍天,为何如此捉弄他,为何要给他一片苦海,问一次,便心痛一次,没有知觉的躯壳似乎身首分离,哪找不到哪。 copyright verywen
  小麦洗好澡出来,见程少楠正闭上眼睛佯睡,虽然他闭着眼睛,小麦还是能清晰地看到,那呆滞空洞的眼神里全是痛不欲生。小麦心如刀割,又不敢涉及这个话题,可总不能什么话也不说呀,沉默,只会让俩人都窒息。
  小麦找不到能宽慰少楠的话语,冥思苦想了好久,忽然说:“亲爱的,你有多久没听我唱歌了?”
  其实程少楠也在冥思苦想寻找话题,可脑袋一片空白,听到小麦说想唱歌,忙睁开眼睛表示想听。
  “来,睡这里。”小麦指指自己手臂。
  “不行,胳膊这么细,怎么忍心睡。”
  “就睡一会。”小麦说完不由分说揽过少楠,把他抱在怀里,更温柔地说:“亲爱的,这几天累坏了,就在我歌声里好好睡一觉。”
  程少楠点点头,虚弱地倚在小麦怀里。
  小麦唱了首《为你等待》,唱到我爱你就像天上的云彩,心随你远走走向那天之外,我爱你就像绵绵的山脉,一生一世为你等待------时,忍不住落泪了,她用歌声向少楠表达了她对他的爱,一生一世,她只为他痴痴凝望,用生命守候,守候印刻于心底的那份眷恋和牵挂。 非常美文
  在小麦充满情感的歌声里,无助的程少楠也落泪了,他倚着的女人就是他的云彩他的花海,他的眷恋他的情怀,更是那绵绵山脉般的爱啊。
  他吻住小麦,“别唱了,别唱了,我的宝贝,我都明白。只是,这里为何燃烧个不停,烫死我了。”
  小麦解开他的睡衣,轻抚他心口,俏皮地说:“还真是,都烧红了。”
  “它想干嘛,没完没了了还。”
  “我让它熄火。”
  小麦说完,柔软的唇深深印在程少楠心口上,程少楠颤栗了一下,一股暖流瞬间流向他心田,那里不再是荒田,成了一片花海,瞬间开满芙蓉花的花海。
  今生,拥有这片花海,他怎么可能是荒田?没有她的那些年,虽然身边有女儿,但荒田还是荒田,自从拥有了她,荒田才变成一片永不凋落的花海。
  上帝仅仅关上一扇窗,却给他留了一道门,走进去,有他的妻子,有他的儿子,有他的女儿,小麦说得对,他们四个人的血脉已经深深揉合在了一起,谁都无法把他们剥离。 非常美文网
  程少楠反手把小麦拥入怀中,轻轻吻着她的泪眼,吻着吻着,他的泪滴落在小麦脸上,他又吻着自己的泪,心里默默发誓,过了今晚,他不会再流泪,也不会让他的爱人流泪,他的人生,有怀里这个他深爱的女人就是他生命的全部。两个孩子读他们在校园里互诉衷肠,却没读他写给小麦的那一封信,生命的美在于遇见,遇见小麦便是他此生最美的风景!他的生命里只有她,今生只为她相思蚀骨!他不能把全世界给她,但他能把他的世界全给她!
  因为,他的世界里只有这个叫孟小麦的女子!
  只有她!只有她!
第三天,陈雨跟程念清、程叔叔、小麦阿姨辞行回清风舍。小麦坚持要送陈雨一程,念清由少楠陪着。
  一路上,小麦几次欲言又止,陈雨完全明白小麦忐忑的心情,他搂住小麦单薄的肩膀,一声声安慰她:“阿姨,我会处理得妥妥的,而且,不让任何人察觉。这件事就你知我知,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你就放宽心吧。”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小麦感激地拉住陈雨的手:“可我怎么就如此不安呢。”
  陈雨故意嗔小麦:“那是你不信任我,还把我当孩子。阿姨,站在你面前的可是一个二十四的男子汉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二十岁,家里的大小事我父母就开始征求我意见了,而且一征求必采纳,不信你问我奶奶,奶奶说我比父亲年少时有主见多了。”
  陈雨的一番话,给了小麦安全感。可是,一回到病房,一看见少楠父女,小麦的心又忐忑不安。她的反常引起程少楠警觉。
  “你怎么啦?”
  “啊?没呀,没怎么。”
  “整天像掉了魂还没怎么?”
  “还不是担心你。”小麦倒打一耙。
  程少楠揽过小麦,歉疚地说:“亲爱的,这些天冷落你了。”
  “可不,你有多久没这么唤我了?人家好不习惯,以为你爱我变轻了。”
  “我不好宝贝,光顾自己情绪,忽略了你心情。”

内容来自verywen.com


  “你能说出这两字,我魂魄总算是归位了。”小麦踮起脚,在少楠脸上亲了亲,说道:“你再去问问你同学清儿的情况,然后回去睡一会,清儿我看着。”
  “我陪你一起。”程少楠不放开小麦。
  “听话,这几天你都没好好休息,清儿说你老了许多,心里肯定埋怨我没照顾好你。”小麦寻找着理由。
  “你也没好好休息,你也瘦了,我也没好好照顾好你。要不,我们坐这儿相互靠着休息,也好说说话。”
  “多浪费啊,我不要。今天你休息,明天我休息。”小麦执拗地说。
  其实,程少楠呆在这里时刻感受到心灵的煎熬,于是点头同意:“好吧,晚上带饭给你们。”
  程少楠一走,不安之色又浮上小麦脸庞,她是尽量把丈夫从她身边支开,这样陈雨来电就不会被他察觉,出了这样的大事少楠变得更敏感,在他面前想要隐藏,不是件容易的事。

非常美文网


  进去看看念清睡得正熟,小麦又坐回到走廊上,这样陈雨来电就不会惊扰到她。
  这时,小秋来电,问她念清情况,问她什么时候能回,小麦简单说了一番就挂机,她怕耽误接陈雨电话。
  陈雨回去已经有四天了,应该可以打听到了呀,难道正是?如果不是他会速度愉悦告诉她,除非是,让他难以启齿。
  “千万不要是,千万不要是啊,上帝,求求你别再为难我的爱人好不好?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我求你了。”小麦苦苦祈求。
  有短信来,小麦颤抖着点开:“阿姨,念清是我亲姐。”
  虽然已有心理准备,小麦还是眼前发黑,她瘫坐在那,力气尽失。
  陈雨没再发短信来,他肯定和她一样的心情。
  小麦忽然想起什么,忙把这条短信删除干净。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她想向晓光求助,无奈手指软得连手机都握不住。

非常美文


  她就这样半坐半躺,陷入混沌状态-----直到念清醒来,来走廊找她。
  “妈,你怎么坐这?妈,你脸色很不好,累的吧?快进去躺会。”
  “妈-----妈刚才迷迷糊糊做了个梦,梦见你不理我,不肯跟我回去,我急死了,想追你又追不上。我追得好累,全身力气都追没了。”小麦胡乱找着借口,念清信也好不信也罢,她没力气也找不到更好的借口,只能这样搪塞她。
  念清把头伏在小麦膝上,心疼地说:“妈,对不起,这次真把你吓坏了。妈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小心更小心,不再让你们担心。”
  小麦抚摸着念清的头,潸然泪下,她怕念清生疑,只得继续装下去:“好孩子,我们不做医生了好不好?”
  念清抬起头,却笑了:“妈,你怎么像个孩子,害怕蛇连黄鳝也怕,对了,我好像是没见你吃过黄鳝呢,就因为它长得像蛇?妈你好可爱。”

非常美文


  “我,我------”小麦一时语塞。
  “好啦妈,我这不好好的?清儿向你保证,以后再不会发生让妈妈担心的事。”
  “不管什么都不可以。”
  “好,不管啥都不让妈妈担心。”
  小麦搂住念清,又泪流满面:“清儿啊,你不能再有任何事,一次就吓死爸妈了。”
  “我保证,我保证。”念清轻轻拍着母亲单薄的背,一叠声保证。
  “清儿,我的孩子,你就是妈的亲生女儿。”
  “早就是了呀,十年前就是了。”
  “妈是不是很贪心?妈就是想贪心,妈不想失去你,妈就是想占有你。”
  “妈,我也是。妈,十年前见你第一眼,我就觉得这么美丽的阿姨才是我的亲生母亲,所以,但凡学校开家长会,我必须你去参加,看到同学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我虚荣心膨胀得满天飞。”
  小麦搂住念清,百感交集。

内容来自verywen.com


  “妈,爸呢?”
  “你爸?对啊,你爸去哪了?”小麦紧张地四下张望。
  “是回宾馆了吗?”
  小麦一拍脑袋,“看我这记性,回了,回宾馆了,你爸回宾馆了。”
  念清心疼地抱住小麦:“妈,我们进去吧,你进去躺会,晚上你和爸都回去踏踏实实睡一觉,把你们累坏我不安啊。”
  “不坐在你跟前我不安。”
  “这里有护工。说实话妈,你和爸不在,我会睡得更好,你们在,我光想着和你们说话,反而休息得少。再说,爸抽了那么多血,到现在都没恢复过来,像老了十岁,你呢,这些天脸小了一圈,看得我心疼。”念清粘着小麦撒娇地说:“妈,你若不美了,我的虚荣心还怎么膨胀?你没听护士都夸我?说我有一个特别美的妈,特别帅的爸,说我的美原来是有出处的。”
  小麦听了却是心惊胆战,我的孩子,你的出处原来在你爸开发的清风舍,你的生父也是一个很帅的男人?是啊,看陈雨就知道了啊,仔细观摩观摩,清儿和陈雨的眉眼还真有几分相似。 verywen.com
  小麦都不敢往下想,怕少楠也观摩出来,俩人血型相同,本身就很蹊跷。不能再让陈雨在少楠跟前转悠了,更不能让他和清儿同时出现在少楠跟前,不然他定能看出端倪。
  念清见小麦默不作声,摇了摇她,问道:“妈,你怎么啦?感觉我这一受伤你和爸的反应明显不如以前,刺激真有这么大?”
  小麦回过神来,说道:“能不大吗,以后不能再刺激我们了,听见没?”
  念清立即调皮地向小麦发誓:“遵命,母亲大人。”
  小麦抚摸着念清的脸,感动地说:“真好,真好啊,能鲜龙活跳在我跟前撒娇真好啊。”
  “所以妈,我已经鲜龙活跳,今晚你和爸回去好好休养生息,我们一个个都鲜龙活跳,好不好?”
  “让你爸回去睡,我睡这里。”小麦坚持,她不敢单独和少楠相处,怕被他察觉这个秘密。
  “不行,都回宾馆,不然我生气了,真生气了,一生气我就睡不着,睡眠不好我还怎么恢复?”念清佯装生气。 非常美文网
  小麦舍不得惹女儿不高兴,只好答应:“好好好,听我女儿的,都回,都回。”
  母女俩回到病房,小麦又悄悄点开陈雨微信,确实刚才短信已删除,才稍安。
  念清一定要小麦躺下休息,心神不宁的小麦哪里躺得下来,“妈好了,看到你在妈身边,妈像睡了十天一样有精神。”
  念清乐了:“妈你好夸张。”
  “女儿啊,你是不知道你在我心里的份量有多重。”
  念清调皮地问:“比哥还重?”
  “重太多太多了。”
  念清幸福地依进小麦怀里:“那是你太爱太爱爸了,爱屋及乌说的就是我妈。”
  小麦轻轻拍着念清的脸庞,嗔道:“乌什么乌,你是妈的小棉袄,妈要做你的防弹衣。”
  “防弹衣?”
  “我的女儿,妈会为你防风防雨防寒防晒防子弹防一切,让你生活得无忧无虑,快快乐乐。”

内容来自verywen.com


  “妈,有你真好,谢谢妈。”
  “妈也要谢谢你,自从有了你这件小棉袄,妈是清水港最幸福的女人,再不用去羡慕有女儿的你月姨和兰姨了。”
  “现在啊,是她们羡慕你,一下有俩,我和嫂子。”
  “对对对,我有俩女儿。”
  “对了妈,你和爸走了这么多天,清水港没啥事吧?”
  “放心,有你兰姨和王叔在啥事都没有。”
  “要不你和爸回去吧。”
  “那怎么行,不急,你田叔说过两天作个检查,如果没什么我们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念清开心地说:“妈,我想家了,我想爷爷奶奶了。”
  “清儿。”小麦困难地说:“你受伤一事我们没告诉爷爷奶奶。”
  “我知道,回去我不会说的,你都吓成这样,爷爷奶奶更不经吓。”
  “真乖。”
  “妈,你胆好小。”念清调皮地取笑母亲。
verywen.com

  “清儿,”小麦这次说得更困难:“要不,要不你打个电话给你妈,她也很担心你。”
  “她会担心?一个电话都没有。”
  “打过,打你爸了。”
  “养我这么大,她就没进入过母亲角色,哪怕扮演都没扮演过,整天吃喝玩乐,没钱了想起我了。”
  “可------”
  “妈,你才是我亲妈,才说一会,忘了?。”
  “可------”
  “妈你别可了,我知道,出院再说吧,出院我会发短信她。”
  “好,你想怎样就怎样,你开心就好。”小麦心疼地把念清搂进怀里,可怜的孩子啊,生母不疼,生父才搞清楚,以后,妈疼你,比以前疼你百倍千倍。
  晚上,小麦和少楠没倔过念清,俩人都回了宾馆。
  出来这么多天,程少楠天天为女儿的生命提心吊胆,没时间想别的,现在转危为安一切正常了,那些耻辱与愤怒又席卷而来。他不想让小麦看着心痛,努力地克制和掩饰,尽管走路都没有感知,仍装出以往的状态,但越装越失态,简直脚步踉跄。 非常美文
  小麦看在眼里,但不敢表露出来,她倒了一杯水递给他:“坐下,喝点水。”
  “啊?哦,我坐,我喝。”程少楠接过来又放下,没坐也没喝。
  他的呆滞,他的错乱,令小麦心碎,小麦走向卫生间,到门口时回头看一眼程少楠,发现他正满屋子乱转,没有目的,且步态笨拙。
  小麦轻轻喊他:“亲爱的,我去给你放水,你一会就进来洗澡。”
  程少楠像是被惊醒般,忙说:“好好好,我一会就进来。”
  小麦放好水,等了好久不见他进来,又悄悄走出来,见程少楠还在转悠。
  小麦上前心痛地抱住他的腰,“亲爱的,你怎么啦?在找什么吗?”
  程少楠反应过来,说道:“找----找睡衣,我的睡衣怎么找不到了。”
  小麦看看床上他的睡衣,忍住眼泪,说道:“你先进去,我找到拿进来。”
  “好,好,我先进去,我先进去。”

内容来自verywen.com


  当小麦拿着他的睡衣进来时,程少楠把身子深深陷在浴缸里,双手捂着他的脸,脸上手上全是水,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浴缸里的水。
  小麦悄然出来,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但也就一会,她立即忍住,深深吸着气。
  等程少楠洗好澡出来,表情不再呆滞和错乱,对小麦说:“水给你放好了,你去洗吧。”
  小麦松了口气,好像恢复正常了,知道给她放水了。
  是的,在浴缸里流掉很多屈辱的眼泪后,程少楠窒息的灵魂放松了很多,眼神也不再呆滞。然而,当他倒在床上这一刻,心又被掏空,似跌落一片荒田,耕耘惆怅,咀嚼苦涩,吐纳悲伤-------他想问苍天,为何如此捉弄他,为何要给他一片苦海,问一次,便心痛一次,没有知觉的躯壳似乎身首分离,哪找不到哪。
  小麦洗好澡出来,见程少楠正闭上眼睛佯睡,虽然他闭着眼睛,小麦还是能清晰地看到,那呆滞空洞的眼神里全是痛不欲生。小麦心如刀割,又不敢涉及这个话题,可总不能什么话也不说呀,沉默,只会让俩人都窒息。 内容来自verywen.com
  小麦找不到能宽慰少楠的话语,冥思苦想了好久,忽然说:“亲爱的,你有多久没听我唱歌了?”
  其实程少楠也在冥思苦想寻找话题,可脑袋一片空白,听到小麦说想唱歌,忙睁开眼睛表示想听。
  “来,睡这里。”小麦指指自己手臂。
  “不行,胳膊这么细,怎么忍心睡。”
  “就睡一会。”小麦说完不由分说揽过少楠,把他抱在怀里,更温柔地说:“亲爱的,这几天累坏了,就在我歌声里好好睡一觉。”
  程少楠点点头,虚弱地倚在小麦怀里。
  小麦唱了首《为你等待》,唱到我爱你就像天上的云彩,心随你远走走向那天之外,我爱你就像绵绵的山脉,一生一世为你等待------时,忍不住落泪了,她用歌声向少楠表达了她对他的爱,一生一世,她只为他痴痴凝望,用生命守候,守候印刻于心底的那份眷恋和牵挂。 非常美文网
  在小麦充满情感的歌声里,无助的程少楠也落泪了,他倚着的女人就是他的云彩他的花海,他的眷恋他的情怀,更是那绵绵山脉般的爱啊。
  他吻住小麦,“别唱了,别唱了,我的宝贝,我都明白。只是,这里为何燃烧个不停,烫死我了。”
  小麦解开他的睡衣,轻抚他心口,俏皮地说:“还真是,都烧红了。”
  “它想干嘛,没完没了了还。”
  “我让它熄火。”
  小麦说完,柔软的唇深深印在程少楠心口上,程少楠颤栗了一下,一股暖流瞬间流向他心田,那里不再是荒田,成了一片花海,瞬间开满芙蓉花的花海。
  今生,拥有这片花海,他怎么可能是荒田?没有她的那些年,虽然身边有女儿,但荒田还是荒田,自从拥有了她,荒田才变成一片永不凋落的花海。
  上帝仅仅关上一扇窗,却给他留了一道门,走进去,有他的妻子,有他的儿子,有他的女儿,小麦说得对,他们四个人的血脉已经深深揉合在了一起,谁都无法把他们剥离。 verywen.com
  程少楠反手把小麦拥入怀中,轻轻吻着她的泪眼,吻着吻着,他的泪滴落在小麦脸上,他又吻着自己的泪,心里默默发誓,过了今晚,他不会再流泪,也不会让他的爱人流泪,他的人生,有怀里这个他深爱的女人就是他生命的全部。两个孩子读他们在校园里互诉衷肠,却没读他写给小麦的那一封信,生命的美在于遇见,遇见小麦便是他此生最美的风景!他的生命里只有她,今生只为她相思蚀骨!他不能把全世界给她,但他能把他的世界全给她!
  因为,他的世界里只有这个叫孟小麦的女子!
  只有她!只有她!
上一篇:情殇 下一篇:云开雾散·小说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