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范太太爱跳舞

范太太爱跳舞

时间 : 2020-03-06 15:25:5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王小鱼    点击:Tags标签: 范太太爱跳舞
(原标题:范太太爱跳舞)
范先生爱打麻将,范太太爱跳舞。或者是范太太爱跳舞,然后范先生才爱打麻将。这两口子的事,谁知道呢?
  反正他们已经离婚了,有人劝范先生找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黄毛丫头,黄花大闺女,待字闺中,初为人妻那一种。一定要小巧玲珑,晶莹剔透,小鸟依人,百依百顺。可能不是瞎说,好像已经有了眉目,据说有人亲眼看见,在生产区门口,有一个很腼腆的大姑娘缠着范先生要吃冰淇淋。
  范太太无动于衷,听见这话的时候,她正在大众舞厅里被一个很健硕的男人拥抱着,激情洋溢地舞动起来。这已经是音乐唱响起来的第三场了,她也跟着连跳三场,额头好像渗出了汗,她想伸手去擦一擦,但那个男人把她楼的很紧,似乎就要捏碎了。那种强烈是不允许她有任何额外的动作,除了跟上音乐的节拍,身体的肌肉可以自由抖动以外,别的都甭想了。
www.verywen.com

  这个男人算上今天已经认识一个星期了。范太太总是想,范先生要是能找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像眼前这样的男人,她可以找两个三个。说真的,这两天范太太已经有点神不守舍了。她甚至盼望大众舞厅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营业,这样她就可以浪费掉那些该死的时间,抱一个男人总比抱着那些冰冷的纺织机器强。她做纱女整整十年了,从十七岁开始接替父亲上班,一进厂里,她就站在那个震耳欲聋的机器旁,没黑没明一直到现在。她烦了,闷了,厌恶了。结那个婚,是把她从车间沦落到了人间,把她从一个机器挪到另一个机器旁。有时她甚至都怀疑,车间里的机器也比那个男人还有意思。
  范先生也是顶替父亲上班,斗大的字好像认识三五个。至于为什么要叫他范先生,因为他姓范,名先生,当初起这个名字,那也是因为他父亲一个字不识,所以取名先生,也是寄希望给他,拜托他以后做个文化人,可是,事与愿违。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说起范太太的婚姻,起初她是不愿意这门亲事的,甚至想去死。她有理想,她想找一个白马王子,一个可以勾魂摄魄的男人。虽然文化那方面她也是一个外行,但她从小被父亲带在身边,可以说是早早地入了城,在厂里的的子弟学校从小学一直读完初中。期间也因为她的寒酸样被同学们笑话,但笑话归笑话,女大十八变,再怎么说,她也比那些农村长大的女孩子看着顺眼,看着水灵。浑身上下,她最满意的就是自己的皮肤了,都说一白遮千丑,白里透红的皮肤也给她增添了不少魅力。况且还有她隆起的胸,丰满的臀部,就这两样已经让那些眼馋的男同胞看在眼里,早就毛手毛脚了。
  可父亲对这门亲事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他和范先生的父亲是老哥们,当年哥俩一块儿从河南逃荒要饭,死里逃生来到了陕西。爹死了,娘死了,哥哥姐姐都死了。就剩下他们俩个,用父亲的话说,他要是个女儿身就以身相许了。后来指腹为婚,她都怀疑,这个指腹为婚当年到底指的是谁的肚子?反正就这么承诺了。父亲说了,她就是死了,也得埋到范家去,况且还没死,还顶了班,做了一名纺纱女工。而范先生也顶了工,同一个厂里,做了一名机修工。天造地设,门当户对,俩个老人觉得真是上辈子的缘分,这下死也瞑目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这就是她不幸的婚姻。舞池的音乐柔和,灯光魅力四射,她在这个男人的怀里,终于有了女人的娇柔。她的声音比平时低了几十分贝,眼光里没有了挑剔和愤怒,在这温和的光里,渗出她全身的柔媚。她不再去想那些糟心的事,把自己的身子尽量地贴上去,有几次,她的柔软的乳头碰上他的硕大的胸部肌肉,就像是碰到了电灯的开关。这真让她羞于齿口,自己已经是过来的人了,怎么还有这样的兴奋,像少女时的颤抖。想到这里,她真想哭出来,是范先生毁了她的身体,也毁了她的梦。
  她不喜欢范先生,连带着他的家人,一个也看不顺眼。这个地地道道在农村长大的范先生,骨子里土里土气,甚至在她眼里连街上看厕所的也不如。她瞧不起他,就像自己当年被同学们瞧不起一样,可她挺了过来,用自己的魅力征服了一切。可他呢,那是打了桩的柱子,挪不了啦。别的女工结婚,回夫家一次,好歹都有点收获,可他们每次回老家,吃没有吃的,喝没有喝的,熬到最后,还得给家里留钱。这次给了,下次还要给,就像是个无底洞,永远填不满。最可气范先生,自己的工资也给家里贴,她是没落到一点好处。上班伺候机器,下班伺候范先生,以前学校里看不上眼的那些同学,现在想来哪一个都比他强。真是命啊!想到这样过一辈子,还不如死了。

非常美文


  音乐又响起来了,这个男人又把自己搂在怀里,他多有劲,帅气十足,跟这样的男人走在街上,自己也觉得光彩照人。抬头看他的脸,笑的真好看,那眼睛里全是男子汉的神气。不知今天晚上散场以后他还会送自己回去吗?已经连着送她两天了,每次送到厂子门口他就知趣的停下来,再往前一步也不多走。她心里知道,那是怕给她造成不好的影响,其实根本没有的事,因为她已经彻底自由了。
  离婚了,儿子范先生不给她。开始她不同意,后来也明白了,反正都在一个厂里,自己随时都可以看见。况且儿子本来就跟她亲,只要看见她,谁也别想叫走。已经十几天没有看见儿子了,不知道这会儿是睡觉了还是再玩?她在家的时候,那可是缠着她不放呀!四岁了,她整整搂着睡了四年。这四年也幸亏有儿子,抵消了她多少无聊的日子,有时抱在怀里,她真的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生的?怎么生的,好像还没有弄明白,一下子就长这么大了。自己真蠢,给那个傻货养了这么一个好儿子。怀孕,生子,他家里的人没有一个人来过问,幸亏自己身体好,月子里也不需要人照顾。现在想这样最好不过,她不欠任何人的,尤其是他家里的人,这样一刀两断才能干净利索。真解恨,她每次看见儿子,都觉得她好像完成了一件天大的事,报复了所有的人。

www.verywen.com


  一曲音乐又停了,她终于可以休息一下,想到儿子,她真的有点累了。如果让她选择,她宁可什么也不要,只要儿子,她的儿子可比别人的儿子好看多了。同车间的女工,自己长得雕梁画栋,眉清目秀,生个儿子蔫了吧唧的。另一个更可笑了,那儿子贼眉鼠眼,活活的像个老鼠。每次去幼儿园接儿子,那多孩子,就数自己的儿子好看。她刚一进去,幼儿园的老师就跑过来一个劲的夸奖,这样的儿子再多生一个都无妨。庆幸,真庆幸,儿子像她,没有遗传他们家一点基因,这是老天爷对她不幸婚姻的最大补偿。
  想到这里又想到范先生了。也不知那混蛋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打麻将,没早没晚,如果说活着还有别的事做,对他来说就是打麻将了。自从有了儿子,晚上连上床他也没有兴趣了。麻将桌上别人都在轮换,他却跟扎了根似的,钱输完了借,借不来了就站在那里蹭,赖着不走,范太太这会倒是明白了,他就是不想回来。

非常美文


  音乐又起了,她身上的肌肉也跟着快乐地抖动。说真的,自打迷上这跳舞,她才觉得自己又活了,终于又活到了少女时代。一个有追求的女人,一个不甘寂寞的女人。虽然自己也没有多大的愿望,就想有一个温暖的家,有一个可心的丈夫,生一个像现在这样的好儿子。回到家,老公疼,儿子亲,自己一会儿是太太,一会儿是母亲。反正就是这种幸福,别人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别人。走在街上经常看见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心里真难受。不过话说回来,好像那个混蛋也并没有对自己不好,他没有发过脾气,更没有对自己说过一句狠话。尽管她讨厌他,可他还是任劳任怨,刚结婚的时候,那混蛋还是机修班的能人,干活麻利,凡是他修过的机器特别好用,时间长也不容易坏。那时候在女工眼里,他也算是一个红人,大家都愿意找他维修机器,别看他五大三粗的样子,真要说起话来,三两句,脸就红了。要是他做别人的老公可能会比较幸福,她有时候也这样想,要是她做别人的老婆可能也会幸福。反正她就是看不上他,当初看不上,现在看不上,将来肯定还是看不上。 www.verywen.com
  她在舞池里忘情的跳,真想这一曲跳完,生命也跟着结束算了。那样多好,人在快乐的时候去死,总比坐在那儿耗死强。反正这辈子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过去了,那就抓住现在,跟着这节拍狂欢吧!搂着她的男人这会儿倒有点紧张了,这个女人这两天含情脉脉,温柔的可以拧出水来。现在突然这么疯,难道是有了冲动,有了热情。不知是自己哪一个地方做对了,惹得她激情四射。说真的,今天晚上他还想送她,如果不出意外,她一定会邀请他去她的宿舍里坐坐,那可是单身宿舍,孤男寡女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他在这舞场也可以算是老手了,什么样的女人,大姑娘小媳妇,只要他一伸手,十个有九个都愿意钻进他的怀里来。搂紧了,从她们身上的抖动里,他就完全知道自己抱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三曲未了,他就可以肯定自己的判断,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什么时候忍,什么时候让,什么时候发起进攻,三下五除二的事他从不手软。大家都是性情中人,难得同欢。他也喜好于此,这是他的特长,就像发情的公牛,那真是势不可挡。
www.verywen.com

  眼前这位,今晚能否得手,现在看来已经水到渠成了。他这样想着,不免在心里祈盼这场舞会早早结束,但同时又把他抱的紧紧,跟着她的身体一起扭动。范太太也心领神会,跳的更疯狂了。
  两个人狂欢起来,一曲又一曲,一直到舞会结束。曲终人散,大家一涌而出,有牵连挂钩恋恋不舍的,有搂搂抱抱心领神会地往他们的安乐窝里溜去。此刻,她还在他的怀里,他的手还搂在她腰上。出了舞厅,就像是从蒸汽腾腾的澡堂里突然来到了人间,空气和风,天空和星星,从鼻孔,从耳朵,从裤腿,从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钻进了人的五脏六腑中。叫人清醒,叫人激动,叫人舒服。那热闹的音乐停了,世界安静了。她心里想着,今晚我要约他到我的宿舍里去,那儿还有一瓶红酒,今夜他们俩个人就可以一醉方休。这样想着,她把身子紧紧的靠过去,就像是顺从的羔羊,把自己完全献给了猎人。任由他的摆布,或者任由他的处置,她都心甘情愿。他好像也明白了,浑身使出了劲,恨不能把她揉进自己的肉里去。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突然,她浑身的肌肉跳动,瘫软,像一个死刑犯正在接受审判,正在面临着黑洞洞的枪口,一下子愣住了。他也为之一颤,在他强有力的怀里,她鱼一样的跳了出去,并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就离开了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张合影,刺啦一声,一分为二了。
  “我儿子。”
  他顺着舞厅里还没有来得及熄灭的红绿的灯光看过去,在不远的拐角,站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大的高大威风,小的小巧玲珑。他看的出,那四只眼睛喷出火红的光,正在朝自己射过来。
  范太太凝固在那里,呆呆地望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若兰的归宿

下一篇:冬夜里的遇见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