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身体知道

身体知道

时间 : 2020-03-06 15:26:0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叶舞风    点击:Tags标签: 身体知道
(原标题:身体知道)

  三年后,我在H市开了一家花店,每天早起去市场拿花,修剪包装,再往各个大小宾馆递名片,告诉他们需要鲜花打电话就会立即送到。我喜欢植物,自然打理的很好。
  上午十点钟的时候接到格林宾馆的电话,说贵宾区502房间的客人要一束鲜花。为了更好地迎合客人的口味,我一般稍微打探一下客人的喜好,或者问前台客人穿着什么风格的衣服,前台当然都是一来二去打点好的,这些问题她们也乐于回答,她说这位客人是个男明星,穿着属于休闲一系列的吧,非常帅!最后前台小妹花痴地说。我笑着说:“那把送花的机会交给你。”
  然后我就快速地包扎好一束花,用浅灰色的玻璃纸抱着一束大红玫瑰,既然是帅哥要花自然是送给美女的,那么红玫瑰是不会错的,收拾好我赶到格林,看见前台小妹正跟一位身形挺拔的男士在说话,那男士背对着我而小妹正好看见我,向我招手说:“就是这位先生要的鲜花。”那男人优雅地转过身。

www.verywen.com


  又是那种软绵绵地劲头再一次袭击了我是身体,我几乎扶着门框,那男人盯着我至少30秒,看的小妹都紧张起来,赶紧从柜台里走出来。男人手一挥,阻止了她:“我认识她,我正好有些事要找她了解。”说完大步流星走向我,连扶带拉把我拥进电梯。从没觉得电梯的时间这么漫长,我几乎吸不动空气,也感觉到甄龙胸口起伏,但是他一句话不说,不问我近况,不问我当初为什么?不问我想不想他?只是攥住我的胳膊,既不看我也不说话,只能感觉到他呼吸的紧促和攥我胳膊手指的力度。我怕的要命,软的要命,没有抵抗的能力,哪怕挣扎一下都没有,我随着他把我拖进502.。
  甄龙随手关上房门,扔掉我的花束,一句话都不说,野蛮地直接把我摁在床上,我们是那么熟悉这样的方式,好像从没有分开过从没有过间隙,我一面挣扎一面欲拒还迎,一路厮打直达到天堂的云端。然后是很浓很浓的稠密的云雾包裹着我,让我陷入深沉的睡意中去,再不愿意醒来。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感觉到那一半的抽离,我不自觉地拥紧被子,缩成一团,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继续保持身体的完整。我不曾睁开过眼睛,好像看见他的那一刻以后我就没睁开过眼睛。有两滴湿漉漉的东西流到我的脸上,但是我太困了,即便有人要杀我,也要让我睡好这一觉,太困了,我陷入深深地的睡眠里。
  我在一阵有礼貌的敲门声中醒来,服务员隔着房门问:这间房到点了,您还需要续订吗?
  “不用了,我这就离开。”
  我迷茫地睁开眼,看到地上的花,还有枕边的一沓人民币。我没有特别难过,收拾好自己,拿着花和钱从另一个出口离开了那里。
  我知道这里呆不久了,就上房屋中介公司,把我的店铺挂了出去。好在房价一直都在上涨,我的要价低,一上牌就被卖了出去。我租了一套房子,一面悠闲地当我的准妈妈,一面研究在那里扎根更好。 www.verywen.com
  那时候古街文化正在悄然兴起,我就在一个三线城市的古镇留了下来,这里还是一副刚刚兴起的模样。一般古镇都会有贯穿整个街道的一条河,我的家就坐落在河边,沿河是个不大的院子,我又用蔷薇在东墙边架起一个花架,安装了一个双人的秋千。火红的蔷薇开满花的时候,很远就能看到,一溜排的青砖黑瓦,衬托出花的艳丽妖娆。蔷薇沿着河沿爬升,看它倔强地在墙壁上颤抖,它们成了来古街游玩人必须打卡拍照的地方。如果来我的小院子,只能通过临街的一道小木门,门脸不大,墙上有一面黑板上写着:老板娘喜欢研究烘焙,若是敢于挑战怪味的可以免费吃。其实,我是看这里的消费蛮高的,因为是古镇,都有统一的物价,比如一壶普通的茶也要八十八元一壶,一杯咖啡最便宜的也是五十九元,当然,来这里消费的并不是真的想喝茶,不过是找一个地方坐坐,消遣一下慢时光,古镇文化的精髓就是慢时光以及过去的回忆,所以每家茶室或者咔吧都做成自己特有的怀旧风格。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的店很简单:屋子东墙有一张古式乌木台几,上面摆着笔墨纸砚,墙上挂满了客人的笔墨,一层叠一层,只要走进来的人,他们愿意,都可以写两笔,或者拿走或者挂在这里,中间一行实木镂空屏风,乌黑发亮的,两边摆着几张桌椅。西墙临门口是柜台和敞开式厨房,只有烧水茶具和一个烤箱,柜台也做成暗格形式,里面摆满了茶具和可爱的杯盏,供客人自己挑选喜欢的样子。每个茶桌上都放着一盆憨厚可爱的多肉植物。院子里只放着一张圆形的藤桌藤椅,这算一张贵宾座吧,需要预约的,因为这里风景独好,其实这条街每家都有院子文化,也是重点美化地带,因为从每一座拱桥以及街对面都可以看到这里的院子,它是一张活招牌,靠街邻水,闹中取静。我的院子与内室只隔着一堵镂空的木头花墙,这不仅让空间更开阔,更通透,木头花墙都配备窗幔,但是大多数时候是不用的,只有冬天的时候防风,按上木头门再拉上窗幔,这样就是一个看上去温暖的空间了。我用的椅子都是有着很高的椅背,其实也就是一个独立的屏风了,这样客人坐下来,也是一个独立的空间,或喝茶或玩手机或看书,对了,东北墙拐角处放着一棵模拟树冠形状的书架,我对这面书架太满意了,不仅节省空间,而让书成了自然的一种摆设,再好不过了。

verywen.com


  屋里还有一个活的玩具:那就是我三岁的女儿,乖巧可爱,此时她正戏上我的腿,我把她抱起来,女儿小手捧着我的脸问:“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呀?“”“你是妈妈在一棵大树底下捡来的呀。”“谢谢妈妈,不然我就饿死了。”其实这个问答我们已经做过很多遍了。因为可爱,不怯生,经常被一些客人要求合影,她喜欢涂鸦,其实东边书案是给她准备的,小孩子的思维很奇特,或者都不叫思维,但是用毛笔画出来就格外有探究性,经常有些客人站在旁边研究那画的是什么,有什么玄机,就跟有些人去看抽象画展一样,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这画的是什么,主人也不知道。哦,我的女儿叫唐晓真。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户口本了!以前能证明我身份的只有一张孤儿院开的证明,我给孤儿院捐了钱以后,院长主动给我开的,并且写了几句赞美的话,然后双手盖上印章。孩子生下来以后,正好赶上国家要求居民办理身份证,我给自己重新改了名字:余香,然后顺利地办理了户口本,这些事说起来很简单,操作起来可费劲了,但是我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copyright verywen.com


  初夏的一个午后,这是店里上客的时候,因为人们已经游玩累了,多半会找一个地方歇歇脚,只听得外面有个甜美的声音:“詹莫斯,这里有甜品试吃哎,老板娘还挺有意思,说不怕怪味的免费吃,怪味,我倒想尝尝什么怪味。”说着把能遮住人脸的蜡染布帘一掀,看见莘曼站在我眼前。她胳膊里挎着一个外国人。我故作不认识,亲切问道:您需要什么?“哈哈哈,别装了,你不就是那个代孕妇唐鱼吗?”此时店里的客人不少,听到这个新鲜有违伦理道德的词都睁大眼睛望向我。“额吆,弄得不错啊,生一个孩子赚一大笔钱,转眼成老板娘了啊!”此时唐晓真正在院子里玩,看到形势对她妈妈不利,跑过来双手掐腰:“不要欺负我妈妈!”莘曼一看笑的更大声了:“唉吆,这还有一个没卖掉啊,是个女娃人家不要吧?这可赔本了。”唐晓真可不管许多,看着这么猖狂的女人欺负妈妈,上前就要用牙齿咬,被莘曼一推,跌坐在地上。本来我想忍忍就算了,可是看到这里我可顾不得什么形象,拿着锅铲就冲出来,其他客人也就拦着,拉拉扯扯加上孩子哭哭啼啼,也就热闹成一团了。最后莘曼被她的外国男友架走,屋里才安静了一些,但是氛围不对了,有些客人交头接耳,还有些趁我不在意对我拍照。 verywen.com
  我草草地打发走这些客人,环顾我一手打造的这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欲哭无泪!决定再一次搬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谎言

下一篇:野马之梦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