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身体知道

身体知道

时间 : 2020-03-06 15:26:1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叶舞风    点击:Tags标签: 身体知道
(原标题:身体知道)
我和甄龙一起下楼,去餐厅吃晚饭,其实饭点都过了,但是大家都在等我们,我非常的不过意:“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再说大夫人今天刚来,实在对不起”。宋佳琴温柔地说:“没关系,刚刚吃了些点心,不饿的。”叶翠抽空白了我一眼,我也没在意,我知道此时她跟大夫人已经站在一条战线里。我建议大家喝点酒,以此来庆祝大夫人的到来。“唐鱼妹妹,你也不要叫我大夫人大夫人的了,你就叫我姐姐吧。”“那怎么可以?”我也笑着说。“怎么不可以?”甄龙接话道。“那你和我对饮三杯,我就听你的。”我笑着激他。“你一个孕妇还想要喝酒?”甄龙对我嗤之以鼻。“谁说我喝酒了啊?我当然是喝果汁,你喝酒,就你那洋酒吧,今天不是高兴的日子吗?你难道不该给我敬几杯?”我打趣地说。一开始,甄友和宋佳琴并没有反应过来,后来看看形势,知道我使着坏呢,都凑趣地附和着。其实甄龙酒量不大,我这三杯下去,再有甄友,虽然宋佳琴说不上话,但是初来乍到,站起来敬一两杯,甄龙还是不能不给面子的。看他差不多了,迷迷糊糊地把他掺上三楼,一开始他还反对,要从后面的楼梯上顶楼,我说:那楼梯太窄,你一个人确定能上去吗?他顿了顿:“那你陪我。”“好的,我陪你。”连哄带骗地上了三楼他的卧室,把他安顿好,躺床上睡下了,一开始他还揪住我的胳膊不放,像个孩子似的的,他的举动惹起我母爱情怀,就坐在床沿,安静地梳理着他的头发,耳垂,渐渐地,他发出愉悦的鼾声。我站起来,瞥见宋佳琴失落的眼神。“后面就交给你了。”我对她说。她重重地点点头。 非常美文
  其实,我对这么快就实施计划是后悔的。回到房间,我的心怎么也不踏实。
  好不容易熬到凌晨四点,山中的鸟儿都开始鸣叫了,我轻轻地打开靠后山的窗户,想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聆听轻快的鸟叫声。结果,我听到楼下的声音。因为同靠一面山壁,房间虽然隔音很好,但是窗户打开,声音经过山壁的撞回,简直比窃听器还清晰。
  只听得甄龙很生气地吼道,“你为什么要追到山庄来?”“不是我追过来的,是唐鱼请我来的。”“不可能!她有什么理由要请你?”
  “她一拿到怀孕的单子就打电话给我和母亲。她们谈下一桩买卖,唐鱼生下健康的孩子,拿到一百万走人。而我来到这里是她的一步棋,通过昨晚,不管我能不能怀孕我都假装怀孕了,然后跟她一起分娩,最后对外界说孩子是我生的,母亲也觉得这样好,对孩子的身世有利。”只听得“啪”地一声,估计是书桌上茶壶摔碎了。“亏她打的一手好算盘,她把我当成什么了?把孩子当成什么了?”“我查过她的身世,那所孤儿院里只出过她这么一个大学生,手段肯定也是了得的,做事情的目的性很强,虽然我只跟她会过两次面,老夫人也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你想想:你跟她相处多久,就被她迷住了?前一段日子,我可是都听说过你的失魂落魄好几天呢。你虽然从不正眼瞧我,可你毕竟是我名义上的丈夫,怎么可能不关心呢。”我还听到低低地抽泣声。“一怀孕就迫不及待地把我推给你,她到底有没有一点点在乎我。”我听到甄龙咬牙切齿的声音。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你不过是她踏入有钱人生活的一个跳板吧。”我听见宋佳琴诺诺地说。
  这个女人,亏我那么上心地帮她打算,我只觉得一个女人卑微地要用代孕来维护在夫家的地位,是多么值得同情的人,却是比莘曼还要可恶,莘曼的狠是明里的,而佳琴的毒是背地里的,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要再说了,收拾你的行李,我们今天就离开,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女人了。”我听到一个让我心跳骤停的一个声音。
  我还不能辩解,还得装着毫不知情的样子。我欲哭无泪。我盼望着他能走上来跟我告别,哪怕就是质问也可以啊,至少我跟他说,这是给这个孩子降临到这个世上最好的的方式啊,难道让他永远当一个不能曝光的私生子吗?可是现在我在他眼里只是一个骗取她的种子,赚取一百万的骗子,也不能说我不为钱,因为我要生活,我是穷人,才能感觉到钱的重要性,只有从来不缺钱用的人才有资格视金钱为粪土,而我必须为钱谋划。 www.verywen.com
  我竟无言以对!
  天一亮就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我没有起来,尽管泪水一次次浸湿我的眼角,但这些都是事实,我无法辩解,唯一不同的是我的用心,但是此时他不愿意看见我的用心,多说何益呢?
  也不知道我拿孩子卖钱的事是谁故意透露出来的,反正这个院子里的人都知道了,并且知道真主子也不愿意呆在这里了,我这个狐假虎威的狐狸露出尾巴了,也没有人再待见我了。接下来的日子,可想而知,我是多么的艰难。还好,吴婶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照顾我的,可是有一次我把吴叔趁着我洗澡故意撞开浴室门的事告诉吴婶,我的本意是让吴婶多留意吴叔,可是吴婶说:“唐鱼啊,不是我说你,你这身子是天生招男人的,你就像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啊。”我惊得无话可说。
  自那以后,这园子里便没有一个正眼瞧我的了,甄友自从甄龙走了以后,也很少来这里,据说甄龙接了大戏,基本跟着甄龙前前后后跑了,再说甄龙都不再管我,他又有什么立场来照顾我呢?他来不过是来看看周彤罢了。我有时候去食堂晚了,饭便没有了。而此时我来这里四五个月了,除了第一个月,再没领到工资,叶姐说像我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属于她能发工资的范围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艰苦地熬着,有时候都想逃离这里,但是我的孩子怎么办呢?拿不到钱,我没有能力养活他,再像我一样,扔进孤儿院?
  我枯瘦如柴,六个月的肚子尤其显得突兀。有一天下午,我正艰难地下我那窄楼梯,听到远处甄友的车子从山道上驶过来,我期盼甄友能不能给我带来点好消息,就坐在楼梯口上等着,结果看见老夫人从车上走下来,看见我面容憔悴地挺着个肚子站在那里,就喊道:“这屋子里的人都干什么去了?竟让孕妇一个人站在外面?摔着了怎么办?我是拿钱供着你们的吗?叶米凤,叶米凤。”老太太咋呼道。叶姐赶紧从二楼的客房里出来,满脸笑应:“老夫人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我们好迎接你。”“说一声,你是怎么照顾我的孙儿的?你瞧瞧这孩子,一看就是营养不良,你能指望她生出什么健康的种?你们六七个人照顾不好这一个孩子,还要你们何用?”此时大伙儿都围上来,大气也不敢出。叶翠很识趣地朝我跟前凑了凑,老夫人手杖一指周彤说:“我看这个小姑娘憨厚老实,以后就由她来伺候唐鱼,你什么也不用做,伺候好唐鱼的生活起居,杂活儿都让她干。”又一指叶翠。回过头来对叶姐说:“我看这帮人都被你带坏了,分不清孰重孰轻!食堂里多弄些滋补的东西,专门为孕妇和胎儿开小灶,我要时不时来检查的!这一次不是突然想来看看,估计我是见不到我的孙儿了。”老太太又上前握住我的手:“孩子,你受委屈了,宋佳琴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白费了你的苦心。”压抑的太久了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汩汩流了下来。老太太把我按在她的肩头,拍着我的背,慈母般地安慰我:“受苦了,我没想到他们这般待你,不看僧面也不看佛面吗?”老太太又转过头去斥责叶姐。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老太太走后,我的日子自然也就好过多了,不管是不是阳奉阴违,但是一日三餐再不敢延误的了,吴叔的骚扰也收敛了很多。周彤还是那样子,既不是特别热情也不是特别冷淡,但是做事情是很踏实的。我也不怎么外出,无非就在顶楼花园里坐坐,与周彤聊聊天。我让周彤去甄龙的卧室里去拿点书,周彤说叶翠不让进,我就偷偷地让她从顶楼的暗梯里下去,暗梯是隐形的,一按按钮梯子就会自动伸出来,周彤开心地下去,据她说像做贼一样溜到书房里,也不知道我想看什么书,就捡图案最多的一本了。其实那里的书我也都看的差不多了,甄龙走并没有让我搬出他的顶楼卧室,所以一直也是我用着的,趁叶翠不在意就溜进去,但是肚子渐渐大了,我也就不敢走暗梯了,这孩子是我唯一的指望,我怎能不加倍小心的?“下次你去,拿些笔墨纸砚,我写写字画些画打发时间。”周彤答应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此时已经是冬天了,实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打发时间的,顶楼冷,虽然燃着炭盆,寒气还是无孔不入。叶姐也说过可以住进三楼主卧,只是我倔强着。孩子估计三月份可以降临,虽然我天天盼望着甄龙能从天而降,但是据说此次是去国外拍摄的,一年半载怕是回不来。我隐约觉得他是故意的。
  原来我们只是一场肉欲的欢愉,并不是传说中的爱情。恐怕连欢愉都不算,我在他眼里,估计就是一个别具用心引诱他,然后怀孕卖钱的贱货。每每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就会掉下来,他妈妈能看懂的事情他却看不懂,又有什么可以辩解的呢?
  我终于在三月初七生下一个健康的男孩,其实事情还是如我当初设计的一样,宋佳琴也在那天住进医院,她当然没有孩子,其实她依然是个处子,她以为挑拨了我和甄龙的关系,她就会得到甄龙,她就能如愿地有了自己的孩子,我能理解她为自己的打算,但是没想到她如此不知感恩。孩子生下来,我想给孩子喂几天奶,老夫人说:“不用了吧,还是让孩子不要跟你有联系的好。这是一张支票,你可以在这医院里住半个月,然后你就去别个城市安家立业吧。”我便垂下眼帘,再没有说一句话。这本来就是自己设计的果子啊。 非常美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捐款

下一篇:身体知道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