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身体知道

身体知道

时间 : 2020-03-06 15:26:1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叶舞风    点击:Tags标签: 身体知道
(原标题:身体知道)
身体的野兽得到安慰后,都各自安静了下来。我为自己的不矜持感到羞愧难当,用薄毯蒙住自己的脸,捂出一身的汗也不愿意拿开。甄龙隔着毯子对我说:“我俩都没有错,我俩都反抗过啊,但是拗不过自己的身体呀,我就奇了怪了,闻到你身上的味道我就跟吃了春药一样无法控制,你这身上到底啥味道?”说着他又要朝我身体里拱。“别闹了。”我推开他;“其实我也是,莫名其妙地想贴近你的身体,好像只有这样我才心里踏实,不然就跟身体缺失了一块一样心里空落落的。”“那天晚上我回市里逛窑子去了,你知道吗?但是都是让我厌恶的味道,我没办法投入,连莘曼也不行了。”“你臭流氓。”我蹬他一脚。“这怎么是流氓呢?这是男人的正常需求好吧。”躺了一会,他沉思地说:“你这味道吧,甜甜的还带有一种酸酸的骚味儿,也不全是,说不出的味道。”我翻过身来用毯子堵他的嘴,“你不要再说了,羞死人了。”
非常美文

  “行行行,咱们俩都躺着不说话。可是你这床好不舒服哦,咱俩上我屋里去睡吧。隔壁的我的卧室,没有人睡过的。”他怕我嫌弃别的女人睡过的床。“嗯——好吧。”我其实是一个享乐主义者,有更好更美的东西为什么不拿来享受呢。
  此后几天,我俩都腻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也顾忌不了,因为甄龙就像一只苍蝇叮着一坨屎那样怎么轰都轰不走。索性也就那样了,是个人都知道我俩之间的暧昧关系了,一开始叶翠还语带双关地骂我,后来看着形势不对了,我俨然是这里的女主人了,也就不敢造次了,虽然心里咒我千万遍,我也不见怪。我依然每天干活,当然,也指使甄龙干活,把他打扮成农民的样子,头上顶着草帽,脖子上搭着围巾,人变得更可爱了,我们都像一群兄弟,除了偶尔他还使唤一下叶翠,对其他的人都客客气气。底下人自然也乐得开心,跟这样的主子自然是开心的事情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一开始,很早的早晨我把他弄醒,带他去爬山,看太阳升起来,云蒸霞蔚,壮丽非凡,他激动地跟个什么似的“我从没见过这么具有震撼气息的日出。”后来都是他早上把我弄醒,拖着我去看日出,有时候晚上去看月亮升起的。
  后来我越来越觉得身体重,犯懒,似乎要生病了一样。一动便汗如雨下,身体虚弱的不行。我私下里对他说,都说女人能把男人耗干了,我看是你把我耗干了。我突然就悲观起来,老想着有情深不寿的念头。甄龙也被我的情绪感染,莫名地烦躁起来,“这个时候,最好去看医生,可是……”我明白他的顾忌,男明星玩女人司空见惯,但是男明星带女人看医生那就八卦来了。我也不愿意出去,自觉是不能见人的,好像犯错误的是我自己。
  这期间,莘曼来过山庄一次,刚进来的时候还娇滴滴喊:“哥哥,我错了,为什么这么些天不去找我呀?”后来觉察到空气里的氛围,再加上叶翠幸灾乐祸地暗示,莘曼便像一只母老虎般地发威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时候我正趴在餐厅的桌子上难受,甄龙上他卧室找好吃的来哄我。莘曼走到我跟前:“不过是让你代孕,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她这一嚷嚷,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不同的神情,叶翠自然是大大地舒了一口气,那意思是原来是代孕哦,我还以为她魅力比我大呢。有同情的、有猥琐的,还有俩不惊不喜的,那就是叶姐和甄友。
  那时候我身体正在闹革命呢,她这一嚷嚷到让我醍醐灌顶:难道我怀孕了?但是我什么也没说,也懒得辩解,在人言可畏这方面,我是相当迟钝的。她见我没有她想象中的反应,就要上来撕我,刚一抬手来揪我的头发,就被匆忙赶来的甄龙的胳膊挡了回去,震的她轻叫了一声:“哥哥,你拦我?”不可置信地看着甄龙。“不好意思莘曼,唐鱼现在是我的老婆。”他用老婆这个字眼,也是我们私下喊惯了的,“老婆?你竟然喊这个代孕的叫老婆?”“她不是代孕的,当然要是怀孕了更好。怀孕?”甄龙窃喜地低着头对我说:“你是不是怀孕了?”‘别闹了,我哪里知道。’莘曼气的嚎啕大哭:“你不能这样的,甄龙,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女朋友,这是圈里公认的。”“原来是的,我向你求过好几次婚,你都不愿意,我现在找到我想要的那一半了,我也想离开她去找你,但是身体不愿意,我也没办法。”甄龙这话让我满脸通红,这人……“无耻!”莘曼叫到:“你和这个代孕的事不会有好结果的,仅仅是个代孕的而已!简直就是丑闻!”说着绅包一甩,就要离开,甄友赶紧拦住她:“莘曼,别生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这其中有些缘由……”“让她走!”甄龙吼道。甄友无奈地缩回手,莘曼恨恨地离开,发动她那红色跑车,绝尘而去。“只怕她回去,会造谣生事的,你知道我们这圈里……”甄友顾虑地说。“我知道,没有什么大不了。”我也知道,所有地位、身份、或者年龄不相等的,在世人眼里都不会是纯粹的爱情非常美文
  虽然说不在乎,但是谁能做到真正的不在乎呢?毕竟演艺事业是他喜爱的事业,毕竟王子的形象是人们爱戴的,竟然跟一个打杂的园林工有了一腿,其中艳情细节可耐人寻味的。我也知道,除非我一直不离开这个山庄,过我老鼠般的日子,否则也是难得清静的,而他作为公众人物,也不可能一直龟缩在这里,利弊权衡他自然是知道的。他安慰地拍拍我的肩膀:“你在家好好地呆着,这两天我回市里一趟,我会很快回来的。”我没说话,沉默了一会:“你可以让甄友陪我去医院一次吗?”“等回来我陪你去!”“不,你还是让甄友陪我去吧。”他望了一眼甄友,甄友点点头。“那好吧。你们明天再去,或许我们一起就回来了。”说着他匆忙上楼拿着车钥匙就离开了。
  静默地空气里突然爆发叶翠的笑声:“原来是代孕哦!”叶姐恨恨地等着她:“闭嘴!” 非常美文
  叶翠不懂,在甄家,只要生出甄家血脉的种,至于谁生的都不重要,他们要的是子孙是后代,而不必管生他的人是谁?叶姐且能不懂?在我还怀着孩子的时候,我就是贵人,就是好吃好喝好颜色对待的主子,至于以后,谁知道呢?
  
  第二天一早,甄友带我去医院,一路上我一言不发,缩在后车座上,心里翻江倒海,想着何去何从。甄友问:“非常不舒服吗?”我马虎地答应着“嗯。”他也没当过爹。到了医院,跟我们预想的一样,医生拿着彩超单说:“怀孕两周,只是一个胚芽,不过很好。”这个很好大概都就是健康的。两周?第一次?命中率还是蛮高的。“有点疲倦瞌睡或者恶心不适都是很正常的啊,孕妇这时候需要关心,避免情绪紧张,低落,还有你这个做爸爸的,要多在身旁安慰孕妇,现在的孕妇抑郁症挺多的。注意房事哈。”甄友和我的神情不自觉地都有些不自然。老练的医生眉毛一挑:“还没结婚?孩子不要了?”甄友赶紧说:“不是不是,孩子肯定要。”就拿着单子逃也似地离开会诊室,我也木木地跟着离开。医生在身后喊着:早些办理定期检查啊!而我的心里一直在盘算怎样对待这个孩子。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跟甄龙能踏入婚姻的可能微乎其微,我当然清楚,我也不想争取,其他人不说,还有一个苦命的大夫人呢。想着那天她委曲求全落泪的样子。走出医院的门口,我对甄龙说:“你可以通知大夫人和老夫人。”甄友询问地望着我。“你只要通知她们就行了。谢谢。”甄友拿出手提大哥大拨通了甄府的电话,果然不出我所料,老夫人立刻命令我去见她,于是我坐上甄友的车驶向甄府。甄友在车上问:要不要通知甄龙?我说不用了。
  到了甄府,大夫人脸上露出既羡慕又瞧不起神态,老夫人居高临下地对我说:“你就是上次来的那个代孕的?”“是的,老夫人。”我不高不低地答。“那你就开个价吧。”老夫人盯着我,唯恐我狮子大开口。“就按市价吧,五十万。”“明白人,我给你八十万,务必给我生一个健康的孙儿。”“不用了,我就要五十万,但是我有个条件。”“哦?”老夫人眉毛一挑。大夫人也紧张地望着我。“我的要求是:不论以后大夫人生几个孩子,对待这个孩子必须视如己出!”我目光炯炯地盯着大夫人。“当然的当然的。”大夫人忙不迭地答应。“这个你可以放心,既然是我甄家的骨血,不会有人亏待他的。”“谢谢老夫人,我多虑了。为了这个孩子的身份,也为了顾全我们大家的颜面,我们需要在甄龙面前做一出戏。”“怎么说?”老夫人坐在太师椅上探身问。“大夫人随我到山庄住一段时间,我会设计甄龙与大夫人圆房,若是大夫人一举得喜了,那日后就说是生了双胞胎,若是没有,就假怀孕,与我同日生产,不管内部人知道多少事实,与外人总可以瞒住的。”“哎呀,妹妹!”大夫人感激地喊道,老夫人手一挥让她咽下要说的话。“果然是个明白人。若是事成给你一百万,你远走高飞吧。”“我知道,”我黯然道:“我自然不会让我的孩子知道有我这样的一个妈妈存在的。我不能让我的孩子跟我走一样的路。”我突然有些忍不住,潸然泪下。大厅里也没人搭话,安静的只有我的抽泣声,格外的心酸。
非常美文

  过了一会儿,老夫人吩咐大夫人:“佳琴,你还愣着干嘛?去收拾收拾,今天就跟……”老夫人一时叫不出我的名字,询问地看着甄友:“唐鱼。”甄友忙回答。“跟唐鱼小姐去吧。”“是的,老夫人。”大夫人立刻飘也似的直奔上楼,不大一会拖出好大一个行李箱。老夫人嫌恶地看了一眼,也没说话,甄友上前帮忙,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所幸是个商务车,不然真装不下的。我们一行人坐上车跟老夫人告别,老夫人对着我说了一声:“辛苦你了孩子。”我又莫名其妙地流下眼泪。
  宋佳琴的到来让屋里所有的人先感到诧异,后来也是了然于心的样子,“我就说嘛,还不是代孕的。”叶翠撇着嘴嘟哝,这回叶姐没有斥责,而是热情地把大夫人迎到三楼甄龙的卧室。他们自然会认为大夫人要居主卧的。“还是领我到一间客房吧。”佳琴柔声细语地说。“不,你自然是要住甄龙房间的。”我对佳琴说。叶姐和叶翠都疑惑地看着我们俩,大概他们弄不懂我们此时的关系,不应该斗得鸡飞狗跳吗?“那就听你的安排吧。”甄友和叶姐拖着行李箱上了三楼,宋佳琴和叶翠也上了三楼,叶翠熟悉甄龙卧室,自然要带着宋佳琴熟悉方位的。 www.verywen.com
  吴婶靠近我问:“这是怎么回事?”“吴婶,以后你就知道了。我也折腾累了,要回去睡一会,吴婶,晚饭也不用叫我。”说完我从屋后的外楼梯上了顶楼我的住处。
  我一觉睡到天黑才醒来,这一觉睡得很踏实,因为已经不要再做选择了,既然已经选择好了,那就安心地走下去。我美美地伸了一个懒腰,睁开眼看见甄龙正坐在床边看着我,一脸的兴奋与焦虑:“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他温柔地拂开我额前的头发。“但是你眼底有焦虑。”我看着他说。“我在想给我们的孩子有一个稳定的地位。”“没关系的,车到山前必有路嘛,干嘛现在瞎焦虑呢?”我笑着安慰他。“也是,他是我的儿子,还拍没有光明大道吗?”“宋佳琴怎么来了?”“我让她来的。”“你这是唱哪出?”“为我们的孩子的光明大道啊!”我做出一个加油的手势。“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啊?”甄龙做痛苦状。“你只要跟着感觉走就对了。”我又坏笑地对他说:“医生说三个月内不要羞羞哦。”“啊!那怎么行。”“可是孩子比你重要啊。”“呜呜我要失宠了。”他故意往我怀里钻。“别碰我的乳房,涨着疼。”“这个时候就存奶了?”“什么呀,是为以后涨奶准备的吧,反正现在碰着疼。”“好吧好吧,哪儿也不碰,好了吧。”“那也没有办法,我现在的身体是我孩子的。”我得意地笑。“你不想吗?”“我现在可是神圣的母亲。”“那我现在也是一个神圣的父亲。”他站起来朝我立了一个军礼。“我孩子的妈妈,你要吃啥?还有,你别住这里了,委屈我儿子了,以后隔壁就是我俩的房间。三楼我都不去了,让她占着去。”我也没说话,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跟他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身体知道

下一篇:大肥鸭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