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大肥鸭

大肥鸭

时间 : 2020-03-06 15:26:1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百嘴苏    点击:Tags标签: 大肥鸭
(原标题:大肥鸭)

  本文是胡编乱造茶余饭后幽默但不能发笑的快乐!请切莫对号入坐!仅以此短文献于一切热爱艺术的人和兢兢业业的出版家们!
  老马扁扛着他的百宝口袋,整日在街道晃荡,他从来不感觉扛着的百宝口袋是一种负担,人老了总有一点观众荣誉包。和富贵包是一样的。虽然都是包,但是没有了反而空虚了。
  毋庸置疑,我就是名气大得可以捅破天的老马扁先生啦,也就用不上文绉绉的自我介绍一番了,他经常这样说,也通常这样子认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偏有盘根问底查户口一样的人,老马先生你又得了几个名号?你又选编了几篇文章?你又成了几家出版社的名誉主编。他心里是光荣且幸福的,他便耐心地打开他的百宝口袋,各种荣誉证书、各种著作装、和各名人的合影一一讲解。末了,他还笑嘻嘻道:“有时间欢迎去翻世界名人录——白纸黑字老马扁是也!”接着他便提着他几年没有清洗的百宝口袋。得意洋洋地裹一根杠杆般的大烟棒子,强忍了满口的口水强忍着塞入海马嘴,并用门牙往死里咬着。弓了腰骄傲地理着齐喉结上翘的银胡,吧嗒,吧嗒一阵抛撒起雾气弹来,人因烟迷,烟因人迷,烟为人指路,恍恍惚惚,昏蒙蒙的,用四川话唱腔:“马老扁的百宝箱,撞到了老乡,老乡老乡莫要慌,昨天遇到县政府,县老爷工作忙,把我凉快在一旁。我要他拨款奖励老马扁,他说我荒唐,荒唐不荒唐有百宝箱,那县老爷呀文化高,哪识老子是个宝,百呀百宝箱。”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有人就问了:“先生你是醉烟了。”
  马老扁:“呵呵呵!醉酒、醉女人、醉房子、醉茶馆,还有醉烟的?”见了他的人都喜欢调戏道:“老马扁先生你又中奖了?还是又要出新书了?”他便兴趣高涨起来。中奖,出版书?算个球!对你们说中奖出文章就好像石女怀孕一样困难。对我老马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我老马床上躺着的是什么?你们何尝知道。当然是母马了!大家打趣说。他便发怒道:“你们懂逑没追求。老子抱着睡觉的都是大奖杯。他便用手比划起大小如簸箕大的奖章,就连我喝茶的也是大奖杯。你们倒去翻翻世界名人录全集,一撇写不出一个荣耀的马字。世界教科文组织名誉艺术家,文化部十年风云人物,全世界就选择了三个艺术大师,一个达芬奇,一个老马扁,一个梵高,梵高排第三。虽然夹在中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那人扁道:“唉,老马呀,人家拿退休工资养嘴巴,你拿退休工资养斯文!有一次你把奖章拿去政府邀功,领导说了,文化部的章比你奖状上的戳似乎大多了,怕不是你用萝卜雕的章盖上去的吧。他听了心有不爽,便用鄙夷的眼光,一瞟道:没文化真可怕!县老爷的话就是圣旨!那人便道:您老,无事忙,一天多管闲事,走路要人牵!出钱人家就把你名字搞上去,出钱挂个闲名,没有意思?老马可是经过大世面的,自称喝过洋酒去过法国的,逛过新加坡,察言观色当然不在话下。他便补白道,不是我老马散打,出书自费怎么了?老子心甘情愿。老子买老子的书号出书图个名,你弄你的官当为贪利。不是我说句臊坛子的话。老子出钱得名,出版社出力得钱。各有所得,再说出书纸不要钱?人工不要工资?说得轻巧!世界名利场只不过互相利用罢了,我为名他为利。哪个又是日脓包!名利二字之可爱,你孪二怎么懂得!“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子要的是那种被拔高节的感觉,闭了眼睛和嘴巴,纸还可以为你说话。百年以后还有人研究我老马扁。就好像研究曹雪芹鲁迅一样。
verywen.com

  老马扁越说越来劲;咬了咬牙,甩了烟屁股,把眉一横。你们这些人球鸡巴不懂当骟匠。文化部的章,县老爷见过你见过?竟开黄腔。县领导哪里懂艺术和文学。什么大什么小,就好像生产队的公章一样,狗嘴吐不出象牙。不懂文化乱开啥子黄腔。门缝里看人,那次我画猫忘记画尾巴,结果读者写信要我添上尾巴!说我是残忍的画家,他们怎么知道现实的残忍!现实就是没有猫的尾巴,光有好看你毛发!还有您可听明白了;偷书不算偷,叫剽窃。文人不剽窃别人的文章,又能够名传千古,钱算什么?不要钱在银行,人在天堂。儿女为你银行上的遗产,打得摞摞翻就好了。
  大家就开始奉承他,哎呦,老马扁大老爷!哪个不知道你的大名,那是瞎暴了眼日聋了!连撒尿玩锅锅叶儿的屁娃儿都知道。您鼎鼎大名,出得了文章,上得了台。抽的是叶子烟,唱的是山歌,叫的是低调!名扬四海的老马扁。大家便大大地奉承起他来,听着这些暖心开胃的话,老马扁喜不自禁,转愤怒为好颜色道:来!来!把烟口袋让大家裹烟,不时把才出的他和拉斐尔合本画集打开向大家炫耀。遇搭他白的就恭恭敬敬送一本。张三平常看得些小道消息,也特别关注征文,但十投九不中,或者牛沉大海。看他百投百中也想找门道。着急的想拜读。一翻开便是!啊!!大海全是水!画上接着便有赤身露体的美人鱼和男人纠缠打架。旁边画了一个苹果。张三沿着杆子爬一般道:“好诗!好画!”老马感动得拉了张三的手,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来是同道!艺术没有伯乐就是狗屁,文章没有读者也是狗屁!他哀叹到物以内聚,人以群分,在世界上排名大拇指,在县上排名小拇指。老马扁还盛情洋溢邀大家去他家观摩欣赏大作和奖状,大家皆大欢喜这才散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他便继续提着百宝口袋,操着大皮鞋,咔嚓咔嚓地走自己的路。欢喜就涂画在他被风吹红的脸上,安详而又满足。
  夕阳渐渐染红了半个天,怎么也不愿意落山,好像他一样又好像他的脸,又好像他和梵高合编的封面。红得有点让他小激动。山边的老松树染成了小家碧玉。和他一样站着发傻。
  回到家,哼,不能够辜负墙上的荣誉。他倒了些墨水掺了些小灶酒,将斗大的毛笔头一染,毛笔就泼起墨来,他还沉迷在世界名录的幸福里面。
  看他房子不足三十平方,他把信件按省分开。再整齐上架;邀请函做邀请函,出版邀请函做出版邀请函。分门别类分开码整齐。看着堆积如山的自己的出版书籍,他喜从天降。就是百年以后也可以风风光光去见祖宗了呀。他摆弄了墙上簸箕大的奖杯。生怕他们落下来又砸到头。
  好事多磨,坏事能够长脚,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大年初一。饥饿难耐,原来文化也是值不得肥鸭的。可惜退休工资都用来搞文艺工作了。他实在不知道房间里还有什么东西是值钱的。他依依不舍地取下了一个卡夫卡章,希望拿出去换点钱,或者换两口大肥鸭。死也不当饿死鬼。 copyright verywen.com
  他磕磕碰碰走出科甲巷,绕过状元街。在超市旁边等候,看有没有一个懂文化的人。大家听了他的故事,都认为是杜撰的,至于奖章也是仿冒的,路上人渐渐散去。他感觉这个世界真正懂文化的太少了。懂卡夫卡奖的人太渺茫了。正要离开的时间,一个初中小孩看着他手里的奖章,卡夫卡好像听说过!还是一个名人。于是小小的吃惊!老爷!你这不就是卡夫卡奖章?老马扁笑笑说是呀!小孩子说这可是我们县至高无上的荣誉呀,你拿奖章去县政府,说不定还能够提名选举文联主席。不参加文联主席选举换肥鸭可惜。老马扁对这样识货的抱着感激。你只要拿一只大肥鸭,我就送你一个当文联主席的机会。
  初中生买了两只大肥鸭,换得了那个卡夫卡奖章。
  就在当夜,和往常一样,他恍惚拆开一封黄金闪耀的信,上面写着尊敬的老马扁先生女士,你的作品属于中品的上品,有的是上品中的上品,有的属于上品中的精品,有的是精品中的精品!百年难遇!因为你对世界艺术的重大贡献,特授于你诺贝尔艺术荣誉奖,艺术没有国界,正巧日本小泉纯日狼和你的贡献不分伯仲。为了公平起见,请你以日戳为标准,10天内把一万人民币打到某某帐号。我们验明正身。便把簸箕大的荣誉勋章,雕有你肖像的黄金荣耀大鼎和你的名人肖像邮票一起挂号过去。保证全部收到,一样不少!元旦节邀请你到联合国艺术中心走红地毯,分享你的荣耀和贵国荣誉的骄傲!如果错过此大好良机,恐有遗珠之遗憾,恐怕只有供手让于日狼了!那我们深感遗憾。老马扁扣了扣脑门。我先生,他后生!多礼貌的人呀,有文化就是不一样!忽然看到日本两字,又情不自禁地难过起来,唉!又是小日本儿!弱国没有外交,现在不一样了,我堂堂大国盛世!发哪个国家都可恕,偏又是小日本。咋行!也不去翻翻名人录!小泉纯日郎何许人物?闻所未闻也,呸!岂不笑掉人家大牙!要让他几王子拿了,让我这个世界名人脸往那装?梵高同意,达芬奇还不同意呢!老马又是急脾气,好像锅上的蚂蚁,在屋子里绕出绕进。对!老子动员县委县政府去。哪怕就是砸锅卖铁,讨口要饭也要为国争光。他突然感觉他就是一个民族英雄,比神笔马良还神笔的老马扁,事关国体荣辱岂能儿戏。一刻也等不起!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他蹒跚着向县委宣传部走去,刚走几步,突然凭空砸下冰雹来,劈头盖脸地砸他,他下意识护着嘴,妈的!脸和鸡巴尚不要,嘴巴打烂了,让我用什么去要簸箕大的勋章去。但那汤圆大小的东东砸得他东倒西歪,寸步难行!嘴巴要紧,嘴巴要紧。顾全一张嘴就是顾全大局!再说了,我老扁肚里现在有一只大肥鸭,并不是以前的墨香。同气相求,官也是得帮忙的。
  嘴巴要紧!嘴巴要紧!他吵嚷着,不觉两脚一蹬。被子孤单地下滑,覆盖在燃烧的火炉上!睁开睡眼,迷迷糊糊地只见太阳已经出了小杆杆高了,门外不时传来卖包子馒头的叫卖声。王包子!好吃得很!老马扁灵机一动。鞋子也忙不过来穿,头发也不忙得梳理。真的朝县委宣传部走去!
  跨出大门,屋子里烧得火焰山一般,好像夕阳和晚霞笼罩着他的小屋,他只管走他的路,全然不顾!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多年以后,老马扁去世了,就在去世那一年,初中生已长成人,拿着奖章他就有了大文豪拿的样子,不像老马扁不修边幅,他用卡夫卡奖章证明他的软实力。居然得到官界共识,得到了文联主席的候选资格,然后当了文联主席,好事不出门,就怕撞到好运气的人,更怕同气相求。老头不负有心人呀,当真,他从省作家文联主席一直兼文联主席到各团体,不过除了正牌文联主席以外,其它都是名誉主席而已。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身体知道

下一篇:夜宿瓜棚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