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夜宿瓜棚

夜宿瓜棚

时间 : 2020-03-06 15:26:1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老游湖    点击:Tags标签: 夜宿瓜棚
(原标题:夜宿瓜棚)
放夜学了。
  享伢子背着书包,闷鸡子样往前没命地赶。
  其实,享伢子往天放学是没得这专一的。享伢子以往放学,一路上,总是与小伙伴们疯打逗闹,不麻眼睛不回家。只是今天中午,享伢子放学回家时,饭桌上,母亲吩咐说,慢些回家,弄一篮子猪菜回家。
  享伢子听了,本想辩解几句,连口都张开了,可母亲接下来的话,倒叫享伢子上了心。
  只听母亲接着说道:等这头猪卖了,跟你扯件新衣!
  享伢子听完,双眼当时直冒光,同时,侧头看着正在一边吃食的猪子。享伢子都想即刻丢下碗筷,抱着猪子啃上一口。
  此时,猪子约摸有一百五六十斤重了。
  穿新衣,已成享伢子多年的梦想!
  虽然享伢子身上也穿了衣,但那是什么?都是兄长穿剩的衣服。乡村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新老大,旧老二,垮老三。家中都是儿子伢的还好些,倘要都是女伢儿的,底下的可就惨了。不过,好在那时,衣服的颜色也不多,也就红蓝青三种颜色,倘要是花红柳绿的,这旧老二也就悲剧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活脱脱一个假姑娘!
  这时,久不发话的父亲开口了。父亲说,早把布票准备足了。说完,还用拿筷子的手扯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手还未离开,耳中传来一阵"哧啦”的布帛声响!再看父亲的胸前,左胸上赫然撕开了一条口子。
  母亲歉疚地冲父亲苦笑了一笑,扒完碗中的剩饭,慌忙走向前去了。
  不过片刻的功夫,母亲端来笸箩,眯眼寻找了一番,穿好针线,眯缝起双眼,就在父亲身上缝补了起来!
  再观母亲身上,前胸、后背、膝盖、屁股上,都有一块补丁。至于原来的颜色,早已分辨不清楚了。
  享伢子吃完中饭,背上书包,临出门时,还不放心地掉转头来问母亲,姆妈,你郎说的是真的吗?
  母亲小鸡啄米样回答,真,真,真!
  说完,母亲的头却早已车向了一边,眼角只觉有温热氤氲。
  享伢子如得圣旨,风一样地卷走了。 www.verywen.com
  享伢子,享伢子,等等我,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听见声音,享伢子收住步子,转过身来,看着飞跑来的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本塆子的少平。
  说起少平,论辈分,享伢子该叫少平叔。却只因都是一般大,叔侄都是直呼其名。
  这也正应了乡村的一句俗话,年轻叔侄弟兄辈。
  冲着少平笑了笑,享伢子问道,么家啊?口中说着,脚步却一刻未停,退后着,依然在前行!
  见此,少平跑上近前,边喘气,边埋怨道,你聋哒?害我喊这半天?停止了喘息,又深吸一口气,又道,鬼赶起来哒?
  瞄了眼还在退后的享伢子,少平又疑惑地问道,你屋里有肉吃?说完,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享伢子。
  享伢子刚辨驳了一句,我姆妈……却瞅见新高、小武、洲华子、井伢子都跑了来,享伢子咽下了要说的话,只把一双眼睛瞅着几人,脚步也不由得停了下来。
非常美文

  几人跑到近前,也不说话,只是拿眼看着少平。
  享伢子却不管这些,只是好奇地问道,你们么都回来哒?
  原来,这几人今天值日,搞班级卫生。
  新高见问,叹息了一声,脸上,竟显出了一丝肉疼。
  井伢子嘴快,连忙答道,听少平说找我们,新高他拿出一块橡皮擦,给的劳动委员,劳动委员才答应帮忙,才答应我们回家了。
  一听这话,小武、洲华子也连连叹气。
  见此,享伢子更加好奇了,满脸疑惑地问道,与你们何干?
  井伢子叹气道,唉……却紧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享伢子看着井伢子,更加好奇地问道,你也有份?
  井伢子一脸的肉疼道,那是我们几个,好不容易攒下的几分钱买的!抹了把脸,狠劲地向下一甩,似要甩去心中的不快,又似下定了决心,这才进一步说道,原准备今天扫完地,分的,哪知……说到这儿,停了下来,只是一双眼睛瞟向了少平。过了会儿,又惋惜道,唉,好香哦! copyright verywen.com
  原来,四人利用上学下学途中,在人家的灰堂坑里捡拾破布条卖钱。
  这也正是以前常说的,勤工俭学。
  其实,享伢子、少平也参加过,只是因一些原因,享伢子退了出来。见享伢子退出,没过多久,少平也退了出来。但他们四人却坚持了下来!
  享伢子听完,笑着说道,才一块,说着,扫了一眼四人,接着道,也不够分啦?
  话音未落,新高不屑地大声道,笨!
  其他几人也随声附合道,笨,笨,笨!
  见享伢子仍一脸的疑惑,新高抬手指着享伢子,又抬起另一只手,比划道,用刀子一切,不随么家都解决了?
  其他几人又是连声附合,就是!
  享伢子也不辩解,只是一脸的苦涩。见他们不再嘲讽,享伢子笑着说道,大不了,明天要回来。
  四人一听,象看怪物样看着享伢子,同时,还异口同声地道,谁信?

www.verywen.com


  享伢子也不计较,只是看着四人,面带微笑地问道,是学习委员大,还是劳动委员大?
  四人眼睛一亮,齐齐看向享伢子。
  原来,享伢子正是学习委员。
  享伢子刚想再开口,站在一旁的少平,得到这个空档,开口道,交给他不就完哒?
  几人一听,不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吸着鼻子,显出一脸的回味。
  享伢子却飞快地瞥了少平一眼,却也不便反驳。
  其实,少平与享伢子他们并不在一个班上,但因少平年龄长点,个性强点,在几人当中,喜欢摆点小谱出来,其他几人,心中虽有不满,却也不予表露,有时,竟还刻意奉承。独享伢子刚硬,却也不去针对,只是有事没事,总喜欢躲着少平。或又叫敬而远之。
  见几人不再说话,少平挥挥手,果断地道,今晚,我们都去瓜棚过夜!说完,双眼一一扫视着众人。
verywen.com

  众人心中虽有不悦,却也还是应承了下来。脸上,还堆满了谄媚的笑!
  少平见了,甚为满意。待看向享伢子时,享伢子大声道,一定!说完,转身跑了。
  此时,太阳已下了山。
  少平在后面大声问道,跑么家?
  享伢子头都不回地大声答道,弄猪草!害怕继续追问,享伢子掉过头,停下脚步,补充道,我姆妈规定的!
  不待回答,一转身,兔子样地溜了。
  几人相视一眼,也纷纷向家走去。
  身边,只有树叶沙沙作响!
  晚上,享伢子吃完夜饭,洗完澡,拿了席子、垫单走出了家门,站在自家门前,转身抬头向西看去。
  西边,正是少平的家。少平家隔享伢子家才四五家。
  其实,照塆子里的人讲,西边为上头,东边为下头。
  所以,又可以说,少平的家在上头。
  眼睛刚望过去,就见少平已疾风似火地跑了来,手上竟空无一物。 copyright verywen.com
  正当享伢子满脸疑惑,准备开口问时,只见还隔着两家的少平汪了起来,还不去?
  享伢子更加诧异,不解地看着走到近前的少平,反问道,做么家?
  少平刚想埋怨几句,却又象想起了什么,耐着性子解释道,北京又来最新指示了,黄老师来说的!
  享伢子这才恍然大悟,不由“哦“了一声。
  估计是自己去弄猪草时,出现的事情。
  见享伢子还站在那儿没动,少平又催促道,快点,去嘚,最新指示不过夜的!吞了一口唾沫,信心十足地又道,今夜,一定要让全大队的伢儿老小都知道!
  享伢子“哦”了一声,转身跑进了屋。
  待出来时,少平已走老远了。
  身后,还跟了几个低年级的同学。
  原来,少平是八小队的学生宣传队队长,每有新的指示精神,都由少平组织学生宣传。
  当然,宣传也不仅局限在本小队,还要跑遍全大队。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全大队的住屋并不集中,一圈下来,都有十多里路哩。
  路,虽为土路,路面坑洼不平,稍不留意,就会跌跤,可并不危险,只是浑身上下青肿一点罢了。
  享伢子急忙追了上去。
  正当少平组织学生时,远处,已传来了口号声。
  少平急了,站在队前,高声吼道,集合集合!喘息一下,又吼道,迟到的,批斗!
  吼声,倾刻间在塆子里回荡!
  听见吼声,学生们如燕子样飞了来。
  少平见了,满意地点了点头,却仍板着脸,道,明天,还要早!看了队前,皱着眉头,厉声道,红旗呢?
  那个学生刚想答话,却见一个妇女急火火地跑来,一把递过手中的红旗。那个学生刚想去接,少平几步跨过去,一把夺过,走到享伢子面前,郑重地交给了享伢子,一脸严肃地说道,要象爱护眼睛样爱护它!
  享伢子双脚一并,大声道,是!说着,伸出双手,接了过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少平又叮嘱一句,记住,只要宣传,就要记得红旗!
  享伢子又大声道,是!说完,大步朝队前走去。
  少平紧紧跟在后面。
  那个小伢见了,伤心得直垂泪,却又不敢哭出声来。
  那个妇女张了张嘴,刚想开口,却被另一名妇女伸手拉住了。
  少平这才大手一挥,吼道,出发!
  没过一会儿,山呼般的声音,在塆子里回荡!
  队前、队中、队尾,自有基干民兵保护。
  民兵们的手中,各自提了一盏雪亮的马灯!
  等到队伍归来,夜空,似比先前高远多了。
  看来,今晚夜宿瓜棚的计划要落空了。
  对此,享伢子却不觉得惋惜,只是拖着疲乏的身子,迈进了家门,也不顾身上的汗渍,爬上床,没过一会儿,呼呼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床时,浑身上下奇痒。搭眼一看,享伢子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copyright verywen.com
  原来,身上遍布红斑点,有的地方,还残留着蚊子的尸体!
  当晚,又是一夜的宣传。
  两夜下来,享伢子只觉喉间火烧火燎的疼。却也没得半句怨言说出,心中反而美滋滋的!因为,享伢子觉得,距离"毛主席的好学生”又近了一步!
  第三夜依然。
  等到第四日去学校,听同学们说话,个个如鸭公,喉咙像被人掐了一般。同学们却并未有半句怨言,反而个个脸上都洋溢着欢笑!
  而这一幕,直至今日,都还在享伢子的眼面前闪现!
  放晚学时,少平扫视了一圈,对几人说道,今晚,说着,依然大手一挥,大声道,瓜棚过夜!
  几人也不作声,只是重重地点了下头。却又把头齐齐地扭向小河的另一边,双眼也齐齐望了过去。
  小河对岸,正有一道小身影正弓着腰,飞快地割着野草。
  那道小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享伢子。

copyright verywen.com


  享伢子也学乖了,早、中上学时,背上篮子,下学时,沿路猛割。等到回家,一篮子猪草也装满了。这样虽多出一篮子,却也省去了不小的脚力。
  其实,这一做法,也并非享伢子的发明。其实,其他同学早就已经在做了。当时,享伢子见了,还笑话过别人,还说别人象个鲍鸡母。而现在,自己也这样做了起来。享伢子当时看到曾经被自己嘲笑过的同学,脸上不禁涌起一抹潮红!好在那个同学似乎早已忘记了之前的那一幕,对享伢子脸上突然涌起的潮红还感到莫名其妙哩!
  少平的双眼也看了过去,扯着喉咙,吼道,听到哒吗?今晚!
  享伢子直点头,却又担心少平没看到,丢下手中的猪草,直起身子,大声回答,听到哒,听到哒!
  声音如阵闷雷,越过小河,传进了几人的耳里。
  少平满意地点了点头,手一挥,大声吼道,回家!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几人依然不作声,众星拱月般拱卫着少平,一阵风似地溜走了。
  享伢子笑笑,又弯下了腰。
  此时,天边竟打起了闷雷,乌云也开始聚拢。享伢子侧头望了望,手里的动作更加快了。
  等到享伢子终于站在自家门前时,忍耐了多时的雨水,终于下下来了。
  清洗完毕,享伢子夹着席子等用品,拿了把雨伞,撑开,站在大门前,任由雨珠在伞面上嘀哒,心中只在嘀咕,这样的天气!眼睛朝少平家望去。
  雨雾中,只见一个身影急急走来。虽有夜幕、雨幕的遮掩,但那熟悉的身影,却仍令享伢子呼出一声,少平!
  见少平来了,享伢子连忙提醒道,这大的雨……
  少平一瞪眼,果断地道,去!说着,清了下喉咙,又道,风雨无阻!刚想再说几句,只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喊,少平嘚?
  少平一转头,见是享伢子的父亲。 verywen.com
  父亲今天去大队开会,此时才回家。
  父亲在队上担任队长,还兼任着会计。
  少平一听,赶紧答道,是的,是的。
  父亲几步跨来,道,校长叫你去开会!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又道,躲了下雨,就……说到这儿,却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少平一跺脚,恨声道,哼!拔腿就跑。刚跑一步,又掉转头,望着享伢子,道,跟他们说,等通知!见享伢子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疾跑。
  享伢子看着走进屋去的父亲,笑着问道,开么会呀?
  父亲头都不回地答道,表彰大会。想了一下,又道,说是前几天的宣传搞得好,上级领导在不通知的情况下来抽查,伢儿老小竟都晓得。趁领导们在,表彰表彰。
  脱完衣服,又疑惑地问道,叫你们去搞么家?
  享伢子如实说了去瓜棚过夜的事。
  父亲听了,笑笑,也没当回事,提着湿衣服,去后面厨房去了。 verywen.com
  享伢子则挨户告知了新的指令。
  那几人听了,都长舒了一口气。
  享伢子却也不多逗留,转身回家去了。放夜学了。
  享伢子背着书包,闷鸡子样往前没命地赶。
  其实,享伢子往天放学是没得这专一的。享伢子以往放学,一路上,总是与小伙伴们疯打逗闹,不麻眼睛不回家。只是今天中午,享伢子放学回家时,饭桌上,母亲吩咐说,慢些回家,弄一篮子猪菜回家。
  享伢子听了,本想辩解几句,连口都张开了,可母亲接下来的话,倒叫享伢子上了心。
  只听母亲接着说道:等这头猪卖了,跟你扯件新衣!
  享伢子听完,双眼当时直冒光,同时,侧头看着正在一边吃食的猪子。享伢子都想即刻丢下碗筷,抱着猪子啃上一口。
  此时,猪子约摸有一百五六十斤重了。
  穿新衣,已成享伢子多年的梦想! copyright verywen.com
  虽然享伢子身上也穿了衣,但那是什么?都是兄长穿剩的衣服。乡村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新老大,旧老二,垮老三。家中都是儿子伢的还好些,倘要都是女伢儿的,底下的可就惨了。不过,好在那时,衣服的颜色也不多,也就红蓝青三种颜色,倘要是花红柳绿的,这旧老二也就悲剧了。
  活脱脱一个假姑娘!
  这时,久不发话的父亲开口了。父亲说,早把布票准备足了。说完,还用拿筷子的手扯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手还未离开,耳中传来一阵"哧啦”的布帛声响!再看父亲的胸前,左胸上赫然撕开了一条口子。
  母亲歉疚地冲父亲苦笑了一笑,扒完碗中的剩饭,慌忙走向前去了。
  不过片刻的功夫,母亲端来笸箩,眯眼寻找了一番,穿好针线,眯缝起双眼,就在父亲身上缝补了起来!
  再观母亲身上,前胸、后背、膝盖、屁股上,都有一块补丁。至于原来的颜色,早已分辨不清楚了。 非常美文
  享伢子吃完中饭,背上书包,临出门时,还不放心地掉转头来问母亲,姆妈,你郎说的是真的吗?
  母亲小鸡啄米样回答,真,真,真!
  说完,母亲的头却早已车向了一边,眼角只觉有温热氤氲。
  享伢子如得圣旨,风一样地卷走了。
  享伢子,享伢子,等等我,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听见声音,享伢子收住步子,转过身来,看着飞跑来的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本塆子的少平。
  说起少平,论辈分,享伢子该叫少平叔。却只因都是一般大,叔侄都是直呼其名。
  这也正应了乡村的一句俗话,年轻叔侄弟兄辈。
  冲着少平笑了笑,享伢子问道,么家啊?口中说着,脚步却一刻未停,退后着,依然在前行!
  见此,少平跑上近前,边喘气,边埋怨道,你聋哒?害我喊这半天?停止了喘息,又深吸一口气,又道,鬼赶起来哒?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瞄了眼还在退后的享伢子,少平又疑惑地问道,你屋里有肉吃?说完,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享伢子。
  享伢子刚辨驳了一句,我姆妈……却瞅见新高、小武、洲华子、井伢子都跑了来,享伢子咽下了要说的话,只把一双眼睛瞅着几人,脚步也不由得停了下来。
  几人跑到近前,也不说话,只是拿眼看着少平。
  享伢子却不管这些,只是好奇地问道,你们么都回来哒?
  原来,这几人今天值日,搞班级卫生。
  新高见问,叹息了一声,脸上,竟显出了一丝肉疼。
  井伢子嘴快,连忙答道,听少平说找我们,新高他拿出一块橡皮擦,给的劳动委员,劳动委员才答应帮忙,才答应我们回家了。
  一听这话,小武、洲华子也连连叹气。
  见此,享伢子更加好奇了,满脸疑惑地问道,与你们何干?
  井伢子叹气道,唉……却紧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verywen.com
  享伢子看着井伢子,更加好奇地问道,你也有份?
  井伢子一脸的肉疼道,那是我们几个,好不容易攒下的几分钱买的!抹了把脸,狠劲地向下一甩,似要甩去心中的不快,又似下定了决心,这才进一步说道,原准备今天扫完地,分的,哪知……说到这儿,停了下来,只是一双眼睛瞟向了少平。过了会儿,又惋惜道,唉,好香哦!
  原来,四人利用上学下学途中,在人家的灰堂坑里捡拾破布条卖钱。
  这也正是以前常说的,勤工俭学。
  其实,享伢子、少平也参加过,只是因一些原因,享伢子退了出来。见享伢子退出,没过多久,少平也退了出来。但他们四人却坚持了下来!
  享伢子听完,笑着说道,才一块,说着,扫了一眼四人,接着道,也不够分啦?
  话音未落,新高不屑地大声道,笨!
  其他几人也随声附合道,笨,笨,笨!
copyright verywen.com

  见享伢子仍一脸的疑惑,新高抬手指着享伢子,又抬起另一只手,比划道,用刀子一切,不随么家都解决了?
  其他几人又是连声附合,就是!
  享伢子也不辩解,只是一脸的苦涩。见他们不再嘲讽,享伢子笑着说道,大不了,明天要回来。
  四人一听,象看怪物样看着享伢子,同时,还异口同声地道,谁信?
  享伢子也不计较,只是看着四人,面带微笑地问道,是学习委员大,还是劳动委员大?
  四人眼睛一亮,齐齐看向享伢子。
  原来,享伢子正是学习委员。
  享伢子刚想再开口,站在一旁的少平,得到这个空档,开口道,交给他不就完哒?
  几人一听,不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吸着鼻子,显出一脸的回味。
  享伢子却飞快地瞥了少平一眼,却也不便反驳。
  其实,少平与享伢子他们并不在一个班上,但因少平年龄长点,个性强点,在几人当中,喜欢摆点小谱出来,其他几人,心中虽有不满,却也不予表露,有时,竟还刻意奉承。独享伢子刚硬,却也不去针对,只是有事没事,总喜欢躲着少平。或又叫敬而远之。 非常美文
  见几人不再说话,少平挥挥手,果断地道,今晚,我们都去瓜棚过夜!说完,双眼一一扫视着众人。
  众人心中虽有不悦,却也还是应承了下来。脸上,还堆满了谄媚的笑!
  少平见了,甚为满意。待看向享伢子时,享伢子大声道,一定!说完,转身跑了。
  此时,太阳已下了山。
  少平在后面大声问道,跑么家?
  享伢子头都不回地大声答道,弄猪草!害怕继续追问,享伢子掉过头,停下脚步,补充道,我姆妈规定的!
  不待回答,一转身,兔子样地溜了。
  几人相视一眼,也纷纷向家走去。
  身边,只有树叶沙沙作响!
  晚上,享伢子吃完夜饭,洗完澡,拿了席子、垫单走出了家门,站在自家门前,转身抬头向西看去。
  西边,正是少平的家。少平家隔享伢子家才四五家。
  其实,照塆子里的人讲,西边为上头,东边为下头。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所以,又可以说,少平的家在上头。
  眼睛刚望过去,就见少平已疾风似火地跑了来,手上竟空无一物。
  正当享伢子满脸疑惑,准备开口问时,只见还隔着两家的少平汪了起来,还不去?
  享伢子更加诧异,不解地看着走到近前的少平,反问道,做么家?
  少平刚想埋怨几句,却又象想起了什么,耐着性子解释道,北京又来最新指示了,黄老师来说的!
  享伢子这才恍然大悟,不由“哦“了一声。
  估计是自己去弄猪草时,出现的事情。
  见享伢子还站在那儿没动,少平又催促道,快点,去嘚,最新指示不过夜的!吞了一口唾沫,信心十足地又道,今夜,一定要让全大队的伢儿老小都知道!
  享伢子“哦”了一声,转身跑进了屋。
  待出来时,少平已走老远了。
  身后,还跟了几个低年级的同学。 verywen.com
  原来,少平是八小队的学生宣传队队长,每有新的指示精神,都由少平组织学生宣传。
  当然,宣传也不仅局限在本小队,还要跑遍全大队。
  全大队的住屋并不集中,一圈下来,都有十多里路哩。
  路,虽为土路,路面坑洼不平,稍不留意,就会跌跤,可并不危险,只是浑身上下青肿一点罢了。
  享伢子急忙追了上去。
  正当少平组织学生时,远处,已传来了口号声。
  少平急了,站在队前,高声吼道,集合集合!喘息一下,又吼道,迟到的,批斗!
  吼声,倾刻间在塆子里回荡!
  听见吼声,学生们如燕子样飞了来。
  少平见了,满意地点了点头,却仍板着脸,道,明天,还要早!看了队前,皱着眉头,厉声道,红旗呢?
  那个学生刚想答话,却见一个妇女急火火地跑来,一把递过手中的红旗。那个学生刚想去接,少平几步跨过去,一把夺过,走到享伢子面前,郑重地交给了享伢子,一脸严肃地说道,要象爱护眼睛样爱护它!

copyright verywen.com


  享伢子双脚一并,大声道,是!说着,伸出双手,接了过来。
  少平又叮嘱一句,记住,只要宣传,就要记得红旗!
  享伢子又大声道,是!说完,大步朝队前走去。
  少平紧紧跟在后面。
  那个小伢见了,伤心得直垂泪,却又不敢哭出声来。
  那个妇女张了张嘴,刚想开口,却被另一名妇女伸手拉住了。
  少平这才大手一挥,吼道,出发!
  没过一会儿,山呼般的声音,在塆子里回荡!
  队前、队中、队尾,自有基干民兵保护。
  民兵们的手中,各自提了一盏雪亮的马灯!
  等到队伍归来,夜空,似比先前高远多了。
  看来,今晚夜宿瓜棚的计划要落空了。
  对此,享伢子却不觉得惋惜,只是拖着疲乏的身子,迈进了家门,也不顾身上的汗渍,爬上床,没过一会儿,呼呼睡了过去。
非常美文

  第二天起床时,浑身上下奇痒。搭眼一看,享伢子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原来,身上遍布红斑点,有的地方,还残留着蚊子的尸体!
  当晚,又是一夜的宣传。
  两夜下来,享伢子只觉喉间火烧火燎的疼。却也没得半句怨言说出,心中反而美滋滋的!因为,享伢子觉得,距离"毛主席的好学生”又近了一步!
  第三夜依然。
  等到第四日去学校,听同学们说话,个个如鸭公,喉咙像被人掐了一般。同学们却并未有半句怨言,反而个个脸上都洋溢着欢笑!
  而这一幕,直至今日,都还在享伢子的眼面前闪现!
  放晚学时,少平扫视了一圈,对几人说道,今晚,说着,依然大手一挥,大声道,瓜棚过夜!
  几人也不作声,只是重重地点了下头。却又把头齐齐地扭向小河的另一边,双眼也齐齐望了过去。
  小河对岸,正有一道小身影正弓着腰,飞快地割着野草。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那道小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享伢子。
  享伢子也学乖了,早、中上学时,背上篮子,下学时,沿路猛割。等到回家,一篮子猪草也装满了。这样虽多出一篮子,却也省去了不小的脚力。
  其实,这一做法,也并非享伢子的发明。其实,其他同学早就已经在做了。当时,享伢子见了,还笑话过别人,还说别人象个鲍鸡母。而现在,自己也这样做了起来。享伢子当时看到曾经被自己嘲笑过的同学,脸上不禁涌起一抹潮红!好在那个同学似乎早已忘记了之前的那一幕,对享伢子脸上突然涌起的潮红还感到莫名其妙哩!
  少平的双眼也看了过去,扯着喉咙,吼道,听到哒吗?今晚!
  享伢子直点头,却又担心少平没看到,丢下手中的猪草,直起身子,大声回答,听到哒,听到哒!
  声音如阵闷雷,越过小河,传进了几人的耳里。
  少平满意地点了点头,手一挥,大声吼道,回家! www.verywen.com
  几人依然不作声,众星拱月般拱卫着少平,一阵风似地溜走了。
  享伢子笑笑,又弯下了腰。
  此时,天边竟打起了闷雷,乌云也开始聚拢。享伢子侧头望了望,手里的动作更加快了。
  等到享伢子终于站在自家门前时,忍耐了多时的雨水,终于下下来了。
  清洗完毕,享伢子夹着席子等用品,拿了把雨伞,撑开,站在大门前,任由雨珠在伞面上嘀哒,心中只在嘀咕,这样的天气!眼睛朝少平家望去。
  雨雾中,只见一个身影急急走来。虽有夜幕、雨幕的遮掩,但那熟悉的身影,却仍令享伢子呼出一声,少平!
  见少平来了,享伢子连忙提醒道,这大的雨……
  少平一瞪眼,果断地道,去!说着,清了下喉咙,又道,风雨无阻!刚想再说几句,只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喊,少平嘚?
  少平一转头,见是享伢子的父亲。

copyright verywen.com


  父亲今天去大队开会,此时才回家。
  父亲在队上担任队长,还兼任着会计。
  少平一听,赶紧答道,是的,是的。
  父亲几步跨来,道,校长叫你去开会!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又道,躲了下雨,就……说到这儿,却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少平一跺脚,恨声道,哼!拔腿就跑。刚跑一步,又掉转头,望着享伢子,道,跟他们说,等通知!见享伢子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疾跑。
  享伢子看着走进屋去的父亲,笑着问道,开么会呀?
  父亲头都不回地答道,表彰大会。想了一下,又道,说是前几天的宣传搞得好,上级领导在不通知的情况下来抽查,伢儿老小竟都晓得。趁领导们在,表彰表彰。
  脱完衣服,又疑惑地问道,叫你们去搞么家?
  享伢子如实说了去瓜棚过夜的事。
  父亲听了,笑笑,也没当回事,提着湿衣服,去后面厨房去了。 www.verywen.com
  享伢子则挨户告知了新的指令。
  那几人听了,都长舒了一口气。
  享伢子却也不多逗留,转身回家去了。
  这一下,一连几天。几天里,都是雾气蒙蒙的。
  这样的天气,别人叫苦连天,享伢子却欢天喜地。也不为别的,只因下雨,享伢子可以不再弄猪草了。
  至于猪子的吃食,自有米糠去对付了。
  见雨都下了两三天,看那架势,一时三刻估计不会停歇。享伢子瞟了眼身边的少平,出主意道,下雨天,蚊子少些,还又锻炼人的胆量。
  少平望了眼天,叹气道,我不想?叹口气,又道,只是这几天都要夜训,回家都两三点了。
  享伢子好奇地问道,搞些么家,都几天哒?
  少平得意地一笑,答,学习毛主席语录
  享伢子诧异地道,不就是老三篇吗?都学好多回哒。

www.verywen.com


  少平回道,这个领导不一样,停了停,继续道,曾经是全县的积极分子,思想红,觉悟高,每学一段,都能上纲上线。
  享伢子羡慕地道,要是也能听一下多好!
  少平一伸脖子,得意地道,谁叫你不是宣传队长呢?说完,伸手拍了下享伢子的肩膀,鼓励道,努力吧,小伙子!说完,大步朝前走去。
  只留下一路的呱唧呱唧声。
  原来,路上的坑洼里,都已蓄满雨水。
  望着远去的少平,享伢子的双眼中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这一晃,又是五天。
  等到新的一个星期到来时,终于迎来了一个久违的晴天。
  放晚学时,享伢子罕见的与少平他们走在了一起。
  身后,不时传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原来,享伢子趁午休时,偷偷溜了出去。
  等到悦耳的铃声响起,一篮子猪草也就割满了。 非常美文
  这也多亏这些日子的雨水,令野草长得快,要不然,即便再牺牲一节课,篮子也不会装满。
  几人纷纷侧头,看着享伢子。
  沉默了一截路,少平皱眉开口问道,你几时成哒乖乖儿哒?
  享伢子一愣,苦笑道,我姆妈说,猪卖哒跟我扯件新衣。
  其他几人一听,竟唉声叹气起来。
  少平也是长长地叹息一声,道,我也想啊!说完,撩开衣襟,见里面显出件红兜肚来。见众人都莫名地看着自己,少平苦笑道,我二姐的!
  享伢子奇怪地问道,你不是有大哥吗?
  少平又是一声叹息,道,这是我大姐的,解开衣扣,伸手指着胸前,你们看。
  众人一看,忍不住“啊”了一声。
  原来,胸前绣了朵大花!
  少平又道,我哥嫌太花哒,直接给了我二姐。二姐见我没得背心,才给了我。我却只能用长襟子遮盖着。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几人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不管几热,少平总不脱衣服。
  原因竟在这里。
  见几人都牙疼,哼哼个不止,享伢子急忙岔开话题,侧头看着少平,询问道,今晚?
  少平愣怔了一会儿,猛地回过神来,一拍脑壳,大声道,去!
  享伢子担心地问,会?
  少平愉快地答,完了!边说,边从书包里掏出本红皮书。
  享伢子疑惑地问道,么家?
  少平得意地一笑,一把将书伸到享伢子面前,道,红宝书呃。
  一见这本书,不光享伢子的双眼直了,就连一边的几人都转过了头来,个个瞪大双眼,看着,且还一脸的羡慕!
  要知道,这正是当时正流行的一本红宝书!小,便于携带。
  看着一双双绽放绿光的眼睛,少平赶急赶忙地揣进兜里,挥一挥手,连声道,去,去去去,自己表现去!
  享伢子拉了拉绳子,让自己的双肩略微舒服了些,看着少平,认真地道,得有机会嘚! 非常美文
  一旁的几人连忙附合道,就是!
  少平转了下眼珠,一本正经地道,眼下,正有。
  享伢子一听,侧头看着少平,心中早已猜到了少平的用意。
  此时,少平的头也侧了过来。
  四目相对,双双露出了会心的笑!
  新高急忙追问,么家?么家?
  洲华子、井伢子、小武也连声附合,么家?
  少平站定,一指旁边的享伢子,他刚一刻不是说哒吗?
  几人想了想,却依然一副如蒙鼓里的感觉,连忙侧头,看着享伢子。
  享伢子笑了笑,道,就是少平前些日子说的,晚上去瓜棚过夜。
  几人一听,脸上竟都流露出了犹豫。
  新高迟疑地道,还,还,还要……见其他几人不言语,新高连忙刹住了话头。
  少平却不以为意,扫了眼众人,又将双眼定在享伢子的身上,问道,知道我为么家要享伢子当旗手吗?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几人摇摇头,显出一脸的茫然。
  少平皱了下眉,却还是大声道,就是把事当事!说着,伸手拉住享伢子,从享伢子的肩上取下书包,也不征求享伢子,打开,从中掏出折叠整齐的红旗,又道,你们能做到?说着,拿眼扫视了一圈。
  几人沉默不语。
  这是几天前,享伢子放进去的。
  当然,临放进去之前,还专门用肥皂洗干净过。
  现在打开,还有淡淡的皂香味冲入鼻腔。
  少平见几人不言语,也不多说,只是将红旗放回书包里,也不递给享伢子,背在了自己的肩上。又扫了一眼众人,一摆手,果断地道,今夜,瓜棚!说完,也不待众人回答,大步朝前走去。
  身后,又传来享伢子那吭哧吭哧的声响来。
  享伢子吃力地端着木盆,走出了大门,猛地一用力,“哗”的一声,水倾倒在了地上,耳中传来“咝咝”的声响。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享伢子的脸上,露出了苦笑,这才刚洗了澡,稍一用力,这汗直往外冒。“叭哒”,甩尽手掌上的汗珠,“咝咝”声又开始在耳中响起!刚想返身进屋,陡地感觉背上痒痒,享伢子毫不迟疑,挥手拍去,“啪哒”,却不觉得疼,只感觉手上滑腻腻的,摊开手掌,借着昏黄的灯光一看,不觉吃了一惊,掌心中赫然躺着三个蚊子的尸体。享伢子都为自己高强的武功得意了。吹去蚊尸,享伢子反手又挠了挠,提着木盆进了屋。

verywen.com


  再出来时,手上已多了几件物品。
  刚在大门口站定,看见了晚归的父亲。
  晚归,似乎已成了父亲的习惯!
  但,细想一下,其实,这也怨不得父亲,全队一两百口人,伢儿老小都指望着父亲,父亲稍一恍惚,这些人,都要不。
  不过,可喜的是,在父亲的精心下,饿肚子的现象,终是没有发生。
  队上没出现大事,可家里,却时常有吵架声传出。不为别的,只因家务事太多,一切都压在了母亲的身上。母亲见父亲晚归,自要絮叨几句。父亲听了,本就烦燥的心情,经这一撩拨,暴发,自然是免不了。
  其实,母亲也知道父亲的责任重大,可母亲因有做不完的家务,心中自是烦闷,却又不便跟自家伢儿诉说,见到父亲,自是要发泄一通,这一发泄,难免会走味。这一走味,战争,自然也就爆发了。
  可有趣的是,吵过闹过,翻过今天,第二天,母亲照常屋外屋内忙碌,父亲呢,也照样晚归!
verywen.com

  父亲看了眼享伢子,好奇地问道,又去哪里鬼搞?
  享伢子刚想开口,身侧却传来一声不满,革命小将做的事,么叫瞎搞?
  享伢子一扭头,见少平已走到了近前,腋下,也夹着物品。
  父亲扭头看了少平一眼,嘿嘿一笑,赶紧走进了屋去。
  少平却不理会,看了眼享伢子,脚步不停地往前走去。
  享伢子紧跟其后。
  见少平走远,父亲这才停住脚步,侧头望去,长呼一口气,才将手中的铁锹放在了门角落,径直走去了厨房。
  原来,自从上次带信要少平去开会,却因下雨耽误了点时间,导致少平去时,学习都搞了一半。从此,少平只要见到父亲,总要戗上几句。父亲也不计较,总是让着少平。少平说起来,终究还只是个伢子。二人虽为兄弟相称,却也只因血缘辈份。其实,父亲生他养他,都是绰绰有余。计较少平的话,父亲不等于计较了自家儿子享伢子?

非常美文


  等到走到瓜棚,少平身后,早跟了一大群人。
  其实,也就是享伢子、井伢子、洲华子、小武、新高,都是约定好了,要来瓜棚过夜的几人!
  少平转身见了,满意地点了点头,又侧头看了看瓜棚,少平二话不说,毫不犹豫地一头扎了进去!
  其他几人略一停留,也纷纷跟了进去。
  此时的瓜棚,正在忍受着无边的寂寞,同时,也时时在向人们宣讲着曾经辉煌的昔日!
  昔日,曾兴搞过多种经营,父亲也曾响应过。父亲虽为队长,却也不能一意孤行。父亲召开了队委会,说明了上级的指示精神,又说了自己的打算。说完,点燃一支烟,静等下文。经过一番窃窃私语,队委们一致同意:搞!
  之后,又召开了社员大会,又重复了在队委会上的一番话。社员们也是一番私语,也一致同意:搞!
  最后,托人找关系,请来了一个湖南人。
copyright verywen.com

  尝到甜头后,第二年又请来个河南人。
  第三年,父亲正在为请谁来种时,一纸文件,说要“以粮为纲”,从此,断了种瓜的念头!
  可有趣的是,种瓜的这块田地,却从此也留了下来,任由野草滋生!
  瓜棚,从此也留了下来。从此也任由蜘蛛肆虐,野鸡野狗出没做窝!
  瓜棚,从此只在心中回放着辉煌的昔日。同时,也在默默地承受着寂寞的今日!
  此时,天空已高远,天幕上的星星却又多出了几颗,也不似先前的朦胧,抬眼望上去,清晰多了。
  可随着一声“啊”,瓜棚的寂寞,又被打破了。
  原来,少平进去时,也没瞟清里面,也不顾忌撞面的蚊虫,只是一个劲地往里冲。待弯腰放下腋下的席子时,陡见一旁有点星火在闪烁。少平先是没有在意,可等到直起腰来时,猛地听到一阵粗重的呼吸声,那星火更是一闪一灭。少平不禁周身发紧,脑中的想法渐渐地也多了起来,跟着,又记起了以前塆子里的张老三深夜讲的聊斋,少平没来由地"啊”了一声,猛地转过身去,口中狂吼出了一声“鬼呀!”,拔腿没命地往外跑。跟着,又传来一声闷哼。少平一愣,也不多想,依然没命地往门外跑,口中依然喊叫着“鬼呀,鬼呀!”跑到门口时,却被新高他们几人给堵住了,再怎么挣扎都难跑出屋外。就在少平惊慌之时,身后却传来一声嘻笑,接着,就是一阵淡淡的话语,那是人在抽烟!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原来,发出那声闷哼的,正是紧跟少平身后的享伢子。
  享伢子被少平撞了一下后,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仰,却因机敏,终是没有倒下,正在暗自庆幸时,却不想,少平又一阵疾跑,还是被少平撞倒了,好在早有准备,身子并未受到什么损伤。及至爬起时,又听少平喊“鬼”,享伢子也有些紧张,也想往外面跑,却终因身子已倒下,终是慢了一步,心脏不免加快了跳动,额头上也已有汗水沁出。
  其实,享伢子的身上早已有了汗水,不因别的,只因天热。这一路走来,浑身上下,早已如水泼。但经这一惊吓,身上的汗水,流逝得更快了。
  见此,享伢子心一横,索性不起来了,瞪大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前面的一点星火。隐约间,似有某种味道扎入鼻中。享伢子诧异,可细一辨别,不禁笑了出来。原来,这哪是鬼火呀,分明就是烟火。因为那吸入鼻中的,正是烟草味。于是,享伢子坐起身子,摇着扇子,悠悠地说出了那句话。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这时,少平面前的新高也发话了,新高说,那是我家的一个亲戚。停了停,又补充一句,打雷都听不到。
  少平疑惑地问道,亲戚?
  新高似猜到了少平的心事,解释道,长埫口的,在这里放牛。见少平没有吱声,新高继续道,担心牛被人偷,住在了这里。
  听完,少平不再惊慌,想到刚一刻的失态,又不满地道,不早说!
  新高委屈地瘪了瘪嘴,嘟囔道,哪个晓得你这小的胆子?
  其他几人一听,不免嘿嘿笑出声来。
  少平眼一瞪,手一挥,霸道地道,目标:棚内!任务:睡觉!说完,一转身,大步朝棚内走去!
  新高几人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了进去!
  这时,棚内响起了享伢子的声音,蚊子,都要把人抬走了!
  经这一提醒,众人这才感觉到了身上的骚痒,噼里啪啦声不绝于耳。
  听到这声音,享伢子在心内暗道,这一夜,难过呀!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2020年1月27日作于薇湖水岸家中
  
  (原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大肥鸭

下一篇:身体知道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