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回家的路

回家的路

时间 : 2020-03-06 15:26:08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叶华君    点击:Tags标签: 回家的路
(原标题:回家的路)

  2020年1月23日上午,除夕前夜。为了有效遏制来势汹汹的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与传播,病毒发源地武汉的一纸“封城”令震惊全国。
  在封城之前,一辆比亚迪轿车像众多急切返乡的游子一样,急速奔驰在高速公路上,驶向湖北境外。
  坐在副驾驶上的妻子刘蓉,此时正忙着通电话:“小弟呀,你好久回家呀?什么?今晚都还有一台手术,要等到明天才能出发?哎呀,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你们医院也太过分了,还让不让人好好过年嘛!……”
  丈夫紧握方向盘开着车,听着妻子絮絮叨叨有些不耐烦了,插话道:“小弟就在县医院上班,离家不过几十公里,要回家是分分钟的事,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哟!”
  刘蓉挂了电话,伸出手来习惯性地要扭张勇的耳朵。张勇侧了侧头提起嗓门:“耶耶,你干嘛呀?我这是在开车,不想活命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刘蓉悻悻地缩回了手,白了张勇一眼。
  张勇家里那时候很穷,为了供小弟读书初中就辍学了。农村里有句俗话叫“板板门对板板门,笆笆门对笆笆门。”张勇找的对象刘蓉也只读了一个小学毕业。没有多少文化的两口子常年在湖北的一家企业打工,卖苦力挣钱,一年到头只有春节放假才能回家。前几年,夫妻俩回家都是挤火车,随着经济收入增多,为了回家方便,张勇就考了驾照买了车。车子的后备箱里,塞满了吃的、穿的……
  电话又一次响起来。刘蓉接通电话,婆婆还是唠叨着那些老话,询问他们走到哪里了,叮嘱他们路上要小心,开车慢点没有关系,只要能安全到达。而五岁的小女儿佳佳又一次夺过了奶奶手中的电话,缠着问刘蓉,妈妈好久回来啊,妈妈给我带的玩具呢,刘蓉又一次柔声地安抚女儿,说妈妈很快就到家了,回家我的小宝宝就可以玩轮船了,再一次得到肯定后,女儿在电话那端又“咯咯”地笑起来……
copyright verywen.com

  临近年关,浓浓的年味笼罩了张勇的家乡菠萝村。家家户户在打扫卫生,置办各种年货。回家早的打工农民只要有空就往茶铺里钻,喝茶的喝茶,吹牛的吹牛,打牌的打牌,享受着一年之中难得的休闲时光……
  张勇的母亲又开始拿起扫帚打扫起院前院后,想起两个儿子都很快要回家过年了,她一边佝偻着腰挥舞扫帚,一边轻快弟哼着“北京的金山上有一个红太阳”,而张勇的父亲磨刀霍霍,开始宰杀家里饲养了差不多一年的三只大公鸡了……
  而关于武汉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新闻,乡亲们陆陆续续也会听闻一些,可是大家都觉得这传染病离这穷乡僻壤似乎还太遥远。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这样,再大的事情只要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都认为不是事,只把它当做事不关己的笑谈。

www.verywen.com


  可菠萝村的老支书唐荣,只要有空就在电视和手机上刷屏新闻关注着疫情的事态发展,看着全国各地感染人数的不断增多,老支书的心情非常沉重。特别是在1月20日晚,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存在“人传人”时,老支书感觉到了疫情的严重性。当武汉“封城”令宣布,老支书敏锐地嗅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他马上在村委会群里发出紧急通知,接下来,村委会的几个成员迅速聚齐,一个闭门会议开始了……
  此时的张勇夫妇还奔跑在路上,导航提示只有两百多公里的路程,近了近了,就要到家了。说来也怪,虽然长途奔波,两口子的疲惫反而在这一刻无影无踪了,刘蓉哼起了小调,而张勇想到回家就能吃上母亲煮的饺子,馋得喉结蠕动咽着口水,脸上洋溢着微笑。 非常美文
  可就在此时,电话再次响起。刘蓉接起电话,传来了婆婆急促的声音,电话里婆婆告诉刘蓉:村干部正在组织人员挨家挨户登记外面回来的人,她实话实说了。村里的广播一直在宣传,说武汉那里得了什么瘟疫,叫村子的人都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不要串门到处跑……刘蓉连忙安抚婆婆说,这没有什么担心的,政府也是为我们好,我们应该配合他们的工作,他们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刘蓉刚刚挂了婆婆的电话,小弟的电话又打过来了:“嫂子,有件非常紧急的事情我得告诉你,现在武汉新型冠状病毒非常严重,那边医务人员紧缺,我们医院已经有很多同事申请去湖北支援,我也不能落后呀!我也报名了,可能就在明天出发,所以我不回家了!”
  刘蓉的头“嗡”的一下响,情不自禁地口里发着连珠炮:“哎哟喂,小弟呀!你的脑子是不是坏了?我是晓得那个病毒的厉害,弄不好就要命的!你逞能干嘛?”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大嫂,那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应该像战士一样奔赴战场!”小弟在那边做着解释。
  “我不懂你这些大道理,你给你哥说,我管不了你!”刘蓉咕噜着把电话伸到张勇的耳边。只见张勇听得眉头紧锁,良久叹了口气说:“小弟,你既然决定了就去吧!父母那边你就不要打电话了,免得二老担心,我回去了给他们解释!哥大道理不懂,但是相信你做的事情肯定是正确的……”
  挂了电话,两口子都不吭声沉默了,只听得汽车奔驰的呼呼声。
  夜幕降临的时候,车子翻过牛儿山就到村口了。临近村口时,夫妻俩望见前方几束电筒光在晃动,再继续前行,车灯照到路中间横放着一棵巨大的树干,挡住了狭窄的公路,几个带着口罩的人一字排开站在前面。
  “前面的车停下,快停下,村子已经封路,外来人员不得进入!”他们一边喊话一边摆手示意。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张勇停车下来赶紧上前,摸出兜里的香烟热情地递上,准备一个人给他们发一支,可是那几个人都摆了摆手。
  站在最前面的瘦高个虽然带着口罩,可张勇借着光线一眼还是能认出他就是老支书唐荣。
  “老支书,我是勇子啊,我回来过年了!”张勇满脸堆笑。
  “我认得你是勇子,我看着你长大的啦!鉴于现在是非常时期,为了你家人和村里人的安全,也不能进村。”老支书的话斩钉截铁。
  “我们那么远回来,通融通融嘛!我们好好的,不头疼不咳嗽,没有病!”张勇解释。
  “不行!我们这是对你的家人负责,也是对乡亲们负责,更是对社会负责!”老支书的话掷地有声。
  刘蓉赶紧凑上前陪笑:“唐叔叔,我闺女想一个轮船玩具一年了,好不容易等到年底才给她买回来。还有勇子,惦记了一年妈妈包的饺子,估计现在饺子都煮熟端上桌了。还有,我们给一家老小买了新衣服,唐叔叔,您就通融通融吧,家里人等着我们呢?” 非常美文
  唐荣听得心头柔软起来,但是他很快平复了情绪上的波动,提高了嗓门:“不行不行,我得顾全大局,如果出了意外,我将是村里的罪人。”
  刘蓉觉察到了没有回旋的余地,她瞅了瞅右边那条黑乎乎长满杂草的小道,知道这条路也能绕回家。她迅速迈开腿折转身跑去。
  可是,刘蓉刚跑几步,就被早有准备的几个人追上去拉了回来。
  刘蓉气急败坏地挣扎着,又哭又跺脚:“我要回家!我想我的女儿佳佳,我要回去见她!”
  就在此时,山坳处警灯闪烁,在黑夜中特别的刺眼。一会儿,警车就来到面前停了下来。紧接着车门打开,下来了带着口罩的两名警察和护士。护士麻利地取出体温检测仪,伸向张勇夫妇的额头做测量。
  在警察面前,刘蓉的哭喊声戛然而止,只是不停地抽泣。
  老支书唐荣迎上前,庄重地汇报:“警官同志,按照上级指示如实汇报,这对夫妇是从湖北回来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望着张勇夫妇惶恐不安的神情,老支书叹了口气:“你两口子想想,现在疫情来势汹汹,一个人染病会传播给自己的家人,甚至是整个村子里的人。为了防止传播,我们当地封村封路,对于特别是武汉回来的人员,政府采用了专门的隔离措施,如果两周没有发烧咳嗽腹泻的症状就可以回来了!只要身体健健康康的,娃儿晚点见有什么关系,饺子以后有的是机会吃,来日方长嘛!是不是?”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造成的严重性,各类媒体平台早已经传播得沸沸扬扬,张勇夫妇何尝不知道。听着老支书唐荣语重心长的话,两口子没有吭声。
  刘蓉嗫嚅着:“是……是我们太感情用事了,没有考虑到疫情的严重性……唐叔叔,我们错了!我们配合政府的安排,就麻烦你把我们带回来的年货送到家里吧!”

copyright verywen.com


  老支书唐荣“嗯嗯”着,使劲地点点头。
  而在另一旁的张勇已经拨通了家里电话,接电话的是父亲:“爸……我们已经走到村口都不能回来见你们了。我们从疫区回来要接受政府的隔离观察,如果没有出现问题,我们就能回家了!还有,弟弟申请去湖北支援灾区了,也不能回家过年了……”
  电话那端,传来父亲一声声沉重的叹息声。
  而电话这端的张勇,泣不成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身体知道

下一篇:夜宿瓜棚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