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身体知道

身体知道

时间 : 2020-03-06 15:26:1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叶舞风    点击:Tags标签: 身体知道
(原标题:身体知道)
甄龙接口道:“时间不早了,不要闹了,秦一峰几个还要回到市里呢,明天下午还有发布会。”
  “那好吧。”莘曼有些意犹未尽地说。
  然后就有院子里车子发动的声音,还有不离开的,叶姐和叶翠领着朝各自的房间去。而我们几个打粗活的就留下来收拾残局,把一切尽量回归原来的样子。其中有个女客人,一直坐在南窗钢琴旁边没走,心思很深的样子,我走到跟前的时候,她轻声地问:“你叫唐鱼?”很温柔没有高高在上审视的语调。“是的,您有什么吩咐?”“哦,没有,我只是好奇。”“好奇?”我凝神询问。“没有没有,我是觉得你刚刚说的一番话很有深意。”她显然是在撒谎,但是她不愿意说,我也没办法。我本来想问您是住这里还是回家,但是这似乎也不该是我关心的,所以摆正一下沙发靠垫啥的,也就离开了,我依然感觉我的后背还有一束光追踪着,我下意识地挺起脊背,我劳动我光荣,我并不比你们卑贱,尽管我没有可依靠的背景,我就是我的依靠。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没过几天,我正在顶楼楼顶的温室里摆弄我的多肉植物,我想用多肉在这顶楼的一角搭建一个可观赏的布局,多肉本身就是一种很可爱的很具有观赏性的植物,如果在装上合适的瓶瓶罐罐,有层次地摆放出来,是非常可爱的,它们喜欢长时间的光照,我就放在露台西南边的地方,东北方位,我准备移栽一些高大的植物,比如白玉兰和刺玫瑰,现在有那种嫁接的很高大的玫瑰树,再用一些蔷薇把它们连城一堵墙,就在甄龙的门前和我的储物间门前,中间再留一条小道,打开门就是花香,玫瑰和白玉兰培育的好,一年四季花不断的。一切都还在规划当中,毕竟我来的时间不长,前面那块土地翻好好没有晒干呢,这事弄的我心情也没有了,虽然甄龙没有正式跟我说,但是一旦提出来,我是留下来还是离开?我是真的舍不得这里,这个自然的环境。我一边无意识地整理花台,一边出神地想着事情。
copyright verywen.com

  “你在这里呀,我好一顿找,以为你又进山去找什么奇花异草了。”甄友走上来问我。
  “一时间我还没规划好栽培什么植物好。”我敷衍到,其实心里也紧绷起来,莫非他是代表甄龙来跟我谈条件的?
  “最近两天你要是没有事,那边大夫人有请。”
  “大夫人?是甄龙的妈妈吗?”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也不是,甄龙的……名义上的妻子。”他斟酌着用词。
  我惊大了眼睛,不是听到有这样的一位夫人,而是这位夫人为什么要见我?见我的不该是甄龙或者是莘曼吗?或者老太太找我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位大夫人?“有什么事情吗?”我本能地问。“具体我也不清楚,只是昨天我过去汇报工作上的事情,大夫人背下里托我让我把你带过去,她有话要对你说,并且一再交代要办到。我还疑惑你俩认识呢。”“我不知道啊,也许她认识我?”“那去了不就知道了。要不这样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你就跟我去市里一次吧,或者你顺便到花市买点种子呢。”甄友这是告诉我,名义上我去买种子,实际上我是偷偷地见大夫人,这样也好,省的不相干的人瞎猜疑。 verywen.com
  “那我向叶姐申请一下。”“不用了,回头我跟叶姐说一声。你换身衣服,我到车上等你。”“好的。”我诺诺地说,一路上我都猜不透大夫人找我有啥事情。
  
  市里的房子虽然没有山中的自然环境好,但是气派,闹中取静,这一带的别墅区非富即贵,车子一开进去就给人一种压迫感,庄严贵气但有种冷冰冰的感觉。我们进去的时候,门口也就一个应门的,并无其他人,我在偏厅里等着,甄友上二楼去找人,原来大夫人在二楼小憩。说是大夫人,其实就是一位二十六七岁的女人,一身真丝居家服腰间系着宽腰带,也衬托着腰肢柔软。但是她的脸上总是带着一种大家闺秀一丝不苟的正气,这种正气自带一种威严,让人尊重但不能亲近,没有莘曼身上那种柔软的妖娆,似乎天生没有男人的依靠会站不稳似的,所以特别招男人爱怜。
  “您,找我?我好像从没见过你。”我开门见山地说,其实打骨子里我是同情这位大夫人的。 www.verywen.com
  “甄友,老夫人去了公司,说你来了去她那里一次。”她没有答我的问话,而是面对着甄友说。甄友答应一声就离开了,我们都明白,大夫人这是有意支开他。
  甄友走后,大夫人上前牵着我的手:“来,我俩去我的卧室说。”态度倒是亲和。
  说真的,很少有人这么直接地与我肌肤接近,我本能地缩一下手。
  “不好意思我知道我冒昧且急切了些。”她也没介意,领路去了她的卧室,并且备好一壶茶,似乎准备很久了,就等着我到来。“其实,这话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但是我又不能不说,又不能借助别人的口说。”“到底什么事,您直接说,能帮到你的我肯定帮你。”“其实这件事是帮你自己。”“帮我自己?”我更是迷惑了。“前几天,我的一个闺蜜参见甄龙杀青聚会,她偶然偷听到一个秘密,说是甄龙和莘曼想请你当他们孩子的……哦,不是,是想借你的肚子生孩子。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该怎样描述,”“这事不可能会发生。”我压抑着愤怒与羞耻,斩金截铁地说。“我明白,我明白,这事对于一个未出嫁的姑娘来说实在是太过分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沉默了一会,似乎很难启口的样子:“我想——你能不能把这个机会让给我?”我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她。她垂下眼睑,两颗眼泪就掉下来:“我其实跟你一样,虽然名义上我是个已婚女子,可是我依然是个大姑娘。我们的婚事是父母包办的,不要说现在是什么社会问题,是很多时候事情的趋势就是这样,你一个人逆流而上就会被淹死,你只能顺势而下,我不能自私地为自己去争取,我家的企业是他们家企业的子公司,可以这么说,没有上家的流动资金几十个工人以及我的父母的生活都将变成不可知的境地,面前有这样一个办法,只要我嫁过来,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也不是说我真的高尚到牺牲我一个,幸福许多人,我也替自己考虑过,没有爱情没有什么,只要我能生下一男半女,我就能在这个家族中立稳脚跟,等我孩子长大了,我也有自己的话语权,到时候一切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但是我没想到,我根本接近不了甄龙的身影,即便是新婚之夜,他也只是在人前露了一脸,还是老妇人用经济手段逼迫他来的,我自己也实在使不出妖媚的姿态来,所以我想要个孩子,一直不能得逞。所以这次我无意中得到这个消息,就想把你请来,咱们秘密合谋一下,你只要假意愿意做代孕,而到那天,我会想办法把孩子移植到我腹中,我只要这个孩子,不管她的母亲是谁,只要是甄龙的,老太太一定愿意,何况是我生下来的,一方面掩盖我有名无实的婚姻,另一方面有了合法的继承人,她更是一万个愿意,说起来我嫁进来不过是他们甄家的一个生育工具。女人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甄龙的种。”她自嘲地笑笑。“问题怎么可能像你想得那么简单?我若是答应了,不管最后能不能成功,我也是逃不脱责任的呀”。“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你可以去其他地方买个门面过自己的日子。”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这时候楼下传来一个声音:“老夫人回来啦。”像是说给我们听的。
  大夫人慌忙站起来,看看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了,她这样的人怎么能成大事呢。我轻声地对她说:“你就回我是你请来教学插的。”“哦,对对。”她终于笑着下楼去了,我也跟在身后。她到了老夫人跟前,刚一开口,老夫人就打断她说“我都知道了。也难为你这孩子了。”我和大夫人都惊愕住了。‘甄友跟我说了甄龙的打算,其实这样也是我的打算,既然他不愿意跟你生孩子,愿意跟那个演员借腹生子,最佳人选又是她,你又让这丫头来,这其中缘由还要想吗?”姜果然是老的辣,一眼看破。“你想的法子真是最好不过了,只是难为你了。”老妇人怕了拍她的手背。又转眼对我说:“这个问题,你不用参与,我会来想办法,你还是干你该干的事情去吧。”我有一种被无视的感觉,这家人怎么这样。
copyright verywen.com

  在甄园不知不觉四五个月过去了,时间正是夏秋之际。这几个月的好吃好睡,心情也好,竟然长胖了不少,吴婶说我长开了,是个大姑娘了,而且我这个人还怪,别人越晒越黑,我却是越晒越白,“粉白粉白的”,用吴婶的话说。这里除了叶翠偶然还对我有些敌意,其他人对我都挺好的,而且我发觉周彤和甄友有些眉来眼去的,若说讨厌一个人吧还真有一个就是吴叔,这个人总是有意无意地碰到我的胸,我又不好发火,因为毕竟不是明显的骚扰,再说吴婶对我也好,也不好闹得不开心,只能尽量的避免。这些天甄龙也很少来山庄,也不知道他们的借腹生子的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其实那样也是很好的,甄老太想要孙子,莘曼又不想生,而大夫人愿意生,这样不是很完美地结合吗?但是不知道这生下来的孩子该怎么样,长大了又该是怎样的尴尬境地,哎,这人啊,就会折腾。本来很简单的事情非得弄的复杂了,若是甄龙直接跟大夫人同床……哎呀,操这份心干嘛呢,若是甄龙心里特别厌恶这个人,就像我厌恶吴叔一样,我愿意给他蹭吗?想着就恶心,也许甄龙也是这样的心情吧,明明很般配的一对人,怎么就闹成这样了,大概他们厌恶的不是彼此,而是这种结合的方式。 非常美文
  怎么没事尽想这些呢,而且有时候心里还毛毛的,总希望有个心仪的人来亲近我。哎呀,这可不是思春了?
  后来我也婉转地打听了一下甄龙家的事,似乎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虽然老太太砝码加的很重,但是莘曼不愿意,她愿意借腹生孩子,可是不愿意给大夫人生,她的顾虑也是对的,给她生了,孩子以后到底是谁的?她这个亲生妈妈还有地位吗?以后大夫人有了孩子,又有老夫人作为靠山,这家还有她位置吗?她与小三又有什么区别?还是一辈子的小三,她绝不愿意。有时候她们闹僵了,甄龙就会来山庄小住一段时间。整天无所事事,要不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要不泡在西边的游泳池里。这个时候叶翠都像一只小燕子一样,上下翻飞,一会儿是拿大毛巾一会儿是捧杯热茶,一会儿是拿套酒局,总归是一个爱使唤人,一个愿意被使唤,清净的园里也就热闹起来。
非常美文

  
  这天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最热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山腰上还有些南来的风。我顶着大草帽,再给朝天椒打枝,太密的枝条或者没有结辣椒的徒长枝条剪了,结的的太多的辣椒摘下来,这样有多余的空间让其他的辣椒长得更好,如果枝条密不透风,它们都会长不好的。天毕竟热,辣椒苗子齐腰高,一会儿我的衣服就汗湿了,贴在身上。我直起腰把贴在胸口的衣服往外拉了拉,一抬头,吓我一大跳,原来甄龙正顶着一条大毛巾站在我的头顶,前面也讲了,山地坡度大,人为地取成平地,那两级的坡度就取成九十度了。我涨红了脸,甄龙似乎也不好意思了一下,然后昂起头,野蛮地说:把这些朝天椒全铲了,我长大了嘴巴,本能地嚷到:“为什么?”“我不喜欢!”他一字一顿地说完,扭头就走了。这刚刚结满果实的苗苗,他凭什么说铲掉就铲掉?我不服气地追在他后面辩解,他一回头我结实地撞在他身上,撞掉他身上披着的大毛巾,此时他几乎整个身体都露在眼前,羞耻的是:他的游泳裤前面隆起好大一块。我们一时都弄在那里,最后他恼羞成怒地大吼:全部铲除!拾起毛巾重新搭在身上,朝二楼大厅走去,对着楼下饭厅里喊道:你们去给我把那些朝天椒全部砍了,一棵不许剩!

copyright verywen.com


  
  杨叔和吴叔丈二莫不着头脑,茫然地拿着镰刀朝我这边走过来,看见我在吧嗒吧嗒掉眼泪,吴叔油腻地安慰道:别哭了,小妹子,你是怎么惹到这位王爷了?我也没答话,气鼓鼓地朝我的顶楼走去。
  我每天赶在饭点之前洗澡,因为我们几个打杂的都共用一个淋浴房,淋浴房前面是个洗衣房,后面隔开一间是个按有两个淋雨头淋浴房,她们都喜欢吃过晚饭睡觉时候再洗澡,我却喜欢吃饭前洗澡,一来大家不挤在一起尴尬,二来我觉得清清爽爽吃饭有食欲,如果是太热,我也会临睡前再冲一下。吃完饭再把泡好的衣服顺便洗了,拿着盆端到楼顶去晾去,如果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这个时候也算是我们正式下班了,也就是自由时间了。晒好衣服,我坐在花架旁边双人秋千上。我之所以安装的是双人秋天,是因为帮主人以及他的女朋友安装的,毕竟这不是我自己的地盘,一切以主人的立场考虑的。这个时候若是她俩坐在这里,背景是开满蔷薇的花篱笆,前面是一眼到天边的落霞,实在是太美了,就是生活在一幅画里面呀。但是他们一次没来过,莘曼自从那个事件提出以后,几乎就没怎么来,来了也是匆匆拌几句嘴,气呼呼地离开了,浪费了我这么用心地替他们布置美景。但这倒是便宜了我,我经常会在这里消磨很多时间,叶姐和甄友偶尔也会来,其实他们每个人都会来看看,但是不会像我一样呆很久,我算是这里的第二个主人,我也更爱惜这里。 非常美文
  
  一直呆到月亮初上,不是满月,但是在山中月光很明净。我闭着眼荡着秋千,感受微风拂面。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往旁边挪挪。”甄龙抓住秋千绳子说道,也没有生气的感觉。我往旁边挪了挪。“今天下午我是生自己的气,本来在池子里泡澡,觉得无聊,看见你,就想去逗逗你玩,可是那辣椒的气味弄得我血脉喷张,让你见着我的囧相,我一生气,就想把它们都拔了,没有其他意思。”我打鼻子里哼出一口气,“你一生气就要了它们的性命?它们可是有生命的!”“我错了我错了,其实那些小辣椒也是蛮可爱的。”说完他若有所思地用鼻子朝我身上嗅了嗅,大喊一声:“我滴天!”我吓得赶紧站起来,“你不会要把这里也铲了吧?”我几乎带着哭腔。“赶紧给我离开!滚回你房间去!”这人性情变得可真快,但是同时我也感觉到一种危险的气息蔓延在我俩周围。我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还是向房间奔去,反手扣上门栓。透过一道门我还能听到甄龙像摁住一只猛兽一样倒在椅子上在呻吟,而我也软成一坨面团,瘫坐在地上,似乎此时的身体只有躺在他的怀里才最舒服最妥帖,像电极的两端,生生撕开身体都会痛苦,而人的意志必须令自己离开。这种不知名的沉醉让人想沉沉睡去……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第二天早上,我极力装着跟往常一样,下楼梳洗吃早餐,但是我的眼睛始终在不由自主地在寻找,寻找甄龙的影子,竟然十分想见到他又怕见到他,所以眼睛一边在寻找,一边又怪异地装作毫无心事的样子,这样的动态大概太明显,以至于吴婶悄悄对我说:你不要担心,甄龙昨天晚上就离开了。我长长地虚了一口气,不知道是放心了还是提起心了。
  
  从那以后,我一直在拔掉的辣椒旁劳作,看看有些能活的重新栽了回去,大多数都不行了,有的连腰砍断,有些揪的不成样子,辣椒都还没成熟,只有一小部分可以勉强吃的。他们都劝我扔了吧,可是我就是不愿意,呆在它们身边,好像甄龙会突然站在我跟前一样,我像害了相思一样,睡不着吃不香,总是朝着市里来的方向望去。
  度日如年,只过了三天我就焉了,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我的脑海里尽显他裸露的样子,我的身体不由自主想要蜷缩在他怀里,任他取舍。这种念头掐也掐不掉,我都怀疑我是不是我妈妈生下来的私生子,所以我的身体里有着淫荡的基因? copyright verywen.com
  第四天晚上,我们都吃过晚饭各自散了,只有杨叔和吴叔他们在走廊上乘凉,我听见有车子奔驰的声音,快步地跑到阳台边,看见甄龙的车直接开进车库,我的心剧烈地跳着,感觉到今晚有事情要发生,这种感觉很强烈,竟然想不顾一切地奔下去,但是理智让我压抑住我的躁动,只听得甄龙大声说:不要管我,你们呆着去,我吃过晚饭了。就直奔他的三楼卧式。有叶翠搭腔的声音,还听到一句:不要跟进来!就听到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我站在阳台上,不知所措起来,我知道甄龙的卧室有直接上楼的暗梯,我又希望又害怕他突然站在我的面前。我退回我的房间,并没有上锁,或者是有意或者是无意,但是我没上锁,我的耳朵敏锐地听着隔壁的动静,似乎有响动,似乎又很安静,似乎听到叹气声,又似乎什么声音都没有。我安奈不住自己的心思,轻轻地拉开门,而此时甄龙也正悄悄地拉开门,我们俩一相视,便什么也摁不住了。甄龙接口道:“时间不早了,不要闹了,秦一峰几个还要回到市里呢,明天下午还有发布会。”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那好吧。”莘曼有些意犹未尽地说。
  然后就有院子里车子发动的声音,还有不离开的,叶姐和叶翠领着朝各自的房间去。而我们几个打粗活的就留下来收拾残局,把一切尽量回归原来的样子。其中有个女客人,一直坐在南窗钢琴旁边没走,心思很深的样子,我走到跟前的时候,她轻声地问:“你叫唐鱼?”很温柔没有高高在上审视的语调。“是的,您有什么吩咐?”“哦,没有,我只是好奇。”“好奇?”我凝神询问。“没有没有,我是觉得你刚刚说的一番话很有深意。”她显然是在撒谎,但是她不愿意说,我也没办法。我本来想问您是住这里还是回家,但是这似乎也不该是我关心的,所以摆正一下沙发靠垫啥的,也就离开了,我依然感觉我的后背还有一束光追踪着,我下意识地挺起脊背,我劳动我光荣,我并不比你们卑贱,尽管我没有可依靠的背景,我就是我的依靠。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没过几天,我正在顶楼楼顶的温室里摆弄我的多肉植物,我想用多肉在这顶楼的一角搭建一个可观赏的布局,多肉本身就是一种很可爱的很具有观赏性的植物,如果在装上合适的瓶瓶罐罐,有层次地摆放出来,是非常可爱的,它们喜欢长时间的光照,我就放在露台西南边的地方,东北方位,我准备移栽一些高大的植物,比如白玉兰和刺玫瑰,现在有那种嫁接的很高大的玫瑰树,再用一些蔷薇把它们连城一堵墙,就在甄龙的门前和我的储物间门前,中间再留一条小道,打开门就是花香,玫瑰和白玉兰培育的好,一年四季花不断的。一切都还在规划当中,毕竟我来的时间不长,前面那块土地翻好好没有晒干呢,这事弄的我心情也没有了,虽然甄龙没有正式跟我说,但是一旦提出来,我是留下来还是离开?我是真的舍不得这里,这个自然的环境。我一边无意识地整理花台,一边出神地想着事情。

www.verywen.com


  “你在这里呀,我好一顿找,以为你又进山去找什么奇花异草了。”甄友走上来问我。
  “一时间我还没规划好栽培什么植物好。”我敷衍到,其实心里也紧绷起来,莫非他是代表甄龙来跟我谈条件的?
  “最近两天你要是没有事,那边大夫人有请。”
  “大夫人?是甄龙的妈妈吗?”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也不是,甄龙的……名义上的妻子。”他斟酌着用词。
  我惊大了眼睛,不是听到有这样的一位夫人,而是这位夫人为什么要见我?见我的不该是甄龙或者是莘曼吗?或者老太太找我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位大夫人?“有什么事情吗?”我本能地问。“具体我也不清楚,只是昨天我过去汇报工作上的事情,大夫人背下里托我让我把你带过去,她有话要对你说,并且一再交代要办到。我还疑惑你俩认识呢。”“我不知道啊,也许她认识我?”“那去了不就知道了。要不这样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你就跟我去市里一次吧,或者你顺便到花市买点种子呢。”甄友这是告诉我,名义上我去买种子,实际上我是偷偷地见大夫人,这样也好,省的不相干的人瞎猜疑。
copyright verywen.com

  “那我向叶姐申请一下。”“不用了,回头我跟叶姐说一声。你换身衣服,我到车上等你。”“好的。”我诺诺地说,一路上我都猜不透大夫人找我有啥事情。
  
  市里的房子虽然没有山中的自然环境好,但是气派,闹中取静,这一带的别墅区非富即贵,车子一开进去就给人一种压迫感,庄严贵气但有种冷冰冰的感觉。我们进去的时候,门口也就一个应门的,并无其他人,我在偏厅里等着,甄友上二楼去找人,原来大夫人在二楼小憩。说是大夫人,其实就是一位二十六七岁的女人,一身真丝居家服腰间系着宽腰带,也衬托着腰肢柔软。但是她的脸上总是带着一种大家闺秀一丝不苟的正气,这种正气自带一种威严,让人尊重但不能亲近,没有莘曼身上那种柔软的妖娆,似乎天生没有男人的依靠会站不稳似的,所以特别招男人爱怜。
  “您,找我?我好像从没见过你。”我开门见山地说,其实打骨子里我是同情这位大夫人的。 verywen.com
  “甄友,老夫人去了公司,说你来了去她那里一次。”她没有答我的问话,而是面对着甄友说。甄友答应一声就离开了,我们都明白,大夫人这是有意支开他。
  甄友走后,大夫人上前牵着我的手:“来,我俩去我的卧室说。”态度倒是亲和。
  说真的,很少有人这么直接地与我肌肤接近,我本能地缩一下手。
  “不好意思我知道我冒昧且急切了些。”她也没介意,领路去了她的卧室,并且备好一壶茶,似乎准备很久了,就等着我到来。“其实,这话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但是我又不能不说,又不能借助别人的口说。”“到底什么事,您直接说,能帮到你的我肯定帮你。”“其实这件事是帮你自己。”“帮我自己?”我更是迷惑了。“前几天,我的一个闺蜜参见甄龙杀青聚会,她偶然偷听到一个秘密,说是甄龙和莘曼想请你当他们孩子的……哦,不是,是想借你的肚子生孩子。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该怎样描述,”“这事不可能会发生。”我压抑着愤怒与羞耻,斩金截铁地说。“我明白,我明白,这事对于一个未出嫁的姑娘来说实在是太过分了。” www.verywen.com
  沉默了一会,似乎很难启口的样子:“我想——你能不能把这个机会让给我?”我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她。她垂下眼睑,两颗眼泪就掉下来:“我其实跟你一样,虽然名义上我是个已婚女子,可是我依然是个大姑娘。我们的婚事是父母包办的,不要说现在是什么社会问题,是很多时候事情的趋势就是这样,你一个人逆流而上就会被淹死,你只能顺势而下,我不能自私地为自己去争取,我家的企业是他们家企业的子公司,可以这么说,没有上家的流动资金几十个工人以及我的父母的生活都将变成不可知的境地,面前有这样一个办法,只要我嫁过来,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也不是说我真的高尚到牺牲我一个,幸福许多人,我也替自己考虑过,没有爱情没有什么,只要我能生下一男半女,我就能在这个家族中立稳脚跟,等我孩子长大了,我也有自己的话语权,到时候一切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但是我没想到,我根本接近不了甄龙的身影,即便是新婚之夜,他也只是在人前露了一脸,还是老妇人用经济手段逼迫他来的,我自己也实在使不出妖媚的姿态来,所以我想要个孩子,一直不能得逞。所以这次我无意中得到这个消息,就想把你请来,咱们秘密合谋一下,你只要假意愿意做代孕,而到那天,我会想办法把孩子移植到我腹中,我只要这个孩子,不管她的母亲是谁,只要是甄龙的,老太太一定愿意,何况是我生下来的,一方面掩盖我有名无实的婚姻,另一方面有了合法的继承人,她更是一万个愿意,说起来我嫁进来不过是他们甄家的一个生育工具。女人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甄龙的种。”她自嘲地笑笑。“问题怎么可能像你想得那么简单?我若是答应了,不管最后能不能成功,我也是逃不脱责任的呀”。“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你可以去其他地方买个门面过自己的日子。”
verywen.com

  这时候楼下传来一个声音:“老夫人回来啦。”像是说给我们听的。
  大夫人慌忙站起来,看看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了,她这样的人怎么能成大事呢。我轻声地对她说:“你就回我是你请来教学插的。”“哦,对对。”她终于笑着下楼去了,我也跟在身后。她到了老夫人跟前,刚一开口,老夫人就打断她说“我都知道了。也难为你这孩子了。”我和大夫人都惊愕住了。‘甄友跟我说了甄龙的打算,其实这样也是我的打算,既然他不愿意跟你生孩子,愿意跟那个演员借腹生子,最佳人选又是她,你又让这丫头来,这其中缘由还要想吗?”姜果然是老的辣,一眼看破。“你想的法子真是最好不过了,只是难为你了。”老妇人怕了拍她的手背。又转眼对我说:“这个问题,你不用参与,我会来想办法,你还是干你该干的事情去吧。”我有一种被无视的感觉,这家人怎么这样。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在甄园不知不觉四五个月过去了,时间正是夏秋之际。这几个月的好吃好睡,心情也好,竟然长胖了不少,吴婶说我长开了,是个大姑娘了,而且我这个人还怪,别人越晒越黑,我却是越晒越白,“粉白粉白的”,用吴婶的话说。这里除了叶翠偶然还对我有些敌意,其他人对我都挺好的,而且我发觉周彤和甄友有些眉来眼去的,若说讨厌一个人吧还真有一个就是吴叔,这个人总是有意无意地碰到我的胸,我又不好发火,因为毕竟不是明显的骚扰,再说吴婶对我也好,也不好闹得不开心,只能尽量的避免。这些天甄龙也很少来山庄,也不知道他们的借腹生子的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其实那样也是很好的,甄老太想要孙子,莘曼又不想生,而大夫人愿意生,这样不是很完美地结合吗?但是不知道这生下来的孩子该怎么样,长大了又该是怎样的尴尬境地,哎,这人啊,就会折腾。本来很简单的事情非得弄的复杂了,若是甄龙直接跟大夫人同床……哎呀,操这份心干嘛呢,若是甄龙心里特别厌恶这个人,就像我厌恶吴叔一样,我愿意给他蹭吗?想着就恶心,也许甄龙也是这样的心情吧,明明很般配的一对人,怎么就闹成这样了,大概他们厌恶的不是彼此,而是这种结合的方式。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怎么没事尽想这些呢,而且有时候心里还毛毛的,总希望有个心仪的人来亲近我。哎呀,这可不是思春了?
  后来我也婉转地打听了一下甄龙家的事,似乎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虽然老太太砝码加的很重,但是莘曼不愿意,她愿意借腹生孩子,可是不愿意给大夫人生,她的顾虑也是对的,给她生了,孩子以后到底是谁的?她这个亲生妈妈还有地位吗?以后大夫人有了孩子,又有老夫人作为靠山,这家还有她位置吗?她与小三又有什么区别?还是一辈子的小三,她绝不愿意。有时候她们闹僵了,甄龙就会来山庄小住一段时间。整天无所事事,要不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要不泡在西边的游泳池里。这个时候叶翠都像一只小燕子一样,上下翻飞,一会儿是拿大毛巾一会儿是捧杯热茶,一会儿是拿套酒局,总归是一个爱使唤人,一个愿意被使唤,清净的园里也就热闹起来。
非常美文

  
  这天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最热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山腰上还有些南来的风。我顶着大草帽,再给朝天椒打枝,太密的枝条或者没有结辣椒的徒长枝条剪了,结的的太多的辣椒摘下来,这样有多余的空间让其他的辣椒长得更好,如果枝条密不透风,它们都会长不好的。天毕竟热,辣椒苗子齐腰高,一会儿我的衣服就汗湿了,贴在身上。我直起腰把贴在胸口的衣服往外拉了拉,一抬头,吓我一大跳,原来甄龙正顶着一条大毛巾站在我的头顶,前面也讲了,山地坡度大,人为地取成平地,那两级的坡度就取成九十度了。我涨红了脸,甄龙似乎也不好意思了一下,然后昂起头,野蛮地说:把这些朝天椒全铲了,我长大了嘴巴,本能地嚷到:“为什么?”“我不喜欢!”他一字一顿地说完,扭头就走了。这刚刚结满果实的苗苗,他凭什么说铲掉就铲掉?我不服气地追在他后面辩解,他一回头我结实地撞在他身上,撞掉他身上披着的大毛巾,此时他几乎整个身体都露在眼前,羞耻的是:他的游泳裤前面隆起好大一块。我们一时都弄在那里,最后他恼羞成怒地大吼:全部铲除!拾起毛巾重新搭在身上,朝二楼大厅走去,对着楼下饭厅里喊道:你们去给我把那些朝天椒全部砍了,一棵不许剩!

verywen.com


  
  杨叔和吴叔丈二莫不着头脑,茫然地拿着镰刀朝我这边走过来,看见我在吧嗒吧嗒掉眼泪,吴叔油腻地安慰道:别哭了,小妹子,你是怎么惹到这位王爷了?我也没答话,气鼓鼓地朝我的顶楼走去。
  我每天赶在饭点之前洗澡,因为我们几个打杂的都共用一个淋浴房,淋浴房前面是个洗衣房,后面隔开一间是个按有两个淋雨头淋浴房,她们都喜欢吃过晚饭睡觉时候再洗澡,我却喜欢吃饭前洗澡,一来大家不挤在一起尴尬,二来我觉得清清爽爽吃饭有食欲,如果是太热,我也会临睡前再冲一下。吃完饭再把泡好的衣服顺便洗了,拿着盆端到楼顶去晾去,如果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这个时候也算是我们正式下班了,也就是自由时间了。晒好衣服,我坐在花架旁边双人秋千上。我之所以安装的是双人秋天,是因为帮主人以及他的女朋友安装的,毕竟这不是我自己的地盘,一切以主人的立场考虑的。这个时候若是她俩坐在这里,背景是开满蔷薇的花篱笆,前面是一眼到天边的落霞,实在是太美了,就是生活在一幅画里面呀。但是他们一次没来过,莘曼自从那个事件提出以后,几乎就没怎么来,来了也是匆匆拌几句嘴,气呼呼地离开了,浪费了我这么用心地替他们布置美景。但这倒是便宜了我,我经常会在这里消磨很多时间,叶姐和甄友偶尔也会来,其实他们每个人都会来看看,但是不会像我一样呆很久,我算是这里的第二个主人,我也更爱惜这里。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一直呆到月亮初上,不是满月,但是在山中月光很明净。我闭着眼荡着秋千,感受微风拂面。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往旁边挪挪。”甄龙抓住秋千绳子说道,也没有生气的感觉。我往旁边挪了挪。“今天下午我是生自己的气,本来在池子里泡澡,觉得无聊,看见你,就想去逗逗你玩,可是那辣椒的气味弄得我血脉喷张,让你见着我的囧相,我一生气,就想把它们都拔了,没有其他意思。”我打鼻子里哼出一口气,“你一生气就要了它们的性命?它们可是有生命的!”“我错了我错了,其实那些小辣椒也是蛮可爱的。”说完他若有所思地用鼻子朝我身上嗅了嗅,大喊一声:“我滴天!”我吓得赶紧站起来,“你不会要把这里也铲了吧?”我几乎带着哭腔。“赶紧给我离开!滚回你房间去!”这人性情变得可真快,但是同时我也感觉到一种危险的气息蔓延在我俩周围。我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还是向房间奔去,反手扣上门栓。透过一道门我还能听到甄龙像摁住一只猛兽一样倒在椅子上在呻吟,而我也软成一坨面团,瘫坐在地上,似乎此时的身体只有躺在他的怀里才最舒服最妥帖,像电极的两端,生生撕开身体都会痛苦,而人的意志必须令自己离开。这种不知名的沉醉让人想沉沉睡去…… 非常美文
  第二天早上,我极力装着跟往常一样,下楼梳洗吃早餐,但是我的眼睛始终在不由自主地在寻找,寻找甄龙的影子,竟然十分想见到他又怕见到他,所以眼睛一边在寻找,一边又怪异地装作毫无心事的样子,这样的动态大概太明显,以至于吴婶悄悄对我说:你不要担心,甄龙昨天晚上就离开了。我长长地虚了一口气,不知道是放心了还是提起心了。
  
  从那以后,我一直在拔掉的辣椒旁劳作,看看有些能活的重新栽了回去,大多数都不行了,有的连腰砍断,有些揪的不成样子,辣椒都还没成熟,只有一小部分可以勉强吃的。他们都劝我扔了吧,可是我就是不愿意,呆在它们身边,好像甄龙会突然站在我跟前一样,我像害了相思一样,睡不着吃不香,总是朝着市里来的方向望去。
  度日如年,只过了三天我就焉了,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我的脑海里尽显他裸露的样子,我的身体不由自主想要蜷缩在他怀里,任他取舍。这种念头掐也掐不掉,我都怀疑我是不是我妈妈生下来的私生子,所以我的身体里有着淫荡的基因? verywen.com
  第四天晚上,我们都吃过晚饭各自散了,只有杨叔和吴叔他们在走廊上乘凉,我听见有车子奔驰的声音,快步地跑到阳台边,看见甄龙的车直接开进车库,我的心剧烈地跳着,感觉到今晚有事情要发生,这种感觉很强烈,竟然想不顾一切地奔下去,但是理智让我压抑住我的躁动,只听得甄龙大声说:不要管我,你们呆着去,我吃过晚饭了。就直奔他的三楼卧式。有叶翠搭腔的声音,还听到一句:不要跟进来!就听到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我站在阳台上,不知所措起来,我知道甄龙的卧室有直接上楼的暗梯,我又希望又害怕他突然站在我的面前。我退回我的房间,并没有上锁,或者是有意或者是无意,但是我没上锁,我的耳朵敏锐地听着隔壁的动静,似乎有响动,似乎又很安静,似乎听到叹气声,又似乎什么声音都没有。我安奈不住自己的心思,轻轻地拉开门,而此时甄龙也正悄悄地拉开门,我们俩一相视,便什么也摁不住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夜宿瓜棚

下一篇:身体知道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