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身体知道

身体知道

时间 : 2020-03-06 15:26:1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叶舞风    点击:Tags标签: 身体知道
(原标题:身体知道)
在这栋房子里干活很自在,没有太繁琐的规矩,只要你做好你自己分内的活儿,并且在规定的时间点去吃饭,基本上也没有太多严格的规定。这些天我打量这栋房子的构造以及附近区域、闲逛,以采取庄园里必要的植物,发觉这栋房子是这一片房型最好的,主要是地势好。我习惯早起,在附近跑跑步爬爬山,感觉自己简直踏入天堂生活一般,虽然工资不是很高,但是这环境我是真喜欢,我又没有额外的负担,偶尔会给我长大的孤儿院送些吃的,也没有多大的开销,在这里干活哪怕不给我工资,只管我一顿三餐,我怕也愿意。
  早上从山中回来,采了一把野菊花。沟涧旁边,水土丰美,虽然是单瓣野菊,开的花朵儿也够大的。花束很自然地插进一个玻璃器皿里,即便是清脆的枝干,泡在水里的部分也很美丽,随手放在大厅右手边的吧台上,正好看见甄龙穿戴整齐下楼来吃早饭。他也没抬眼看我,直接下楼到一层的厨房客厅里去了,二楼的主客厅一般都不用,除非有重大事情。我也是悄无声息地从二楼外面的走廊走进一楼餐厅,大家都差不多开始吃早饭了。这大少爷并没有摆谱,我还以为大家一定像伺候皇帝一样伺候好他,然后我们才能吃饭,只见他很自然地坐上餐桌的主位,吴阿姨问:还是老样子吗?他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不至于昨晚我没有表现崇拜的神情就情绪低落了吧?他果然和我一样,把白馒头掰开,然后涂上豆腐乳,再捏扁,塞进嘴里咬一口,慢慢咀嚼,吃完一口再喝口粥,把馒头放进身边的盘子里,对甄友说:

copyright verywen.com


  “待会,我要去接莘曼,你跟老太太说,我要跟莘曼结婚的,你让她把市中心里的女人打发了,如果她要守一辈子的寡那就随便。”哦,原来他是烦恼这样的事,那是他的家务事,与我们这些干活的没有什么关系,我便放心地吃起我的早饭来。
  “前几天我回大宅,老太太也发话了,说无论如何今年得添个宝宝,其他的一切都由了你,不然老太太要实行经济制裁了。我说表弟,生个孩子就这么难吗?你只管生,又不要你负责养。”
  “莘曼不愿意,”
  “其实也可以有别的办法的。”甄友慢条斯理地说。
  “什么办法?难道是借腹生子?”他说完突然睁大了眼,似乎给自己的话吓着了。
  “这也是个办法呀。”叶姐插话道。
  “这怎么可能,斥——”甄龙发出不耐烦是哭笑声,推开饭碗离开了。
  我们也各自吃着自己的饭,都没有开口说话。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叶翠那么赤裸裸地在我们面前表现出那么强的占有欲,原来还有这么一手打算啊,正妻做不到,代孕也不错啊,谁知道日后不会母凭子贵呢,难怪叶姐挑保姆都挑我这样的角色的。我兀自吃着自己馒头。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宾客们下午的时光都陆续到来了,都开着跑车,车库和一楼门口都停不下了,有几辆开进我刚翻好土的菜圃里,我一阵心疼啊,依然面不改色地站在门口充当服务员,因为家里就三个女孩,我比较粗鄙些,充当提水、收拾垃圾的角色,就是客人们随手丢的垃圾及时地处理完,水果盘以及糕点的残缺的吃一半的都及时更换掉,周彤负责泡茶端盘,以及听客人指派琐事,叶翠负责带领客人参观以及上菜倒酒事宜,也就二十来人,倒也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大家由衷地夸赞这样的豪宅,又坐落在这么美妙的一个地方,的确是心旷神怡的,我听到一个客人酸溜溜地对甄龙说:有你这样的妈可真幸运。这话说的,好像这座房子并不是甄龙自己挣的?“放屁都规定你什么时候放,你就不叫这样的妈幸运了。”甄龙没好气地说。大伙儿也就跟着哈哈笑过挤掉稍有的尴尬气氛。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这栋房子有自己的一套发电系统,并且设有地暖,前两天我看见杨叔在调试,虽然天气不是很暖和,但是西边游泳池的水都是暖的,此刻,有几位客人换好泳衣,用自己带来的各色的毛巾裹着身体朝泳池走去,躺椅旁边的喝的吃的早已准备好,为这些我们忙乎了整整一个上午,叶姐这方面的能力很强的,面面俱到,听说叶姐也是老太太那边拨过来的人,一方面维护这个家庭运转,一方面是老太太的眼线。今早那些话虽然是对甄友说的,其实是说给叶姐听的,他想要结婚,但是对象不是老太太内定的人选,有钱人也不自由啊。
  晚宴过后也就没有我们什么事了,剩下的空间都是他们自由胡闹的时间,也不会让我们这些打杂的在眼前晃的,所以我很识趣地退回到的私人空间。我对我的小房子满意到极点,我把乱七八糟的利用率不高物什都撸整齐放好,并且用一块不用的窗帘拉上,阁楼的窗口虽然没有甄龙房间那样的窗户大,但是它也正对着对面的绝壁呀,风景是一样的,你就是每天看着从石峰里钻出来一株草或者小树苗,那种顽强的积极向上的力量也会感染你,人是多幸运的动物,即便你生下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但是总有一些好心人把你拉扯大,比这些小树小草幸运多了,但是它们不是一样活得很好吗?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每天必定有一两个小时对着这扇窗户,浮想联翩,我觉得我的日子因为有这么一段时光这么一个地方就很满足了,劳作的辛苦,恶意的讽刺,无言的猜忌,这些都没有什么。突然听到隔壁有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应该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就在隔壁,也应该是站在窗口说话,我才能听的这么清楚,因为对面一丈开外就是山壁,所以声音撞回来很清楚:“莘曼,我们结婚吧!”“你知道我是不会生孩子的,你妈妈愿意吗?愿意就可以啊,我无所谓,所以你不要问我,问你妈妈去。”有个不温不火慢条斯理的声音传过来:“还有,你的那位大房老婆怎么办?不管你承不承认,你们两家是宣布过婚姻的,你让我做二房或者姨太太?甄龙你虽然当大少爷,但是也要拧得清年份好吧,没有二婚的可能的。”莘曼显然是有些激愤了,她应该是也愿意结婚,但是甄龙家的情况似乎是太复杂了。“我们可以远走高飞……”甄龙有些气馁。“侬没搞错哦,就凭你、我,我俩的能力能过上现在这样的生活?我嫁给你还要过今日还不知道明日在哪儿的日子,我脑子坏特了。”停了一会,不知道对面的情形怎么样,沉默了一会,只听得莘曼柔软的声音传过来:“龙龙,其实就像我俩这样不是挺好的嘛,想拍戏就去客串一下,想出国玩就去转几天,既不得罪老太太也不为难我俩。”“我妈让我今年务必生出一个小孩,不然就断了我的经济来源。”“啊——”显然莘曼也吃了一惊:‘那可怎么办?’“今天——我在饭桌上突然有了一个想法——”甄龙的声音拉的很长,似乎在考虑该不该说。“有办法你说呀。”莘曼催。“其实我们可以借腹生子。”“你、你,你跟别的女人有了一夜,结果还生下孩子,你能确保不会日久生情嘛,更何况孩子慢慢长大,叫你爸爸叫她妈妈,你觉得我俩还有可能再继续吗?”莘曼又急又气地说。“你想哪儿去了,现在不是有医学上说:取你的卵子取我的精子,试管培育好再找个代孕的——女人,把成活的胚胎放进她的肚子里就好,孩子还是我俩的呀。”又是一阵沉默,似乎都在思考。真够卑鄙的,那不是毁了人家姑娘了嘛?叶姐也不会同意的。“那……你可有代孕的人选?”“还没有,不过我家现来一个花匠,听甄友的意思,是最好的人选,因为她是个孤儿,日后不会弄出什么七大姑八大姨来闹乱子。”听到这,我血往头上涌,恨不能立即冲过去,啪啪甩他两个耳光,行李也不要了,扬长而去。 copyright verywen.com
  但是,我还能去哪里?孤儿是没有自尊的,我们很小就知道卖乖,有家庭来收养孩子,我们都会装出乖巧的样子,仰起天真的小脸,希望被挑中。其实我们并不知道,被挑中意味着什么,但是从院长到辅助老师到阿姨,都描述着被新爸爸妈妈领去将是幸福人生的开始,就像再投胎重生了一样。还有,被挑中的那位小朋友说明在这一大群孩子里是最优秀的,至少是最幸运的,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当一个幸运儿。据说我在五岁的时候也被挑中过,我的新爸爸妈妈是个不能生育的人,因为结婚四五年了没有生下孩子,他们也去医院看过,但是就是不生,据说妈妈刚结婚的时候生了一个葡萄胎,我不知道什么是葡萄胎,但是自那以后就没再怀过孩子。而我那年正好是五岁,于是他们挑中了我,大概具有纪念意义吧。我过了三年愉快的童年,上了贵族学校并且上到二年级。可是妈妈那年春天却意外地怀孕了,后来生下了一个男孩。因为计划生意,第二个孩子的户口不好上,并且他是他们的亲骨肉,而且担心我以后会妒忌伤害小弟弟,总之很多原因,我又被退回孤儿院。院长原是不同意,不能有这样不负责任的行为。后来养父母给我增加了一个罪名:试图要掐死小弟弟。我说没有,被冤枉的泪水如山洪决堤。院长可怜我的眼泪以及哭不出声的嗓子,与养父母协商,让他们一次性出了一些抚养费,我就又回到孤儿院。因为我是被退回来的,所以各方面对我的看法都不再一样,而这一段时间不比打小在孤儿院长大,思维那么单纯,我有了生活的比较,有了生活认知上的落差,我变得倔强、自私、难以管教。我只愿与植物相处,我与花花草草对话,我喜欢它们研究它们,园里的空地我都愿意去开垦,去种上蔬菜或者花草,这些年来,我年年给园里搞创收,还自学考上了本市的农业学院。为了能上学,我跟院长屁股后面磨破了嘴皮,并保证属于我的事情我都会做好,不会耽误的。那一年正好有领导去我们院考察,院长当机立断,荣耀地把我推荐出来,说孤儿院也为国家培养出许多的有用人才,我终于顺理成章地完成了自己的学业。 非常美文
  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这间房子是我第一间独立空间的房子!我还指望能拥有第一份真正自己名正言顺挣来的工资。我憋出一行心酸的眼泪。倔强地擦开眼泪,我倒想看看这些无良之徒怎样向我开这个口。
  我悄悄地溜回一楼饭厅,吴叔吴婶还有唐娟都在那里,大家无聊地等着那群无聊的人离开。
  没过多长时间,甄友来饭厅找我,说客人都希望见见我这个花匠,客厅的那束花真的让他们惊艳了,一定要看看这个花匠是什么个巧人儿……许多攒蜜的话。我是知道好戏开场了,而我却是个主角儿。一进门客人们都忽略那些花儿,怎么现在倒想起来了呢?不过是那个莘曼想看看我这个未来的代孕人长着什么样子罢了。
  我不卑不亢地跟着甄友走,心里却还抱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情。
  大厅里没有多少客人,我想他们也不愿意有太多人知道这事吧。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一进门,莘曼的眼睛就像探照灯一样盯牢我,我都暗自好笑,这样的人也能当演员演戏吗?最起码的演示都没有。而她一张口,我就发觉我低估错了:“唐妹子真是心灵手巧,一看就是个有主见的聪明人。”并且笑脸如花地向我走来,伸出双手迎接我。我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尴尬地说:“只是一个与土地花草打交道的人,哪里能蒙您这样的小姐夸奖。”“唐鱼,他们想听听你对这花束的构思。”甄龙不紧不慢地说,态度少有的正经。“那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小小的红浆果,其实它的名字叫火棘,是蔷薇科中的一种,它这果实不仅看着漂亮,还可使用,特别是女子食用,能治不孕不育症。”我停顿一下,其实我是故意这样说的:“它的寓意是吉祥、团结、且子孙繁茂。我用它来做花束的主打,主要是它的色泽红润,形状可爱,一簇簇拢成一团,也寓意着大家团结友爱。其他的花种,百合是散发香味的,乒乓菊圆溜溜的很可爱,也是最近流行起来的观赏花,剑兰叶和棕榆叶自然是用来搭配的,不管什么样的主角,也需要陪衬才能显示她的美来。”我说完,毕恭毕敬地站在旁边,有几位客人稀稀拉拉地鼓起掌,而莘曼是鼓得最响最快的那个。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们来做个游戏吧?”莘曼喊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身体知道

下一篇:属于我的秋天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