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母亲的眼泪

母亲的眼泪

时间 : 2020-03-07 09:23:0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萧翰    点击:Tags标签: 母亲的眼泪
(原标题:母亲的眼泪)

  星期三的下午,数学课一下课我便翻墙跑出了学校——那个似监狱一般的笼子。
  是的,我准备离家出走,准确点说,应该是离“校”出走。
  这件事我计划了好久,走出校门的那一刻,我还相当得意,看着眼前这方“自由”的世界,甚至有些迫不及待要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一
  彷徨在县车站凄冷的大厅内,我的目光毫无焦距地看向正上方写着汽车发车时间的电子大屏幕。
  屏幕上红色和绿色的时间刻度有规律地跳动变化着,一派井然有序之间,带有刻不容缓和冷血无情的意味。我就那样呆立在原地,好像就要那般待到天荒地老,后脚跟早已麻木却全然不知。
  “小伙子,你干嘛的?”一个或许观察我多时的保安走了过来,眼睛紧盯着我审视道,可又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马上补充说,“你是学生吧?怎么没在上课?” copyright verywen.com
  “没事!”
  一瞬间从遐想跌回现实,茫然无措中,我牛头不对马嘴地答了一句,转身快步向车站出口走去。
  工作日的街道上,车辆和行人都少得可怜,冬日里少有的骄阳悬在头上,竟晒得我有些眩晕。我看着四通八达的马路,却浑然生出“何处是我家”的迷茫感。摸着口袋里没有插电话卡的手机和仅剩的七十多块钱,阳光照晒下的我,没来由地升起一阵心悸。
  就在这时,街对面一个狭小的店面吸引了我的注意,倒不是那里的装潢有多么高端,只是它门前一块蓝布招牌上悬着三个白色粗体大字——“移动卡”。
  我使劲把口袋里的手机攥得紧紧的,而手机在手汗的包裹下,竟有一丝并不期待的粘稠的滑腻。
  
  二
  “那行,我一会儿就去找你。”
  挂上电话,我长长舒了口气,总算是有个落脚的地方了,尽管可能不是那么理想。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炳是我的初三同学,两年过去了,我都已经上到高二,可他却还在初三,不过听说现在是年级前几名。他父母要是知道了我是离家出走的,不知道还会不会让我住那里。
  这确实是个值得商榷的问题,不过现在我可没工夫想那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我这“旅行”不能还没开始就被这些形而上的问题给拦住。
  “喂,出租——”站在路边我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到哪儿?”戴着黑色墨镜的司机把头探出窗外向我问道。
  “体育场东大街。”刚要拉开车门的我,蓦地想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此时我的口袋里只有二十三块钱,倘若选择在平日里看来平常、但此时却是昂贵异常的出租作为代步工具,明显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电光火石间我有了一个巧妙的想法,伸向车门的手立时间缩了回来,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并放到耳边,佯装接起电话,“啥玩意儿?你到了?我都拦车准备去接你了……啊,是……嗯,那行,我在这儿等你啊,你个臭小子……嗯,拜拜。”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哎呀,师傅,真不好意思,我那哥们儿到了,我就不坐了。”刚一说完,我立马探身到车窗前不好意思地说。
  “耽误事儿。”司机一听脸色一滞,随即直接拉上车窗,“轰”地一声走了,只给我留下了扑天而上的灰尘。
  看着绝尘而去的出租,我竟没有一丝庆幸和所谓的“劫后余生”,只有一种不知名的酸涩在胸腔里蔓延,噎得嗓子眼闷闷的——记忆中的母亲好像从没坐过出租车,就算再累也是步行。会不会有时她实在走不动路时也会想拦下一辆车,可马上又因为心疼这几块钱又摇了摇头?
  “想什么玩意?!”
  我大声喝止自己的想法——此时脑海中这样的温情画面无异于给自己的懦弱找个借口,让无家可归的自己尚有退路——强迫自己去想前几天吵架的画面,霎时间我又一次重燃斗志,闲向着朋友家走去。
  
  三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你要不想学你就去搬砖,瞅瞅你那个样。”母亲严厉的话语夹杂着蔑视的目光一齐向我袭来,我甚至不敢看她那因愤怒而极度扭曲的面孔。
  “求之不得。”我低着头沉沉地说道。
  “你说啥?!”母亲一听顿时稳住了身形,用略显上扬的强调问道,“你再说一遍!”
  我知道,此时的她像极了一头暴怒的母狮,震颤的低吟只是凌厉攻击的前奏,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冷风呼啸。
  可我,要的就是她的愤怒,似乎只有她的歇斯底里才能满足我那青春期变态的发泄欲。
  “我说,”我猛地抬头直视母亲的双眸,眼中满是倔强,“求之不得。”
  “我辛辛苦苦供你上学,就是为了让你这样顶嘴?就是为了让你气我是不是?当初生下来就应该把你掐死!”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此时的母亲全然没有了平日里教师那般应有的稳重,完全像一个地地道道的市井泼妇——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孩子永远是父母最容易碰断的那根弦。
  “那真是对不起,”我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看着母亲那哆嗦的嘴唇和充血的双眼,我知道,我赢了。
  可我还没来得及品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便被母亲狠狠的关门声给冲击得烟消云散,我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客厅里再无一丝声响,就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一样,可被丢在地上那张要求家长签字的,再也不上课玩手机的保证书正静静地躺在那里,诉说着刚刚的一切。
  
  四
  终于到了,一路怀着心事的我,甚至没有感受到这趟路途的遥远,同时也无比庆幸刚刚没坐出租车的决定。
  “李炳,我到了。”
  “好,我这就出来接你。” verywen.com
  挂上电话后,看到QQ上有两条未读信息,我的目光停留在那“红点”上好一会儿,想了又想终究还是没有打开,而且毫不留情地卸载了软件。
  那一刻,我甚至觉得自己决绝得像个英雄。
  “你怎么回事儿啊你?考上一高的人还玩儿这?”老友见面从来不需要那种客套的场面话,李炳上来就是一通抱怨加不解。
  “哎呀,别说了,你妈让不让我住啊。”我一点都不想把这个话题继续深入下去,急忙切入正题。
  “肯定的啊,我说你是一高的正取生,”说着就领着我走了进去,“走吧,没事的。”
  我知道,他妈最大的心愿就是李炳能够考上县一高,不然也不会让他初三读了三年,这样想着我心里安定了几分。
  “阿姨好。”一见到李炳的母亲,我立刻弯腰打起招呼。
  “来了啊,你在这儿陪李炳放松几天,好好跟他说说怎么学习,顺带着自己也放松放松。” copyright verywen.com
  阿姨的脸上盛开着暖阳般的笑容,更难得的是,她的话巧妙地绕开了所有的尴尬,是心知肚明、彼此理解的感召,带上了不可言说的意味,有了心领神会的默契。
  “谢谢阿姨……”我低下了头,心里不断想着另一个女人的面孔——我的母亲,如果她有人家母亲一半的宽容和理解,那该有多好啊。
  怎么又想到了她?不应该的。
  我使劲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把这些胡思乱想的东西甩出去。
  “怎么了?不舒服?”察觉到我的异样,阿姨忙问。
  “没事没事,就是累了。”我急忙回答。
  “李炳,你带你朋友去你房间休息吧,顺便辅导辅导你功课。”
  “好。”
  就这样,我正式“住”进了李炳的家,开始了我想象中的“自由自在”的“旅行”。
  
  五
  两天了,我已经在这个逼仄的房间里呆了两天。
copyright verywen.com

  白天李炳要上课,而我也不敢踏出房间一步,只怕一走出去就会被父母发现。可此时的我猛地发现,现在的一切都和我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同。
  只有醉生梦死的生活和无休无止的思念。
  思念什么呢?我说不清楚,可我甚至会想念母亲训斥我的样子,甚至会觉得那是多么的美好。
  这样想着,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在了手机屏幕上。
  看着突然亮起的手机屏幕,我像是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不顾一切地打开手机,重新把QQ下载了回来。
  “滴滴……滴滴……滴滴……
  刚一登陆上去,不断的留言声如潮水般挤进了我的耳朵,不知过了多久才停下。
  上面全是朋友的留言,当然没有父母的——他们没有QQ。
  其中一个同学竟给了发了20多条信息,我的脑海一片混沌,生怕出了什么大事儿,眼前一片世界末日的昏暗景象,手指颤抖着点开了消息。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你在哪儿?!老师发现你不在了!”
  “好像给你家长打电话了,快回信息啊!”
  “……”
  一条条往下翻,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终于,最后一条信息出现在了眼前。
  “你妈来了,在教室门口哭,你如果有良心的话就回来吧。”
  那一刻我如遭雷劈。
  流泪?我的母亲哭了?
  她怎么可能会哭?她可从来没哭过啊。
  我甚至能想象到,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各班都安静地上着自习,一位一夜白头的老母亲看着空着的自己孩子的座位,担忧瞬间涌出胸腔,挤出眼眶,嚎啕声回荡在整个校园。
  “妈……”
  我根本没有意识到,眼泪不知何时已经沾湿了衣襟,此刻的我只有一个念头:回去,一定要回去,去和妈妈说一声,对不起。
  
  六
  高考结束了,我破天荒地考上了重点,报完志愿后,班主任请我务必回去给他的学生讲一讲,我是如何浪子回头考上重点的。 verywen.com
  那一天,我站在讲台上,看着门外蔚蓝的天空,讲起了那段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旅行。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属于我的秋天

下一篇:爱管闲事的管大妈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