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大山

大山

时间 : 2020-03-08 11:49:5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瘦马    点击:Tags标签: 大山
(原标题:大山)
大山山东人,中等个,墩墩实实的,方方正正的脸上长着一双细小的眼睛,而且眼距大,眉毛细,这细眉小眼跟他高鼻大嘴按在一起,给人一种滑稽感。他即使生气,传递出来的却是一种别样的喜气。
  大山懂事听话,书读得也好。初中毕业,他考上了县中,当时县中只收一百零八人,这个数字不免让人联想起《水浒传》中的一百零八条好汉,说不准教育局的领导是个水浒迷哩,咋不多不少就收一百零八人。考上县中的农村学生也是吃供应粮的,所谓吃供应粮也就是每人每月发三十斤粮票,那年月这对谁家都是一个可观的数目。这也不好眼红,能上县中全是好中选优,凭的全是实力,保不准日后里面能人才材,县政府给他们优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至于日后能否考上大学另当一说。能吃三年供应粮,做三年城里人,这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是莫大的殊荣。
  老师说大山读书有天分,平时也没看他有多用功,按村里人说这孩子读书吃书。大山高中成绩和小学一样在班里拔尖的,依他的成绩考个好学校不是啥难事。到了高二,大山就犯嘀咕了,家里兄弟姐妹六个,他是老大,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养活一家子就不容易了。在县城读书,父亲每周都给自己送干粮,若到别处读书,父母咋供得起?若一家人都巴扯他一个,岂不耽误了弟弟妹妹。不用负担的学校只有军校和师范。自己好动,加之一脸喜气,在学生中很难树立威信,自己实在没招对付调皮捣蛋的学生,一想读师范当老师,大山心里便七上八下的。还是上军校好,他从小就向往火热的军营,每每看到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电影序幕中的闪闪军徽,大山便热血沸腾。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二十岁那年,大山如愿考上了重庆的一所军校。大儿子即将成为大学生军官,终于一个儿子巴成功了,大山父母觉得肩头的担子一下轻了不少,仿佛人也年轻了几岁。想想自己这大儿子也争气,上高中学校发的粮票买了,他的学杂费也就够了,读三年高中,细细算了没花家里一分钱。现在又读军校。快开学了,想起大山的乖顺,两口子心里又爱又怜又疼,接到军校录取通知的那天,母亲把家里下蛋的母鸡杀了一只,一再告诫家人,大山要出远门了,吃整鸡营养好。可大山还是背着母亲,弟弟一块,妹妹一块地分着,自己只吃了鸡头和鸡爪。
  读军校一切都是国家开销,开学时,大山把父母给的零花钱又悄悄地留下一大半,背着母亲为他烙好的煎饼,登上开往重庆的火车。
  “火炉重庆”名不虚假,虽已入秋,但太阳的热劲半点没消,毒辣辣的太阳把雾都湿漉漉的潮气蒸成一股股热浪,透过脚心,直往往上涌。大山到军校,从里到外一身簇新,看着镜子里自己威武的样子,闻着新军装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大山陶醉了。他觉得重庆的山色是那样的美丽,从雾里挣脱出炙热的太阳也如春天时一样明媚。可军营带来的新鲜感和兴奋劲没消,他就被重庆的潮湿折腾得不轻。到校不到一周,陆陆续续的“烂档病”就在北方来的学员间蔓延开了。大凡在干燥、清冽北方生活惯的男人,来到雾都,都要经历这尴尬的生理“适应期”。队长对学员的痛苦见怪不怪道:“你们是军校的军人,你们代表的不止是你们个人,而是军队的未来,军校生是男人中的男人,是军人中的军人,这点小痛都忍不了,来日上了战场能受得了那个罪吗?忍着点,把腰杆挺直了,过个十来天,自然就好了。”军校对军人言谈举止,仪表仪容的要求极为苛刻,只问结果,不问过程。入学的前半个月都是队列训练,一走就是一整天,好在其它部位的疼痛,分散一点注意力,大山和北方来的同学苦苦地撑过那苦不堪言的半个月,南方来的学员则一身轻松地欣赏着北方小伙走队列时的窘迫,常常忍不住偷笑。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军校的伙食比大山家里可强多了,尽管训练学习都很紧张,大山的脸上开始长肉了,脸上肉把大山细细的小眼挤得格外小,若不是细眼里透出清澈明亮的目光,那双眼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大山一天到晚总是乐呵呵的,请他帮忙总是爽快得很。大山脸憨心俊,他的篮球和足球都玩得很不错,是队里篮球队和足球队的主力队员,没有多长时间在队里就落了个好人缘,加之成绩突出,第二学期,学员队的区队长改由学员担任,他成了学员队的区队长。别看区队长这“官”不大,但是支部委员,谁想嘉奖、入党,他的话也是有些分量的。“当官”了,他和同学的关系依然很好。
  到重庆的第二年春天,大山和同学打球的时间明显少了,可他脸上总漾着如春水的笑容,课余时间,喜欢一个人神叨叨地躲着写信。大家心知肚明,这小子恋爱了。在同学们死缠烂磨下,他终于拿出夹在书里的姑娘的像片。姑娘长得很俊俏,尤其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恰似水晶里养着一对黑珍珠。“头啊,男人的胸膛可靠不住女人的漂亮,如果是我,情愿找个看了伤心,想想有点恶心,放在家里省心的‘三心’牌婆姨做老婆,哈哈!”。

copyright verywen.com


   “瞧你都说的啥话,八字还见一撇哩,什么媳妇不媳妇的,赶明日给你找个母夜叉当媳妇。”
   到了大三,大多的同学都谈恋爱了,大山也偶尔拿同学们对象说事。
   放飞的青春岁月如同骏马奔驰在广阔的草原,不经意间,大山军校快毕业了。此时西南的战事不像先前那般激烈。我军攻下凉山,势如破竹,几十万大军直指河内。战略打击目标达到后,为了在国际外交处于有利态势,我军迅速退守老山了,转为战略防御。越军自诩是“世界第三陆军大国,凉山一战,溃不成军,脸面无存,又纠集十几万军队,扰我边防,边境的局部战争依然不断。
  军校学子非常关注前线战事,校内的练兵热情空前高涨。为了提高学员单兵作战能力,根据前线反馈的信息,军校针对性开设山地作战的课目。临近毕业,为了给部队培养具有实战经验的优秀的指挥员,学校响应中央军委号召,决定选送优秀学员到前线代职锻炼。
非常美文

  边关的硝烟让军校年轻军人热血沸腾,一时间,请战书如雪片般飞往队领导的手里。如果在祖国需要的时候,能挺身而出,为祖国奋战疆场,在血与火的战场上书写青春,这是军校学员至高无上的荣耀。
  学校决定选送学员上前锻炼,离大山毕业不到半年。除毕业论文外,其他课目已经结束。毕业论文可以在宿舍、教舍,或图书馆写,学员自由支配时间多了。前线枪炮声隆隆,学校又有参战指标,学员哪能静下心来写论文。急切想参战的党员整天追着队长教导员后面。队长教导员觉得应尽快确定参战名单,不然学习和训练都给耽误了。军校决定选派学员上前线的第三天,训练部长会同队长教导员,反复筛选,终于敲定参加学员。
   大山出色的身体素质和过硬的军事技能,成为军校百里挑一的幸运儿。那年,大山所在的军校的应届毕业生有十人被选上。选上的同学,由学校最优秀的教官带队,在重庆山区进行班排战术演练。大山兴高采烈地把入选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恋人,可迟迟不见恋人回音,大山好生纳闷:天大的好事,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离上前线半个月,他终于盼到了回音:“我爱你,也祟敬你这样的热血军人,但我是一个平凡的女人,需要的是平凡而温馨的生活,原谅我,我不想在孤独的夜里,提心吊胆地相思……”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接信后,大山如当头挨了一棒,他没有回信。大山清楚自己好好哄哄,对象或许能回心转意,但就算勉强挽回,他实在无力推倒横亘在姑娘的那道墙,他觉得和姑娘很难说到一块了,对她的那种牵肠挂肚,一下子失去了存在的理由。和对象分手后,大山依旧整天乐呵呵的,看不出有半点的不适。要知道,他身后还上千眼巴巴等着的替补学员,若自己的情绪反常,很可能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失去了。
  大山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没多久,他把失恋的事说给最要好的同学岩,岩也是和他一同选上参战的。听了大山诉说,岩沉默一会,装着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哩,三观不同是走不到一块的,即使勉强走到一块,日子也很难过得顺畅。我那位听说我参加了,整天拿这事在同学间炫耀,别担心,你见过有大学生军官打光棍吗?天涯何处无芳草,机缘巧合,自然会遇上心上人的。”
非常美文

  “理是这理个,但跟她谈了快两年了,她也曾给我信誓旦旦,说一路随我到天涯海角,咋遇到这点事,说分手就分手,难不姑娘的誓言就如天上的云彩这般轻飘。”
  “女孩家动情时说的话,不能过于较真,你不能用别人不太理性时话约束别人,那时人家对你好,也是真情,现在想分手,也有人家的难处,这对她来说也是痛苦。风花雪月一旦遇到狂风雷鸣,啥也不是了。你即便这次不参战,以后回到基层,这样那样的事多了,你们分手我认为是早晚的事。好事多磨,先放下,别影响了训练。”
  岩的开导,让大山积郁在胸的不快消失了许多,好在他谈对象的事,没有告诉父母,对象分这事,还是等战争结束再说吧。
  到前线的学员,提前进行论文答辩,能选上的都是学校的学习尖子,毕业答辩对他们来说都不是难事。提前毕业了,他们理着清一色的光头,荷枪实弹,在军校的后山上训练,那气势,那自信,可把其他学员眼馋坏了。虽然参战的学员已经定下来了,但还有很多学员缠着队长,万一有人训练受伤,争取个替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两个月的战前适应性训练转眼结束了。大山由学校训练部部长带队,乘坐学校的大巴,向前线进发了。马上就要到血与火的战场了,大山兴奋得有些不能自己,他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志愿军军歌》,“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同学们被感染了,大家跟着大山唱了起来,雄壮的歌声,飘出军窗,飘上了巴蜀连绵起伏的山梁。一天后,他们到了云南麻栗坡。
  初秋的云南,碧荫连天,置身于绿的天地里,心是那样的纯洁透明,眼是那样的清澈明亮,大山仿佛整个身心都被绿融化了,坐在车里,大山觉得自己就是千里碧野里自由飞翔的一只小鸟。“好美的山啊!”大山感叹着造化主对祖国边陲的青睐。这里的风景比老家好看多了,等仗打完了,有机会一定带弟弟妹妹来看看,让他们见识见识村外的世界。
   到了前线后,学员分配到各个连队,大山在机炮连当了一名见习排长。见习排长非官非兵,蛮尴尬的。排里有排长,班里有班长,作战指挥,训练管理其实都不缺人,若偷懒,自己就比普通战士自由,比干部轻松。久经战场的老兵也压根没把他这个学生官放在眼里,虽嘴上不说,但脸上对他还是有些不屑,没经过战场你死我活的拚杀,没有点真能耐,若在他们面指手画脚,老兵们是不会服气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刚到前线时,大山的神经很紧张,睡觉怀里都抱着上了膛的冲锋枪,一听到枪炮声,就从床上跳起来,老兵们看着神经质的见习排长,痴痴地笑。过了半个来月,大山习惯了这里的枪炮声,紧绷着的神经才松驰下来。
  大山是个事事要强的人,从战士的眼神里,他感觉到战士对他的疑虑。半点干部的架子也没有,不久便和战士打成一片,毕竟他是军校的优等生,四年的军校生活给他打下了扎实的军事理论,他的军事素养要比战士强很多,一到战场,他就像一条回归大海的鱼儿,几场仗下来,老兵们被他精湛的军事技能折服了。不到两月,团里觉得他完全可以胜任排长,他成了机炮连的三排长,他已成了名副其实的军官了,大山是同期挂职学员中第一个摘除见习帽子的。由于出色组织指挥能力,不到三月,他就接替牺牲的副连长,其他两个排长对此也没啥意见,毕竟人家是本科毕业,本来就是副连级,再说他的实力也让两个排长服气。在战场上,最有话语权的不是经历,而是实实在在的实力。人家三排长,在进攻时,军事地型的判断,兵在敌火下运动的指挥,放眼全团的排长,几人有他快速、果断。

verywen.com


  云南的山水很柔美,但蚊子却凶猛得很,一口下去,身上就起个起个包,贼痒贼痒的。猫儿洞潮湿得很,“秋老虎”时节,穿着军装好似背个漏水的热水袋,初到重庆的尴尬和现在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好在都是爷们,战时也不讲究什么军容风纪,大山头戴钢盔,老光个背,腰上别把“五四”手枪,手枪旁又挂了几颗手榴弹,手里掂把半自动步枪,胡子拉渣的,有时照镜子看着自己那双小细眼,自己都禁不住笑出声来。其实,年轻人扎堆的地方从来就不缺快乐,在生与死的战场上,大伙率真通透,心里嘴上都没有遮拦,这是其它环境下做不到的。
  外面炮火连天,换防时,该打牌打牌,该睡觉睡觉,偶尔还会有文工团来慰问演出,只要适应战场的节奏,生活也是蛮有意思的。闲遐时,大山依然像平时一样乐呵呵的,大山的快乐在连队传递着,连队的官兵也喜欢这位其貌不扬的学生官。

www.verywen.com


  烦神的是越军老在晚上搞袭击,偷偷摸上来胡乱扫一阵子,扔几颗手榴弹转身就跑。阵地前沿布雷太多,每次换防都会埋上一批,究竟哪些地方有雷,哪些地方没有,晚上自己也分不太清楚,遇到袭扰一般是不追击的,越军晚上的袭扰严重干扰了连队的休整,但也没有好的法子。大山很聪明,不久就想出了一个好法子:阵地前沿拉上电话线,把拍击炮弹装上引信,挂在上面,炮弹下放块石头。只要有人偷袭,一碰就炸。白天不用,就像摘葫芦一样摘下,收放方便得很。偷袭的敌人挨炸几回,晚上再也不敢造次了。“到底是军校的优等生,就是聪明!”免遭偷袭之苦的战友常会夸赞这位足智多谋的副连长。大山山东人,中等个,墩墩实实的,方方正正的脸上长着一双细小的眼睛,而且眼距大,眉毛细,这细眉小眼跟他高鼻大嘴按在一起,给人一种滑稽感。他即使生气,传递出来的却是一种别样的喜气。

非常美文


  大山懂事听话,书读得也好。初中毕业,他考上了县中,当时县中只收一百零八人,这个数字不免让人联想起《水浒传》中的一百零八条好汉,说不准教育局的领导是个水浒迷哩,咋不多不少就收一百零八人。考上县中的农村学生也是吃供应粮的,所谓吃供应粮也就是每人每月发三十斤粮票,那年月这对谁家都是一个可观的数目。这也不好眼红,能上县中全是好中选优,凭的全是实力,保不准日后里面能人才材,县政府给他们优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至于日后能否考上大学另当一说。能吃三年供应粮,做三年城里人,这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是莫大的殊荣。
  老师说大山读书有天分,平时也没看他有多用功,按村里人说这孩子读书吃书。大山高中成绩和小学一样在班里拔尖的,依他的成绩考个好学校不是啥难事。到了高二,大山就犯嘀咕了,家里兄弟姐妹六个,他是老大,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养活一家子就不容易了。在县城读书,父亲每周都给自己送干粮,若到别处读书,父母咋供得起?若一家人都巴扯他一个,岂不耽误了弟弟妹妹。不用负担的学校只有军校和师范。自己好动,加之一脸喜气,在学生中很难树立威信,自己实在没招对付调皮捣蛋的学生,一想读师范当老师,大山心里便七上八下的。还是上军校好,他从小就向往火热的军营,每每看到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电影序幕中的闪闪军徽,大山便热血沸腾。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二十岁那年,大山如愿考上了重庆的一所军校。大儿子即将成为大学生军官,终于一个儿子巴成功了,大山父母觉得肩头的担子一下轻了不少,仿佛人也年轻了几岁。想想自己这大儿子也争气,上高中学校发的粮票买了,他的学杂费也就够了,读三年高中,细细算了没花家里一分钱。现在又读军校。快开学了,想起大山的乖顺,两口子心里又爱又怜又疼,接到军校录取通知的那天,母亲把家里下蛋的母鸡杀了一只,一再告诫家人,大山要出远门了,吃整鸡营养好。可大山还是背着母亲,弟弟一块,妹妹一块地分着,自己只吃了鸡头和鸡爪。
  读军校一切都是国家开销,开学时,大山把父母给的零花钱又悄悄地留下一大半,背着母亲为他烙好的煎饼,登上开往重庆的火车。
  “火炉重庆”名不虚假,虽已入秋,但太阳的热劲半点没消,毒辣辣的太阳把雾都湿漉漉的潮气蒸成一股股热浪,透过脚心,直往往上涌。大山到军校,从里到外一身簇新,看着镜子里自己威武的样子,闻着新军装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大山陶醉了。他觉得重庆的山色是那样的美丽,从雾里挣脱出炙热的太阳也如春天时一样明媚。可军营带来的新鲜感和兴奋劲没消,他就被重庆的潮湿折腾得不轻。到校不到一周,陆陆续续的“烂档病”就在北方来的学员间蔓延开了。大凡在干燥、清冽北方生活惯的男人,来到雾都,都要经历这尴尬的生理“适应期”。队长对学员的痛苦见怪不怪道:“你们是军校的军人,你们代表的不止是你们个人,而是军队的未来,军校生是男人中的男人,是军人中的军人,这点小痛都忍不了,来日上了战场能受得了那个罪吗?忍着点,把腰杆挺直了,过个十来天,自然就好了。”军校对军人言谈举止,仪表仪容的要求极为苛刻,只问结果,不问过程。入学的前半个月都是队列训练,一走就是一整天,好在其它部位的疼痛,分散一点注意力,大山和北方来的同学苦苦地撑过那苦不堪言的半个月,南方来的学员则一身轻松地欣赏着北方小伙走队列时的窘迫,常常忍不住偷笑。

verywen.com


  军校的伙食比大山家里可强多了,尽管训练学习都很紧张,大山的脸上开始长肉了,脸上肉把大山细细的小眼挤得格外小,若不是细眼里透出清澈明亮的目光,那双眼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大山一天到晚总是乐呵呵的,请他帮忙总是爽快得很。大山脸憨心俊,他的篮球和足球都玩得很不错,是队里篮球队和足球队的主力队员,没有多长时间在队里就落了个好人缘,加之成绩突出,第二学期,学员队的区队长改由学员担任,他成了学员队的区队长。别看区队长这“官”不大,但是支部委员,谁想嘉奖、入党,他的话也是有些分量的。“当官”了,他和同学的关系依然很好。
  到重庆的第二年春天,大山和同学打球的时间明显少了,可他脸上总漾着如春水的笑容,课余时间,喜欢一个人神叨叨地躲着写信。大家心知肚明,这小子恋爱了。在同学们死缠烂磨下,他终于拿出夹在书里的姑娘的像片。姑娘长得很俊俏,尤其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恰似水晶里养着一对黑珍珠。“头啊,男人的胸膛可靠不住女人的漂亮,如果是我,情愿找个看了伤心,想想有点恶心,放在家里省心的‘三心’牌婆姨做老婆,哈哈!”。

copyright verywen.com


   “瞧你都说的啥话,八字还见一撇哩,什么媳妇不媳妇的,赶明日给你找个母夜叉当媳妇。”
   到了大三,大多的同学都谈恋爱了,大山也偶尔拿同学们对象说事。
   放飞的青春岁月如同骏马奔驰在广阔的草原,不经意间,大山军校快毕业了。此时西南的战事不像先前那般激烈。我军攻下凉山,势如破竹,几十万大军直指河内。战略打击目标达到后,为了在国际外交处于有利态势,我军迅速退守老山了,转为战略防御。越军自诩是“世界第三陆军大国,凉山一战,溃不成军,脸面无存,又纠集十几万军队,扰我边防,边境的局部战争依然不断。
  军校学子非常关注前线战事,校内的练兵热情空前高涨。为了提高学员单兵作战能力,根据前线反馈的信息,军校针对性开设山地作战的课目。临近毕业,为了给部队培养具有实战经验的优秀的指挥员,学校响应中央军委号召,决定选送优秀学员到前线代职锻炼。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边关的硝烟让军校年轻军人热血沸腾,一时间,请战书如雪片般飞往队领导的手里。如果在祖国需要的时候,能挺身而出,为祖国奋战疆场,在血与火的战场上书写青春,这是军校学员至高无上的荣耀。
  学校决定选送学员上前锻炼,离大山毕业不到半年。除毕业论文外,其他课目已经结束。毕业论文可以在宿舍、教舍,或图书馆写,学员自由支配时间多了。前线枪炮声隆隆,学校又有参战指标,学员哪能静下心来写论文。急切想参战的党员整天追着队长教导员后面。队长教导员觉得应尽快确定参战名单,不然学习和训练都给耽误了。军校决定选派学员上前线的第三天,训练部长会同队长教导员,反复筛选,终于敲定参加学员。
   大山出色的身体素质和过硬的军事技能,成为军校百里挑一的幸运儿。那年,大山所在的军校的应届毕业生有十人被选上。选上的同学,由学校最优秀的教官带队,在重庆山区进行班排战术演练。大山兴高采烈地把入选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恋人,可迟迟不见恋人回音,大山好生纳闷:天大的好事,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离上前线半个月,他终于盼到了回音:“我爱你,也祟敬你这样的热血军人,但我是一个平凡的女人,需要的是平凡而温馨的生活,原谅我,我不想在孤独的夜里,提心吊胆地相思……”

copyright verywen.com


  接信后,大山如当头挨了一棒,他没有回信。大山清楚自己好好哄哄,对象或许能回心转意,但就算勉强挽回,他实在无力推倒横亘在姑娘的那道墙,他觉得和姑娘很难说到一块了,对她的那种牵肠挂肚,一下子失去了存在的理由。和对象分手后,大山依旧整天乐呵呵的,看不出有半点的不适。要知道,他身后还上千眼巴巴等着的替补学员,若自己的情绪反常,很可能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失去了。
  大山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没多久,他把失恋的事说给最要好的同学岩,岩也是和他一同选上参战的。听了大山诉说,岩沉默一会,装着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哩,三观不同是走不到一块的,即使勉强走到一块,日子也很难过得顺畅。我那位听说我参加了,整天拿这事在同学间炫耀,别担心,你见过有大学生军官打光棍吗?天涯何处无芳草,机缘巧合,自然会遇上心上人的。”
www.verywen.com

  “理是这理个,但跟她谈了快两年了,她也曾给我信誓旦旦,说一路随我到天涯海角,咋遇到这点事,说分手就分手,难不姑娘的誓言就如天上的云彩这般轻飘。”
  “女孩家动情时说的话,不能过于较真,你不能用别人不太理性时话约束别人,那时人家对你好,也是真情,现在想分手,也有人家的难处,这对她来说也是痛苦。风花雪月一旦遇到狂风雷鸣,啥也不是了。你即便这次不参战,以后回到基层,这样那样的事多了,你们分手我认为是早晚的事。好事多磨,先放下,别影响了训练。”
  岩的开导,让大山积郁在胸的不快消失了许多,好在他谈对象的事,没有告诉父母,对象分这事,还是等战争结束再说吧。
  到前线的学员,提前进行论文答辩,能选上的都是学校的学习尖子,毕业答辩对他们来说都不是难事。提前毕业了,他们理着清一色的光头,荷枪实弹,在军校的后山上训练,那气势,那自信,可把其他学员眼馋坏了。虽然参战的学员已经定下来了,但还有很多学员缠着队长,万一有人训练受伤,争取个替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两个月的战前适应性训练转眼结束了。大山由学校训练部部长带队,乘坐学校的大巴,向前线进发了。马上就要到血与火的战场了,大山兴奋得有些不能自己,他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志愿军军歌》,“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同学们被感染了,大家跟着大山唱了起来,雄壮的歌声,飘出军窗,飘上了巴蜀连绵起伏的山梁。一天后,他们到了云南麻栗坡。
  初秋的云南,碧荫连天,置身于绿的天地里,心是那样的纯洁透明,眼是那样的清澈明亮,大山仿佛整个身心都被绿融化了,坐在车里,大山觉得自己就是千里碧野里自由飞翔的一只小鸟。“好美的山啊!”大山感叹着造化主对祖国边陲的青睐。这里的风景比老家好看多了,等仗打完了,有机会一定带弟弟妹妹来看看,让他们见识见识村外的世界。
   到了前线后,学员分配到各个连队,大山在机炮连当了一名见习排长。见习排长非官非兵,蛮尴尬的。排里有排长,班里有班长,作战指挥,训练管理其实都不缺人,若偷懒,自己就比普通战士自由,比干部轻松。久经战场的老兵也压根没把他这个学生官放在眼里,虽嘴上不说,但脸上对他还是有些不屑,没经过战场你死我活的拚杀,没有点真能耐,若在他们面指手画脚,老兵们是不会服气的。 www.verywen.com
  刚到前线时,大山的神经很紧张,睡觉怀里都抱着上了膛的冲锋枪,一听到枪炮声,就从床上跳起来,老兵们看着神经质的见习排长,痴痴地笑。过了半个来月,大山习惯了这里的枪炮声,紧绷着的神经才松驰下来。
  大山是个事事要强的人,从战士的眼神里,他感觉到战士对他的疑虑。半点干部的架子也没有,不久便和战士打成一片,毕竟他是军校的优等生,四年的军校生活给他打下了扎实的军事理论,他的军事素养要比战士强很多,一到战场,他就像一条回归大海的鱼儿,几场仗下来,老兵们被他精湛的军事技能折服了。不到两月,团里觉得他完全可以胜任排长,他成了机炮连的三排长,他已成了名副其实的军官了,大山是同期挂职学员中第一个摘除见习帽子的。由于出色组织指挥能力,不到三月,他就接替牺牲的副连长,其他两个排长对此也没啥意见,毕竟人家是本科毕业,本来就是副连级,再说他的实力也让两个排长服气。在战场上,最有话语权的不是经历,而是实实在在的实力。人家三排长,在进攻时,军事地型的判断,兵在敌火下运动的指挥,放眼全团的排长,几人有他快速、果断。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云南的山水很柔美,但蚊子却凶猛得很,一口下去,身上就起个起个包,贼痒贼痒的。猫儿洞潮湿得很,“秋老虎”时节,穿着军装好似背个漏水的热水袋,初到重庆的尴尬和现在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好在都是爷们,战时也不讲究什么军容风纪,大山头戴钢盔,老光个背,腰上别把“五四”手枪,手枪旁又挂了几颗手榴弹,手里掂把半自动步枪,胡子拉渣的,有时照镜子看着自己那双小细眼,自己都禁不住笑出声来。其实,年轻人扎堆的地方从来就不缺快乐,在生与死的战场上,大伙率真通透,心里嘴上都没有遮拦,这是其它环境下做不到的。
  外面炮火连天,换防时,该打牌打牌,该睡觉睡觉,偶尔还会有文工团来慰问演出,只要适应战场的节奏,生活也是蛮有意思的。闲遐时,大山依然像平时一样乐呵呵的,大山的快乐在连队传递着,连队的官兵也喜欢这位其貌不扬的学生官。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烦神的是越军老在晚上搞袭击,偷偷摸上来胡乱扫一阵子,扔几颗手榴弹转身就跑。阵地前沿布雷太多,每次换防都会埋上一批,究竟哪些地方有雷,哪些地方没有,晚上自己也分不太清楚,遇到袭扰一般是不追击的,越军晚上的袭扰严重干扰了连队的休整,但也没有好的法子。大山很聪明,不久就想出了一个好法子:阵地前沿拉上电话线,把拍击炮弹装上引信,挂在上面,炮弹下放块石头。只要有人偷袭,一碰就炸。白天不用,就像摘葫芦一样摘下,收放方便得很。偷袭的敌人挨炸几回,晚上再也不敢造次了。“到底是军校的优等生,就是聪明!”免遭偷袭之苦的战友常会夸赞这位足智多谋的副连长。
   时间快得真快,在前线一晃半年过去了。阳春三月,鲜艳的杜鹃花开了,粉红的、紫红的,鹅黄的……那一个个充满灵性的小山包犹如盛装待嫁的姑娘。新的一轮春季防御战又开始了。大山被派往三团侦察连担任付连长。侦察连迎接他的是震耳欲聋的炮弹声。看着一个个巨大的弹坑,大山知道这是我国制造的130炮弹,大山恨得牙痒痒的,这帮忘恩负义的家伙,当年我们勒紧裤腰带,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要弹药给弹药,支援你们,你们倒干出这般猪狗不如的事,不给你打疼了,看来你们记不住事的。大山把背包往坑道里一扔,便急匆匆进入阵地。 非常美文
  三团的前沿的防乱御工事,被猛烈的炮火炸的坑坑洼洼,整个阵地弥漫着难闻的焦味。为了准确摸清敌重炮阵地,大山带着侦察排,潜入敌占区,根据上级给出弹道分析,大山在越境忙了半天,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山洼里发现了敌重炮阵地。大山兴奋得手都有些哆嗦:“兔崽子们,这下死定了。”大山掏出地图,指南针、标尺,迅速准确地标出方位,用步话报告指挥部。霎那间,铺天盖地的火箭炮把敌炮兵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失去重炮的支援,敌攻坚部队在我地毯式的轰炸面前,丢下一堆尸体,狼狈而逃。
  战斗间隙,营长发现和团部联系的电话线断了。“营长我去,我在学校时就自学无线电,我还组装过一部电视机哩,查线对我来说是手到擒来的事。”大山自告奋勇去抢修线路。营长想想在理就同意了,大山和通信员带上工具、干粮,每人又带了一百多发子弹,沿着电话线路出发了。

www.verywen.com


  团部离营阵地有三十里多里山路,大山原以为电话线是在阵地附近被炮火炸断的,可是走了二十里多里仍没有发现断点,大山心生疑虑:这里是战区,又没有老百姓从这里经过,这一带又没有炮火的轰炸,电话线怎么会无缘无故断呢?他和通信员在山林查寻着,他忽然发现前面的丛林有踩踏的痕迹。“通信员和我保持十米以上距离,小心观察周围动静。”大山随即拉开了枪栓,警惕地观察周围的一切。“副连长,你看电话线断头!”通信员看到树杈上显眼处悬挂着的电话线头,兴奋地喊到,迅速地跑上前去接电话线。“危险!快爬下!”大山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把通信员拉到身后,他自己却没有止住惯性,冲到了前面。“轰”一声巨响,大山倒在血泊里。原来电话线是被越特工发现,剪断电话线并在断头处埋下了地雷。“付连长,你咋了?”年轻的通信员被眼前这一幕中吓坏了,哭喊道。“先……接电话线……”大山艰难地说着。通信员接完电话线,迅速打开急救包,给副连长止血,发现副连长双腿从大腿处齐涮涮地断了,这怎么包扎啊?!通信员手足无措地哭泣着。大山看着自己两条空荡荡的裤管,眼里噙泪水:“不用忙了,离部队远……来不及了,看……木棉花下有潭水,我渴……”通信员已经慒了,不知道副连长此时要水喝是什么意思,只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按照大山的吩咐去取水了。 非常美文
  大山清楚这二十多里山路,一个人空手得走三四个小时,等通信员背他回去血也流尽了,再说敌情复杂,若是敌人循声而来,通信员背着他是很难脱身的,他是那样的年轻,今年还不到二十。他一个完全能脱离险境,看着自己躺在血泊中的半截身躯,自己的飞奔,足球场的腾挪转身,篮球声的“旱地拔葱”……一切就像被风吹散的云彩,自己哪难用半截身躯拖累战友。大山扭过头,看着通信员背景,他喜气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用最后一点气力爬到悬崖边,一个侧翻,坠落了悬崖……
  通信员听到山崖下传来“扑”的沉闷声,扭头一看副连长没有了。他心里“咯噔”一下,他连滚带爬到悬崖边,悬崖边除了副连长留下的一支手枪和一路血迹,哪有副连长的身影。通信员爬在悬崖边上,看着百十米深的谷底悲痛欲绝。他清楚副连长滚下悬崖是不想拖累自己,带着装备,背着副连长自己肯定走不出这片丛林的。听到爆炸声,潜伏不远的越军的小分队快速地朝这边聚焦。通信员拾起副连长的枪枝,含泪朝悬崖下那片茫茫林海无奈看了看,转身快速地消失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里。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年,西南边陲的杜鹃花开得特别旺盛,如血一般殷红,如骄阳一般灿烂。战争结束了,那里的山依然是如此的清秀,那里的水依然是如此的清澈,群山里鸟语花香,好似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听那欢悲

下一篇:秀英卤菜店(小说)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