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紫烟孤独

紫烟孤独

时间 : 2020-03-08 11:49:5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一无名在路上    点击:Tags标签: 紫烟孤独
(原标题:紫烟孤独)
紫烟送老布到楼下,捋捋头发。晚风吹来,头发飘洒,夕阳的余晖把头发末梢照得透亮,轻柔如烟,再加上仰脸颔首,抖动着胸脯,全身富有弹性,充满生命力,虽然眼光略现阴郁,但长长的睫毛将眼睛遮盖得更加扑簌迷离。
  这一刻,老布更加怜爱虹子。他满脸皮肉松垮,给人感觉生命之浪已经逐渐退潮,需要紫烟的激荡,才能水拍沙滩,重拾雄风。
  老布不舍得离开。
  突然,一个肥胖凶悍的妇女一把扑过来,要打紫烟。紫烟吓得转身上楼。
  妇女大骂:“婊子,老娘撕烂你。”
  此人正是老布的妇人,五十岁。老布吓得也跑了,留下老妇又哭又骂。
  紫烟上了楼,又从后门下楼梯,跑了。她跑的时候,双手提着裙子,噔噔,高跟鞋敲打楼梯。后来脱了鞋子跑。
  迎面碰上个黝黑的男人,怒目圆睁,她吓一跳,以为也是来抓她的,她弯腰穿好鞋子,打算要抓就让你抓,结果,男人和她擦肩而过,走了。此人只是个路人。她心有余悸,走进附近公园,找一片树林下坐着。 copyright verywen.com
  紫烟出租屋里是不敢回了,老布的女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老布说过一生都怕老婆,离婚又不敢离。
  紫烟今晚怎么办?难道就蹲在这公园里吗?
  这时,天色已暗。幽暗处走出一青年男子。他似乎也是无家可归。他拿着手机东张西望,看见紫烟坐在地上,瞄了几眼,靠近,又走开,再靠近。紫烟朝他看,又低头,感觉到男子会跟他说话,但男子又犹豫。竟是犹豫了半个小时。
  男子说话了:“美女,这附近又旅馆吗?”
  如此问话,甚是好笑。大都市里何处无有宾馆旅店?只顾自己找去就是。看来这是无话找话,此等人必有所图。
  紫烟领会,不觉一笑,说:“要我指点,你有什么酬谢?”
  男子爽朗笑道:“你想什么酬谢?”
  紫烟道:“请我吃烧烤。” 非常美文
  男子道:“我还以为要请你吃满汉全席呢。吃个烧烤,没问题。”
  紫烟起身,爬了两次,还没站起。向男子一伸手,男子抓住她的手。两手相触,顿时互通柔情。相识个把小时,就有此种感觉,这恐怕是一见钟情的类型。两人相依而走,紫烟带他到附近一家烧烤店。
  店里生意火爆,烟熏火烤,香气弥漫。他们找个角落坐下。男子让紫烟点菜,紫烟点了几串羊肉一个烤茄,男子点了烤猪蹄烤鱿鱼和啤酒。一边吃喝,一边说笑。说来也怪,紫烟感觉和男子认识,或有前世姻缘。
  男子名孤独王,或是王谷度。萍水相逢,都不愿报出真名实姓。紫烟倒是觉得孤独王的名字更符合男子气质,一表人才,古典式的忧郁,穿梭人间,迷恋烟火又不失洒脱。暂且报个虚名,紫烟也懒得寻根究底,又不是想嫁给他。各留独立领地,不是很好吗?
  酒肉下肚,孤独王精神更加饱满。买过单后,两人走出小店。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孤独王问:“小妹住在哪里?”
  紫烟噗嗤一笑,说:“怎么?吃了你顿烧烤,莫不是要跟我回去?”
  孤独王说:“不敢。只是就此分别,我不舍得。”
  紫烟说:“不是互相留了微信吗?”
  孤独王说:“微信本是飘渺之物,只有见面才有情调。”
  紫烟又笑道:“不会一见钟情吧?”
  孤独王说:“何尝不是,感觉和你在哪里见过。”
  “人世间的人都是横眼睛竖鼻子,见过千千万万的人,不都差不多?”
  “和你见过却不一样。”孤独王眼含春波,真挚恳切,“要不去我房间聊一聊?”
  紫烟笑道:“我可是清白之身啊,去了你不能又非分之念。”紫烟此话诳人,她在这个城市阅人无数,却说是清白之身。
  孤独王点头保证紫烟的安全,他说:“你是清白之身,我也是规矩男人,你放心。”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他们两人来到不远处的大酒店,上电梯,二十楼,刷房卡,进门。走廊地毯厚实,踩踏无声。但是两人心里却怦怦地跳着。紫烟本是风尘女子,在孤独王面前竟然纯情羞怯,不动声色,静如处子。
  房内两张床,洁白被子,蓬松柔软。紫烟今晚正好不敢回出租屋,这里倒是可以安睡一宿。紫烟坐在椅子上,孤独王斜躺在床上。开电视,调动频道,都不满意,又关了频道。
  两人对视,孤独王欲火焚身。打算伸手拉紫烟。紫烟一笑,缩手,说:“我还是回去吧。”
  孤独王自知失态,说:“刚才是试我双手热不热。小妹,你只管坐着,看着我就够了,我不会动你一根毫毛。”
  紫烟说:“喝过酒当然是热的。”她伸手过来摸了孤独王的手。又说:“你是诚信人,我信了你啊。我多坐会儿。”
  两人聊起各自身世。紫烟并没有说出真话,她说父母是国有企业工人,爷爷是离休干部,退休金每月近两万,在这个城市有三套房子。实际紫烟来自两千里外的西南山区,小时候母亲就和人私奔,爸爸瘸腿,有一个弟弟,好吃懒做,一年到头榨取姐姐的钱财。十八岁那年,爸爸把她嫁给一个包工头,过了半年,她逃出家乡,到了这个城市,先在饭店端盘子,认识客人,被带入夜总会。
www.verywen.com

  孤独王来自北方,大学毕业,大公司上班,出差到这个城市。他听不懂这个城市的方言,以为紫烟真的是这个城市的女孩。
  两人聊到深夜,紫烟装着要走。孤独王随口一说:“就在这儿睡呗。”
  紫烟道:“也好。只是我很规矩的啊。”
  孤独王说;“你规矩我也只好规矩。我保证不会乱来。”
  紫烟觉得孤独王是诚信男人,就答应住下。并去洗浴一通。孤独王隔着磨砂玻璃见到紫烟的身影,听到哗哗的流水声,似幻似梦,飘飘欲仙。那种烟云雨露、缠绵悱恻的感觉似曾在上辈子经历过。
  紫烟浴巾包裹出来,白色的浴巾白色的皮肤,像一朵白色玉兰花,温润清纯,收敛一泓春水,又泄漏丝丝诱惑,令人激荡的遐想。孤独王看傻了眼,咕噜吞了一下喉结,说声:“真美!”
  紫烟笑着说:“咱们君子协定啊,只能远观啊,不能近亵!” copyright verywen.com
  孤独王点点头。
  第二天,紫烟醒来,天已大亮。孤独王不在。紫烟看看手机,微信发来信息:你睡得很香,我不忍打扰,我已离开酒店,后会有期。孤独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参商

下一篇:参商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