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 短篇故事 > 大馬一丈高(下)

大馬一丈高(下)

时间 : 2017-12-08 15:12:1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佚名    点击:Tags标签: 大馬一丈高
(原标题:大馬一丈高(下))

广柱媳妇生了二子,志愿军回来了。也是冬天,李广柱他们在村口冒着雪花敲锣打鼓,那时候已经开始动员搞互助组,村里到处写着“组织起来,共同富裕”的大标语。外面很冷,他们就拼命地敲,大车还没露面他们就敲出了一身汗,把全村的大人孩子都招了出来。大车一到,大队长最先跳下来,叫他们敲得更响些,然后又赶紧回到大车边上。李广柱看见车上有人支起身子,满头绷带地和大队长说话。

www.verywen.com

是金锁! www.verywen.com

到李广柱放下鼓槌挤进人群,四大爷已经泣不成声了。金锁也噙着泪,但还是和李广柱笑了一下。金锁是在打完仗以后被地雷炸伤的,最初大家都以为他活不下来了。

非常美文

大车吱吱哑哑把金锁朝家拉,车辙很深,李广柱心里也沉沉的。

verywen.com

那以后村里人闲下来时听的都是朝鲜打仗的事。这种时候李广柱总会凑上去,抓住机会说自己神枪手的经历。开始二牛他们还让他说了几回,渐渐就不耐烦了。他们打断他,大讲苏联转盘枪和美国汤姆枪的区别。世上居然有枪能打出“达达达、丢丢丢”的声,大家都觉得新鲜。 copyright verywen.com

李广柱却愣在那里。他明白县大队过时了,和县大队有关的那些神枪手的故事也过时了,往后的故事都是志愿军的,而自己要当志愿军大队长没让。于是整个冬天,只要大队长、二牛去看金锁,他就跟去。四大爷脸色不好看,但有他们在,四大爷就不好说什么。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各种庆祝活动忙完之后,大队长要李广柱和二牛搞一个互助组,给大家做个样子。他说金锁是土改骨干,又在朝鲜为咱山南县挣了脸面,但他现在这样,我们不能不管,你们说咋样?

www.verywen.com

二牛抢先说:“金锁,今后你就情放心吧!”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李广柱懊恼自己没先开口,这时四大爷从外屋伸进脑袋:“咱家又没个大牲口,咋办?” www.verywen.com

“四大爷,我帮你干!”二牛又抢先了,但四大爷的眼睛却瞄着李广柱。

www.verywen.com

李广柱一下子站了起来。“四大爷、金锁,上次你家毛驴配种的事都是我不好。” www.verywen.com

他激动的样子令他们吃惊。其实他当时也没多想,大队长又布置了任务,自己一定得说点什么。 verywen.com

“这回金锁立了功,咱没说的!今后咱就搁一块儿,像县大队时一样!” verywen.com

大队长微笑着点头。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你家的小骡子我包了!地里的活我和二牛包!咱还是县大队的规矩:这个任务我来!”他拍着胸脯叫。

copyright verywen.com

“广柱!”金锁终于说。

www.verywen.com

李广柱站得直直的,觉着自己脸滚烫。

非常美文

广柱媳妇却不乐意了。“跟他一组?”她撩着衣服给二子吃奶,自己一只手端着碗。两个儿子把她奶胖了,坐着得占大半个板凳。铁蛋已经能自己吃,弄得满头满脸,她也不管。 verywen.com

“你说都搁一块儿,那牲口呢?” 非常美文

李广柱想了想,过了一会儿才说:“组里的人要是来配种就不收粮食了吧,反正咱那马也犯套,干不了活。” 非常美文

“那咱就是贫农咧?”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他呛了一下,“你咋恁说哩?” copyright verywen.com

“咱为马定的中农,这回互助组了,马是大家的,那咱还不该是贫农?”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你扯啥?这是两码事!”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咋是两码事?咱有马,咱是中农;马是大家的,咱不就是贫农了吗?”

copyright verywen.com

“咱这中农是政府定的。”李广柱只好说。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好,咱这马就不能给人家白配!还有一条,咱不跟他一组!”

www.verywen.com

“咋能那么说呢?他打仗负了伤,咱总得帮个忙吧?”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他给政府打仗,要你忙啥?”

www.verywen.com

“你不懂,上次我们跟四大爷闹了红脸,这次他负了伤,咱这样一来,这事就算过去了。” 非常美文

“你真孬!是他给咱定的中农,他咋不来给咱赔不是?”

非常美文

“那是工作哩!现在大队长成天去看他,咱要不做点啥,不是显得咱忒那啥了嘛?”

verywen.com

媳妇还没想通,他又匆匆牵乌骓去遛了。他觉得互助组得把金铎嫂拽上。志愿军回来后,村里很热闹,他俩没怎么见面。要是和她在一组,以后就不用偷偷帮她干活了,来往也方便。 copyright verywen.com

他在寒风中等了好一会儿她才来。“你咋非得今天?恁些人哩!”他跟她说了互助组的事,她才既感激又羞涩地笑了。他伸手把她揽过来,她死命想挣开却抵不住他硬硬地紧贴着她蹭。后来她先回村,飘飘乎乎像是踩着棉花。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他们的互助组是李庙第一个成立的。刚开始,村里的人都看着他们,咋也没看出好来。可到了割麦的时候,互助组就显示出了不一样。李广柱、二牛埋着头一个劲朝前赶,把四大爷拉下很远;金锁有时也站得远远地为他们加油。金锁瘦得脱了形,但精神头还好,悬着一条腿到处跑;金铎嫂只管把麦子朝车上送,车上套着两头驴,还有一匹骡驹子跟着窜前窜后。她赶车从不吆喝,但人们的目光还是跟着她走。 copyright verywen.com

二牛虽没成亲,却喜欢讲荤话,讲完就拿眼角瞄金铎嫂。天热,她身上弯弯曲曲地都显了出来,汗腾腾的脸上泛着红,笑的时候还捂着嘴。金锁不讲那些,但也拿眼瞄她,还不时朝李广柱看。他们的目光一遇上金锁就躲开了,脸上的笑也不自在起来。

www.verywen.com

那几年的日子真红火。铁蛋大了,成天跨根竹竿村前村后地跑;二子也不安分,见不到他哥就闹。广柱媳妇又怀上了小三,肚子沉沉的追不上小二,只好在院门口扯直了嗓子:“铁蛋,来!唱给你弟听!”铁蛋跨着竹马飞奔而至,绕着他们转圈,边跑边唱:“大马大马一丈高,咯噔咯噔四处跑,马头在南尾巴在北,整个身子看不到。”唱着唱着,大人孩子都笑了,看得村里人眼热。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配种的事那些年格外忙乎,连铁蛋都看熟了。凡是有人隔着墙头叫“家里有人吗?”他就抢着问:“到正日子了吗?”小孩家不懂事,乌骓丢了之后他还那样问。

verywen.com

乌骓是1956年冬天丢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那天李广柱约了金铎嫂一路上集。他们起了个早,到了集上雾气还没散尽。她不愿在牲口市多呆,牲口嗷嗷地要交配,她一个女人家自然脸上搁不住。她去卖辣椒、蒜头、芥末的地方等他,那儿清静。

copyright verywen.com

乌骓配过一回之后,李广柱看着日头高了,寻思着她在干啥,揣上干粮就朝集市那边去。路过货郎担时还给她买了条鲜绿的头巾。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她呆呆地坐在色彩斑斓之中。“完了?” verywen.com

“才配过一个,得过了晌午才中。”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你来弄啥?”

www.verywen.com

“怕你想我。”

verywen.com

“呸!”然后她就看着他手上的头巾愣住了。“啥?”

非常美文

“给你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她嘿嘿地半天说不出话,围上头巾后又不让他看,害得他跟着转。“我瞅瞅,我瞅瞅。”然后他眼就直了。 非常美文

“啥?”她白了他一眼。

copyright verywen.com

“真俊。” verywen.com

“别胡咧!这是哪儿哩?”

非常美文

到了吃馍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一个劲瞅她。她压低声音说:“你吃耶!都半晌了咋还不饿?”

copyright verywen.com

他凑上去说:“我一想和你那样就不饿!” verywen.com

“啐!”她正要大叫,忽然意识到这是在哪里。他跳起来往回走,脸上还带着那样的笑。李广柱喜欢看她着急的样子。有一次她以为怀上了,见到他就问“咋办?你说咋办耶!”终于有一天她自己红着脸说“来了哩”。他嗬嗬地笑,她就掐他胳膊。后来他总拿那回的事逗她。每次她都急,她一急他就想要。但从那以后,她就让他丢在外面。“可不敢再搁里头了哩!”她说,脸红得像块布,并在最睁不开眼的时候使劲睁开眼,看他向她肚子上、向炕沿、向夜幕下的田野喷出一团团白色。提上裤子后她还问:“真的没漏在里面?”在得到李广柱肯定的回答后一下子摊了,随他再说什么都不理会。 copyright verywen.com

那天李广柱边吃边笑朝回走,身上暖烘烘地来到牲口市。“啥?!”他大叫一声,馍从手中落下。独轮车还在,乌骓却没了,一袋粮食也没了。牲口市空荡荡的。

verywen.com

“我的马呢?啊?谁见我马没?”他逢人就问“见我的马没?见我的马没?”人们摇头或朝他瞪眼。

非常美文

他到处转。赶集的人开始收拾东西,他还愣愣地看着,觉着浑身冰凉。然后有一点鲜绿的颜色越来越近,金铎嫂终于张着嘴站在拴牲口木桩外。“啥?” 非常美文

“乌骓,没了!”他拍腿,却把自己拍倒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很久他们才上路。她一路说:“反正那马是捡的,还给你挣了恁多粮食哩!”他不答话,暗红色的太阳就像是血,让他腿软得走不动。快到李庙的时候,她先走了,还扎着那条绿头巾,但李广柱已没有任何感觉。他把独轮车朝路边一搁,蹲下想大哭一场,可就是哭不出来。 非常美文

天黑了他才进村,还没到家门口,就听见铁蛋和小二的声:“大马大马一丈高,咯噔咯噔四处跑,马头在南尾巴在北……” verywen.com

“唱啥?”他推门大叫,“唱!唱!给你们这些鳖孙唱得真就看不到了哩!”

verywen.com

那个冬天真不是人过的日子。他不出门,也不说话,每回起夜给牲口添草就在牲口棚呆半天,直愣愣地看着原先拴乌骓的地方。回到屋里,要是媳妇问他“可冷”,他也只是“唔”一声。有时媳妇钻进他的被,热热地贴上来抓住他搓揉。半天,她问:“你咋啦?” verywen.com

李广柱不知自己咋了。媳妇揉他,他就想起乌骓,越想越不管事,只好朝天躺着,任她的手一上一下。“以前你可不这样!”媳妇最后说,爬回自己那边去。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别说媳妇揉不起他来,那些日子里他连金铎嫂都没想起过一次。那年雨水来得早,铁蛋和弟弟们不能出门,就贴着门框伸头出去,隔着雨水看牲口棚里探出的小骡驹子的脑袋。李广柱不让唱“大马一丈高”,可他们还是不在意就唱了出来,尤其是这种天气。他们一唱他就吼,他一吼媳妇就跟他吼,最后总是他垂炕跺脚,唉声叹气,可没过多会儿“大马一丈高”又伴着滴答的雨声响起。

copyright verywen.com

春雨中大立来找过李广柱一次。大立到那会儿还是单干,想在春忙前加入一个组。李广柱在炕上迷糊,眼睛还没睁透就问:“你家母马尿线啦?”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大立想笑没敢笑,坐在炕沿上和他说加入他们组的事。李广柱这时才醒了,原来大立已然和金锁说过,是金锁叫他来找李广柱的。李广柱蔫蔫的还没回答,大立又说:“我有牲口!你的马不是叫人给偷了吗?我家的马也是乌骓的种,到时你牵驴子来配就中。”

copyright verywen.com

李广柱眼睛一瞪,憋了半天没说话。最后他又朝下一躺:“我说不好,你找他们商量吧。”说完就翻身冲着墙。半晌,大立深浅不一的脚步在他身后响起,一直响到雨地里去。“连乌骓配下的种也能当招牌了!”他想到自己那天为看金铎嫂一眼而离开牲口市,心就揪着疼。

非常美文

他没料到几年之后大立让他为那天的态度付出了代价,这代价到1981年秋天他蹲在地头上时还没付清。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雨下了几天,下出了倒春寒。大队长冒雪来说大立的事。“互助组要扩大,先是几个组,再是几个庄子,一联合,咱就能成立一个初级社,人人都得入,你这会儿咋还不要大立呢?”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李广柱埋着头说:“我的马丢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马不丢也不能干活耶!” 非常美文

金锁就提议组里买匹马。大家一合计,每家拿点粮食,到三门峡骡马大会去换匹马来,要既能干活又能配种的。金锁高兴了。“广柱、二牛,你俩受累,去骡马大会上看看!” 非常美文

李广柱看着大家。这事有点突然。要是组里买了马,搁哪家喂?还上集配种不?挣回来的粮食咋说?但大队长笑眯眯地等他说话,金铎嫂也偷眼瞅他,他就答应了。二牛嚷嚷着第二天就上路。 verywen.com

走出金锁家,他和金铎嫂一言不发朝前走。自从乌骓丢了之后,他们就再也没在一起过。到了她院门口,她说:“你要去?” 非常美文

“得去哩。” www.verywen.com

“啥时回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他看到她的眼神有点飘,就像每回被自己搂住时那样,但他这会儿一点都不热。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说不好,十来天吧。”临转身时他看见她的眼睛一暗。

copyright verywen.com

山南县离三门峡二百来里地,李广柱和二牛用独轮车装着粮食,一个推一个拉,眼睛时刻盯在车上。他俩顿顿都是干粮就大葱,连口热水都舍不得喝。路上人们来往不息,都带着牲口,看得他俩眼发直。最多的是牛,歇在路边倒嚼,满嘴白沫。赶牛的冲他们叫:“买牲口吗?看看我这牛。”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咱买马。”李广柱总是说。 copyright verywen.com

“还是牛好啊,力大,还省事。”赶牛的说,“地里等着干活,你们出个价就牵走吧。”

copyright verywen.com

二牛眼浅,给人说得喜滋滋的。“广柱,你说哩?”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不中,咱就得要匹马!咱走!”李广柱赶紧站起来,生怕二牛再和人家唠嗑下去。

非常美文

听得多了,二牛就开始犯嘀咕。“听他们这么一说,牛也不赖。”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广柱不回答,只管朝前推车。离三门峡越近,他再找一匹乌骓那样的马的愿望就越强烈。

www.verywen.com

“牛还便宜哩!”

www.verywen.com

“咱只要……马!”李广柱咬紧牙关,二牛一说话就忘记拉车。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咋非得买马哩?”

非常美文

“马通人性。”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听人说,牛通人性。” www.verywen.com

“牛没有马通得恁多。”其实李广柱从来没养过牛,只是觉得就该是这样的。后来他只拣见不到牛的地方歇脚。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第四天头晌他们到了。站在山坡上一看,骡、马、驴、牛一片一片的,尘土四起,乱哄哄地叫。他们都是第一次来骡马大会,从来没见过这架势。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广柱、广柱。”二牛不停地叫,他却看呆了,直到二牛推他一下,“咱朝哪儿去?” www.verywen.com

李广柱拎起车把。“走!朝马的地方去。”

verywen.com

下到市场里,热热的骚气扑面而来,贩子们操着各地口音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吆喝:“这儿看、这儿看!看了再说!”、“这牲口还有嘛说的?你说!”他们不敢站下来和人家讲价,在牲口群中转了半晌。 copyright verywen.com

二牛去找水喝的时候,李广柱四下打量,寻思着后晌咋办。这时他看到一匹黄马。 www.verywen.com

“大兄弟,你懂马!一看就知道啥马好。”马贩子说,“五岁口,正当年哩!”

verywen.com

“要多少?”这是李广柱那天第一次开口问价。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四百斤麦子。” copyright verywen.com

“恁贵?”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大兄弟,这还贵吗?这是种马,哎,大兄弟……”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二百斤。”李广柱已经回身。

非常美文

“那可不中。大兄弟,”那人拽他,“你给三百斤吧,我大老远来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三百斤?”李广柱犹豫着。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马嘶。他浑身一抖,猛然转头:一匹黑马扬起前蹄,如同鹤立鸡群。“乌骓!”李广柱嘟囔了一声,撒腿就跑。“乌骓!乌骓——!”他喊得声嘶力竭。

copyright verywen.com

乌骓眼睛瞪得滚圆,不停地跺着蹄子。它的脸上、脖子上有带血的伤口。

非常美文

“乌骓!”李广柱扑上去抱着马脖子,“乌骓!可找到你咧!”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乌骓扭过头,贴着李广柱的脖子蹭。“乌骓!乌骓啊!”李广柱只觉得想哭。

非常美文

“嗨,我说,你弄啥?”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广柱回头,两个男人站在那里看着他。 非常美文

他搂住马脖子说:“这是我的马。”

www.verywen.com

“你的?”其中一个撸起袖子就要上前,另一个拦住他,说:“给三百五十斤麦子,你就牵走,咱也不赚。” 非常美文

“这是我的马!”李广柱大叫。

copyright verywen.com

“你的马?”第一个上前抓住李广柱的衣领,“你撒手!”

非常美文

“广柱!”二牛端着水瓢跑过来,“咋啦咋啦?”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二牛,乌骓在这儿!”李广柱还抱着马脖子。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你撒手!”二牛对那人说。那人还没回话,二牛就把水朝他泼去,乘势扑上去和他滚作一团。 非常美文

“谁?找死呐!”七、八个男人拿着扁担、木棍围住了他们。被二牛压着的那人翻过身来,又给了二牛几下。 非常美文

“这是我的马!”李广柱又叫。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给三百五十斤麦子就是你的,少一两你把手拿走!”

www.verywen.com

“这是我的马!”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你撒手。”他们围紧过来。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广柱和二牛瞪大了眼睛。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撒手!”为首的咆哮起来。

verywen.com

“二牛,把粮食给他!”李广柱忽然叫道。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啥?!”二牛愣住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把粮食给他耶!”李广柱近乎大叫。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二牛愣了一会儿,抹着嘴角的血,在他们的注视下去推车。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他们又回过头来看李广柱。一张张毫无表情的脸,脸旁边是竖着的扁担和木棍。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他记不得他们是怎么走出市场的。歇脚的时候他捧着粮食让乌骓吃,看着它的伤口,鼻子直发酸。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这事真窝囊!”二牛终于说。他不看李广柱,扭着头坐在几乎空了的独轮车旁。

copyright verywen.com

“乌骓找回来就中。”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那组里的马咋办哩?”

非常美文

李广柱愣住了。二牛嘴肿着,扬着脖子看他。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这不就是组里的马吗?”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这还是你的马耶!”二牛说。 verywen.com

李广柱张大了嘴说不出话。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组里可等着牲口干活哩!”二牛扭头嘟囔道。李广柱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后面的路二牛推车越走越快,每次李广柱抬头都发现他的身影已经小了。“咱尽顾着说话了,”他对乌骓说,“得快点哩!” 非常美文

快到家的时候,他们终于一起走了一段,二牛憋了好一阵子才说:“到家……你先把马牵回去,我去和金锁商量商量……”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商量啥?我都说过了这是组里的马哩!”李广柱叫道。 copyright verywen.com

二牛不说话,李广柱一个劲瞅他,他还是不说话。 www.verywen.com

果不其然,金锁不乐意:“那是大家伙儿的粮食!就换回他的马?你这是咋办的事儿?”二牛还想说李广柱的想法,立刻被金锁打断:“那马本来就不是他的!那是陈金龙的马!是战利品!再者说,谁抓住陈金龙的?” 非常美文

二牛张大了嘴。他从来没想过这事。 www.verywen.com

二牛通知李广柱把粮食还给大家时,李广柱还强调乌骓决不比其他马挣得少。二牛只好向他复述了金锁的话。李广柱这才瘪了,瞪着眼半天说不出话。二牛一走,憋了半天的媳妇说:“咋的?你还真想把马给组里?” www.verywen.com

李广柱吞吞吐吐地说:“我寻思,以后初级社……啥都是大家的,把它给组里倒也中……”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媳妇半天才说:“那你还换它回来弄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不是一见了它就顾不上了嘛?”李广柱急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那一夜他俩翻来想去,最终认定:不管到哪会儿,人都有歇着的时候,把乌骓牵到集上,挣的粮食还是自己的。

verywen.com

第二天李广柱挨家去还粮食,很久以来第一次跨进金铎嫂的院子。她也说:“这不都要那啥社了吗?你还留着它弄啥?” copyright verywen.com

李广柱此时已经坦然。“我也想给组里算了,可金锁、二牛都不要哩。你称称,一百斤。” www.verywen.com

“你跟我还说啥?”金铎嫂嗔了他一眼,“要不是你帮着我,我哪来粮食换牲口哩?”

非常美文

李广柱笑一笑,站了起来,可眼睛就离不开她了。

www.verywen.com

“啥?”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你家的毛驴咋样?”李广柱轻声问。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你咋不问人光问驴哩?”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问驴就是问人。”他憋不住笑了。

verywen.com

金铎嫂过来就拧他,他一下子发觉又回到了过去。她也是,一个劲地撅,摁都摁不住。在她忽然咬紧牙关时,他明白了乌骓不仅是一匹马,把它换回来值。 verywen.com

李庙公社是山南县第一个成立的。大队长在县人武部呆了几年,越呆越清闲,县委问他愿不愿意下去抓一个样板,他立刻说要去李庙。于是他就穿了一件洗得发白的军装,扣子一直扣到下巴,喜气洋洋地坐在“李庙公社成立大会”的主席台正中,人们开始叫他“郭书记”。金锁穿着志愿军军装坐在大队长身边,胸口挂了好几个奖章,他一下子成了公家的人,瘦瘦的脸上泛着红光。

www.verywen.com

大队长来当书记,李广柱很高兴,可金锁也一脸严肃坐在上面,他又觉得不是滋味。大队长讲完了话,李广柱跟着喊口号,喊得特别响。金铎嫂远远地捂着嘴笑。 非常美文

公社设在老祠堂,门口放着张桌子,大家就在那里登记入社。金锁那些日子都穿志愿军服,身后是一块“李庙公社”的小木牌,两个人围着他忙前忙后。 www.verywen.com

轮到李庙村登记的那天,全村都早早出动了,在老祠堂门口聚成了团。李广柱晚到一步,就听二牛嚷嚷着什么,大家围着他笑。大立见李广柱走过来,故意很响地说:“还是公社好耶!我入互助组都没人要哩!这下公社了,看谁还能不要我?”李广柱赶紧把头扭开。 非常美文

开始登记的时候,二牛首先走上去:“金锁,算我一个!”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你不算也不中耶!”金锁说,“有啥入的?”

verywen.com

“啥都没有!”二牛大声说。他的名字就在笑声中被写上了。 www.verywen.com

“他兄弟,我咋入呢?”轮到金铎嫂时,她问。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嫂子,我给你写上。”然后金锁抬头问,“有啥入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有头毛驴,中不?”

www.verywen.com

“毛驴算小牲口,不用入。”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那我还有啥哩?”

非常美文

“这就中。大立,你呢?” copyright verywen.com

“要是毛驴不算,我入一匹马、一头骡子。”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中。”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广柱走上去:“金锁,我入一匹马,一头骡驹子吧。” verywen.com

金锁扬眉看着他,好像有很大的疑问似的。 www.verywen.com

“毛驴不是不要吗?”李广柱解释说。 www.verywen.com

“你只有一头骡驹子?” 非常美文

李广柱尴尬地笑笑。“上次从骡马大会回来,欠大伙儿的粮食,我拿原先那头骡驹子换粮食了。” 非常美文

金锁看着他没说话。 www.verywen.com

“我不是还有一头嘛?” verywen.com

“那小骡驹子管啥哩?”金锁很严肃。 非常美文

“那我只能算一匹马?”

www.verywen.com

金锁盯着李广柱的眼睛,慢慢地说:“你那马犯套,入社干啥?”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嗳,金锁……”他愣住了,旁边的人都盯着他看。“金锁!”他又叫了一声,但没想起下面的话,只是挣红了脸瞪着金锁。他又看大家,大立嘴角上带着笑。

www.verywen.com

金锁冷冷地说:“我把你的名字写上了。” 非常美文

“那我留那马干啥呢,啊?”他叫道。 verywen.com

“是你自己要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金锁,咱可是搁一块儿打过仗的!” 非常美文

金锁不说话。他们对视了好一会儿。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大队长哩?我找他说!”李广柱终于说,掉头就走,背后是一片沉默。

www.verywen.com

大队长学习去了。李广柱愤愤地踏上了回村的路。村里人感觉这事不同一般,聚在一起窃窃议论,一见他就停下了。从他家门口经过时,他们斜着眼睛看,看见他在就扭头。李广柱就咬着牙在心里骂。两天下来,媳妇着急了:“咱留着它有啥用?没人来配种还要糟践粮食,你去找大队长说耶!”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大队长没回来,金锁还在老祠堂门口坐着,他们见了面也不说话。李广柱回来,媳妇老远就问“咋说的?”李广柱不回答,径直朝屋里走。“大队长咋说的耶?”媳妇依然嗓音震天。她无法理解他的难处,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敢指着金锁的鼻子骂他没良心。 copyright verywen.com

李广柱终于吞吞吐吐地说:“那时候是他和二牛……抓到陈金龙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她一愣,然后大叫:“可他当时是挂了花四乡里风光过的,现在又挂了牌牌,你哩?”叫的时候她指着门外,好像金锁就站在门口一样。 非常美文

大队长终于回来了,李广柱见面就嚷:“大队长,我那马咋弄耶?”问得大队长莫名其妙。等他把事说完,大队长愣了一会儿才说:“那马可没少折腾你啊,广柱。”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们是一个组的,还都在县大队打过仗,大队长,你说……”

verywen.com

大队长拦住他。“不要把矛盾闹大了。我再了解了解情况。那马……我看也能入社,就专门配种,行的话就让你当饲养员。中不?” copyright verywen.com

许多年后,李广柱记起了大队长当时的话,“那马可没少折腾你啊”,莫非他当时就觉出了后来的事?

copyright verywen.com

下午开会的时候,大队长不经意地问起了李广柱的事。金锁说那马犯套,不能要。可乌骓那几年配种已配出了名气,其他同志还是觉得该让它入社。金锁立刻指出那是陈金龙的马,现在是公社,咋还能让它成天不干活,就牵母马、母驴来给它配?他激动的样子使大家不知所措。 verywen.com

“公社的马送去给陈金龙的马配,这成啥了?”他又说。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那配出来的马不还是公社的吗?”有人说。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公社的马都是反动派的种?”金锁涨红了脸。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没人说话了,大家都看着大队长。大队长打着圆场说现在咱牲口还不够,自个儿有牲口能配种那最好,种牛、种猪、种羊咱都能要。那匹马我看就先入了,以后有了更好的再换。广柱是县大队上下来的,打保安团的时候还立了功,互助组表现也不错。说起来咱都是战友,我看,就让他当个饲养员吧。大队长还说他会后要和金锁个别交换意见,这事才大概定下。

copyright verywen.com

消息传到李广柱家,广柱媳妇当时就说:“他有啥?还是得听大队长的!我说他还能比大队长强了?公社还是大队长说了算耶!”她冲着门外说给全村的人听,李广柱也不拦着她,还摆出很坦然的样子。传消息的人立刻觉得不该多嘴。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第二天,广柱媳妇在田头嚷嚷开了,还把以前的老账都翻了出来。人们停下活听她说,见她说得厉害了,又赶忙低头干活,不敢搭话。她却越说越起劲,还叫金铎嫂出来证明他们从来没亏待过金锁。金铎嫂红着脸头都不敢抬,直到广柱媳妇晃着大奶子家去喂孩子。 copyright verywen.com

下午,大队长上门来了。他进来就要喝水,然后边吹气边四下打量,“你这几年不赖啊!”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李广柱坐在大队长对面,媳妇和孩子们站在两边,咧嘴傻笑。

verywen.com

大队长要他白天把马牵去,晚上还牵回来,每天算他两斤饲料。大队长每说一句李广柱就说“中”。广柱媳妇赶紧问:“那他就算政府的人啦?” 非常美文

大队长开玩笑说:“广柱家的,你要是再生十个孩,你也是政府的人哩!” www.verywen.com

媳妇羞红了脸,赶紧把孩子们朝外推。大队长笑着看他们朝外走,等他扭回头时,已经满脸严肃了。“我得跟你说,这次我和金锁交换了意见,主要还是那匹马的事……” 非常美文

“马咋的?” 非常美文

“他说了,马是战利品,我就不该给你。”大队长拦住他,“还有,马也不是你缴获的,凭啥你拿?”

非常美文

李广柱瞪着眼,说不出话。大队长一摆手。“这事就别提啦,说起来我也做的不对。”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可你是书记哩!” www.verywen.com

“可别恁说!”大队长赶紧说,“现如今都是运动,谁有点啥都不中!”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广柱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

copyright verywen.com

然后大队长说:“金锁还有点情绪,我寻思着把金铎嫂说给他,你跟金铎嫂熟,你说咋样?”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跟着大队长,李广柱从来没有过不踏实,但那天朝金铎嫂家去,他却两腿打飘。大队长刚说完,金铎嫂就直瞪李广柱,眼珠半天不动。后来她哭了,没有声音,只是头越垂越低。 www.verywen.com

大队长示意李广柱劝劝她,李广柱张了几下嘴,却说不出话。大队长瞪了他一眼,只好自己开口。他说了很多金锁如何好的话,但金铎嫂始终没应声。走出来之后,大队长叫李广柱时常再来说说。

www.verywen.com

晚上,他和乌骓走了很远。他不说话,只是希望能一直走下去,再别回来。乌骓很懂事,连蹄声都比平时轻得多。他最后还是站下了,从今往后,自己就是公家的人,而且那事是大队长做的媒。“那也好,”他终于说,“啥问题都解决了。” www.verywen.com

快回到村里的时候,金铎嫂从大树后闪了出来。他一点都没有惊奇,只是四下打量了一下。她还没说话就啜泣起来,一下子背过身去。“你……好没良心……” www.verywen.com

“是他说的,他是书记,我咋说耶?” copyright verywen.com

“那咱俩咋办?”这是她这么多来第一次这样问,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说耶!”她转身朝他叫。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广柱赶紧捂住她的嘴,就在他四下打量的时候,她倒在了他怀里,边哭边朝他肩上打。李广柱任她打了一会儿,把她搂住。他看见乌骓正敞开了在田里啃,略一犹豫,又从大褂底下握住她的奶子。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搓揉了一会儿,她低声说:“你说咱咋办耶?”

verywen.com

“现在这样也不中,不如你就……”

www.verywen.com

“啥?”她猛地推开他的手,“你?!” www.verywen.com

“你轻点!”李广柱还想拉她,她却捂着脸跑了。他犹豫了一下才去追,却差点撞倒一个人。 copyright verywen.com

“广柱?”大立摇晃着,一股酒气扑面而来,“耶?金铎嫂……她咋啦?”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广柱最初到配种站的日子是提心吊胆的日子。他拿不准大立那晚到底看出了啥,所以每天早早起来,趁人家还没起床溜出村子,就跟做贼似的。到兽医站、粮管所的人来上班,他已经把配种站里里外外打扫了几遍;天擦黑了他才牵着乌骓动身,吃了就上炕。这样的日子一直过到金铎嫂改嫁金锁。 copyright verywen.com

喝喜酒的那天,李广柱偷着眼瞅金铎嫂。这些日子没见她,她好像有点变了,可又说不清变了哪儿。她一直低着头,李广柱看不真她的脸。到她给大队长敬酒,仰着脖子朝下灌,李广柱才看清她比过去苍白,笑的也不一样。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他还在出神,他们已经到了他的桌前。

verywen.com

“广柱,咱敬你一碗。”金锁在脸上堆出了笑。金铎嫂低着头。 copyright verywen.com

“不中不中!”二牛拦住他们,“广柱给你们做的媒,你们得敬他两碗,还有一条,滴酒罚三杯,大家可看好了啊!”

www.verywen.com

“二牛,你也来,咱以前都是一组的。”金锁说。

copyright verywen.com

“不中!你和嫂子得专门敬我哩!”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大家都在看。李广柱不知说啥,伸出碗就碰。她的手在抖!李广柱赶紧把碗遮住脸。再看她的时候,她又垂下了眼。他们仨又碰,一声不吭而且一饮而尽。大队长带头喝彩,金锁赶紧嘿嘿地笑。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在金锁拄着拐走向二牛时,她看了李广柱一眼,眼睛里像是汪满了水。他担心她憋不住,一直盯着她看,她却再也没回头。她和二牛也是碰了就喝,喝完第二碗立马捂着嘴朝屋后跑。李广柱以为她会摔倒,但她一直坚持到了屋后。他愣站着,哄笑声却从四面响起,然后他隐约听到了哭泣声。有人叫道:“快去个妇女看看金锁家的咋的啦!”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金锁家的?”李广柱有点迷糊,然后意识到金铎嫂从此就是“金锁家的”。她不再是金铎嫂,也不可能再跟他叫亲祖宗了。

verywen.com

他忽然睁大眼,这样我不就踏实了嘛?他又想喝酒,这才发觉酒碗还没给倒上。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第二天他起得很晚,到了配种站烧着火又走神了。西圩村打谷场上的暗红的余烬……小孩们窜来窜去……月亮出来的时候她捋头发……她的手真暖和……身子滚烫……抿着嘴笑……眼神打飘……脸红得跟绸子似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他发觉自己既踏实又空落落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他拎着饲料走出锅屋,正碰上金锁拄着拐从围栏外经过。“金锁,今天咋也没歇着?”

www.verywen.com

“没歇。”金锁没有一点笑的意思,只停了一下,然后又拄着拐赶路,悬在半空的腿晃得厉害。

非常美文

“他知道了?”李广柱看着他的背影想,隐隐感觉到自己和他之间的事没完。 verywen.com

“可不哩?到这会儿还没完!”1981年秋天的李广柱老汉蹲在田头说。太阳贴上西边的山梁,地里的小牌牌们拉长了影子。 非常美文

回家后,他就听说了金铎嫂和金锁的事。太阳很高的时候,四大爷去金铎嫂那里叫门。四大爷家没有房子,只好让他们先在金铎嫂那里将就着。大家围过去听,却听到了金锁在骂,还摔了东西。他面色铁青地出来,话都没跟他爹说。广柱媳妇和几个妇女进屋,金铎嫂正蜷在炕沿旁边的地上哭,问啥都不说。 verywen.com

李广柱听完也啥都不说。媳妇问:“你咋咧?” copyright verywen.com

“啥?”

非常美文

“脸咋恁白?”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脸白?”后来他就不记得自己都说啥,脑子里炸雷似的一遍遍地响:事情没完,事情还真的没完哩! 非常美文

没过几天,他就在傍晚的村外见到了金铎嫂。她背着光,几根头发伸在晚霞中红红的上下晃。“你?!”他吓了一跳。 verywen.com

“你咋不遛马了哩?”她问。

非常美文

他半天才回答:“每天来回走恁些路,还……那个啥?”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你躲着我!”她侧过身去抽泣起来。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他赶紧四下看看。“你,啥事?”

copyright verywen.com

她猛然说:“咱走吧!”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啥?上哪儿?”

非常美文

“随便上哪,咱走吧!”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李广柱还愣着,她又说:“他不是个男人!”

verywen.com

“啥——?”他好久才明白了她的意思。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这里面没他的事!他是清白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你说耶!那会儿你咋恁管哩?”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广柱只是四下打量。

copyright verywen.com

“没种的东西!”她跺着脚说,“和他一个熊样!孬熊!”

非常美文

她走了之后,李广柱的第一反应是牵着乌骓朝公社那边折回去。心里既紧张又轻松:“她以后不会再找了,她都骂过了哩!她骂我没种,还说我是孬熊。到这会儿我咋有种?我不孬也不中耶!骂了好,骂了她就消了气。事情就该派这样,还能咋样哩?”时远时近的狗吠淹没了乌骓的踢声,他就更踏实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可是所有的事都没朝“该派的”方向去。接下来大家就吃食堂了。一到吃饭的时候,大人、孩子围成了堆,吃馍、吃菜、喝汤。每顿下来,粮食满地;豆子熟了也没人去收,劈啪地炸在田里;家里的铁家伙都拿去炼钢,小高炉的火苗伸出来像个舌头,给啥吃啥,连配种站的大铁锅也喂了它。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二牛带人来拿铁锅时,李广柱不肯。他说乌骓配过种得喝热水,二牛立时恼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炼钢可是现如今的大事,这马连拉车送点柴火都不会,还得喝热水,它是啥?”他们不由分说掀起了大锅,当院砸碎了扔到车上。

www.verywen.com

钢到底没炼出来。李广柱后来去那儿看过:一块地皮烧得跟砖头似的。

verywen.com

日子艰难了,他一家人就是靠乌骓活下来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大家想起了要种地,配种站又成了重要的地方。上面给了李广柱一口锅,可尺寸差点,放在灶上不关风,一生火满屋都是烟,还没烧好乌骓就开始叫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烫着哩!急啥?”李广柱一面喊着,一面把小米糊糊朝桶里舀。给牲口吃的小米总是有股子霉味,里面沙子也多,李广柱顾不了那许多了,在用木勺搅和小米糊糊的时候他就喝几口,到了喂乌骓的时候,他还不时地从它嘴边舀起一勺,和它一道喝出哧溜哧溜的声响。

copyright verywen.com

乌骓瘦了,毛色灰灰的。他边吃边说:“人都没吃的了,要不我咋能吃你的哩?这都是炼钢给炼的!” verywen.com

乌骓不理他,吃得飞快。他再想舀一勺,木勺就碰到了桶底。“你也没吃饱耶!”他叹息着把桶收拾了。

非常美文

每天二斤的粮食补贴那会子停了,李广柱只能在临回家时抓一把小米或掰一块豆饼。媳妇把能找到的东西都搁在锅里,就等他回来撒下那点干的,而四个儿子就不停地窜到锅屋来看。他们的头发都很长,看上去一个比一个瘦,只有刚吃完那会儿肚子还有点鼓,没到上炕的时候又瘪了下去。李广柱看着儿子们那样就不吃了,把肚子留到第二天,和乌骓一起分那点小米糊糊。他对大队长说乌骓得配种,那点饲料不够。 www.verywen.com

“人都配不上了,哪还顾得上马哩?”大队长就是这么说的,然后叫人给李广柱送来一杆秤,要他把精饲料匀着用。李广柱就在每天秤好饲料之后,再从秤盘里抓一把藏起来,乌骓给他挤得越来越瘦。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不过,因为粮食金贵,私下里也有人来找他配种,说好天黑了在哪儿等着。他像做贼一样把乌骓牵去,再偷偷摸摸地溜回村子,从鼓囊囊的胸口掏出几斤粮食交给媳妇,一再叮嘱她藏好了,连儿子都不能说。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他真的把金铎嫂忘了。直到有一天,他在黄昏的地头上遇到她。她坐在地上挖野菜,已经完全失了形。 copyright verywen.com

“是你?”他像是自言自语。 copyright verywen.com

金铎嫂没说话,眼睛直直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你咋样?”李广柱走近蹲下,“手都肿了哩!”

非常美文

“腿也肿。”她说。 copyright verywen.com

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还和他睡过的女人连眼珠都不会转了!李广柱没多想,从怀里掏出小包袱塞给她。“给。”

www.verywen.com

“啥?”她还是木木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粮食!别让金锁知道!”

www.verywen.com

她看着他,不哭也不笑,只是看。

非常美文

回到家,李广柱对媳妇说:“今天没有粮食,你把藏着的粮食弄上点。”媳妇赶紧问:“以后哩?” 非常美文

“说不上来,”看着她怔怔的样子,他又说,“真说不上来。” verywen.com

那年的麦子稀落落的,长得特别慢。好容易等到麦子灌浆了,就有人偷割麦子。半夜里好些人家锅屋冒烟,大家都明白是咋回事。 www.verywen.com

“抓到了就是现行反革命!”大队长在会上说,“这样下去公粮咋交?”然后他朝民兵队长一个个地吼:“你们村民兵都是干啥的?” www.verywen.com

他们都不说话。

www.verywen.com

“从今天起,都别回家,给我日夜巡逻!”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虽然大队长吼得响,大家还是松了口气:剩下来的人有熬头了。

verywen.com

开完会回家,李广柱在金铎嫂家门口犹豫了一下,然后毅然拐了进去。“有人吗?”他站在堂屋门口问,里面黑洞洞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谁?是……广柱?”她的声音从里屋飘出来,没有一点力气。 copyright verywen.com

里屋更黑。“你咋啦?”李广柱问。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晕,躺着哩。”

非常美文

他走到炕沿把小包袱塞给她。“金锁今晚不回来。你弄点干的吃吧,能起来不?”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她半天没吱声,然后他摸到了她的手。她的手在抖。

copyright verywen.com

“你咋啦?灯在哪儿?”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灯亮起来。她已倚在炕头,衣襟湿了一片。“没有你……我不得活哩……”她的眼睛抠得厉害,比上次见到时更糟。 非常美文

“快了,收了麦就中。”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广柱……”她说不下去,朝他身上偎过来。

verywen.com

他僵直着让她偎了一会儿。“赶忙起来弄了吃吧,我得走。”

copyright verywen.com

“你不是说他不回来?我可恨死你了哩。”

非常美文

“还恨不?”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恨。”她说,却靠着他一动不动。 verywen.com

李广柱从她敞开的领口偷眼朝里看,忽然愣住了。他猛地撩开她的衣服,只见她肩头、胸口都是青紫块。“这是咋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他咬的。”

www.verywen.com

“啥?!”

copyright verywen.com

“他不是男人……”她哭着说,“他不是人!”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李广柱闭着眼把她搂紧,没有任何欲念,只有心被揪紧了的痛。 verywen.com

那天回家,他叫媳妇把藏着粮食拿出来。“从现在到收麦,”他说,“配种站没粮食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麦收过后,李广柱家又添了头小骡驹。按说饥荒结束了,这时候添了骡驹子,该算是喜事,可这些年来李广柱养成了习惯,一见喜事就琢磨它会惹出什么样的祸。母驴还在舔着骡驹子,他就把一家人招到牲口棚里,再三说白天不能让骡驹子出来,牲口棚的门和大门都得关着。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媳妇说:“恁大一个活物,咋能不叫人知道哩?马拴在咱家,咱就说不知道它啥时配上的,不就中了?”

verywen.com

“那你给粮食?”李广柱一句话就把媳妇问住了。从此他家成天掩着门,就连铁蛋他们唱“大马大马一丈高”都压低了嗓子。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其实广柱媳妇说的不错,一个活物,不叫人知道是不可能的。应该主动找大队长说,让他决断。可李广柱生怕再给金锁落下把柄,憋着没说。他咋都没料到事情会出在大立身上。

verywen.com

经过了灾难,大立前思后想,还是觉得该给自己留一手。这时候他的母驴尿线了。他跛着脚来到配种站。“广柱,我找你说点事。”

非常美文

“找我?”自从互助组的事以后,大立从来没找过他。“啥事?”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大立不回答,只管把他朝牲口棚里推。到了里面,大立先看乌骓。“这马……老没?”

verywen.com

“啥?它还和以前一样!”

www.verywen.com

“恁些年了,它咋还能那样哩?”

verywen.com

“你说配种?”李广柱说,“它中!每天配两回,没事!”

verywen.com

“只配两回?还是不中了哩!”

copyright verywen.com

其实乌骓的确不如从前了。它作为种马的年限是长了点,但李广柱觉得它每天配不了那么多次是给饿出来的。“人饿久了也不中耶!”他说。 copyright verywen.com

大立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那,你给我家驴配个种吧。”

copyright verywen.com

“你牵来不就中啦?” www.verywen.com

“牵到这儿?”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咋?”

非常美文

“那不得给粮食吗?”

www.verywen.com

“你是说……” 非常美文

“你晚上遛马时给配配不就中啦!”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李广柱看着他,半天没说话。饥荒过去了,自己家又添了骡驹子,眼下还是小心为妙,千万不能惹事。“这事可不好办。”他终于说。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给点粮食就是。”

www.verywen.com

“可不敢!”过了会儿李广柱又问:“你还配它弄啥?” www.verywen.com

“你看我这样能跟人比干活吗?”大立拍着腿说,“我不得自个儿想点辙?这几年的事你没见?饿成那样谁管?”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广柱不敢接他的话,转身朝外走。 非常美文

“广柱,”大立拉住他,“你听我说,还得自己留一手!你给配了谁知道?” copyright verywen.com

李广柱瞪着他,想起了入社时大立说的风凉话。这没准就是个圈套。“骡驹子生下来还有谁不知道?”他推开大立的手走到门口,“这事我可不能干。”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大立不再说话,只是咬紧了嘴唇看着他。李广柱回家叫家人千万别让人看见骡驹子,对自己当时没听媳妇的懊悔不已。 非常美文

李广柱从此既躲着金锁又躲着大立,可他咋知道,他躲不过“四清”哩?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四清”刚开始不厉害,就是开会讲话,还放过一次电影。到人人过关的时候,工作队挨个动员,叫大家给干部提意见。大家憋了几天,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早二年受的罪。意见一下子就多了,而且事无巨细,城里来的工作组搞不清楚,只好让大家“面对面”,干部们从来没料到群众中竟然蕴藏着如此巨大的力量,赶紧缩着脑袋,任大家走上来指着他们骂: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说了咱只会种庄稼,咱不去炼钢,你们还偏要我那口锅!你们造啊,啥都烧了,钢哩?没有钢就还我的锅!”

copyright verywen.com

“炼啥钢?到要干活的时候,农具都没了!叫我使木犁耕地!咋耕?解放前我就使铁犁了哩!”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食堂就吃了几天,到了身上都肿了,你们谁来过?咱孩他妈没熬过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一提死去的亲人,大家就嚷嚷开了,工作队要大家一个一个地说也没用,大队长只好站了起来,说:“这事不能怨哪一个人,‘大炼钢铁’是当时的形势,谁知道事情就到了那一步……” verywen.com

“你们干部咋没人饿死哩?!”“你们活得滋润得很哩!”会场更混乱了。

verywen.com

“一个一个说,一个一个说!”工作队又叫。

非常美文

“说就说!”大立一瘸一拐地走到前面,“你们这些干部,哪有为群众着想的?我自小腿就坏了,到互助组的时候,金锁还不要我。”大家的目光投向金锁。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自个儿也残耶!”金锁说,“我说了不算,让你找广柱的嘛。”他看着人群中的李广柱,“广柱,你说是不是?” verywen.com

“咱那会儿就两个劳力哩!”李广柱在人群中说。 www.verywen.com

“李广柱,你是啥好人?”大立嗓子提高了。 非常美文

“我咋了?”李广柱有点胆怯。

copyright verywen.com

“公社的种马,配种要交粮食,你家的驴都下了骡驹子了,谁见你交粮食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李广柱脸顿时通红,大家看着他。

verywen.com

“你把骡驹子关着,当我不知道啊?晚上你把它放在院子里,我都见了。这算不算多吃多占?”他问工作队。

www.verywen.com

“你来,”工作队队长指着李广柱,“怎么回事?”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广柱想朝前走,可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咋走到前面去的。

verywen.com

“怎么回事?”队长又问。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马……那马跟毛驴拴在一道,它要是夜里配上的,我咋知道哩?”

verywen.com

“啥!”大力叫道,“夜里配上的?哪家不把牲口拴好喽?它能有那么长,还够得到?”社员们哄笑起来。工作队的人不理解,赶紧问:“笑什么、笑什么?”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李广柱看见大队长也想笑,但绷住了回答工作队的问题。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那,”工作队队长很认真地对大立说,“这事以后再调查。” verywen.com

“可得调查,事儿多哩!”大立说完瞄了一眼李广柱,一踮一踮地走下去。大家还在笑他刚才说的话,工作队叫了几次都止不住,就狠狠地瞪了瞪李广柱。

verywen.com

李广柱顿时浑身冰凉,眼前所有的脸都不认识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两天真乱。外面乱,李广柱的脑子更乱。他几次想找大队长说补交粮食的事,可大队长总是被工作队围着开会。媳妇还没觉出事情有多严重,嘴里不停地骂:“怪道他恁坏哩,生下来就烂腿!咱啥时亏过他?” copyright verywen.com

“你别嚷嚷!”李广柱怕极了,真恨不得捂住她的嘴。 www.verywen.com

“那原先就是咱的马!有啥不服的?”媳妇不怕,反而叫得更响。

verywen.com

李广柱却不住地自言自语:“第一次他牵牲口来配,我说了不要他粮食。他们都在,都听见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凭啥?喂牲口不得粮食啊?”媳妇还在叫,“有啥哩?顶天了就是把马拿回来,咱种自家的地,还有啥不中?这不又要分田到户了吗?” 非常美文

“种地?”李广柱瞪大了眼。他在那时就预感到自己要回来种地了。

非常美文

好多年以后,李广柱才知道当时大队长是不想搞扩大化的,但他说饿死人的事哪儿都有,这句话被工作队队长抓住了把柄。“哪儿都有?这是你说的?!”大队长顿时脸色苍白,额头冒汗。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工作队不愧是上面派下来的,他们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发现群众反应的问题很多带有普遍性,得向上级请示了才能处理。然后他们集中了半天时间,把乌骓原先是战利品的问题搞得一清二楚。大队长说话都结巴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李广柱提心吊胆地活了两天,知道要出事,又不知事情有多大。第三天早上,他还在拉着风箱,金铎嫂站到了配种站锅屋的门口。

非常美文

“你咋……”他只说了两个字。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金铎嫂钻进满屋的烟里。“你站门口,我来拉。” 非常美文

“啥?”他还在发愣,她就坐下拽起风箱来。李广柱看得出她也很紧张。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她是来向他报信的。头天晚上,金锁吃饭的时候喝了酒,不住地夸工作队水平高,马上就看出了问题,还说一匹反动派的马,早该收拾了,他一直憋着气。当年是他和二牛抓到的陈金龙的,凭啥把马给了他李广柱?还把他弄成了配种员?啥活都不干,见天跟母马、母驴操、操、操,公社的母马、母驴都给操遍了!金锁当时还拍了桌子:“工作队说这是阶级立场不清!那就是有水平,你不服不行!” copyright verywen.com

“你可得仔细些!”金铎嫂对门口的李广柱说,但李广柱的眼睛已经直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你咋……”她话没说完,李广柱猛地走过来拽起她。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你赶忙走、赶忙走!” www.verywen.com

“那你?”

www.verywen.com

“你走耶!”

www.verywen.com

那是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她愣了一下,低着头走了,脚步迈得很快。在围拦外她又扭头看他,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 非常美文

在后来的那些年里,李广柱从来没敢问那天到底发生了啥。只是他媳妇在经年不息的吵闹中逐步弄清了金铎嫂离开配种站后发生的事: 非常美文

太阳没多高的时候,工作队的人进了村,问大立住哪儿,把村里的人一下子都招来了,挤满了大立的院子。工作队同志关上了门,大家就贴在门上、窗上听。

copyright verywen.com

大立反复强调李广柱说的是瞎话,牲口夜里不可能自个儿配,马和驴都拴在槽上,它们想配也够不到!“你们想耶,马在这边,母驴在那边,它那家伙再长也没恁长!对不对?”大家就在院子里笑,更想知道工作队能把马的那家伙怎么处理,然后他们听见大立提了嗓门: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那会儿我们都饿得全身肿了,可他哩,一家人还活得好好的,一个肿的都没有!” 非常美文

“你看没看见?”工作队问。 verywen.com

大立说:“那他肯定是偷吃的!我才说了,他家一个都没肿哩!” verywen.com

“我们问你有没有亲眼看见他偷吃饲料!”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大家半晌都没听见大立回话,忽然他说:“工作队同志,你们要走?我还没说完呢!” www.verywen.com

“还有什么问题?”

verywen.com

“他搞破鞋!”大立大声说。

非常美文

“他搞破鞋!”“李广柱搞破鞋!”院子里的人立刻重复着,然后一下子寂静下来,侧耳倾听。

verywen.com

“和谁?”工作组的声音。

非常美文

大立一字一句地回答:“和、金、锁、家、的!”

非常美文

金铎嫂走了没多会儿,来了配种的,进门就叫:“广柱,配种!”

verywen.com

李广柱从锅屋里出来,脚软软的,这时他听见乌骓在叫。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嗬,还是那样啊?”来配种的说,“今天广柱都不急,你倒急啦?”说完冲李广柱大笑。 copyright verywen.com

李广柱笑不出来。他把母马拴到架子上,乌骓已经躁动不安了,缰绳一解,自己就朝前去。李广柱给它拽着,只见它浑身肌肉绷紧,一棱棱地突出着。那时他就想:“恁好的种马,咋就是反动派的马了哩?”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乌骓不容他多想,到了架子旁边就腾空而起,怒目圆睁,腮边和脖子上的筋一条条暴起。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然后,它眨眨眼睛。

www.verywen.com

这样的经过,李广柱不知看过多少次,并无数次地被引得口干舌燥,但这一次他的心里却沉甸甸的:它要是定下来是反动派的马,那我哩?我是啥?他当时根本没想到那是他最后一次看乌骓配种。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还是这马中!”来配种的舔着嘴唇说。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李广柱想说话可心里咋都不是滋味,这时又有人来了。“耶?刚配过?” 非常美文

李广柱把乌骓拴好,对刚来的说:“得等会儿啦!” copyright verywen.com

“等吧,我也走累了。”那人放下粮食口袋,一屁股坐上去。李广柱想叫他后晌再来,但犹豫了一下没说。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这一切,到了1981年秋天依然历历在目:他去烧水,刚点上火二牛就跑来了。最后一次配种之后,乌骓没喝上他烧的水,还有,他回来时乌骓没拴在桩子上,已经站不直了。它是喝了水缸里的凉水哩!那人配了种没把乌骓拴上,连粮食都没留下! copyright verywen.com

“广柱!广柱!”二牛急急忙忙地跑进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咋?”李广柱停住风箱。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二牛喘了两口:“广柱,你胆也忒大了!” verywen.com

“啥?”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你媳妇堵着金锁家的门骂哩!” verywen.com

“啊?”

verywen.com

“他们说你跟金锁家的搞……破鞋,你媳妇就去骂!”

copyright verywen.com

李广柱愣住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说你也忒胆大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谁说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大立跟工作组说的!” 非常美文

“我没有!我没有!”李广柱大叫。 非常美文

“赶忙回去耶!要是出了人命你咋办?” 非常美文

李广柱站起来朝外走,觉得自己的步子飘得厉害。二牛走在他身边不住地问:“你中不?”李广柱记得自己好像是点了点头,二牛就说“那你快耶!” verywen.com

从李庙村到配种站的路,那天李广柱走了好些趟,可他就是想不起来和二牛是咋回到村里的。老远他就听到媳妇在叫:“破鞋!死不要脸的!”她的声音已经嘶哑,不像是人的声音。 verywen.com

“你给我回去!”四大爷的声音夹杂在其中,但媳妇的声音还是不依不饶地撕扯着人们的耳朵:“一个男人给折腾跑了,你又找一个!你还不够啊,还要勾我男人!”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你给我回去!”

verywen.com

“破得连鞋帮都掉啦!你给我出来!” 非常美文

李广柱只记得他一下子看见了金铎嫂的院子里挤满了人。门在拼命地晃,四大爷站在门外把住门栓。“你给我回去!”他扭头叫着,满嘴白沫。

www.verywen.com

媳妇就站在离四大爷不远的地方朝着门叫:“骚货,睡过那么多男人也没见你下一个蛋!”

verywen.com

李广柱刚想说什么,门猛地打开了。金铎嫂两眼发直地站到门口,。她肯定看到了所有人,但又好像谁都没看。四大爷跌倒在地,赶紧爬起来拦在金铎嫂面前叫道:“你给我回去!”但他立刻闭嘴了。金铎嫂手一拨,慢慢地朝前走,大家都愣住了,一时间鸦雀无声。李广柱觉得现在的她和早上到配种站来报信的她很不一样。

copyright verywen.com

“揍她去!”李广柱媳妇推着铁蛋和小二说。她还没看见李广柱。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搞了……我搞了……”大家都听到了金铎嫂的自言自语。“我搞了!”她大叫一声,猛地撕开自己的上衣,向所有围观的人挺起她满是青紫的胸脯。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啊?!”人群被吓呆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四大爷打破了寂静。他捂着脸跌跌爬爬朝外冲。“造孽啊!造孽啊!”但人们没理会他。 copyright verywen.com

“哈哈、啊啊、哈哈……”金铎嫂大叫起来,斑驳的奶子跳跃着,惨不忍睹。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二牛冲上去把金铎嫂推进了屋,扣上门就回头大叫:“广柱,把你媳妇拉走耶!”

verywen.com

大家这才回头看李广柱。 www.verywen.com

“你放开!”李广柱还没伸手媳妇就挥动胳膊了,“好啊,你跟她干那丢人现眼的事!”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胡扯啥!赶忙给我回去!”李广柱只顾大叫。 verywen.com

“咋的?你还要打我?”她一头向李广柱撞过来,“你打!你打!”手从空中不停地扑向他的脸。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李广柱头脑里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的腿在抖,想和她对打也没有力气了。他胡乱地挥着手,还不停地叫“你给我回去!赶忙给我回去!”那声音听上去都不是自己的。二牛从后面抱住他时,其实他都快撑不住了。他被二牛拖着走,媳妇追着叫:“你还护着那不下蛋的破鞋!你还护着那不下蛋的破鞋!”他记得那时候他听到了金铎嫂的声音:“哈哈……啊啊……哈哈”,还有门的剧烈晃动。

verywen.com

后来是二牛叫村里的妇女把广柱媳妇给拉回来的,他叫她们看住她,别让她再去骂,然后拽着李广柱走。李广柱没挣,踉跄地跟着二牛。他到了配种站,二牛扭头朝公社去。李广柱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乌骓已经站不直了,他木木地走进锅屋去烧水。 非常美文

金铎嫂斑驳的奶子在火苗中跳跃,还有她“哈哈、啊啊、哈哈”的叫声。他瞪着火苗,咋都不明白她那到底是哭还是笑。他不时瞅瞅门外,准备着随时有人来抓他。 verywen.com

但没有人来。后来他知道金锁听到了消息半天没说话,大家都看着他。他突然喷出一口血,喷了大家满脸,然后大家手忙脚乱地把他朝县医院送。那天粮管所所长上吊自杀,他多吃多占的问题非常严重,工作队实在太忙。

verywen.com

李广柱到后晌才意识到乌骓真的不行了。他跑去找大队长,见面就叫“大队长,乌骓不行了!得赶快请医生给看!”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谁?”大队长眉毛拧着。他这个样子李广柱从来没见过。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就是那匹种马啊!”

www.verywen.com

已经要站起来的大队长又坐回椅子里。“广柱,你都干了些啥?你都干了些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没干!” copyright verywen.com

“没干?金锁都气倒了,送县医院了哩!”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没干!”

非常美文

大队长看看李广柱,欲言又止,最后终于说:“那马也不用治了,你就牵走吧,配种员也找其他人了。” verywen.com

李广柱瞪着大队长,可大队长躲开了他的目光。

www.verywen.com

“那,马也不是公社的……?”他终于问。 verywen.com

大队长点点头,还是不看李广柱。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它、它可是好种马哩!”

www.verywen.com

“那是阶级敌人的马,当初就不该……”

www.verywen.com

李广柱张嘴愣了半天,走到门口,又回头看大队长。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大队长这时抬起了头。他们谁都没说话。

copyright verywen.com

那晚回家,李广柱和乌骓都走不动了。路,还是那条,当年他第一次牵它回来的那条,赶集配种拉回粮食的那条,但这一回长着哩,走也走不到头。乌骓的蹄声乱了,断断续续,有几次它还停下了脚步。李广柱回头看它,它张着嘴喘个不停。他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拉着它走。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好长的路耶!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乌骓坚持到了家门口,在进门的时候扑倒了。它在地上胡乱地蹬,可就是站不起来。“乌骓!乌骓!”李广柱大叫着拉它,但它的身子却贴着门框朝下滑,两条前腿终于离地,在空气中惊慌地划动,眼睛越瞪越大。

www.verywen.com

媳妇和四个儿子站在堂屋门口,冷冷地看着他和乌骓,一动不动。都十几年过去了,他们的目光依然让人凉透了心。

www.verywen.com

“乌骓!乌骓!”他又叫。那声音简直不是自己的声音,空得很,像是从远处飘过来的。 www.verywen.com

乌骓再也没起来。它躺着,把整个大门堵得严严实实,眼睛就一直瞪着,很怕人。

copyright verywen.com

是二牛帮着李广柱把乌骓埋了的。死了的乌骓装了满满的一板车,白花花的眼睛随着车子晃来晃去。二牛拉着车,李广柱在后面推。二牛走得快,李广柱又老是走神,不时被拉在后面,就像是当年在三门峡找回了乌骓后一样。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他们就在李广柱现在蹲着的这块地里挖了个坑,把乌骓掀下去。填土的时候,李广柱有几次想哭,但都忍住了。后来他就坐在锹柄上,手捂住脸。二牛停了一下,然后李广柱又听到了填土的声音,越来越快。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二牛拍着他肩说:“走吧,广柱。”

copyright verywen.com

李广柱抬起头说:“你先走吧。”他都站不起来了。 非常美文

二牛走了之后,四下里一片秋虫的叫声。李广柱看着那堆微微隆起的新土,忽然发现自己在哭。“你到底走了。”他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我咋就弄不懂你到底是哪个阶级的马哩?” www.verywen.com

1981年的秋虫和1963年的秋虫是一个叫法,叫得李广柱老汉心酸,对儿子们的气不知啥时就消了。 verywen.com

他从配种站回家后,在屋里躲了些天。媳妇天天哭着骂,骂着骂着就上来打他。他也骂,和媳妇对打时手很重。后来就听说金铎嫂不见了,过了十多天,拾柴的人在乔家山上发现了她,除了条绿围巾,身上啥都没穿。尸体已经发臭,但青紫块还在。很多人去看,都说那是牙印子,于是人们就到处打听为什么金锁要用牙咬自己的女人,而且咬成那样。那时候金锁在县医院躺着,大队长对工作队说是自己给金锁做的媒,可金锁又没说他不行,“这事怨谁哩?还能怨我?他们成了亲,我也不能问耶!” www.verywen.com

李广柱吓懵了,但就是不松口;金铎嫂死了,无法对证;工作队去问金锁,金锁是怎么回答的村里没人知道;大立见出了人命,吓得不敢再说啥,最后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村里人私底下的结论是李广柱和金铎嫂肯定有那回事,再明白不过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金锁出院后成天不说话,半年后又吐血,送到县医院后就再也没回来。一年后,四大爷也死了。

www.verywen.com

对金锁和四大爷的事,李广柱渐渐地就不再去想,但这些年来金铎嫂的影子始终在他眼前飘:她和他看完戏一路回家、她在草垛里叫“亲祖宗”、她扭头努力睁开眼说“你咋恁大的力气?”,还有她最后离开配种站时低垂的头和匆匆的脚步。他和媳妇打那次事情以后就没咋房事了,一般是她把他的手推开,难得有几次挣不过他,也是把头扭在一边,睁着眼睛等他完事,再也没为他“尿线”。他汗都没出就爬下来,自己也觉着没意思,而金铎嫂准在那个时候出现在眼前。他想着金铎嫂,自然而然地又想起了乌骓。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这辈子,他有两个问题一直憋着:金铎嫂是咋了?她离开恁些天,咋只到了乔家山哩?还有,最后来配种的那个人到底配没配上?他咋不知道把乌骓给拴上?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1981年,这些问题仍然在秋虫唧唧声中缠绕着李广柱老汉。 verywen.com

“大马大马一丈高,……整个身子看不到。”他不知不觉地念出了声。

copyright verywen.com

“真的看不到了哩。” www.verywen.com

在西边的山头隐隐地还剩最后一条线的时候,他站了起来。腿有点麻,他轻轻跺了两下,腿肚子凉飕飕的。 www.verywen.com

“老啦,”他开始挪动脚步,“这辈子再也看不到啦!” www.verywen.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阿P讨礼物

下一篇:《家书》经典微小说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