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 短篇故事 > 闰土:张老汉买药

闰土:张老汉买药

时间 : 2018-10-29 15:17:1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闰土   点击:Tags标签:
张老汉得了个慢性病“结肠炎”,用农村话说叫“鸡鸣泻”,也就是说在黎明鸡叫时,肚子痛疼,就赶快要上茅房。

这个病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每天上二、三次,甚至三、四次茅房。去年张老汉在县医院住了二十多天院,也没有多大效果,老婆一直在医院管护,遵照医生的吩咐,让张老汉回去慢慢吃药疗养。

一天,儿子老三从他的商店回来看张老汉,张老汉正拿着长长的烟锅,饱饱装了一锅烟,贪婪地吸了一口。儿子在屋里转了一圈,从烟盒中抽出一支香烟,又掏出高档拨轮防风打火机,点燃了香烟吐出一圈圈烟雾,连张老汉让都没让,然后两只手向后一背,抬头挺胸,好像领导视察工作一样,那神态,真是难描难画。

老三临走时,连爸、妈也没叫一声,面无表情开门见山地问张老汉:有啥事没?没事我走呀。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张老汉老伴听说儿子要走,忙赶出来,把儿子叫到厨房,揭起衣服的下襟,从衣服兜兜掏出一张折的皱巴巴的五十元钱,给儿子说“妈这两天腿疼,上不了街,你把这五十元拿上,妈再没钱了,你添上十块钱,给你爸买上三合结肠炎片捎回来,你爸昨天就没药了,你添的那十块钱,妈过两天有了,一定还给我娃还上。”

老三接过钱后,一声不哼,转过身,嘴上叼着烟,吞云吐雾地走了。

第二天上午,老张老伴正给老张做饭,怱听隔壁二娃媳妇喊道,你老三娃给他爸把药买下,让我捎回来了。他还说“药店只有两盒药,找下钱和发票都在一块儿。” 说完二娃媳妇回去了。



人老了不知心思多、还是疑心重了,老张老伴接过药,悄悄放到桌子上,她边擀面边擦眼泪,她想到底是药店没药了,还是儿子不愿添那十块钱。是不是怕她不还了,她想她和老伴养老金还有两个月没有取呢?如果出门她不管向谁借上十块钱,那三盒药也可能会捎回来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老张的老伴反过来又想,她老三娃负担也重,一儿一女正在上高中和大学,加之现在生意也不好做,这十块钱对老三来说也不易。

她泪又下来了,急忙用围裙擦了擦眼泪,她记起老三两岁时那年发高烧,咳嗽不止,她吓坏了,抱到医院,被检查为急性肺炎,必须住院治疗,但没钱交住院费,她把家里仅有的八十元钱,还有卖掉正下蛋的两只老母鸡,才算搭救了三子的一条命。



三子好了,她却病了,没钱买药,她熬了些生姜汤喝了,睡了两天一夜才能下地干活了。

人常说:“父母心在儿女上,儿女心在石头上…”

她不敢往下想了,咱活了今日没明日的,想那么多干什么,她把委屈压在心里,一个人承受,她不想让多病的老头再有什么心理负担,包括给老三买药的事,她压根儿就没对老头讲。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张老汉和老伴养育五儿二女,三儿子七岁那年因得了个“大脑炎”,医治无效夭折了,以后四儿两女,老俩口吃糠咽菜抓养成人。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张老汉儿女都已长大成人,该结婚的结婚了,该出嫁的出嫁了,张老汉的子女事业有成,老大当兵提干后转业在市某机关,常年不回来,老二考学后两口在外地,老三脑瓜灵,善做生意,在镇上承包了一家商店,两口子做生意。老四在县上一个部门当办公室主任;张老汉的两个女儿,一个教书,一个做生意。

张老汉和老伴守着近一亩大的院子,七、八间老房,这老房常常是外面下大雨,屋内盆碗、塑料纸接小雨,虽不愁吃穿,但危房时刻威胁着老俩口的安全。

村、组干部几次和老张儿女协商无果,把两位老人拉入低保,他们不想看到老人被危房塌倒,不想让上级说他村组扶贫不到位。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低保上报批下来后,紧跟着是危房改造,村、组帮扶干部,上报资料,危房改造很快批下来了。

张老汉兴奋地向儿女们报喜,说终于能住上新房了,没想到大儿子说这样做给他脸上抹黑,一分钱不出,还发了一通牢骚。老二、老四好像商量好的,答应每人拿两千元,五条烟。老三是个软面蛋“犟不过媳妇”。对老人说,他媳妇说了,“己搬走分家住,家里盖房不盖房与他没有关係,一毛钱也不出。”

老人很感谢国家的扶贫政策,他不想给儿女出任何难题,娃娃们负担重,花费大,他不想让娃跟媳妇为自己盖房而淘气吵架。张老汉替儿子想着,并拿出了自己一生所有积蓄,凭着老面子东倒西借,还有扶贫干部和村组干部地努力,终于盖起了三间半大房,另加了一间半厨房。

说实话,张老汉原真不想盖了,老两口都六十多了,有今日没明日的,晚上把鞋脱了,明早能不能穿上,还是另外一回事,无奈扶贫干部隔三差五来家里,他也不能伤了扶贫干部的心啊。
copyright verywen.com


房盖起了,张老汉却病倒了,不知是因为他劳累过度还是不注意饮食,把匠人送走第五天,他就因泻痢、浑身乏力住进了县医院。这算是张老汉多少年来第一次住院。

透视、化验、心电图、肝功、B超等都做了,最后确诊为慢性结肠炎,须住院治疗。

老大听说父亲住院,给父亲打了一千块钱,让看病和买些滋补品。

老二问候了父亲一下,听说不要紧,汇出了一千伍佰元给父亲。

老三抽空去医院看看,借口生意忙,脱身离开医院,临走时不忘带走所有亲戚朋友看老人的礼档。

老四还算好,在县城工作,常常看看,帮助一下母亲,老四媳妇偶尔送送饭。

两个女儿有空常来医院,换换母亲,给张老汉买些零碎吃的。

张老汉虽说住院,但无大碍,就是肚子不好,说上厕所马上就要去,老婆子也跟着在医院受罪。

www.verywen.com



张老汉这病,时轻时重,重了和老婆一起去住院,时间长了,他也懒得给儿女们打个招呼,反正老两口住着,有病扛不动了,老两口把门一锁,拿上合疗证住院,总之,贫困户的药费百分之百报销。

日复一日,春、夏、秋、冬四季轮回,留下的是追忆、是回忆、是过去的时光

张老汉和老婆从迷芒慢慢清醒过来,他再不去医院了,虽然医院全报销,但另花费也不少,他想在积攒些钱,包括老两口的养老金,还有粮食收入的钱,土地直补款、偶尔儿女给时的零花钱,他想赶他死前把盖房国家补助后下欠的一万多元还上,他和老婆商量好,不想给娃娃留尾巴。

医院开的那几样治结肠炎的药他了如指掌,不过变相地变换着手法,只是厂家不同,药名不同而已,治疗效果一样。他这个结肠炎几年了,把他折腾得够呛,现在骄傲地说,久病成大夫,他可以算一个半拉子医生,特别是治结肠炎方面。 copyright verywen.com

张老汉的药以后吃完了,张老汉自己去买,有时老伴去买,自那次老三买药伤了她心以后,买药的事老两口谁也不求了。

今年不知怎么,张老汉肚子一点也不疼了,一切都正常了,不知是药吃好了,还是张老汉心情好了,老两口在新房里安度着晩年。

上一篇:请我吃饭的陌生人

下一篇:经典短篇:赔碗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