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 短篇故事 > 爱如四季

爱如四季

时间 : 2018-12-31 19:26:1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杜石栓   点击:Tags标签: 爱如四季
时至仲秋,暑气没有一点消退的迹象,搅得妙帆心慌气躁。单位几个长舌妇总在背后指指点点。本就怀疑明武与文丽之间关系不平常的妙帆,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文丽是娘家四叔的女儿,生的肤白腰柳。两年来的城市生活已将文丽装点得青春靓丽朝气十足。前年妙帆不顾明武的反对,毅然在市区繁华地段租了一件成衣连锁店。由于妙帆和明武要上班不能整日泡在店里,便把闲散家里的堂妹文丽招来做服务员。自家妹妹知根知底靠得住。文丽经过一段时间的熟悉,已是店里的顶梁柱。每天妙帆只需进货时看一下就行了。

妙帆省心了,却又烦心了。这段时间隐隐觉得文丽与明武之间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本来只是偶尔一想,一想就扯不清理不明。盯明武的时间长了,慢慢的还真看出了些问题。比如说,每天晚上明武十点准时洗澡睡觉。现在天天洗澡的明武以前是不洗澡的,被子褥子内衣裤子鞋总是杂乱的混在卧室的床上、地上。为了改掉明武的这些臭毛病,可是费了一番功夫。女人是男人的大学。这话真不假,经过妙帆改造的明武,愣是养成了现在的好习惯。可如今,看明武的这些习惯,妙帆看着有点别扭。 非常美文

她把脚上用了那么多香皂,洗得跟那葱白似的,是不是怕熏着那个谁呀;沐浴露用那么多,浑身搓了又搓,是不是想香那个谁呀;甚至连私处也洗了一遍又一遍。想到这里妙帆起身啪的一下关掉热水器。扭进卧室窝到床上。明武似乎习惯了妙帆这段时间的莫名其妙。默不作声的清理好洗手间,裹上睡衣,躺在妙帆身边。妙帆忽的一下给明武一个背,本就木讷的明武不知道如何开口,安静地躺着,一会儿就齁起来。妙帆恼从中来,扯起明武,“老娘都没睡,你到呼呼睡的挺香。”

妙帆开始从明武吃饭吧唧嘴到不洗脚,内裤洗的黄黢黢,张嘴老黄牙,脸上刮出灰,不会给娃洗澡,不会做个饭,直到不会生娃。一顿数落下来,还不解气,把床上的被褥拽到地上,把明武一个人赤条条撇在床上,转身进了书房。

明武目瞪口呆地望着妙帆出去,又听到书房门砰地一声关住。翻下身将地上的物品,一件件捡起来、铺好,靠床头想了半天,歪头睡去。
verywen.com


闹了一场的妙帆,定了一会儿,没有等来明武的慰藉。心火一次次升腾,又怕半夜闹腾,邻居笑话,合着眼皮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一大早,妙帆没有如时做饭,明武直接开车去单位。

接连几天,妙帆和明武视如路人。没了烟火味的家里多了几许素淡,清凉。他日三句不和大吵一番的场景,如堕静尘。冷战于第八天晚上再告结束。

妙帆想起明武几天来的无情,想起明武的熟视无睹,想起明武婚前的迁就、百依百顺、死乞白赖。妙帆将房门从里面锁死,明武晚时回家,无论怎样摆弄,就是进不了门。靠门吁了半天酒气一摇一晃走了。

晚间的秋凉袭来的时候,妙帆几次欲过去开门,迅疾又被明武的种种不是压了回来。一夜无眠的妙帆,天刚露明,猛然想起从未露宿在外的明武,会去哪里?妙帆心里一阵阵发紧,妙帆看了看家里,明武昨天走得急钱包还落在家里。妙帆的心里涌起一阵一阵热浪:会不会像乞丐那样流落街头?会不会出事了?妙帆翻出手机,该死的手机不知何时已经没电。妙帆开始有点后怕,披件外套带上门,到街上漫无目的的寻找。不知不觉走到自家店里,两个小姑娘迎出门。妙帆在店里四下走了走,对两个小姑娘交代一番。发现文丽竟十点还未到店里上班。妙帆的脑门轰的一下,发晕,强自定定神。便问文丽出租屋的位置,两个小姑娘一无所知,其中叫小云的姑娘说静怡(妙帆女儿)可能知道吧,文丽时不时会带静怡去出租屋玩。妙帆在婆婆家接过静怡。静怡的记性还不错,拉着妙帆七扭八拐到一个门脸锈迹斑斑的小屋前。妙帆刚伸出的手又折过来,招呼静怡过来敲门。静怡喊了几声“小姨”。文丽开门见到母女二人,面无表情的让进屋。妙帆早就瞥见,衣冠还算齐整的明武,斜躺在钢丝床上“丝丝”的吹着酒气。妙帆瞄了瞄衣衫齐整的文丽,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给了明武两个耳刮子。未待明武醒过神,转身疾走。不知道多久,妙帆浑身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路边。在女儿一声声的哭喊中,妙帆漠然地看着身边泪人样的静怡,默然的拉着静怡回家。

www.verywen.com



“于明武我要跟你离婚!”妙帆喃喃自语,泪水顺着脸颊无声地流下来。

生活原比小说更加精彩。当年的妙帆经不住明武软磨硬缠,放下班花的身姿,自认委身下嫁。这对阴差阳错的组合,还跌了一群俊男的眼球。二人尚未毕业,妙帆的母亲已找上门来,声色俱厉的手段并未击退癞蛤蟆对白天鹅的热情。生性胆小的明武异乎寻常的强悍,这强悍自然源于妙帆的鼓励。无可奈何的母亲采取了更为决绝的方法,趁暑假将妙帆反锁在卧室里,收了妙帆的手机、电脑等一切与外界联系的工具。

妙帆便折纸鸢顺窗缝投在大街上,纸鸢上写了明武的手机号码和相约出逃的时间。终于在第五天,妙帆透过窗户看到挥着红纱巾的明武。妙帆瞬间眼泪流了一脸,幸福兴奋委屈一并倾泻而出。随即做了个“ok”的手势。夜里妙帆数着时间,听家人逐个睡下,还听见母亲取下门锁的声音。不敢大意的妙帆又坚持近一个小时,远处“k”房的吼声全部归于宁静之后。妙帆手拿起拖鞋蹑手蹑脚的钻出三道门。明武一见妙帆出来,驼起妙帆一溜烟顺着街道狂蹬。时有警觉的妙帆母亲,见到空无一人的房间。吼其家里其他的人,披上衣服出来追赶。猛蹬一阵的明武,正所谓上坡掉链子,实在坚持不住,呼哧呼哧停下来,听到追赶声越来越近。将车把一歪,弯进一条岔道,大约五十米后把自行车扔进篱笆丛。二人坐在篱笆后的梧桐树下,一深一浅地喘着气。没多久传来妙帆母亲找女儿的声音,伴着脚步声又越来越远,明武拉出车子朝反方向疾奔而去。两人结算旅店后连夜回到明武的家乡。 非常美文

妙帆家人意识到两人已是拆不开的鸳鸯,只能接受“女大不中留”的古语,默认二人的交往。县城里的发展势头很好,经过一番努力,妙帆进了事业单位,明武进了镇政府。像很多普通的夫妻那样,恋爱、结婚、生子,孩子停奶后,年岁不大的婆婆接过了照顾孩子的担子。两人变相的又过起了二人世界。几年下来,也许是审美疲劳,也许是七年之痒,二人间的郎情妾意少了,一天多说几句,便不耐烦。生活过的像工作一样,生活拉长了惯性的平淡,缺乏激情的日子让人乏味,乏味的感到冷漠,甚至连酸甜苦辣咸都成了一个味。真是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入鲍肆只是久而不闻其臭。

整日无所事事的妙帆与单位几个姐妹慢慢熟悉起来,从化妆品到头发,从脚趾甲到眉毛眼线,从桑拿到洗脚。妙帆学会了遍识女人香,学会了身体每个部位的精细化。直到前年联系上某大城市的同学梅小平,经过梅小平的一番深度解析。妙帆象街道菩提祖师送给悟空的三记棒槌一样开了窍,原来金子就在脚下。力排众议,其实也没有什么众意,夫妻二人而已,一向当家作主的妙帆在朋友、同学、同事的帮助下,风风火火的将连锁店开起来。竟没想到操持一个小店也不容易,两个月下来瘦了十来斤。小身板直接变成了排骨妹,如雪的肌肤添了几分风霜。两年的经营虽没想象的那般美好,家里的零用倒是填充了不少。
copyright verywen.com


想到这里,妙帆心里硬了硬,于明武,我要跟你离婚。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老娘豁出去了。

提起手机,给明武发了一条信息:明天民政局见。关掉手机拉起女儿回家。给女儿煎了两个鸡蛋,两根火腿肠,烫了一杯酸奶。蒙住头“呼呼”睡到天亮,抬头见女儿蜷在床头,眼角还挂着泪痕。心头一酸,泪珠在眼眶滚了几圈,心一横,不能便宜他。抹把脸,把被子往女儿身上提了提,圾拉着鞋,涮把脸。女儿起来,帮她洗涮好,到街上吃完米线。来到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理手续的是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妈,隔着厚厚的老花镜上瞧瞧、下看看。听明原因好心地劝,什么一夜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什么床头闹床尾和;什么捉奸捉双,擒罪拿赃,一嘴白沫了了,才问结婚证带了没,男方咋没来。妙帆这才想起,光顾恼了,什么也没带,手机还关着。手机一打开,一个电话进来,竟是老妈的。一听老妈的声音,妙帆实在忍不住,哇的一声哭起来。好半天,在办手续大妈的劝说下,收了声,跟老妈讲起了前请后绪。老妈末了说了一句:“能断十次情,不毁一桩婚。多想想静怡吧!”老妈的电话断了好久,妙帆回过神来,怔怔的望着静怡。

copyright verywen.com



妙帆忘记自己是怎样出民政局的大门,手机不住劲儿的响着“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天空中飞翔……”回到家的时候,门口已聚集了邻里、朋友及同事。大家围坐客厅,七嘴八舌的说着话。直到明武耷拉着茅草头出现在门口,众人东瞅瞅,西瞧瞧住了嘴。明武嗫嚅着说,什么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众人起身告别,没精打采的妙帆象征性的欠欠身。蔑了一眼栖惶的明武,心凉如秋水。这熊样太不值得生气。

明武看妙帆没有搭理的意思,“腾”的一声跪到地上,并给自己一个耳刮子。一再申明没有那龌龊事。妙帆莫名生出一股恶心。看了看时间还能上会儿班,对着镜子理了理鬓发。带女儿到单位去,单位没事陪女儿读了一会儿童话故事,下班回家视明武如无物。

www.verywen.com



有人说:爱极生恨,而恨极生的却是冷漠。几天下来,明武有意讨好,妙帆视而不见。可能因为几天来的担惊受怕,加上饮食休息不当,女儿半夜里发起了高烧。手足无措的妙帆,不得已叫起了明武。明武自是抱起女儿一路小跑直奔医院,挂起吊瓶,妙帆不经意间扫过明武。敞着胸口的明武满头大汗,妙帆不由得心里一动,有时候没男人还真不行。便嘟囔一句,“你回去休息吧。”明武故作轻松的说“你身子弱,你歇着,我看着就行!”一时无话。

晨曦乍露,妙帆跟单位请了假,回头让明武上班。明武倒是利索,假已经请过了。再次无语,静静地看着女儿输水、吃药、回家。折腾半天,妙帆下了两碗鸡蛋面,一人一碗。

晚上,明武跐跐磨磨的上了床,妙帆没给他难看。过了两天,半夜里明武试摸着在妙帆身上摸摸索索。刚开始,妙帆没反应,一会想起那一幕,想吐,转过背去。明武没得逞,停了下来,过了半个时辰又故技重施。妙帆没再理他,任他猴窜马跳。 www.verywen.com

久违的秋雨翩然而至,一来就住了半月,清新的空气,凉爽的秋风,让人心也沉静。闲来无事的妙帆,打了个哈欠,伸伸胳膊,晃晃腰肢,手里的手机。伴着妙音进来一条微信:你不坚强,没人替你坚强,女人哪,你的名字叫坚强。亮光在妙帆心头一闪,妙帆的心头有了一个计划,于明武,我要改造你,生活从现在开始。

上一篇:羊事|小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