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 短篇故事 > 远方与黄土地

远方与黄土地

时间 : 2019-08-31 12:38:2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小小莲儿    点击:Tags标签: 远方 黄土地
(原标题:远方与黄土地)
高考结束。
   我昏天黑地睡了三天三夜,终于醒了。
   然后,我又开始没日没夜的焦虑、闹心。我在等待那个命根子一样的录取通知。
   那一天,终于来了。我捧着它腾云驾雾般飘进了院子。
   娘弯着腰正在羊圈里掏粪。我把通知书递给她,她怔怔地接过,倒着看了半天。回过神,哇啦一声,我娃有出息咧。
   “呜呜——噗嗤噗嗤。”像急雨赶来,又像是风在嘶,其实是娘在嚎我在哭。
   爹蹴蹲在村口老槐树下跟几个乡邻闲谝,夯实的黄土地把他熏得粗卑又沉重。
   我是特意绕过了他回家的。这个倔驴一样的老头无数次在我面前扬言,若考不上大学他就打断我的两只狗腿。
   我屈服于他的威慑,等待的日子,像烙在锅沿上的玉米饼子。
   我不敢看他浑浊的眼,虾米一样佝偻的背,更羞于他在人前人后口无遮拦的粗口。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从不愿意跟他亲近。
   我正儿巴经看他的时候,几乎都是暗夜里。他从矿上回家,一身黑,除了头发是灰白的。
   爹很快知晓了我被录取的事。
   他瞪着牛一样的暴眼,冲着我大骂,兔崽子——然后神经质地大笑,皱褶里的煤灰跟着爹的笑声一起飘出了院子。
   爹缩着鼻子擎着老烟杆走东村串西家地告知,呲着满口黄牙,唾沫星子喷得村人满脸开花。
   从小胆大顽劣,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在家务农的大哥,像风一样刮进院子,摁住我的头一个劲地傻笑。
   这个喜讯让我家矮旧的三间土房立时蓬荜生辉。全家人得意地接受着亲戚、乡邻一咕噜又一咕噜的祝福。
   奶奶提着磨得霍霍亮的菜刀,跛着脚一挺一挺地满院追赶那只正下蛋的老母鸡。
   十岁的小弟亦步亦趋跟在奶奶屁股后面,兴奋地大叫大嚷。接连几天,那鸡香还在舌尖上打颤。

非常美文


   我在家人的得意忘形里快活了几天。
   也是,这方圆百里,这贫瘠的黄土地上,什么时候种出过一个大学生。
   天不亮,爹便去了煤矿,抢着顶别人的班,谁劝他休息就跟谁横。爹知道,黑亮亮的煤代表着他儿子的学费、生活费,代表他儿子光芒万丈的明天。
   娘起得比爹还早。拌好食喂了猪羊,急匆匆地把山药装满筐,哥担起来摇晃着出了门。娘把大豆背上,他们得赶去五公里的镇上卖个好价钱。
   晚饭后,爹从兜里掏出一小沓纸币交给娘,那是他一个月的工资。娘的眼睛亮了。她转身从屋角破柜里取出一只黑布袋,一层一层打开,里面躺着同样一小沓整齐的纸币。
   娘伸出食指,飞快地在舌尖上蘸下唾沫,数一张顿一下。
   娘数一张,我的心便揪一下。

非常美文


   吧嗒,吧、嗒——爹惬意地抽着烟锅,烟星呼呼地往上窜。
   差……不少哩。娘从喉咙里憋出几个字。
   啥,我给你的钱呢?爹吼了起来。
   上回给三娃看病花了不少哩。娘慌促地看一眼爹。房顶上的灰尘毛毛虫一样落下来,蠕蛹在娘的脖子上,她不自然地晃了几晃。
   爹霍地站起,瞥一眼躲在娘身后的小弟,长叹一声,摔门而去。
   坡岭上的秋虫扯开了丝线,新翻的土地在阳光下明晃晃的,散发出湿泥特有的清香。
   娘又去捣鼓被她挖过的山药地,发了狠地刨,仿佛土里埋着金子似的。
   哥天天像风一样刮进刮出,干农活也没心思,吃饭都心不在焉。
   那天午后,哥又像风一样刮进院子,满脸放光地拉着娘的手,正要张口……
   爹也像风一样刮进院子。 verywen.com
   大娃,你个兔崽子。爹的脚步声与巴掌跟着他的吼叫狂风暴雨般落在哥的脸上。
   哥趔趄着倒在地上。
   娘疯了般冲过来,张开双臂像护小牛犊子般。咋?你想打死了省心。娘的声音带着哆嗦。
   死又咋啦,死也不能干羞先人的事哩。爹激动地吼着。
   原来,哥这几天早出晚归,是去北坡偷挖了队里的药材。
   哥就想卖了给你凑学费。哥在后山坡摸着肿起的脸,懊悔地冲着我说。
   我无言以对,我能说什么?
   爹、娘扛着药材去了村里。村长吃惊地张开嘴巴,半晌,眨着眼说,唉,娃还是好娃么,不追究其他责任,罚款。
   哥从此焉得像霜打的茄子,很少说话,只是起早摸黑跟着娘去地里忙活。
   我和小弟把家里几只羊赶到了南山坡。
   坡上稀落的野草垂着头,心事重重。 非常美文
   小弟抱着一只小羊羔兴高彩烈地说,哥,去、去北山,草旺着哩。
   我摇摇头。北山草丰,但山势陡峭,几年前,曾摔死过一个老羊倌。后来,村里人放羊都只在南坡,南坡的草稍露个尖便被啃光了。
   哥,北山的草嫩咧,羊吃饱了长得快。小弟摆弄着我给他做的榆木疙瘩手枪。几年了,粗糙的手枪变得光滑细腻。爹说,卖了羊你就能上大学了。
   云朵绵软,山脚下的农屋静静地卧在一个半坡窝洼里,默默看守着河流。河流来自远方,远方让我向往也让我迷茫。
   第二天一早,爹领回一个满脸麻窝窝的老头,松踏踏的眼皮盖住眼珠,只露出一丝缝,缝里却淌满了笑意。
   老头是邻村收羊的,一只只摸过看过,点头摇头,摇头点头。爹嘴里叨咕着唤我过去算账,加上小羊羔,还是差了点。
   爹,别卖小羊羔,爹……小弟仰着头,泪汪汪地扯着爹的胳膊。 verywen.com
   爹甩开小弟的手,冲着老头一边抬价一边净说着好话。
   老头讲好第三天后晌过来收羊。
   爹蹲在院子里,擎着那支老烟杆,吧嗒、吧嗒,抽得云朵压了下来。
   中午时,小弟不见了,羊也不见了。
   三娃放羊去了,说羊吃好了,长得快。娘撩起衣襟擦着眼,这娃,是舍不得羊,重情哩。
   我心里忽然涌起了一阵莫名的恐慌。
   我飞跑着去了南坡。
   坡地上,歪脖树上的黄叶簌簌地往下掉落,铺一层秋对土地沉默的爱恋,像山里人不善表达的情感。
   没有一丝风,万物好像从没留下一丝的痕迹。
   我鬼使神差地往北坡冲,脚下的土地晃荡起来——
   在北斜坡山崖下的豁口处,细细的泉水一路丰盈着草木,小弟抱着那只小羊羔,安静地躺在倒伏的芨芨草上……

www.verywen.com


   两天后,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小弟醒了。我抓着小弟的手,掌心的温度淹没了所有还没来得及逃走的苦痛与离殇。
   半个月后……
   我揣着乡邻们凑的学费,坐上通往县城的最后一班公交车。
   探出车窗,黄土地的气息铺天盖地向我扑来,掀开我的皮囊。
   村庄越来越远,远方越来越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放生

下一篇:闺蜜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