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 短篇故事 > 科钦小镇

科钦小镇

时间 : 2019-09-19 18:15:2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堂吉    点击:Tags标签: 科钦小镇
(原标题:科钦小镇)

   当我老了,坐在病榻,没有丈夫,没有孩子……
   其实,我该走了。但我还在等,等上天的一个答复。
   30年前,我和札里在印度离马拉巴尔的科钦小镇不远的山上,种下了这一株贝叶棕。半个月前,也就是六月中旬,预计这株贝叶棕最有可能开花的时候,札里的儿子突然发来一份唁电,说札里已经去世,叫我不要太过伤心,临走前,他给我留了一封信。
   亲爱的绿蒂:
   这段日子,我一直住在科钦小镇的一幢小楼里,那里的风土人情未变,一如30年前的古朴、淳厚。更让我惊喜的是,那株贝叶棕前面的小溪依旧清澈、富有活力。绿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可真有些伤人。那株贝叶棕一直没有开花,天啊,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你不要伤心,你知道,30年前的那个赌,一开始,我不希望你赢,你知道,如果你愿意,我会带你走。但,这真的超乎了我的想象,你这么执著。现在,我真希望你赢。但,啊……先别难过,听我说完,绿蒂,我不能再陪你等它开花了,原谅我没有告诉你,其实,3年前,我就已查出患了血癌。绿蒂,没关系的。你要相信我,我的灵魂会一直陪伴着你。噢,还有一点,绿蒂,其实,其实我还想告诉你,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上帝。祈求神灵保佑你,我挚爱的人,永别了,亲爱的绿蒂。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札里
   1986年6月14日
   看完这封信,我的整个思想瞬间崩溃。我已分不清更多的是因为札里的突然离去,还是贝叶棕没有开花所预示着的上天对我的不能理解,不能赞同。七天后,札里的葬礼我没有参加,我已病卧在床。这些日子,我时常梦到札里,他说:“如果你累了,你愿意,我会带你走!”这句话,好熟悉。它把我的思绪带回了我的大学时代。
   那个时候,札里作为法国留学生在中国读书,我们的相遇是出于一次偶然,相识则是出于彼此的真诚与信任。札里和其他外国人给我的感觉不一样,他整个人透着一种莫名的干净,包括他的言行、想法和气质,方方面面;尤其是他的眼睛,格外澄澈。一次交谈中,我们谈及婚姻问题,我告诉他,我不喜欢结婚,也不喜欢孩子,我想要自己的自由,我会有自己的房子,有一个自己的世界。
   他明显吃了一惊,随后便是不厌其烦地劝导,他说:“你要自由,这没有错,但你想过吗?你老了怎么办?你的父母不会陪你一辈子,绿蒂,你需要一个人帮助你。你知道,未来谁也说不准的,如果你将来在另一个地方工作,亲人不在身边,你生病了,怎么办?找朋友吗?绿蒂,你知道,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可以为你做一切。你会孤独的,绿蒂,你知道,如果你愿意,我会带你走……”
www.verywen.com

   “不,札里,我有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我自己。”
   “绿蒂,别犯傻了,时间会让你受伤的……”
   “札里,我想我有一个不可能被理解的世界,而那个世界里是最真的我,我不能歪曲它的真实。”
   “好吧,绿蒂,你有自己不被理解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有最真实的你,我们来打个赌,上帝不会赞同你,你会输的。”
   也正如你们所料,我没有结婚。而札里,大学毕业后回到法国,消失了三年,三年后,他突然打电话来让我去参加他的婚礼。我去了,他的妻子温婉美丽,看到札里能够幸福,我内心十分高兴。走进婚礼殿堂的前几分钟,他走到我身旁,凑到我的耳边,问我:“你认输吗?你知道,只要你愿意……”“不,札里,我没输,我真心祝愿你能幸福。”
   三十年前,也就是我即将迈进四十岁时,我去印度的马拉巴尔半岛做科研考察,当时,已接近夜里零点,我们正在科钦我们的租房里紧张地整理当天收集的矿物标本。他突然赶来,说是给我的办公室打了电话,得知我们在印度,他叫我忙自己的事,不要管他。
www.verywen.com

   五天后,科研工作终于轻松了下来,他便拉着我在离科钦小镇不远的山上种下了这株贝叶棕。贝叶棕是一种植物,它的种子叫做菩提根,在热带,只要有佛教的地方,就有贝叶棕。它的一生安静而悲壮,只开一次花,结一次果,随即便会结束自己的生命,为了这一天,它要等待三十年甚至八十年。在我心里,它代表着上帝,它的种子代表着我的信仰。它若开花结果,便是我的祷告已被上帝认同。
   札里说:“如果这株贝叶棕开花结果,你就赢了,说明你坚守你那个不被人理解的,只有你自己的真实的世界,是正确的。”
   现在,札里走了,我突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有些惊慌,有些无所适从,望着已多日未经打扫,沾满灰尘的窗子,我的视野模糊了。札里走了,剩我一个人在苦力与上帝辩驳,时间就这样在安静与等待中慢慢消逝,我的时日不多了。

非常美文


   我昏迷了,在梦里我看到了札里,看到了科钦小镇,看到了那株贝叶棕开了一树淡白色的小花,结了有巧克力花纹的外壳,里面是透明琼脂般莲瓣的果实。看到这美到壮观的场面,我竟沉默了。是的,札里,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上帝,每个人都要坚守最初真实的自己。有一个不被别人理解的世界,本也是一件美好的事。但,札里,我还是输了,我的世界早已不是只有自己,你已成为我的世界不可失去的,真实的一部分。只是我不去相信,自己那个不被别人理解的世界还可以融入另外一个人。原来,自己本真的世界除了被坚守,也可以得到同样真实的润色。
   札里,我累了,带我走吧……
   风停了,钟声响起又淡去,
   世界安静了。
   那株贝叶棕在不可能的七月,开花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鬼屋

下一篇:他的老时间地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