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 短篇故事 > 浣溪沙

浣溪沙

时间 : 2019-09-22 09:41:4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河蚌赌徒    点击:Tags标签: 浣溪沙
(原标题:浣溪沙)
一进门,就看到那个贱人又在舔苦胆了,“啧啧”有声,一脸满足的样子,任口水流到嘴角,滴落尘埃。这是变态的典型症状,好笑的是,竟然还有很多人认为那是坚忍的表现,我靠,莫非,这就是宣传的力量?却也习惯了,谁让他是国王?可如果他不变态,他会放着好好的床不睡,睡茅草吗?会每天舔苦胆吗?就算,他遭遇了挫折,可大家身边都有很多遭遇挫折的人,像他这样的有几个?如果是我儿子,我早大嘴巴子抽过去了,可是,他是国王。我笑着给他鞠躬,摆出一副崇敬的面孔,虽然我知道,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一个变态的。如果变态可以换来国王,我是否会做呢?我不知道,但却也不烦恼,虽然国王总是变态的,但变态并不必然是国王。
   “老范啊,上次说那事儿考虑清楚了没?”他放下手里捧着的苦胆,却又意尤未尽的舔了舔手指头上的残汁儿:“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被儿女私情所羁绊?漂亮女人就跟漂亮的猪一样,真正有味道的,其实,也不过是一个苦胆。”他又扫了我一眼,笑着说:“你又该说我变态了吧?但等你到了我这个境界的时候,就会明白我说的其实就是真理。上层的真理对下人总是如同疯话,如来不是说人和猪狗平亲吗?”
www.verywen.com

   我点了点头,一副虔诚受教的样子,虽然,我和他都知道,我跟本不吃他这一套,但表面上的样子还是要做,这意味着臣服,意味着明白自己的位置。大多数时候,统治阶级要的只是你的人,而不是你的心,心那东西,他们从来就不信任。只要你身体不出轨,你的心出轨只会给自己带来痛苦,因为你要让一个你不爱的人糟蹋;而如果心不出轨,身体出轨,却可以在得到身体愉悦的同时觉得自己还很高尚。道理谈不上多深刻,他知道,我也知道,谁不知道呢?看看大千世界里,身体出轨的,远比心出轨的多,真的高尚吗?嘿。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臣早就想好了,西施随时等待大王的召唤。”我现在的脸上满是为国捐躯的赤诚,虽然,捐的是别人的躯,就像古往今来那些说这话的人一样。再说了,我捐的可是我最爱的人,无论如何,也算是大义灭亲吧?可如果真的最爱,我会捐出去吗?我不敢问自己这个问题。事实上,我一直无法忘记当她听到我那个不情之请时的笑容,如果我最爱的女人在结婚前夕请我去当男妓,而且还是去国外,大约,我也会那样笑。很多东西,我们每天都依靠着它生活,并享受着它的快乐,但当有一天,我们发现,那些东西根本就不存在,我们原来所依靠的,其实,只是一个幻觉的时候,大约,谁都会笑。不笑又如何,哭吗?
verywen.com

   “你真的爱我吗?”她笑着问:“你真觉得这就是爱国?你懂得什么是爱吗?在你心里,国家不过是另一个能给你更多快乐和财富的女人。”
   “或许吧,你看得很透,但那又如何?”我也笑了:“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我爱你,甚至不相信有爱情这屁事,但,那样你会更快乐吗?你还可以选择死亡来拒绝去陪一个你不爱的男人,但那样又更有意义吗?意义是什么?”
   我们相视而笑,直到把眼泪都笑了出来。现在讨论这个问题,实在是很好笑的事情,因为这个问题本身,就很滑稽。世界上有太多无法拆穿的骗局,之所以无法拆穿,不是看不透,而是,不敢去拆穿。人活着,总还需要相信一些东西,你能什么都不信吗?我爱她,我不爱她,我不得不爱她,我不得不放弃她,天知道,真的有区别吗?或许有吧,只要你相信有。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几天后的清晨,当第一滴露水从柳梢滑落,她走了,带着她的笑容。我亲自相送,代表国家,代表大王,代表我的官位,或许,也顺便代表我自己。
   “一个人在那边,好好保重!”目送她远去,我微笑着说。
   “你还是照顾好你自己吧,我在那边的日子总比你好过的多。”她莞尔一笑:“至少,吴王会宠我。而你,小心自己别被那变态宰了。”
   我没有再说什么,也无须再说什么,如果连我对她都算爱,那比我更想得到她的吴王,对她当然也是爱,至少,吴王不会把她送给另一个男人。从这点上说,吴王的爱更实在,当然,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说,我的爱更深沉。我不知道西施是怎么想的,或许,我其实也不在乎她的想法。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变态打败了吴王。这当然是极好的,因为我又可以用解放者的姿态去把她救出来。这总比吴王打赢了变态,然后她在床上向吴王求情,换来饶我一命,要好得多。嗯,我是说对我而言,对她是否也是这样,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甚至不想知道,她是否期待被救出来,或者,她是否认可,这是“救”?好在,我也不需要知道,就如当初我送她过去一样。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一个男人如果连女人都可以不爱了,那总是能战胜一个还爱女人的男人。”西施一边说,一边用脚拨弄着湖水。
   “所以,变态是国王,而我只能是他的手下。”我剥了一个莲蓬,送了过去。
   “献殷勤有用吗?你真的爱我吗?”她笑着接了过去:“我早认清楚你了,你别想再骗我。”
   “咱能不谈这个幼稚的问题了吗?”我笑着把小船划向芦苇深处,在可以看见的天地里,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至少,在这一刻,是这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两只流浪狗(微小说)

下一篇:职业式一截路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