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 短篇故事 > 博浪沙

博浪沙

时间 : 2019-09-23 23:04:0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河蚌赌徒    点击:Tags标签: 博浪沙
(原标题:博浪沙)
古道已经残破,但并不荒凉。人是奇怪的东西,总是喜欢走前人走过的路,却又幻想着看到前人没见过的风景。道路也是奇怪的东西,走的人越多路越破旧,但却又只有那些没人走的路才会老死。路两旁的树木很稀疏,也很高大。斑驳的树干上,刻画着岁月的痕迹。新生的树叶已经替代了前辈,在烈日下兴奋地张望着,看着不知有多少年未变的风景。初夏的阳光已经露出骄横的本色,却还没有学会用蒸腾的雾霭掩饰,或许,也的确不需要掩饰。
   “焚书坑儒,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赵高笑着问:“一群儒生而已,能成什么大事?”
   “因为寡人喜欢。”始皇隔窗睥睨了一眼天上的太阳,落寞地说。
   “这个,总还是要给天下人一个说法的。”赵高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建议道:“哪怕只是给史书和后人?”
   “不敢或不能出现在我眼前的人,我不在乎。”始皇笑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路边一个不高的山坡上,长着一棵歪脖儿树。此树貌相极丑,一身凹凸坑洼的树瘤,斜挑着的寥寥树叶蔫头耷脑的,就连蜿蜒的树枝也只是平铺开来,全无向上的志气。但正因为它不够挺拔,不够积极向上,却遮蔽出了比身边那些高大的同类更大的荫凉。牛二箕坐在树下,大口啃着西瓜。淡红色的汁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沾在他的脸上、手上、身上和衣服上;很快却也就挥发,只留下一块块淡淡的痕迹。张良看了一眼歪脖树,又看了一眼牛二,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开口。他转过头去,继续守望着坡下的古道。有些东西就跟有些人一样,我们喜欢它,只是因为它对我们有用;人不如东西的是,我们很少会只因为看着不顺眼就抛弃对我们有用的东西。
   “你不害怕?一会儿不论成败,你大约总是会死的。”张良幽幽地问。
   “不怕,人总是会死的。”牛二啃着西瓜,含糊地答。
非常美文

   “壮哉!此役之后,无论成败,你必将青史留名。”张良抚掌叹道。
   “我不识字。”牛二笑了:“杀他,只因为我喜欢。”
   奢华的仪仗伴着沉闷的马蹄声走过山坡的刹那,风起,椎落。一辆马车瞬间化为碎片儿散落在古道上,同时化为血雾溅开的,还有数名侍卫的尸首。巨响之后,整个世界清净了。始皇拉开帘布,从车上走了下来,一眼就看了箕坐在地上的牛二。牛二已经扔掉了铁椎,很是丧气地摇了摇头,顺便吐掉了嘴里的几粒西瓜子儿。四周的侍卫这时反应了过来,呼喊着冲上,刀枪齐举,将牛二包围在当中。始皇摆了摆手,侍卫停止了动作。赵高颤巍巍地声音这才响起:“保护皇上。”
   “你运气不错。”牛二上下打量着始皇说:“竟然有人会替你挡下这一椎。”
   “这不是运气。”始皇摇头道:“如果我死了,他们也活不成,而且,是诛九族的大罪。”
verywen.com

   牛二想了想,点头道:“的确,不管靠什么法子,能让别人替自己死,这就是本事。”
   “让你来杀我的那人,也很有本事。”始皇笑着说:“如果我没猜错,你那同伙该已经跑了。”
   牛二回头望了一眼远处的山坡,远远地还能看见那棵歪脖树。他看不清树下是否还有那个白面书生的影子,但他相信,始皇说的应该没错儿。这个世界上能够同生共死的人本就不多,更何况,那人一看就很有学问。有学问的人并不见得都不仗义,只是,人一旦懂得多了,借口也就多了。借口多了,相信的就少了;而勇气,很多时候不过是无知的代名词。有趣的是,就跟很多这种词一样,人通常会喜欢一个,讨厌另一个。于是,装勇敢就成为聪明人越来越擅长的技术。
   “他不是我同伙。不过,西瓜是他给我买的。”牛二摇头道。
   “的确,你们不是一路人。”始皇点头说:“那你为什么要来杀我?” www.verywen.com
   “因为翠花跟王大跑了。”牛二黯然道:“她本来应该是喜欢我的,但王大家有钱。”
   始皇愕然,继而哈哈大笑:“那你为什么不去杀王大?”
   “如果是王大抢走的她,那我就杀王大。”牛二很认真地看着始皇道:“但是她自愿跟他走的,我只好来杀你。”
   “嗯,也是。”始皇叹息道:“这世界总是需要一个说法。”
   队伍迤逦而去,身后残阳如血。风吹过,扬起了漫天的黄沙。歪脖树下的瓜皮,很快就埋在风沙之下。或许有那么几颗黑色和黄色的西瓜子儿,随风飘向远方,然后不知落在哪里,是否能生根发芽。
   刚从河里爬出来的张良,被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寒战。他忍不住悲声高呼道:“这样都不死,难道暴君也受上苍庇佑不成?”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能回答。牛二成了英雄,就跟很多英雄一样,本来只是想报私仇的,一不小心,就为民除害了,比如武松杀了西门庆,不同的是,牛二没有成功。所以,他没能留下名字,好在,他当初也不是为了留下名字。史书上,始皇有名字,张良有名字,博浪沙有名字,但使大椎的那位没有。或许,他就叫牛二,或许而已。 www.verywen.com
   车厢里,始皇啃着一块儿刚切开的西瓜,吃得酣畅淋漓,淡红色的汁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沾在他的脸上、手上、身上和衣服上。
   赵高跪坐在车厢一角,埋头不敢说话。始皇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那一椎真够劲儿,记着这个地方,叫博浪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没有雨的夏天

下一篇:本能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