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 短篇故事 > 姜还是老的辣

姜还是老的辣

时间 : 2019-09-25 02:15:1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泪珠魚儿    点击:Tags标签: 姜还是老的辣
(原标题:姜还是老的辣)
寒筋老倌正在吃夜饭,院门一开,走进一个人,是兔眼,手里还拎着一袋东西。
   寒筋叔公:“吃夜饭啊,胃口好吧,夜上还能吃一蓝边碗饭么?”
   来世哦,满打满算就一瓜壳小碗,吃多了夜里酣不着,崽份人也不让我多吃。你吃么,冇吃就坐下来吃一碗,就是没什么菜糁饭。团粑,搬个杌子来哥哥坐。
   哦,我吃得饭,叔公你照吃。团粑你吃饭别忙,我随便找个地方坐就可以了。这不转眼就是中秋么,前两天从南方回来,给叔公带了盒月饼,香港货哟,你尝尝。
   呵呵,兔眼几时变得这么客气,看重俺老倌来,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吧?
   没什么事,叔公,没什么大事。今朝夜上主要是来看看叔公,另外就是求叔公点粑事,请叔公在这张纸上签个名。兔眼抖开一张大白纸,摊在寒筋老倌眼前。
   你现在都是大老板,还有么事求得上我俚个老倌。来,坐这边说。寒筋老倌一手接过白纸,一手指着旁边一个红塑料杌子说。一张雪白的纸,签什么名? verywen.com
   嘿嘿,是这样,俺村塘对面山脚我有块菜园地,我想把对面山包下来,中秋后,在菜地里,盖几栋房子,办个养鸡场。乡里城管队说,要我先拿到村里的批文,乡里才好办手续。寒筋叔公,俺村里的情况你是知道的,现在人心不比从前。从前,人虽穷,但人心齐,紧巴的日子中,相互帮衬着过。现在大家都有钱了,各家各户反而像三角菱一样,针尖对麦芒,各怀心腹事,互不买帐。您老人家在村里德高望重,分田到户以来,你一直是村长,大家都听您老人家的。这个批地的事,你帮我上前去说说,并带头在这纸上签个名,大家都会尊你面子的,一路签下来。
   哈哈,大侄子,你高看俺老倌了!现在的社会谁有钱,谁就腰杆粗,谁就说得算。村里小学修路,责任土地调拨进出平衡,还不是你有钱人说得算,对不对!
   “寒筋叔公,一码归一码,前面过去了的事,线团太乱了,理不了头绪,咱就别提。咱今晚就说批地的事,你先签名,我好在后面找其他的人签名。”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好!好!好!就事说事。兔眼世侄,从古到今,开基立业,盖房建厂是好事喜事,家族兴旺的象征,俺一百个同意支持你。不过,你年轻,我要提醒一下,俺们乡下办喜事,用纸记载东西不能用白纸,作兴用红纸来做记录。再者,村里人不全是傻子!白纸上签名,利害关系可大了。你那纸上要先写好签名的来龙去脉,让我们签名的人心里有数。口是风,笔是踪,名不能乱签哦,怕有心人钻空子。”
   “哦,叔公教诲得是,我有些大意。”兔眼尴尬地说。
   "还有重要的一条,你可能忘了,村民有求于集体的事,我们村一贯的做法是:晚上将村民请到自己家里,东家煮好一锅面,另加菜油煎蛋,一人盛一碗,大伙边吃边讨论,没有谈不拢的事。我就怀念那碗面的味道,相当好吃,过瘾。所以你这样逐家逐户的上门找人签名,想省掉那一碗面,我都不答应,人老了嘴馋,我就爱吃那碗面。”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叔公,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晚上不能多吃,你晚上还能吃得下一碗面?”
   “谁规定我,晚上一定要把那碗面当场吃下去,我不可以带回家,明天吃吗?面盛给我了,面的支配权就是我的,是吧,我留着明天吃,不犯法吧。”
   “叔公你说笑了,面当然是你的,谁还会计较你什么时候吃。我是不想那样的兴师动众,麻烦大家。毕竟现在很多人不在村里,外出打工了,想把人召齐,很不容易。再说,村里的事,大多还不是你一口说下去的。你看,俺俩又是一个房份下来的,亲得很,你应该向着我这边,同村里人帮我疏通一下。”
  
   “兔眼啊,时代变了,这个忙我还真是帮不了。现在作兴讲民主,非要大家一起磋商通过,就算某些人在外到不了场,你们年轻人可以聊微信,会场上可开视频啊。告诉你,就算是我儿子团粑想批地盖房子,也得请大伙吃面磋商。你还是寻思着,哪天晚上请大伙一起上你家吃面商谈吧。寒筋顺手提起身旁的月饼说,兔眼世侄,你心意我领了,月饼你还是带回去吧。香港的月饼太甜,我儿媳担心我得糖尿病,控制我吃甜食。我不送你了,我尿急,要找尿桶方便去了。”
verywen.com

   兔眼前脚出院门,团粑就埋怨起老爹,为了吃碗面,不会通融圆滑做人。
   寒筋咳嗽一下,清了清嗓子说:“你个浑小子,还真的以为我嘴馋,是为了吃那碗面啊。他兔眼拐得很,县工业园有的是闲置的厂房,他舍不得花钱租恁,却打起占用村里土地的算盘。你看他对村集体一贯是拖后腿!连接村里小学的那条路,大家商议每户集资三千,兔眼说他家小孩一直在县城就读,不在村小读书,就拒绝出钱。村里明文规定,谁家摆了闺女出嫁的喜酒,一个月之内,必须把已出嫁女儿的土地,流转出来。他兔眼两个闺女都嫁人了,一个是嫁了二婚,一个跟外国佬跑了,但都生了小孩,土地还没有流转出来,他每年照旧领着上头下来的土地粮食补贴。该出的土地不出,那该进的也没得进,村民怨声载道,村里很多规矩就坏在这种人手里。现在他想征用集体的土地,就必须当全村人的面,先把规矩修复,不由得他私下活动,搞逐一击破哦。”
copyright verywen.com

   团粑微笑地向父亲伸出一个大拇指:“姜还是老的辣,我家老爷子真是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批示

下一篇: 习酒香处是吾乡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