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 短篇故事 > “提款狂人”沦落记

“提款狂人”沦落记

时间 : 2019-09-25 02:17:2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秦川锐剑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提款狂人”沦落记)
县殡仪馆馆长卢宏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一爆炸性新闻,一下子传遍了秦岭北麓的长寿县城。微信朋友圈里瞬间爆了群,县里民众们奔走相告:独霸一方、耀武扬威的“卢家大院”垮台了!
  
   一
   卢宏何许人也?为什么一个名不见经传小小的殡仪馆馆长落马竟然会在长寿县引起如此强烈的反响?这就要从卢宏的发家史,从“卢家大院”和“李家帮”的关系开始说起。
   卢宏祖籍长寿县落凤镇卢家庄,祖辈都是富裕殷实的庄稼人。到了他父亲这一辈,已成为了富甲一方的大财东。谁知一场土地革命他家被划为地主成份,全部家产和土地都分给了穷人,卢家一下子从村里的首富跌入低谷,成为了被专政的对象。卢宏的青少年时代,父亲成了被批斗的对象,母亲低眉下眼,在人前抬不起头来,他是在饱受歧视和冷言冷语中度过的,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种下了怨恨的种子,发誓长大后一定要闯出自已的天地,干出一番事业,光宗耀祖,重振卢家昔日的辉煌!

verywen.com


   尽管心比天高,然而却命比纸薄。高中毕业后,在那个只讲成份的年代里,想参军政审通不过,想进工厂根本没有门。他只能仰天长叹,蛰伏在农村与土坷垃为伴,浑浑噩噩地在黄土地上挣扎着。
   也是苍天开眼,恢复高考后他连续补习三年,终于考上了陈仓师范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落凤小学当了一名教师,成了吃商品粮的国家干部。他终于跳出了农门,实现了梦寐以求吃“皇粮”的愿望。
   他岂能屈身于落凤小学这三尺讲台?后来他寻情钻眼托人跑路,终于调到落凤镇成为了一名民政干部。
   这样,在镇民政所一干就是八年,他经常自嘲:“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咱这才真正是落凤镇上一只落架的凤凰!”
   就在他心灰意冷、自暴自弃之际,突然间时来运转。
   这一年他的一个表姐夫李刚担任了县民政局的副局长。
   王局长五十有一,即将退居二线。李刚到任刚过一年,就把王局长架空了,成了局里说一不二的人,有时王局长也得看他的眼色行事。这时候,他开始经营他的帮派了。对内他吃吃喝喝,大搞团团伙伙,对外和地方上一些流氓泼皮称兄道弟,成为了谁也惹不起的人。他把城关镇的两个铁杆弟兄借调到民政局里,并将表弟卢宏调到局里办公室从事内勤工作。 www.verywen.com
   卢宏到了民政局,唯李刚马首是瞻,根本不把王局长放在眼里,很快成了李刚帮派中的骨干成员,不到半年就在这里入了党。
   一年后王局长退居二线,李刚如愿以偿担任了局长、党组书记,成为了响当当的一把手。不久卢宏就被提拔为办公室主任,借调的其他弟兄也委以重任。
  
   二
   就在这一年的秋季原县殡仪馆张馆长到龄退位了,卢宏对这一职位虎视眈眈、蓄谋己久,在李刚的运作下终于美梦成真,被任命为殡仪馆馆长。
   长寿殡仪馆主要负责邻近几个县区遗体运输、存放、火化、骨灰寄存、为逝者家属提供殡仪服务、负责殡葬祭品的销售、提供运灵车辆使用和接待服务的一个职能部门,这是一个尊重人道、敬畏生命、安顿亡灵、积德行善的服务于社会的公益性部门。
   卢宏担任殡仪馆馆长之后,没有像其他官员一样烧起上任伊始的“三把火”。起初工作的几年中,他搞形式主义、耍花架子,使长寿殡仪馆名声大噪,一度跨入了市级先进行列,被评为“县精神文明单位”“市殡葬改革先进单位”和“市花园式单位”。
www.verywen.com

   后来当他全面熟悉了馆内情况、摸清了殡仪行业各类潜规则之后,打出了谋划已久的“组合拳”。
   殡仪馆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独立单位,如果不去参与悼念活动,一般人是轻易不会到这个肃穆庄严的地方去的。馆内虽然编制人员不多,但是每个工种每个人员手中都有一定的权力。这是一个听起来名声不大好,但却富得流油的地方。馆里的一些人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吃拿卡要,雁过拔毛,从中谋利,每天也能额外捞个一二百元钱。碰到出手大方的主儿,捞上个千儿八百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按理说,作为一馆之长卢宏本应正本清源狠刹歪风。然而他自小就有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思想,贪欲逐渐膨胀了起来。
  
   三
   他把从表哥李刚那里学到的霸气作风克隆到殡仪馆的管理之中,他对馆内人员先后进行了几次大的调整,以岗位轮换为名,把一些自已的亲信调整到关键要害岗位上,把自己一个远房亲戚调来担任会计,把殡仪馆人、财、物大权牢牢地控制在自已的手中。 www.verywen.com
   在馆内他是一个一声喝到底的一把手。没有几年工夫就把两位副手拿捏得服服贴贴。他一支笔审批,说一不二,真正成为了殡仪馆里的土皇上。他曾大言不惭地在会议上说:“你们都把眼睛给我长亮,想打出我卢宏之手,想在我卢家这一亩二分地上撒野,连门都没有,你趁早就把你的想法给我收了,否则你就趁早把铺盖卷起,给我走人!”
   他又趁全面推行火化任务繁重需要扩编为借口,先后把自已的几位亲戚、朋友调入馆内,一一委以重任。几年以后殡仪馆就真正成为了他掌控的独立王国。
   在殡仪馆他趾高气扬、为所欲为,馆里的食堂,就成了他的招待所,时常招来一帮酒肉朋友吃喝玩乐。小轿车就成了他的私人座驾,就是再紧急的公务连副馆长也无权动用,馆里的大小车辆,就像他家的私人工具一样,亲戚朋友都能随意使用。他的儿子把馆里小货车开出去,一走就是三五天拉私活,已经司空见惯。儿子干私活把车抛锚在半道上,还要馆里派车往回拖,公家花钱修理,他的家人还把小轿车开到外地去旅游。他一手遮天,对他有意见的干部虽然怨声载道,但是谁也不肯招惹他。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四
   他不但在人事管理上横行霸道独断专行,他以规章制度改革之名把馆内诸多敏感环节、重要岗位的职能严密细化,互相制约,严格考核,给每个员工都戴上了“紧箍咒”。谁想从中捞到好处,不对他“表示表示”,哪他就想法设法“考核”人,扣你的奖金,给你小鞋穿,反正让你不得安生,连那些坚守一线、辛苦工作的运尸车司机、化妆师、司炉工也不放过。摄于他的淫威,这些部属们也只能忍痛割肉,违心按潜规则行事,明哲保身。每到逢年过节,他老人过寿、子女结婚、孙子满月、过生日,员工都得上礼,送上一个大大的红包。
   与此同时他与社会上的一些关系户暗中勾结,很快编织好了自己的关系网,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利益链。
   凡是与殡仪馆有来往的生意人,无论是做骨灰盒、办公用品还是火化设备的供货商,都要按照货款的10%作为回扣,背地里交给他,这已成了一条潜规则。
copyright verywen.com

   他利欲熏心雁过拔毛,在坊间人们都传说他是个“胡日鬼”,只要“货”到位,他啥事都敢干。长寿殡仪馆辖区地处农村,依然进行土葬。有些退休职工干部、教师去世后,家人受传统观念影响,一般随乡入俗就地土葬,国家就不给报销安葬费。丧葬费高达好几万,甚至十余万。这时有些人就变着法子托人去找他“变通”解决。
   他明目张胆大肆敛财,上梁不正下梁歪,馆内乱收费,想法设法搞创收已司空见惯。普通人的善良反倒助长了这股歪风蔓延滋长,导致殡葬费用成倍甚至十几倍地增长。
  
   五
   他在殡仪馆一干就是十余年,在殡仪馆的地位愈加稳固,他自幼培植于心底的报复心理越来越大。
   在这十几年的历练中他琢磨透了一个道理:在当今这个社会中,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趁自己还在位上不收白不收,不捞白不捞。随着贪欲不断地膨胀,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他已经看不上别人送来的区区三千五千、万八千的小回扣,要搞就搞上几个大单! copyright verywen.com
   这一年适值殡仪馆改造扩建,要重新购置火化炉和尾气净化设备。这套设备价格不菲,质量好的多达五六百万,质量一般化的也要一二百万。这时候他打起了小九九,他又一次找李刚,硬是把一套质次价廉的火化炉和尾气净化设备虚开发票,二人各从其中获得回扣一百余万元,会计也从中分得了一杯美羹。
   在采购火化炉和尾气净化设备中,他和李刚自以为事情做得天衣无缝人不知鬼不觉。然而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厂方技术人员指导火化炉安装时,和殡仪馆工人在闲聊中得知,这套设备价值不到二百万元,而据殡仪馆报销了将近四百多万元。一时间这一消息在馆里不胫而走,传得纷纷扬扬。群众明白真相后无不义愤填膺,一封封揭发检举信寄往了省市纪检监察部门。
   在接到群众反映他们有贪污受贿的举报信后,上级纪检监察部门首先秘密控制了殡仪馆会计,同时对他采取了留置审查措施,对他的家庭进行了依法搜查。
copyright verywen.com

   会计一见事情败露,虚晃几枪后,不得不交代了与卢宏、李刚一起贪污受贿的问题,随后李刚也被纪检监察部门带走了。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审查卢宏时,当场从其身上搜出的银行卡上就有现金100多万元。他起初交代说是自己打牌赢来的,但经不起办案人员一番政策攻心,他死磕了两天后不得不缴械投降,如实交代了自己贪污受贿几百万的犯罪事实。
   戴着冰冷的手铐,置身于阴冷潮湿的牢房中,他终于低下了十多年来一直高昂耀威的头颅,流下了悔恨的眼泪,等待他的是法律的严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老倔头的故事

下一篇:洪武年的日记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